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

五十八歲 癸酉二月初一日 太陽中風,尚未十厘清解,兼之濕痹髀痛。

桂枝(四錢) 濃樸(二錢) 蠶砂(三錢) 杏仁(三錢) 防己(三錢) 茯苓皮(五錢) 姜黃(二錢) 炙甘草(錢半) 廣皮(錢半)

二帖。

初二日 行經絡而和脾胃,則風痹自止。

桂枝(八錢) 白芍(四錢,炒) 半夏(五錢) 防己(六錢) 炙甘草(三錢) 生白術(五錢) 生姜(五片) 大棗(二個)

水八杯,煮三杯,分三次服,頭一次啜稀粥,令微汗佳,二三次,不必食粥。

初五日 左脈沉緊,即于前方加∶

熟附子(五錢)

初六日 脈洪大而數,經絡痛雖解而未盡除,痹也;小便白而濁,濕也。

桂枝(三錢) 澤瀉(三錢) 黃柏炭(一錢) 通草(三錢) 杏仁(五錢) 滑石(五錢) 苡仁(五錢) 茯苓皮(五錢) 豬苓(三錢)

初九日 昨服開肺與大腸痹法,濕滯已下,小便亦清,但大便與瘼中微有血跡,證從寒濕化熱而來,未便即用柔藥以清血分。今日且與宣行腑陽,右脈仍見數大,可加苦藥。如明日血分未清,再清血分未遲。

杏仁泥(三錢) 黃柏炭(一錢) 黃芩炭(二錢) 陳皮(錢半) 苡仁(五錢) 半夏(三錢)滑石(五錢) 濃樸(二錢) 細蘇梗(一錢)

頭煎兩杯,二煎一杯,分三次服。

初八日 舌苔仍有新白,衣被稍薄則畏寒,身熱已退,陽虛濕氣未盡無疑。

桂枝(三錢) 苡仁(五錢) 白芍(二錢炒) 陳皮(錢半) 半夏(五錢) 生茅術(二錢)杏仁(三錢) 濃樸(二錢) 全當歸(錢半)

煎服均如前法。二帖。

初十日 諸證向安,惟營氣與衛不和,寐不實,寐后自覺身涼,以調和營衛為主。

桂枝(三錢) 苡仁(五錢) 大棗(二個) 白芍(三錢) 陳皮(錢半) 炙甘草(二錢) 半夏(六錢) 生姜(三片) 茯苓(三錢)

六帖。

十六日 營衛已和,即于前方內加∶

膠飴(三錢) 白芍(二錢成五錢)

七帖而安。

唐 氏三十八歲 太陽中風漏汗,桂枝加附子湯主之。

桂枝(六錢) 熟附子(三錢) 炙甘草(三錢) 焦白芍(四錢) 生姜(三片) 大棗(三個)

煮三杯,分三次服。

十七日 中風漏汗,兼之腎水上凌心,心悸腹痛,昨用桂枝加附子湯,諸癥悉退。今左脈沉緩。右脈滑,表雖清而濁陰未退。議苓桂伐腎邪,歸茴溫沖脈,吳萸、半夏、生姜兩和肝胃,白芍以收陰氣,合桂枝而調營衛,加黃芩以清風化之熱。合諸藥為苦辛通法,此外感之余,兼有下焦里證之治法也。

桂枝(四錢) 全當歸(三錢) 小茴香(三錢,二味同炒) 半夏(四錢) 吳萸(三錢) 青皮(錢半) 焦白芍(二錢) 茯苓(五錢) 黃芩炭(一錢) 生姜(三片)

甘瀾水煎成三杯,分三次服。

十九日 脈緩濁陰久居,兼有滯物續下,用藥仍不外苦辛通法,稍加推蕩之品,因其勢而導之。大意通補陽明之陽,正所以驅濁陰之陰。若其人陽明本旺,胃陰自能下降,六腑通調,濁陰何以能聚,再胃旺自能坐鎮中州,濁陰何以能越胃而上攻心下,反復推求,病情自見。

淡吳萸(三錢) 小茴香(三錢,同炒黑) 桂枝尖(四錢) 濃樸(三錢) 川楝子(二錢)黃芩炭(一錢) 小枳實(錢半) 烏藥(二錢) 青皮(錢半) 廣木香(一錢) 焦白芍(二錢) 陳皮(一錢) 茯苓(三錢)

二十二日 凡痛脹滯下,必用苦辛通法,兼護陽明,固不待言。前法業已見效,細詢病已十余年,以半產后得之,誤用壅補成之。按久病在絡再痛脹偏左下至少腹板著,其中必有瘀滯,非純用湯藥所能成功。蓋湯者蕩也,條腸胃和通百脈,固其所長。至于細雕密鏤,緩行橫絡,是其所短,非兼用化癥回生丹緩通不可。且陽劑過重,有癥散為蠱之虞,不得不思患預防也。

桂枝尖(一錢) 烏藥(錢半) 濃樸(一錢) 全當歸(一錢,炒黑) 半夏(五錢) 地榆炭(一錢) 小茴香(二錢,炒) 川楝子(二錢) 黃芩炭(一錢) 白芍(二錢,炒) 黃連(八分)廣皮炭(八分) 兩頭尖(二錢) 廣木香(八分) 桃仁(錢半,炒) 紅花(七分) 郁金(一錢)降香末(二錢)

甘瀾水煎,前后四杯,日三夜一,分四次服。四帖。

昔李東垣有方用藥至三十余味者,張仲圣鱉甲煎丸,亦有三十幾味,后人學問不到,妄生議論。不知治經治以急,急則用少而分量多。治絡治以緩,緩則用多而分量少。治新則用急,治舊則用緩。治急可用獨,治舊必用眾。獨則無推諉而一力成功,眾則分功而互相調劑,此又用藥多寡之權沖也。

兼服化癥回生丹一粒。

二十七日 宣絡法兼兩和肝胃。

全當歸(三錢) 制香附(二錢) 小茴香(三錢,炒黑) 半夏(三錢) 川芎(五分) 青皮(八分,炒) 丹皮(三錢,炒) 沙苑子(三錢) 白芍(六錢,炒) 二十八日 寐仍不實,于前方內加∶

半夏(二錢) 生苡仁(六錢)

服三帖。

初二日 案仍前。

全歸(三錢) 制香附(錢半) 干姜炭(五分) 小茴香(三錢) 降香末(二錢) 高良姜(二分) 青皮(八分) 廣皮炭(八分) 烏藥(二錢) 半夏(五錢) 桃仁泥(錢半)

三帖。

初五日 絡瘀多年,腹痛脹攻胃,食后 脹。今搜去絡中瘀滯,饑甚則如刀刮竹,絡氣虛也,與通補絡法。

歸身(三錢) 龍眼肉(三錢) 白芍(六錢,炒) 杞子(三錢,炒) 丹皮(三錢) 小茴香(一錢) 丹參(三錢)

九帖全愈。

吳氏 二十三歲 二月二十一 頭項強痛而惡寒,脈緩有汗,太陽中風,主以桂枝湯。

桂枝(三錢) 白芍(二錢) 炙甘草(二錢) 生姜(三錢) 大棗(二個)

水五杯,煮二杯。第一杯服后,即食稀熱粥,令微汗佳。有汗二杯,不必食粥,無汗仍然。

二十四日 不解,于前方內加∶

羌活(五錢)

二十五日 服前方已,脈靜身涼,不肯避風,因而復中,脈緊無汗,用麻黃湯法。

麻黃(三錢,去節) 羌活(三錢) 桂枝(三錢) 白芍(三錢) 炙甘草(二錢) 生姜(三片) 大棗(二個)

煮二杯,分二次服。

二十六日 服前藥不知身重疼痛,其人肥而陽氣本虛,平素面色淡黃,舌白濕氣又重,非加助陽勝濕之品不可。于前方內加∶

麻黃(五錢成八錢) 桂枝(二錢成五錢) 炙甘草(一錢成三錢) 杏仁(三錢) 白術(五錢) 熟附子(三錢)

水五碗,先煮麻黃去上沫,入諸藥取兩碗,分二次服,服一碗而汗出愈。

唐 五十九歲 三月十六日 頭痛惡寒,脈緊,言蹇,肢冷,舌色淡,太陽中風,雖系季春,天氣早間陰晦,雨氣甚寒,以桂枝二麻黃一法。

麻黃(三錢,去節) 桂枝(六錢) 炙甘草(三錢) 杏仁(五錢) 生姜(六片) 大棗(二個)

煮三杯,得微汗,止后服,不汗,再服。不汗促役其間。

十八日 原方倍麻黃,減桂枝,加∶

附子(三錢)

二帖。

十八日 原方再服一帖。

十九日 諸證悉減,藥當暫停以消息之。

二十日 中風表解后,言蹇減食則汗頭行痛,舌白滑,脈微緊,宜桂枝加附子湯,除風實表護陽。

桂枝(六錢) 白芍(四錢,炒) 炙甘草(二錢) 附子(三錢) 生姜(五片) 大棗(二個)

水五杯,煮二碗,分二次服,渣再煮一碗服。

二十一日 表解后復中,惡寒胸結,舌苔濃而白,脈遲緊里急。

桂枝(六錢) 蒼術(三錢) 附子(四錢) 干姜(三錢) 苡仁(五錢) 茯苓(五錢) 濃樸(三錢) 枳實(二錢) 陳皮(二錢)

日二帖。

二十二日 于前方內加∶

炙甘草(二錢) 生姜(二兩) 去茯苓 減苡仁日二帖。

二十三日 諸證悉衰,當減其制,照前日方,日一帖。

二十四日 中風表解后,余邪入里,舌黃身熱胸痞,議瀉心湯瀉其痞。

干姜(五錢) 生姜(五錢) 黃芩(五錢,炒) 黃連(二錢,炒) 半夏(六錢)

頭煎二杯,二煎一杯,分三次服。

先寒后熱,脅痛腰痛,少陽證也,議從少陽領邪外出太陽法。

柴胡(六錢) 黃芩(三錢) 黨參(三錢) 桂枝(四錢) 半夏(錢半) 炙甘草(三錢) 羌活(錢半) 生姜(三片)

寒熱后,寒退熱存,脅脹。

半夏(五錢) 炙甘草(錢半) 陳皮炭(錢半) 生姜(三錢) 黃芩(四錢) 香附(三錢)郁金(二錢) 大棗(二個)

張 二十五日 今年風木司天,現下寒水客氣,故時近初夏,猶有太陽中風之癥。按太陽中風,系傷寒門中第一關,最忌誤下。時人不讀唐晉以上之書,故不識癥之所由來。仲景謂太陽至五六日太陽證不罷者,仍從太陽驅出,宜桂枝湯。現下頭與身仍微痛,既身熱而又仍惡風寒,的是太陽未罷,理宜用桂枝湯,但其人素有濕熱,不喜甘,又有微咳,議于桂枝湯內去甘藥,加辛燥,服如桂枝湯法。

桂枝(六錢) 陳皮(三錢) 白芍(四錢) 半夏(四錢) 杏仁(三錢)

二十六日 太陽中風,誤下胸痞,四五日太陽癥未罷。昨用太陽證仍在例之桂枝法,今日惡寒已罷,頭目已清,惟胸痞特甚,不渴舌白而壯熱,泄瀉稀水頻仍。仲景法云病發于陽而誤下成胸痞者,瀉心湯主之。今用其法,再經謂脈不動數者為不傳經也。昨日已動數太甚,斷無不傳之理,可畏在此。

干姜(五錢) 茯苓(五錢,連皮) 半夏(五錢) 生姜(三片) 黃連(三錢)

二十七日 太陽中風誤下,前日先與解外,昨日太陽證罷,即瀉胸痞。今日胸痞解,惟自利不渴,舌灰白,脈沉數。經謂自利不渴者,屬太陰也。太陰宜溫,但理中之甘草,人參,恐不合拍,議用其法而不用其方。

干姜(五錢) 半夏(六錢) 蒼術炭(四錢) 生姜(四錢) 陳皮炭(二錢) 茯苓(一兩,連皮)

二十八日 太陽中風,先與解外,外解已即與瀉誤下之胸痞,痞解而現自利不渴之太陰證。

今日口不渴而利止,是由陰出陽也,脈亦頓小其半。古云脈小則病退。但仍沉數,身猶熱而氣粗不寐,陷下之余邪不凈。仲景《傷寒論》謂真陰已虛,陽邪尚盛之不寐,用阿膠雞子黃湯。按∶此湯重用芩連。議用甘草瀉心法。

甘草(三錢) 黃芩(四錢) 半夏(五錢) 黃連(三錢) 生姜(三錢) 大棗(二個) 茯苓(三錢)

二十九日 脈沉數,陰經熱陽經不熱,是陷下之余邪在里也。氣不伸而噦,噦者傷寒門中之大忌也,皆誤下之故。議少用丁香柿蒂湯法,加芩、連以徹里熱,疏逆氣。

公丁香(二錢) 黃芩(三錢) 柿蒂(九個) 黃連(一錢) 陳皮(二錢) 姜汁(三匙沖)

初一日 誤下成胸痞自利,兩用瀉心,胸痞自利俱止。但陷下之邪,與受傷之胃氣,搏而成噦。昨用丁香柿蒂湯去人參加芩連,方雖易,仍不外仲圣苦辛通降之法。病者畏而不服,今日噦不止而左脈加進,勉與仲圣噦門中之橘皮竹茹湯,其力量降前方數等矣。所以如此用者,病多一日,則氣虛一日,仲圣于小柴胡湯中即用人參,況誤下中虛者乎。

陳皮(六錢) 生姜(五錢) 炙甘草(四錢) 竹茹(五錢) 大棗(四枚) 半夏(三錢) 人參(二錢,如無以洋參代)

十七日 誤下中虛,氣逆成噦,昨與金匱橘皮竹茹湯,今日噦減過半。古謂效不更方,仍用前法。但微喘而舌苔白,仲圣謂喘家加濃樸杏子佳,議于前方內。加∶

濃樸(二錢) 杏仁(三錢) 柿蒂(三錢)

十九日 誤下之陷證,噦而喘,昨連與橘皮竹茹湯,一面補中,一面宣邪。茲已邪潰諸惡候如失,脈亦漸平,但其人中氣受傷不淺,議與小建中湯加橘皮、半夏,小小創建中氣,調和營衛,兼宣胃陽,令能進食安眠。

白芍(六錢,炒) 生姜(三片) 半夏(四錢) 桂枝(四錢) 大棗(二枚) 陳皮(一錢)炙甘草(三錢) 飴糖(一兩,去渣后化攪勻再上火二三沸)

煮三杯,三次服。

病解后微有飲咳,議與小建中去飴糖,加∶

半夏 陳皮 茯苓 苡仁 蔻仁 杏仁

初六日 病后兩服建中,胃陽已復,脾陽不醒,何以知之?安眠進食,是胃陽起。舌起白滑苔,小便短,大便不解,脈乍數,是脾陽未醒,而上蒸于肺也。議與宣利三焦法,以醒脾陽。

杏仁(五錢) 半夏(五錢) 茯苓(五錢) 陳皮(三錢) 苡仁(五錢) 枳實(三錢) 通草(一錢) 益智仁(一錢)

初八日 大小便已利,脈仍洪數,舌白滑苔未除,仍宜苦辛淡法,轉運脾陽,宣行濕熱。

杏仁(三錢) 蒼術炭(三錢) 蔻仁(錢半) 黃芩炭(二錢) 陳皮(錢半) 黃柏炭(三錢)茯苓皮(五錢) 半夏(五錢) 苡仁(五錢)

十一日 脈仍沉數,舌苔反白滑,仍宜建中行濕以除伏邪。濕最傷氣,非濕去氣不得健,與急劫濕法。

蔻仁(錢半) 黃芩炭(二錢) 杏仁(三錢) 陳皮(錢半) 黃柏炭(二錢) 半夏(五錢)益智仁(二錢) 苡仁(五錢) 煨草果(四錢) 制蒼術(四錢) 茯苓皮(五錢)

煮三杯,周十二時服完。

吳 五十六歲 十一月十二日 內熱外寒,兼發痰飲,喉啞,咳嗽,痰多,頭痛,惡寒,脈浮,與麻杏石甘湯。

麻黃(五錢,去節) 半夏(一兩) 生石膏(六兩) 桔梗(六錢) 杏仁(八錢) 陳皮(四錢) 炙甘草(四錢)

煮四杯,先服一杯,得汗,止后服。不汗再服,汗后勿見風。

十四日 肺脈獨浮,去∶

麻黃(三錢)

十七日 脈浮,喉啞,咳嗽,痰多。

麻黃(三錢) 杏仁(六錢) 陳皮(三錢) 生石膏(四兩) 桔梗(五錢) 半夏(六錢) 炙甘草(二錢)

二十三日 脈浮,喉啞,咳嗽,痰多,內飲招外風為病,與大青龍法。

麻黃(五錢) 杏仁(八錢) 陳皮(五錢) 生石膏(四兩) 炙甘草(三錢) 半夏(八錢)桔梗(五錢) 生姜(三錢) 大棗(二錢)

頭煎三杯,先服一杯,得汗,止后服,不汗再服。

二十四日 病減者減其制,減麻黃二錢,去陳皮、姜、棗,加木通,小便短故也。

二十七日 喉復啞,脈洪數,小便已長,前方去木通,加∶

石膏(二兩)

趙 十三歲 十一月二十九日 頭痛,脈浮,弦不甚緊,無汗,與杏蘇法。

杏仁(二錢) 羌活(一錢) 生姜(三片) 蘇葉(三錢) 甘草(錢半) 大棗(二枚) 防風(二錢) 桔梗(三錢)

煮兩杯,先服一杯,覆被令微汗,不可使汗淋漓。得汗,止后服,不汗再服第二杯,再不汗再作服,以得汗為度。汗后避風,只可啜稀粥,戒一切葷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