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聚

張 二十七歲 甲子三月十三日 臍右有積氣,以故右脈沉細弦沉伏,陽微之極,濁陰太甚克之也。溯其初原從左脅注痛而起,其為肝著之咳無疑。此癥不必治咳,但宣通肝之陰絡,久病在絡故也。使濁陰得有出路,病可自已,所謂治病必求其本者也。如不識綱領而妄冀速愈,必致剝削陽氣殆盡而亡。

桂枝尖(三錢) 小茴香(三錢) 降香末(二錢) 桃仁(三錢) 川楝子(二錢) 青皮絡(二錢)炒廣皮(一錢) 歸須(三錢) 烏藥(三錢) 蘇子霜(三錢) 旋復花(三錢,新絳紗包)

十九日 服通絡藥,已見小效,脈氣大為回轉,但右脅著席則咳甚,脅下支飲故也,議于前方內去桃仁、川楝、小茴,加∶

生香附(三錢) 半夏(六錢) 杏仁(三錢) 肉桂(八分)

再服四帖。

二十三日 先痛后便而見血,議通陰絡法。

蘇子霜(三錢) 歸須(二錢) 降香末(三錢) 桃仁(二錢) 兩頭尖(三錢) 丹皮(三錢)藏紅花(一錢) 半夏(五錢) 小茴香(三錢) 香附(二錢) 廣木香(一錢) 廣陳皮(一錢)

張 二十八歲 臍左 瘕,面黃,肢倦,食少,不能作文,看書亦不能久,宛如虛損,與∶

化 回生丹。

緩通陰絡法,每日空心服一丸,亦有早晚服一丸,時服之二年有余,計服化 回生丹六百丸之多, 始化凈,氣體撤消,看書作文,始舉進士。

吳 三十一歲 臍右結 ,徑廣五寸,睪如鵝卵大,以受重涼,又加暴怒而得,痛不可忍,不能立,不能坐,并不能臥,服辛香流氣飲,三日服五帖,重加附子、肉桂,至五七錢之多,絲毫無效,因服天臺烏藥散,初服二錢,滿腹如火燒,明知藥至臍右患處,如搏物然,痛加十倍,少時腹中起蓓蕾無數,凡一蓓蕾,下濁氣一次,如是者二三十次,腹中痛楚松快。少時痛又大作,服藥如前,腹中熱痛,起蓓蕾,下濁氣亦如前,但少輕耳。自巳初服藥起,至亥正共服五次,每次輕一等。次一日腹微痛,再服烏藥散,則腹中不知熱矣。以后每日服二三次,七日后腫痛全消。后以習射助陽而體壯。

葉 四十五歲 乙酉四月二十八月 無論 瘕,雖有氣血之分,然皆系陰病結于陰部,豈有用陰藥之理,維日已久沉寒痼冷疾,非巴豆不能除根。用∶

天臺烏藥散

六月初九日 業已見效,未能除根,照常服前藥,早晚各五分, 瘕痛發時服二錢,舌苔濃白,面色淡黃而暗,左脈沉細陽微,再與湯藥行濕通陽。

云茯苓塊(五錢) 益智仁(錢半) 萆 (四錢) 白蔻仁(一錢,連皮) 生苡仁(五錢)半夏(五錢) 廣陳皮(二錢) 桂枝(二錢) 白通草(一錢)

服至舌苔退為度。

甘 二十九歲 乙酉年五月初一日 十年瘕氣,六脈弦細而緊。

淡吳萸(三錢) 烏藥(三錢) 川椒炭(五錢) 歸須(二錢) 良姜(二錢) 小茴香(五錢,炒黑)

煮三杯,分三次服。已服五帖。

初九日 病減者減其制,每日服半帖。

王氏 四十歲 乙酉五月二十一日 六脈弦緊,心下伏梁,非易化之癥。一生憂泣,肝之郁也,又當燥金太乙天符之年,金來克木,痛愈甚矣。與溫絡法,其吐血亦絡中寒也。

降香末(三錢) 川椒炭(二錢) 香附(三錢) 半夏(三錢) 枳實(三錢) 歸須(三錢)公丁香(八分) 廣皮

服四帖。

二十五日 諸癥皆效,自覺氣上阻咽。加∶

旋復花(五錢)

二十九日 效不更方,再服。

六月初二日 加吳萸(三錢)

余氏 三十歲 乙酉五月二十四日 瘕結臍左,經來必痛,六脈沉細,陽微。

吳茱萸(三錢) 川楝子(三錢) 公丁香(一錢) 良姜(二錢) 全當歸(三錢) 降香末(三錢) 小茴香(三錢) 艾炭(三錢)

煮三杯,分三次服,服七帖后,接服丸藥。

六月初二日 業已見效,每日服半帖,再服十天。

二十日 每行經前三日,腹微痛時,空心服化 回生丹一丸,服至經盡后,腹中絲毫不痛為止。下月經行,腹痛發時,再如此服法。 瘕痛亦服回生,空心服一丸,化凈為度。

車 五十五歲 須發已白大半,臍左堅大如盤,隱隱微痛,不大便十數日。先延外科治之,外科謂腸癰,以大承氣下之,三四次終不通。延余診視,按之堅冷如石,面色青黃,脈短澀而遲,先尚能食,屢下之后,糜粥不進,不大便已四十九日。余曰∶此 也,金氣之所結也,以肝木抑郁,又感秋金燥氣,邪中入里,久而結成,愈久愈堅,非下不可。然寒下非其治也,以天臺烏藥散二錢,加巴豆一分,姜湯和服。設三服以待之,如不通,第二次加巴豆霜分半,再不通,第三次加巴豆霜二分,服至三次后,始下黑亮球四十九枚,堅莫能破,繼以苦溫甘辛之法調理,漸次能食。又十五日不大便,余如前法,下至第二次而通,下黑亮球十五枚,雖亦堅結,然破之能碎,但燥極耳,外以香油熬川椒熨其堅處,內服芳香透絡,月余化凈。于此證方知燥金之氣傷人如此,而溫下之法,斷不容紊也。

乙酉年 治通廷尉久疝不愈,時六十八歲,先是通廷外任時,每發疝,醫者必用人參,故留邪在久不得愈。至乙丑季夏,受涼復發,堅結肛門,坐臥不得,脹痛不可忍,汗如雨下,七日不大便。余曰∶疝本寒邪,凡堅結牢固,皆屬金象,況現下勢甚危急,非溫下不可。亦用天臺烏藥散一錢,巴豆霜分許,下至三次始通,通后痛漸定,調以倭硫黃丸,兼用金匱蜘蛛散,漸次化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