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醫書籍 > 《吳鞠通醫案》 > 痙(太陽所至)

痙(太陽所至)

溫 癸亥二月二十九日 六十日之幼孩,痙已二十余日,現下脈不數,額上涼汗,并無外感可知,乃雜藥亂投,致傷脾胃。故乳食有不化之形,恐成柔痙,俗所謂慢脾風。議護中焦,乃實土制風法,又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義也。

明天麻(三錢) 干姜(二錢) 茯苓(五錢) 廣木香(五分) 炙甘草(三錢) 生苡仁(五錢) 焦于術(錢半) 煨肉果(一錢) 煨姜(一片)

甘瀾水五茶杯,煎成兩茶杯,小兒服十之一二,乳母服十之八九。渣再煎一茶杯,服如前。

三月初一日 赤子不赤而刮白兼青,脈遲涼汗,舌苔白滑而濃,食物不化,洞泄者必中寒。

按∶痙必因于濕,古所謂柔痙是也。議從中治。經謂有者求之,無者求之。此癥全無風火之象,純然虛寒,乳中之濕不化,土愈虛則肝中內風愈動,若不崇土而惟肝是求,恐日見窮蹴矣。

人參(四分) 廣皮炭(三分) 廣木香(五分) 生于術(一錢) 焦白芍(一錢) 煨肉果(五分) 炙甘草(錢) 明天麻(三錢) 生苡仁(一錢)

初二日 風濕相搏,有汗為柔痙。形若反弓者,病在太陽,俯視目珠向下者,病在陽明,以陽明為目下綱也。今久病為雜藥困傷脾胃,大便泄,乳食不化,為濕多風少,痙時俯時多,為病在陽明。故此癥以脾胃為主,議補中益氣法,滲濕下行,內用風藥,領邪外出。

人參(三分) 桂枝(二分) 茯苓塊(三錢) 白術(一錢) 葛根(二分) 山藥(一錢) 炙甘草(五分) 生苡仁(錢半) 焦白芍(一錢)

初三日 寒濕柔痙,昨用升陽益氣法,從陽明提出太陽,茲精神倍昔,顏色生動,舌上白濁化凈,大便已實,甚為可喜,但痙家有炙瘡者難治。

人參(三分) 茯苓塊(一錢) 嫩桂枝(三分) 生于術(一錢) 焦杭白芍(一錢) 葛根(二分) 廣皮炭(二分) 蓮子(三粒,去心不去皮,打碎) 生苡仁(一錢) 炙甘草(五分)

初四日 痙家自汗,有炙瘡者難治。刻下且住脾胃,從脾胃中立以條連四肢,是久痙一定之至理。若鏤治其痙,是速之也。

人參(三分) 廣皮(三分) 桂枝(二分) 茯苓塊(一錢) 焦于術(八分) 煨肉果(三分)生苡仁(一錢) 炙甘草(八分) 訶子肉(五分,煨) 茅術炭(六分)

初五日 痙家為苦寒所傷,脾陽下陷,又有炙瘡,其痙萬萬不能即愈。議護中陽,勿致虛脫為要,非深讀錢仲陽、陳文仲、薛立齋、葉天士之書者,不知此恙。

人參(四分) 訶子肉(六分,煨) 白芍(二錢) 于術(一錢,炒) 桂枝(三分) 廣木香(四分) 茯苓(一錢) 煨肉果(六分) 廣皮炭(三錢) 炙甘草(八分) 苡仁(錢半)

濃煎。

初七日 脈仍不數,大便猶溏,但舌苔微黃,神氣漸復,不似前虛寒太甚之象,宜退剛藥,少進柔藥。醫經謂上守神,粗守形,兵法謂見可而進,知難而退,此之謂也。

人參(三分) 麥冬(一錢,米炒) 茯苓(一錢) 整蓮子(一錢) 于術(一錢,炒) 白芍(一錢,炒) 炙甘草(七分) 陳皮(四分,鹽炒黑)

初九日 諸證漸退,神氣亦佳,但舌上復起重濁之白苔,乳濕之過,暫停參藥,且用疏補法。

生苡仁(錢半) 整蓮子(一錢) 麥冬(一錢,帶心) 濃樸(五分) 茯苓(一錢) 焦神曲(八分) 木香(四分) 廣皮炭(五分)

張 十三歲 乙酉六月初三日 脈沉細而弱,舌苔白,滑幼童體,濃純然濕邪致,痙一年有余。

蒼術炭(三錢) 云苓皮(五錢) 川椒炭(三分) 白蔻仁(一錢) 生苡仁(六錢) 廣皮(三錢) 桂枝(三錢)

四帖。

初八日 痙癥發來漸稀,效不更方。

八帖。

十六日 脈至沉至細至緩,舌白滑甚,濕氣太重,故效而不愈。于前方中加劫濕而通補脾陽之草果,調和營衛之桂枝、白芍、甘草。

五帖。

二十一日 痙癥脈沉細,舌白滑,與濕淡法,發來漸稀,未得除根,于前方內去剛燥,加化痰。

桂枝(四錢) 苡仁(五錢) 半夏(六錢) 白芍(三錢,炒) 益智子(二錢) 炙甘草(一錢) 廣皮(三錢) 云苓(五錢) 姜汁(三匙,沖)

二十五日 服前方四帖已效,舌苔仍然白滑,六脈陽微,照前方再服四帖。

二十九日 前方已服四帖,諸癥皆安,惟痰尚多,再四帖。

七月初九日 前方又服九帖,痙癥只發一次甚輕,已不嘔吐,痰尚多,脈甚小,照前方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