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癰

王氏 五十六歲 癸亥三月初八日 初起喉痹,為快利藥所傷,致成肺癰。胸中痛,口中燥,喉痹仍未痊,不食不寐。痰氣腥臭。已有成膿之象。脈短而數,寒熱,且移熱于大腸而泄瀉,難愈之證。勉與急急開提肺氣,議千金葦莖湯,與甘桔合法。

桔梗(二兩) 甘草(一兩) 桃仁(五錢) 冬瓜仁(五錢) 苡仁(一兩) 鮮葦根(四兩)

水八碗,煮三碗,二煎再煎一碗,分四次服。

堂伯兄 飲火酒,坐熱炕,晝夜不寐,喜出汗。誤服枇杷葉麻黃等利肺藥,致傷津液,遂成肺癰,臭不可當,日吐膿二升許。用千金葦莖湯,合甘桔湯。

蘆根(八兩) 苡仁(二兩) 桃仁(兩半) 冬瓜仁(兩半) 桔梗(三兩) 生甘草(一兩)

煎成兩大菜碗,晝夜服過碗半,膿去十之七八,盡劑膿去八九,又服半劑,毫無臭氣,調理脾胃收功。

朱詠齊 五十余歲 以己卯年二月初受風,與桂枝湯一帖,風解,膽怯不敢去濃衣,因而汗多。初四五日又受風溫,口渴思涼,脈洪數。先與辛涼輕劑不解,脈又大,汗更多,口更渴,身更熱。因與辛寒重劑石膏等一帖,身涼渴止脈靜,仍膽怯不去濃衣。初十日當大差坐夜起五更,衣更濃,途間不敢去皮衣,以致重亡津液而成肺癰,與葦莖湯二三兩一帖。服至五七日不應,膿成臭極,加苦藶葶子五錢,膿始退,未能十分凈盡。后十日又發,膿又成,吐如綠豆汁濃臭,每吐一碗余。又于前方加葶藶三錢,服二帖方平復,以補胃逐痰飲收功。再其人色白體肥,夙有痰飲,未病之年前秋冬兩季,以在上書房行走,早起恐寒,誤服俗傳藥酒方,本不嗜酒,每早強飲數小杯,次年患此恙之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