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痛

趙氏 五十五歲 乙丑三月十八日 六脈弦而遲,沉部有,浮部無,巔頂痛甚,下連太陽,陽虛內風眩動之故。

桂枝(六錢) 白芍(三錢) 生 (六錢) 炙甘草(三錢) 川芎(一錢) 全當歸(二錢)生姜(五錢) 大棗(三八,去核) 膠飴(五錢,化入)

辛甘為陽,一法也;辛甘化風,二法也;兼補肝經之正,三法也。服二帖。

初十日 陽虛頭痛,愈后用 建中。

白芍(六錢) 桂枝(四錢) 生姜(三片) 生 (五錢) 炙甘草(三錢) 大棗(二枚,去核) 膠飴(五錢,化入)

李 少陽頭痛,本有損一目之弊。無奈盲醫不識,混用辛溫,反助少陽之火,甚至有用附子雄烈者,無奈乎醫者盲,致令病者亦盲矣。況此病由于伏暑發瘧,瘧久不愈,抑郁而起肝之郁勃難伸,肝愈郁而膽愈熱矣。現下仍然少陽頭痛未罷,議仍從少陽膽絡論治。

桑葉(三錢) 茶菊(三錢) 羚角(三錢) 青葙子(二錢) 鉤藤(二錢) 丹皮(三錢) 麥冬(五錢,連心) 麻仁(三錢) 桔梗(三錢) 生甘草(錢半) 刺蒺藜(五錢) 苦丁茶(一錢)

陳 三十五歲 乙丑十月二十二日 少陽風動,又襲外風為病,頭偏左痛,左脈浮弦而數,大于右脈一倍,最有損一目之弊。議急清膽絡之熱,用辛甘化風方法。

羚角(三錢) 茶菊(三錢) 桑葉(三錢) 苦桔梗(三錢) 生甘草(一錢) 丹皮(五錢)青葙子(二錢) 薄荷(二錢) 刺蒺藜(二錢) 鉤藤(二錢)

水五杯,煮取兩杯,分二次服,渣再煎一杯服,日二帖。

二十五日 于前方內加∶

木賊(錢半) 蕤仁(三錢) 減薄荷(錢四分) 頭痛眼蒙甚。

日三帖,少輕日二帖。

十一月初八日 于前方內加∶

蕤仁 麥冬 白茅根

章 四十三歲 衄血之因,由于熱行清道,法當以清輕之品,清清道之熱。無奈所用皆重藥,至頭偏左痛,乃少陽膽絡之熱,最有損一目之患,豈熟地桂附鹿茸所可用。悖謬極矣,無怪乎深痼難拔也。勉與清少陽膽絡法,當用羚羊角散,以無羚羊,故不用。

苦桔梗(一兩) 苦丁茶(三錢) 連翹(八錢,連心) 甘草(四錢) 鉤藤(六錢) 銀花(八錢) 桑葉(一兩) 丹皮(八錢) 薄荷(二錢) 茶菊(五兩) 白蒺藜(一錢)

共為細末,每服二錢,日三次,每服白扁豆花湯調,外以豆漿一擔,熬至碗許,攤貼馬刀患處,以化凈為度,必須鹽鹵點之,做豆腐水,并非可吃之豆腐漿。

附∶有一人素有肝郁痰火,項間致成馬刀,外用蒲黃夏布貼患處,內服元參、貝母、牡蠣為丸,百日收功。

二十七日 復診癥小效,脈尚仍舊,照前清少陽膽絡方,再服二三帖,俟大效后再議。

五月初二日 此時無扁豆花為引,改用鮮荷葉邊煎湯為引亦可。少陽絡熱,誤用峻補陽氣,以致頭目左半麻木發癢,耳后癰腫,發為馬刀。現下六脈沉洪而數,頭目中風火相扇,前用羚羊角散法,雖見小效,而不能大愈。議加一煎方,暫清腦戶之風熱,其散方仍用勿停。

苦桔梗 側柏葉炭 荷葉邊(一枚,鮮) 辛夷 生苓 黑山梔(五錢,大便溏去之) 蒼耳子(炒) 桑葉 連翹(連心) 茶菊六月初三日 細閱病狀,由少陽移于陽明,加∶

生石膏(一兩) 知母(三錢) 葛根(三分)

十二日 偏頭痛系少陽膽絡病,醫者誤認為虛,而用鹿茸等峻補其陽,以致將少陽之熱,移于陽明部分,項腫牙痛,半邊頭臉腫痛,目白睛血赤,且閉不得開,如溫毒狀,舌苔紅黃,六脈沉數有力。議與代賑普濟散,急急兩清少陽陽明之熱毒。

代賑普濟散十包,每包五錢。用鮮蘆根煎湯,水二杯,煮成一杯。去渣先服半杯,其下半杯噙化,得稀涎即吐之。一時許再煎一包,服如上法。

十六日 舌黃更甚,脈猶數,腫未全消,目白睛赤縷,自下而上,其名曰倒垂簾,治在陽明,不比自上而下者,治在太陽也。

代賑普濟散,每日服五包,咽下大半,漱吐小半。每包生石膏三錢,煎成一小碗,服二日。外以不去心麥冬一兩,分二次煎代茶。

十八日 今日偏頭痛甚,且清少陽之絡,其消腫之普濟散加石膏,午前服一包,余時服此方,三次三杯。

羚羊角(一錢) 丹皮(一錢) 銀花(一錢) 犀角(八分) 茶菊(一錢) 刺蒺藜(六分)凌霄花(一錢) 鉤藤(六分) 苦桔梗(八分) 桑葉(一錢) 連翹(一錢) 生甘草(四分)

兩杯半水,煎一杯,頓服之,日三帖。

二十日 大便結,加元參二錢,溏則去之。

二十三日 經謂脈有獨大獨小,獨浮獨沉,斯病之所在也。茲左關獨大獨浮,膽陽太旺,清膽絡之藥,已服過數十帖之多,而膽脈尚如是之旺。絡藥清輕上浮,服至何日是了?議膽無出路,借小腸以為出路,小腸火腑,非苦不通,暫與極苦下奪法。然此等藥可暫而不可久,恐化燥也。

洋蘆薈(二錢) 龍膽草(三錢) 胡黃連(二錢) 真雅連(二錢) 麥冬(五錢,不去心)丹皮(五錢) 秋石(一錢)

二十六日 前方服二帖,左關獨大獨浮之脈已平。續服羚羊角散一天,代賑普濟散一天,目之赤縷大退,其耳后之馬刀,堅硬未消。仍服代賑普濟散,日四五次。

七月初一日 脈沉數,馬刀之堅結未消,少陽陽明經脈受毒之處,猶然牽拉板滯。議外面改用水仙膏敷患處,每日早服羚羊角散一帖,已午后服代賑普濟散四包。

初九日 服前藥喉嚨較前清亮,舌苔之黃濁,去其大半,脈漸小仍數,里癥日輕,是大佳處。外癥以水仙膏拔出黃瘡少許,毒瓦斯仍未化透,仍須急急再敷,務斯拔盡方妙。至于見功遲緩,乃前此誤用峻補之累,速速解此重圍,非旦晚可了。只好寧耐性情,寬限令其自化,太緊恐致過剛則折之虞。前羚角散,每日午前服一帖,午后服代賑散四包,分四次,再以二三包煎湯漱口,以護牙齒。

十七日 數日大便不爽,左脈關部復浮,瘡口痛甚,再用極苦以瀉小腸,加芳香活絡定痛。

洋蘆薈(二錢) 乳香(三錢) 生大黃(三錢,酒炒黑) 真川連(二錢) 沒藥(二錢) 歸尾(三錢) 龍膽草(三錢) 秋石(三錢) 胡黃連(三錢) 銀花(五錢)

煮三小杯,分三次服,得快大便,一次即止。

十八日 馬刀雖潰,少陽陽明之熱毒未除,兩手關脈獨浮,氣大旺,于清少陽陽明絡熱之中,兼疏肝郁,軟堅化核。

苦桔梗(三錢) 桑葉(三錢) 海藻(二錢) 銀花(三錢) 丹皮(五錢) 凌霄花(三錢)連翹(三錢) 生香附(三錢) 夏枯草(三錢) 茶菊(三錢)

二十五日 馬刀以誤補太重而成,為日已久,一時未能化凈,以畏疼停止水仙膏之故。

舌上舌苔。浮面微黃,其毒尚重,現下胃口稍減,木來克土之故,于前方加宣肝郁。

苦桔梗(二錢) 桑葉(三錢) 香附(二錢) 銀花(三錢) 丹皮炭(三錢) 連翹(三錢)郁金(二錢) 茶菊(三錢)

仍以代賑普濟散,漱口勿咽。

二十八日 肝郁誤補,結成馬刀,目幾壞。現下馬刀已平其半,目亦漸愈,脈之數者已平。

惟左關獨浮,其性甚急,肝郁總未能降,胃不甚開,胸中飯后覺痞,舌白滑微黃,皆木旺克土之故。敗毒清熱之涼劑,臨時停止,且與兩和肝胃。

新絳紗(三錢) 姜半夏(三錢) 歸須(二錢) 旋復花(三錢,包) 廣皮炭(二錢) 降香末(錢半) 蘇子霜(錢半) 丹皮(三錢) 郁金(二錢)

八月初九日 少陽相火,誤補成馬刀,原應用涼絡,奈連日白苔太重,胃不和,暫與和胃,現下舌苔雖化,納食不旺而嘔,未可用涼,恐傷胃也。于前方減其治。

新絳紗(三錢) 丹皮(三錢) 生姜汁(三匙) 旋復花(三錢,包) 郁金(二錢) 黃芩炭(二錢) 半夏(五錢)

仍用普濟散漱口。

初六日 于前方內,去黃芩,加∶

香附(三錢) 廣皮炭(二錢)

初八日 膽移熱于腦下,為鼻淵,則鼻塞不通,甚則衄血。議清腦戶之熱,以開鼻塞,兼宣少陽絡氣,外有馬刀故也。

蒼耳子(四錢,炒) 連翹(二錢) 桑葉(三錢) 辛夷(四錢,炒去毛) 銀花(二錢) 茶菊(三錢)

十二日 加旋復花(三錢) 郁金(二錢) 疏肝郁。加 姜半夏(二錢)止嘔。

十六日 馬刀已出大膿,左脅肝郁作痛,痛則大便,日下六七次,其色間黃間黑,時欲嘔,有大瘕泄之象,與兩和肝胃。

旋復花(三錢,包) 姜半夏(四錢) 姜汁(三匙) 絳紗(三錢) 真降香末(三錢) 香附(三錢) 歸須(二錢) 黃芩(二錢,炒) 郁金(二錢) 焦白芍(三錢) 廣皮炭(三錢)

十九日 外癥未除,內又受伏暑成痢,舌白苔黃滑,小便不暢,大便五七次,有黑有白,便又不多,非積滯而何。不惟此也,時而嘔水與痰,胃又不和,內外夾攻,何以克當。勉與四苓合芩芍法。

豬苓(三錢) 廣皮(三錢,炒) 木香(二錢) 澤瀉(三錢) 白芍(三錢,炒) 降香末(二錢)

云苓皮(五錢) 黃芩(二錢,炒) 紅曲(二錢) 姜半夏(五錢) 真雅連(錢半,姜汁炒)

二十四日 病由膽而入肝,客邪已退,所見皆肝膽病,外而經絡,內而臟腑,無所不病。初診時即云深痼難拔,皆誤用大熱純陽之累,所謂雖有善者,亦無如之何矣。再勉與瀉小腸以瀉膽火法。

真雅連(錢半) 連翹(三錢) 烏梅(三錢,去核) 龍膽草(三錢) 黃芩(三錢,炒) 半夏(三錢) 桑葉(三錢) 竹茹(三錢) 茶菊(三錢)

二十六日 脈少大而數,加∶

苦桔梗(三錢) 云苓皮(三錢) 銀花(三錢)

二十九日 脈仍數,肝膽俱病,不能純治一邊。

連翹(三錢) 麥冬(五錢,連心) 雅連(五錢) 銀花(三錢) 黃芩(六分) 烏梅(三錢)桑葉(三錢) 半夏(三錢) 云苓(三錢) 茶菊(三錢)

九月十二日 前方服十一帖,胃口大開,舌苔化盡,肝氣亦漸和。惟馬刀核未消盡,鼻猶塞,唇猶強,變衄為鼽。脈弦數,大便黑,又于原方內去護土之剛藥,加入腦戶之絡藥。蓋由風熱蟠聚于腦戶,故鼻塞而衄或鼽,誤補而邪不得出也。

苦桔梗(三錢) 蒼耳子(三錢,炒) 烏梅(三錢) 人中黃(錢半) 辛夷(三錢) 茶菊(三錢)連翹心(三錢) 黃芩(二錢) 麥冬(五錢) 銀花(三錢) 真雅連(一錢) 桑葉(三錢) 龍膽草(一錢)

十九日 閱來札前方服七帖,肺胃之火太甚。議于原方加生石膏一兩,杏仁二錢,開天氣以通鼻竅,清陽明以定牙痛。如二三帖不效,酌加石膏,漸至二兩,再敷水仙膏以消核之未盡。

二十八日 右脈洪大而數,渴欲飲水,牙床腫甚,陽明熱也。于前方內加石膏一兩,共二兩,銀花五錢,共八錢,桑葉二錢,共五錢。如服三五帖后,腫不消,加石膏至四兩。

富氏 二十五歲 巔頂一點痛,畏燈光日光如虎,脈弦細微數,此厥陰頭痛也,與定風珠三劑而愈。

何氏 四十歲 陽虛頭痛,背惡寒,脈弦緊甚,與黃 建中,加附子三帖而痛減,脈稍和。又每日服半帖,四日而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