溫毒

劉 甲子五月十三日 面赤腫,喉痛,身熱,自汗,舌黃。

馬勃(三錢) 銀花(六錢) 牛蒡子(六錢) 荊芥穗(二錢) 元參(六錢) 薄荷(錢半)人中黃(二錢) 桔梗(五錢) 連翹(六錢) 射干(二錢) 板藍根(三錢) 桑葉(六錢)

共為粗末,分七包,一時許服一包,蘆根湯煎。

十四日 用前法。

十五日 于前方內加∶

黃連(二錢) 黃芩(三錢)

某 甲子五月十一日 溫毒喉痛發疹,腿酸痛甚重癥也,須用急急輕揚,恐其聚而為災也。

馬勃(五錢) 射干(五錢) 薄荷(五錢) 元參(一兩) 連翹(一兩二錢) 荊芥穗(六錢)桔梗(兩半) 僵蠶(五錢) 板藍根(三錢) 銀花(一兩) 牛蒡子(八錢) 人中黃(四錢)

共為粗末,七錢一包,一時服一包,通十二時服十包,服完再作服,蘆根湯煎,二帖愈。

王氏 二十三歲 甲子五月十一日 溫毒頰腫,脈伏而象模糊,此謂陽證陰脈耳,面目前后俱腫,其人本有瘰 ,頭痛身痛,譫語肢厥,勢甚兇危,議普濟消毒飲法。

連翹(一兩二錢) 牛蒡子(八錢) 銀花(兩半) 荊芥穗(四錢) 桔梗(八錢) 薄荷(三錢) 人中黃(四錢) 馬勃(五錢) 元參(八錢) 板藍根(三錢)

共為粗末,分十二包,一時許服一包,蘆根湯煎服,腫處敷水仙膏,用水仙花根去蘆,搗爛敷之,中留一小口,干則隨換,出毒后,敷三黃二香散。

三黃二香散

黃連(一兩) 黃柏(一兩) 生大黃(一兩) 乳香(五錢) 沒藥(五錢)

上為極細末,初用細茶汁調敷,干則易之,繼用香油調敷。

十二日 脈促,即于前方內加∶

生石膏(三兩) 知母(八錢)

十三日 即于前方內加∶

犀角(八錢) 黃連(三錢) 黃芩(六錢)

十四日 于前方內加∶

大黃(五錢)

十五日 于前方內去大黃,再加∶

生石膏(一兩)

十六日 于前方內加∶

金汁(半茶杯) 分次沖入藥內服。

十八日 脈出,身壯熱,邪機向外也。然其勢必兇,當靜以鎮之,勿事荒張,稍有譫語,即服∶

牛黃清心丸一二丸。其湯藥仍用前方。

二十日 腫消熱退,脈亦靜,用復脈湯七帖,全愈。

王 二十三歲 乙丑八月十一日 溫毒發斑,時在初秋,盛暑未消,何妄用大汗大下之傷寒六經法,悖謬已極。右脈洪大芤甚,渴甚,汗太甚。急急重用化斑湯。

生石膏(四兩) 細生地(一兩) 知母(二兩) 京米(一兩) 炙甘草(一兩) 犀角(五錢)

水八碗,煮三碗,分三次服,渣再以水五碗煮兩碗,夜間明早,服至已前完。

史 二十二歲 溫毒三日,喉痛脹,滴水不下,身熱脈洪數,先以代賑普濟散五錢煎湯,去渣嗽口與喉,噙化少時,俟口內有涎,即控吐之。再嗽再化再吐,如是者三五時,喉即開,可服藥矣。計用代賑普濟散二兩后,又用五錢一次與服,每日十數次,三日而喉痛止,繼以玉女煎五帖,熱全退,后用復脈湯七帖收功。

代賑普濟散方

主治溫毒、喉痹、項腫、發疹、發斑、溫痘、牙痛、楊梅瘡毒、上焦一切風熱、皮毛痱痤等證。如病極重者,晝夜服十二包,至輕者服四包,量病增減。如喉痹滴水不下咽者,噙一大口,仰面浸患處,少時有稀痰吐出,再噙再吐,四五次,喉即開。服藥后如大便頻數,甚至十數次者,勿畏也,毒盡前愈。如服三五次,大便尚堅結不通者,每包可加酒炒大黃五六分,或一錢。

桔梗(十兩) 牛蒡子(八兩) 黃芩(六兩,炒) 人中黃(四兩) 荊芥穗(八兩) 銀花(一兩)蟬蛻(六兩) 馬勃(四兩) 板藍根(四兩) 薄荷(四兩) 元參(十兩) 大青葉(六兩) 生大黃(四兩,炒黑) 連翹(十兩,連心) 僵蠶(六兩) 射干(四兩)

上為粗末,每包五錢,小兒減半,瓷瓶收好,勿出香氣。

按∶此方用東垣普濟消毒飲,去直升少陽、陽明之升麻、柴胡,直走下焦之黃連,合化清氣之培賑散,改名曰代賑普濟散,大意化清氣,降濁氣,穢毒自開也。方名代賑者,兇荒之后,必有溫疫,兇荒者賑之以谷,溫疫者賑之以藥,使貧者病者皆得食賑,故方名代賑也。

李 四十歲 周身斑疹,夾紫黑痘數百枚,與代賑普濟散,日五兩,服至七日后愈。

戴氏 感受穢濁,滿面滿脊楊梅密布,與代賑普濟散,每日六兩,九日消盡。

徐 五十一歲 己酉五月二十日 因濕毒而發天行楊梅瘡,脈弦兼有外風。

代賑普濟散,每日服三包,每包五錢。加∶

土茯苓(五錢)煎三杯,分二次服,日共六次。

陳 三十二歲 溫熱面赤,口渴煩躁,六七日壯熱大汗,鼻衄,六脈洪數而促,左先生用五苓散雙解表里。余曰∶此溫病陽明經證也,其脈促,有燎原之勢,豈緩藥所能挽回非白虎不可。

生石膏(八兩) 知母(一兩) 生甘草(五錢) 粳米(二合) 白茅根(一兩) 側柏葉炭(八錢)

煮四碗,分四次服,盡劑而脈靜身涼。

《脈經》謂數而時一止曰促,緩而時一止曰結。按∶古方書從無治促、結之明文,余一生治病,凡促脈主以石膏,結脈主以杏仁。蓋促為陽,屬火,故以石膏得肺胃之陽;結脈屬陰,乃肺之細管中塊痰,堵截隧道而然,故以杏仁利肺氣而消塊痰之陰,無不如意。然照世人用藥,石膏用七八錢,杏仁用三五錢,必無效也。吾嘗謂未能學問思辨,而驟然篤行,豈非孟浪之極,既已學問思辨,而不能篤行,豈非見義不為,無勇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