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燥

吳 五十七歲 乙酉四月十九日 感受燥金之象,腹痛,泄瀉,嘔吐。現下泄瀉雖止,而嘔不能食,腹痛仍然,舌苔白滑,肉色刮白,宜急溫之,兼與行太陰之濕。

川椒炭(三錢) 茯苓(五錢) 陳皮(三錢) 高良姜(二錢) 苡仁(五錢) 公丁香(一錢)吳萸(二錢) 益智仁(二錢) 半夏(五錢)

二帖。

二十二日 背仍痛,原方加∶

高良姜(一錢) 吳萸(一錢) 桂枝(五錢)

再服四帖。

二十七日 已效,陰氣未退,再服三帖,分四日服完。

五月初三日 痛減,嘔與泄瀉俱止,減川椒、萸、姜之半,再服六帖。

十三日 陰未化,陽自不復,且心下堅大如盤,脈如故,前方再服。

姚 四十八歲 乙酉四月二十一日 燥金感后,所傷者陽氣,何得以大劑熟地補陰。久久補之,陽氣困頓,無怪乎不能食而嘔矣。六脈弦緊,豈不知脈雙弦者寒乎。

川椒炭(三錢) 陳皮(三錢) 半夏(五錢) 干姜(二錢) 茯苓(五錢) 公丁香(八分)生姜(三錢) 苡仁(五錢)

初二日 加桂枝(三錢) 干姜(一錢) 減川椒之半。

十一日 嘔痛皆止,飲食已加,惟肢軟無力,陽氣太虛,加甘草合前辛藥,為辛甘補陽方法。

二十一日 復感燥氣,嘔而欲瀉,于前方內去甘藥加分量自愈。六脈弦細如絲,陽微之極。

川椒炭(三錢) 陳皮(三錢) 吳萸(三錢) 干姜(三錢) 茯苓(五錢) 半夏(五錢) 桂枝(五錢) 公丁香(錢半) 生姜(五錢)

二十七日 諸癥皆效,脈稍有神,于原方內去吳萸、丁香之剛燥,加苡仁之平淡,陽明從中治也。

李 四十六歲 乙酉四月十六日 胃痛脅痛,或嘔酸水,多年不愈,現下六脈弦緊,皆起初感燥金之氣,金來克木,木受病,未有不克土者。土受病之由來,則自金克木始也,此等由外感而延及內傷者,自唐以后無聞焉。議變胃而受胃變法,即用火以克金也。又久病在絡法∶

公丁香(一錢) 茯苓(五錢) 枳實(四錢) 川椒炭(三錢) 苡仁(五錢) 生姜(五錢)半夏(五錢) 陳皮(三錢)

四帖。

二十三日 復診仍用原方四帖。

五月初二日 現下胃痛脅痛吐酸之證不發,其六脈弦緊不變,是胸中絕少太和之氣,議轉方用溫平,剛燥不可以久任也。

桂枝(四錢) 茯苓(五錢) 生姜(三錢) 陳皮(三錢) 大棗(二枚) 炙甘草(二錢) 半夏(五錢) 干姜(二錢) 苡仁(五錢) 白芍(四錢)

服之如無弊,可多服。

十一日 診脈已回陽,去干姜,減桂枝之半。

二十四日 復診脈仍緊,原方加∶

益智仁(二錢)

服三帖愈。

余 五十二歲 五月初二日 胃痛脅痛,脈雙弦,午后更甚者,陽邪自旺于陰分也。

川椒炭(三錢) 陳皮(三錢) 公丁香(錢半) 降香末(三錢) 香附(三錢) 楂炭(二錢)吳萸(二錢) 青皮(二錢) 青橘葉(三錢) 半夏(五錢) 苡仁(五錢)

接服霹靂散。

十七日 復診病稍減,脈仍緊,去∶

楂炭 橘葉 及川椒炭(一錢) 加

枳實(三錢)

二十四日 脈之緊者稍和,腹痛已止,惟頭暈不寐,且與和胃令寐,再商后法。

半夏(一兩) 苡仁(一兩) 茯苓(五錢) 枳實(三錢)

煮三杯,分三次服,以得寐為度。如服二帖后仍不寐,可加半夏至二兩,再服一帖。

譚 四十七歲 五月初二日 感受金涼,胸痹頭痛,脈弦細而緊。

薤白(三錢) 川椒炭(三錢) 濃樸(二錢) 桂枝(三錢) 陳皮(三錢) 高良姜(二錢)半夏(三錢) 苡仁(五錢) 生姜(五片) 大棗(二個)

二帖。

十八日 燥氣雖化,六脈俱弦,舌苔白滑,用陽明從中治法,與苦辛淡法,最忌酸甘。

半夏(四錢) 苡仁(五錢) 香附(三錢) 茯苓(四錢) 干姜(錢半) 益智仁(二錢) 陳皮(三錢) 蔻仁(錢半) 川椒炭(二錢)

二十一日 脈仍弦緊,熱藥難退,咳嗽減,效不更方。右脅微痛。加∶

香附(三錢)

二十三日 右脅微痛,脈弦緊如故,加∶

蘇子霜(三錢) 降香末(三錢) 旋復花(三錢)

二十六日 脅痛咳嗽皆止,痰尚多,脈弦未和,于前方內去香附 蘇子霜 降香 旋復花加∶

桂枝(四錢) 干姜(二錢半) 以充其陽氣,行痰飲,和弦脈。

霹靂散方

主治中燥吐瀉腹痛,甚則四肢厥逆轉筋, 痛肢麻,起臥不安,煩躁不寧,再甚則六脈全無。陰毒發斑疝癥等癥,并一切凝寒痼冷積聚,寒輕者不可多服,寒重者不可少服,以愈為度。非實在純受燥濕寒三氣陰邪者不可服。

桂枝(六兩) 公丁香(二兩) 草果(二兩) 川椒炭(五兩) 水菖蒲(二兩) 青木香(四兩)吳萸(四兩) 防己(三兩) 檳榔(二兩) 降香末(五兩) 附子(三兩) 小茴香(四兩) 薤白(四兩) 苡仁(五兩) 五靈脂(二兩) 高良姜(三兩) 蓽澄茄(五兩) 細辛(二兩) 烏藥(三兩) 干姜(三兩) 雄黃(五錢)

上藥共為細末,開水和服,大人每服三錢,病重者五錢,小兒減半,病甚重者連服數次,以痛止厥回,或瀉止筋不轉為度。

方論 按《內經》有五疫之稱,五行偏勝之極,皆可致疫。雖癘氣之至,多見火證,而燥金寒濕之疫,亦復時有。著風火暑三者為陽邪,與穢濁異氣相參,則為溫癘;濕燥寒三者為陰邪,與穢濁異氣相參,則為寒癘。現下見證多有肢麻轉筋、手足厥逆、吐瀉腹痛、脅肋疼痛,甚至反惡熱而大渴思涼者。經謂霧傷于上,濕傷于下。此癥乃燥金寒濕之氣,直犯筋經,由大絡別絡內傷三陰臟真,所以轉筋入腹即死也。既吐且瀉者,陰陽逆亂也;諸痛者,燥金寒水之氣所搏也;其渴思涼飲者,少陰篇謂自利而渴者屬少陰,虛則飲水求救也;其頭面赤者,陰邪上逼,陽不能降,所謂戴陽也;其周身惡熱喜涼者,陰邪盤踞于內,陽氣無附欲散也。陰病反見陽證,所謂水極似火,其受陰邪尤重也。諸陽證畢現,然必當臍痛甚拒按者,方為陽中見純陰,乃為真陰之證。此處斷不可誤,故立方會三陰經剛燥溫熱之品,急溫臟真,保住陽氣,又重用芳香,急驅穢濁。一面由臟真而別絡大絡外出筋經經絡以達皮毛,一面由臟絡腑絡以通六腑,外達九竅,俾濁穢陰邪,一齊立解。大抵皆扶陽抑陰,所謂麗照當空,群陰退避也。

趙 三十八歲 七月二十四日 感受燥金之氣,腹痛甚,大嘔不止,中有蓄水,誤食水果。

公丁香(三錢) 半夏(一兩) 茯苓皮(五錢) 生姜(一兩) 川椒炭(六錢) 烏梅肉(三錢) 吳萸(四錢) 陳皮(五錢) 高良姜(四錢) 枳實(三錢)

水五碗,煎二碗,渣再煎一碗。另以生姜一兩,煎湯一碗。候藥稍涼,先服姜湯一口,接服湯藥一口,少停半刻,俟不吐再服第二口。如上法,以嘔止痛定為度。

二十五日 燥氣腹痛雖止,當臍仍堅,按之微痛,舌苔微黃而滑,周身筋骨痛,脈緩,陽明之上中見太陽,當與陽明從中治例。

桂枝(六錢) 川椒炭(二錢) 生姜(三錢) 白芍(三錢,炒) 公丁香(一錢) 防己(三錢) 苡仁(五錢) 茯苓(六錢) 半夏(五錢)

煮三杯,分三次服,服此身痛止。

二十六日 脈小于前,身痛已止,六脈未和,舌黃滑苔。

半夏(五錢) 生姜(三錢) 蔻仁(錢半) 茯苓(五錢) 陳皮(三錢) 濃樸(錢半) 苡仁(五錢) 大腹皮(三錢) 川椒(錢半)

二十八日 腹脹如故不寐,加∶

半夏(一兩)

初一日 太陽痹。

桂枝(六錢) 茯苓皮(五錢) 茅術炭(三錢) 防己(四錢) 通草(一錢) 片姜黃(三錢)杏仁(五錢) 苡仁(五錢) 滑石(六錢) 蠶砂(三錢)

初六日 腹脹停飲,前方內去術之守,加苦辛之通,又去滑石。

大腹皮(三錢) 濃樸(三錢) 枳實(三錢) 陳皮(三錢)

初十日 六脈俱弦,胃口不開,腹脹肢倦,宜通六腑,即勞者溫之之法也。

桂枝(六錢) 大腹皮(三錢) 川椒炭(三錢) 陳皮(五錢) 益智仁(三錢) 半夏(五錢)枳實(二錢) 茯苓(五錢) 濃樸(二錢)

服五帖而愈。

張 女十五歲 燥金之氣,直中入里,六脈全無,僵臥如死,四肢逆冷,已過肘膝,痛轉筋,與通脈四逆湯加川椒、吳萸、丁香一大劑。厥回脈出,一晝夜,次日以食粥太早,復中如前,脈復厥,體又死去矣。仍用前方,重加溫藥一劑,厥回其半。又二帖而無活,后以補陽收功。

顧 五十歲 直中燥氣,嘔少瀉多,四肢厥逆,無脈,目開,無語,睛不轉,與通脈四逆湯。加∶

人參 川椒 吳萸 丁香

一帖而效,三帖脈漸復,重與補陽而愈。

楊 室女 五十歲 脅痛,心煩懊 ,拘急肢冷,脈弦細而緊。欲坐不得坐,欲立不得立,欲臥不得臥,隨坐即欲立,剛立又欲坐,坐又不安。一刻較一刻脈漸小,立刻要脫。與霹靂散不住灌之,計二時,服散約計四兩而稍定,后與兩和脾胃而全安。

鄭 二十六歲 先是三月初九日,得太陽中風,與桂枝湯已愈。十二日晚已臥,下體有微汗,因廚房不戒于火,只穿小汗褂一件,未著襪,出外救火,火熄復臥,覺身微熱惡寒,腹中脹痛,脈弦數,與桂枝柴胡各半湯,汗出稍輕,究不能解。以后外雖化熱,面赤汗多如溫病狀,以當臍之痛未休,舌白不燥,斷不敢用辛涼,而辛溫之藥,或進或退,十日不解。至二十四日反重用溫熱,佐以黃連三錢,次日表證里證,一齊俱解如失。后與調理脾胃兩陽而安。

多 十六歲 燥淫表里俱病,面赤身熱,舌黃燥渴,六脈洪數而緊,大便閉,小便短,通體全似火證,只有當臍痛拒按。此為陽中之陰,乃為真陰,與苦熱芳香,一劑而熱退,減輕分量,三帖而病全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