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厥

高氏 四十五歲 乙丑十一月十一日 肝陽上竄,因怒即發,十余年矣。經云∶久病在絡,豈經藥可效?再肝厥之癥,亦有寒熱之不同。此癥脈沉而弦細,其為寒也無疑。大凡寒厥必死,今不死者,以其為腑厥而非臟厥也,現下脅下有塊有聲,經色紫黑。擬先用溫通絡脈法。

新絳紗(三錢) 旋復花(三錢) 川椒(二錢,炒黑) 降香末(三錢) 歸須(二錢) 制半夏(五錢) 桂枝尖(三錢) 生香附(三錢) 桃仁炭(三錢)

煮二杯,二次服。

三兄夫人 二十二歲 除夕日亥時 先是產后受寒痹痛,醫用桂附等極剛熱之品,服之大效;醫見其效也,以為此人非此不可,用之一年有余。不知溫燥與溫養不同,可以治病,不可以養生,以致少陽津液被劫無余,厥陰頭痛,單巔頂一點,痛不可忍,畏明,至于窗間有豆大微光,即大叫,必室如黑漆而后少安,一日厥去四五次。脈弦細數,按之無力,危急已極,勉與定風珠潛陽育陰,以熄肝風。

真大生地(八錢) 麻仁(四錢) 生白芍(四錢) 麥冬(四錢,帶心) 海參(二條) 生阿膠(四錢) 生龜板(六錢) 炙甘草(五錢) 生牡蠣(六錢) 生鱉甲(六錢) 雞子黃(二枚,去渣后化入攪勻)

煮成八杯,去渣,上火煎成四杯,不時頻服。

正月初一日 微見小效,加∶

鮑魚片(一兩)

煮成十杯,去渣,煎至五杯,頻服。

初四日 腰以上發熱,腰以下冰涼,上下渾如兩截;身左半有汗,身右半無汗,左右渾如兩畔。自古方書未見是癥,竊思古人云∶琴瑟不調,必改弦而更張之,此癥當令其復厥,厥后再安則愈。照前方定風珠減半,加∶

青蒿(八分) 當夜即厥二三次。

初五日 照前方定風珠原分量一帖,服后厥止神安。

初七日 仍照前方。

初八日 方皆如前,漸不畏明,至正月二十日外,徹去幃帳,湯藥服至二月春分后,與專翕大生膏一料痊愈。

楊 室女 四十九歲 甲申十二月初二日 初因肝郁脅痛,繼而肝厥犯胃,醫者不識病名肝著,與絡痛治法,無非滋陰補虛,或用涼藥,以致十年之久,不能吃飯,飲粥湯止一二口,食炒米粉止一酒杯,稍聞聲響即痙厥,終夜抽搐,二三日方漸平,六脈弦緊而長,經閉二年,周身疼痛,痰飲咳嗽,終年無已,骨瘦如柴,奄奄一息。此癥內犯陽明,故不食;木克脾土,故飲聚;陽明空虛,故無主,聞聲而驚;外犯太陽,故身痛而痙;本臟致病,故厥。經謂治病必求其本,仍從肝絡論治。

新絳紗 歸須 川椒炭 桂枝 郁金 旋復花 青皮 蘇子霜 半夏 降香末

十四日 服前方七帖,脅痛雖輕,痰飲特甚,喘咳頻仍,夜臥不安,暫停絡藥,專與和胃蠲飲。

半夏(八錢) 廣陳皮(四錢) 生苡仁(五錢) 茯苓(六錢) 枳實(三錢) 淡干姜(三錢)桂枝(三錢)

十七日 胃稍開,能食稀粥半碗,脅仍痛,仍服前活絡方去川椒,加廣陳皮。

十二月初四日十一日 脅痛平,咳嗽未除,又服前蠲飲方。

十一日 因余有由紹興之行,令其常服和胃方,脅痛發時,暫服新絳旋復花湯,此時已能食爛飯半碗矣。

乙酉二月二十八日 脈稍和平,雖弦而有胃氣,干飯能吃一碗有半,經亦復通,仍間服前二方。夜間偶感燥癥,欲起不得起,欲坐不得坐,欲臥不得臥,煩躁無奈不可當,約二時,服霹靂散三兩許始安。次日仍與和胃。

十八日 能食干飯兩小碗矣,六脈又和一等,仍間服前二方。

四月初三日 余復由淮至紹,初八日至蘇州,不放心此病,作書一封,令其調適性情。

五月間又作書一封,痛以大道理開導之。十月間始得回書,據云竟以余書作座右銘,每日諷誦一過,飲食又進,精神大長,闔家歡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