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癰

謝 四十四歲 辛巳三月二十四日 病起肝郁脅痛,痰中帶血,病名肝著。醫者不識絡病因由,與絡病治法,非見血投涼,即見血補陰,無怪乎愈治愈窮也。大凡血癥之脈,左脈堅搏,治在下焦血分;右堅搏,治在上焦氣分。茲左手脈浮取弦,沉取洪大而數,重按即芤,前曾痰有氣味,現下痰挾瘀滯黑色,唇舌皓白,其為肝經絡瘀挾痰飲,咳血無疑。勢已憊極,勉與宣絡止血,兼之兩和肝胃,以逐痰定咳。(方此未服)

新絳紗(三錢) 旋復花(三錢) 歸須(錢半) 桃仁泥(三錢) 半夏(三錢) 廣皮炭(二錢) 蘇子霜(一錢) 降香末(錢半) 廣郁金(二錢)

煮兩茶杯,分四次服。二帖。

四月初三日 血家左手脈堅搏,治在下焦血分。此癥先因肝絡瘀滯,以致血不歸經,日久不治,由陰經損及陽氣,自汗溺變痿弱,陽虛也,左脈洪數而芤,陰傷也。如是陰陽兩傷之極,而瘀滯仍然未凈,通絡則虛急,補虛又絡滯,兩難措手。不得已用新絳一方,緩通其絡,其補藥則用陰陽兩攝法,聊盡人力而已。(從此服起)

遼參(一錢) 麥冬(四錢,連心) 海參(二錢) 五味子(一錢) 沙苑蒺藜(三錢) 茯神(五錢) 枸杞子(三錢) 龜板(五錢) 牡蠣(六錢)

初四日 病起于脅痛,瘀血致壅,久嗽成勞,至骨痿不能起床,仍有瘀滯不化之象,且痰有臭味,即系肝著成癰。前日脈雖芤大而澀,昨日大見瘀血后,今日則純然芤矣,豈非瘀血之明征乎?若一味貪補,斷難再起,兼之宣絡,萬一得蘇,妄誕之診,高明酌之。

新絳紗(三錢) 旋復花(二錢) 歸橫須(八分) 半夏(錢半) 廣皮炭(一錢) 桃仁泥(三錢) 丹皮炭(五錢)

此方《金匱》 載在婦人虛勞門,有識者其悟之。上半日服此方完,下半日服前補方。

初五日 痰中臭味太甚,黑痰未凈,是活絡之方不能除;脈芤自汗甚,是補攝之方又不可緩。痰稀純白,內有支飲,于補方中去牡蠣、海參。鹽味之礙飲者。此癥極虛極實,時人但知其虛而不知其實,所以日誤一日,以至于此。治實礙虛,治虛礙實,焉望成功。一通一補,俱每日照前服法未改。

初七日 脈較前斂戢,于新絳方內半夏加錢半,作三錢,余仍舊,服法亦如之。

初八日 今日左尺脈獨大,加封固腎氣法,余有原案二方,每日間服如前。

人參(一錢) 炙龜板(八錢) 蓮子(五錢) 炙甘草(三錢) 制五味(一錢) 杞子(三錢,炒黑) 沙蒺藜(二錢) 左牡蠣(六錢) 云茯苓(五錢) 麥冬(三錢,連心) 炒白芍(三錢)

初十日 于前方內加遼參五分作錢半,又加海參一條,淡蓯蓉三錢,四帖,余悉如前。

十三日 仍照前服,每日間服一通一補方。

十七日 左脈空大未斂,精神較前雖好,猶宜收攝下焦,于前方內去龜板、五味子、白芍、海參、蓯蓉,余如舊間服法。煮好去渣,再上火煎成二杯,分二次服。

同日 痰色猶不能清白,氣味亦不凈,仍須宣絡。

新絳紗(三錢) 旋復花(二錢) 半夏(五錢,姜制) 廣皮炭(錢半) 廣郁金(錢半) 當歸須(一錢)

上半日服,四帖。

二十一日 脈少斂,通補二方間服如前,四帖。

二十四日 痰濁未變,脈象少斂,午后微熱不寐,飲食由漸而加,不可太過不及。

人參(錢半) 蓮肉(五錢,連心皮) 炙甘草(三錢) 枸杞(三錢,炒黑) 沙蒺藜(三錢)云茯苓(五錢) 左牡蠣(五錢) 麥冬(三錢,連心) 熟五味子(一錢) 炒棗仁(三錢) 海參(二條,洗去砂) 大淡菜(三錢)

午后服此。

又方∶

新絳紗(二錢) 旋復花(二錢) 半夏(三錢,姜制) 廣郁金(二錢) 歸須(一錢) 桃仁泥(二錢) 廣陳皮(八分) 香附(二錢)

煮兩小茶杯,午前服。

初九日 復診于補方去牡蠣、五味子,余仍二方間服如前。

十三日 痰已漸清,肝亦漸平,精神漸旺,擬去搜逐而補中,與外臺茯苓飲意。(專用一方)。

云茯苓塊(六錢) 人參(二錢) 香附(三錢) 生于術(五錢) 炙甘草(二錢) 半夏(五錢) 生薏仁(五錢) 小枳實(二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