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藥材 > 蟾蜍

蟾蜍

《中藥大辭典》蟾蜍

拼音 Chán Chú
別名 苦蠪(《別錄》),蟾(《藥性論》),蝦蟆(《本草衍義》),蚵蚾(《全嬰方論》),癩蝦蟆、石蚌(《本草蒙筌》),癩格寶(《貴州民間方藥集》),癩巴子、癩蛤蟆(《吉林中藥手冊》),癩蛤蚆(《藥材資料匯編》),蚧蛤蟆、蚧巴子(《山東中草藥手冊》)。
出處 《別錄》
來源 為蟾蜍科動物中華大蟾蜍黑眶蟾蜍等的全體。夏、秋捕捉。捕得后,先采去蟾酥,然后將蟾蜍殺死,直接曬干(東北、華北);或殺死后除去內臟將體腔撐開曬干(華東、中南、華南)。這種干燥蟾蜍,商品稱為"干蟾",除去內臟的商品習稱"干蟾皮"。
原形態 ①中華大蟾蜍
體粗壯,長約10厘米以上,雄者較小。全體皮膚極粗糙,除頭頂較平滑外,其余部分,均滿布大小不同的圓形瘰疣。頭寬大,口闊,吻端圓,吻棱顯著。口內無鋤骨齒,上下頜亦無齒。近吻端有小形鼻孔1對。眼大而凸出,后方有圓形的鼓膜。頭頂部兩側各有大而長的耳后腺。軀體短而寬。在生殖季節,雄性背面多為黑綠色,體側有淺色的斑紋;雌性背面色較淺,瘰疣乳黃色,有時自眼后沿體側有斜行的黑色縱斑;腹面不光滑,乳黃色,有棕色或黑色的細花斑。前肢長而粗壯,指趾略扁,指側微有緣膜而無蹼;指長順序為3、1、4、2;指關節下瘤多成對,掌突2,外側者大。后肢粗壯而短,脛跗關節前達肩部,趾側有綠膜,蹼尚發達,內跖突形長而大,外跖突小而圓。雄性前肢內側3指有黑色婚墊,無聲囊。
穴居在泥土中,或柄于石下及草間;冬季多在水底泥中。白晝潛伏,晚上或雨天外出活動,以捕獲蝸牛、蛞蝓、螞蟻、甲蟲與蛾類等動物為食。全國大部分地區有分布。
②黑眶蟾蜍
體長約7~10厘米。背部有黃棕色而略具棕紅色的斑紋,腹面色淺,在胸腹部具有不規則而較顯著的灰色斑紋。雄性第1、2指基部內側有黑色婚墊。
分布浙江、江西、貴州、福建、廣東、廣西、臺灣等地。
生境分部 主產山東、河北,江蘇、浙江、四川、湖南、湖北、遼寧、吉林等地。
性狀 干蟾:全體拘攣抽皺,縱面有棱角,四足伸縮不一,表面灰綠色或綠棕色。除去內臟的,腹腔內面為灰黃色,可見到骨胳及皮膜。氣微腥,味辛。以個大、身干、完整者為佳。
毒性 因服食蟾蜍引起中毒,文獻屢有報道。一般均于煮食后30~60分鐘發生中毒癥狀,主要表現有惡心、嘔吐、腹痛、腹瀉、頭昏、頭痛,甚或神志昏迷、面色蒼白、四肢厥冷、脈搏微弱、心律不整等,心電圖的表現酷似洋地黃中毒。蟾蜍的卵及其腮腺、皮膚腺的分泌物,含有多種毒性物質,其他部分是否有毒,尚不明了。燒煮并不能破壞或消除其毒性。曾有2例小兒,合食煮熟之蟾蜍一只后均發生嚴重中毒癥狀。其中1例5歲患兒經搶救脫險;另1例1歲半患兒搶救無效,于發病后7小時左右死亡。故一般認為蟾蜍不宜食用,如用作外敷藥,其毒素亦可能吸收入血而引起中毒,應加注意。
炮制 蟾蜍:刷去灰屑泥土,剪去頭爪,切成方塊。炙干蟾:將鐵砂倒入鍋內燒熱,取切好的干蟾放入拌炒,至微焦發泡時取出,篩去鐵砂,放冷。民間有以活蟾蜍,用黃泥涂裹,放火灰中煨存性后,研細入藥者。
①《蜀本草》:"《圖經》云,取日干及火干之。一法刳去皮爪,酒浸一宿,又用黃精自然汁浸一宿,涂酥炙干用之。"
②《綱目》:"今人皆風干,黃泥固濟,煅存性用之。"
③《得配本草》:"陰干,酒浸三日,焙干用。"
性味 辛,涼,有毒。
①《別錄》:"有毒。"
②《日華子本草》:"涼,微毒。"
③《本草蒙筌》:"味辛,氣涼,微毒。"
④《醫林纂要》:"辛甘咸,寒。"
歸經 ①《綱目》:"入陽明經。"
②《本草再新》:"入心、肝、脾、肺四經。"
功能主治 破癥結,行水濕,化毒,殺蟲,定痛。治疔瘡,發背,陰疽瘰疬,惡瘡,癥瘕癖積,臌脹,水腫,小兒疳積,慢性氣管炎。
①《四民月令》:"治惡瘡疽。"
②《別錄》:"療陰蝕,疽癘,惡瘡,猘犬傷瘡。"
③陶弘景:"人得溫病,斑出困者,生食一兩枚。""燒灰敷瘡。"
④《藥性論》:"殺疳蟲,治鼠漏惡瘡。燒灰敷一切有蟲惡癢滋胤瘡。"
⑤《本草拾遺》:"主溫病生斑者,取一枚,生搗絞取汁服之,亦燒末服;主狂犬咬發狂欲死,作膾食之,頻食數頓。"
⑥《日華子本草》:"破癥結,治疳氣,小兒面黃癖氣。"
⑦《本草蒙筌》:"治小兒洞瀉下痢,炙研水調吞之;療大人跌撲損傷,活搗泥爛罯上;風淫生癬,燒灰和豬脂敷;煨熟啖,殺疳蝕成癖。"
⑧《綱目》:"洽一切五疳八痢,腫毒,破傷風病,脫肛。"
⑨《本草正》:"消癖氣積聚,破堅癥腫脹。"
⑩《本草備要》:"發汗退熱,除濕殺蟲。"
⑾《醫林纂要》:"能散,能行,能滲,能軟,而銳于攻毒。主治癰疽疔毒,殺小兒疳積。剖其腹合腫毒上,三易則毒可消。"
⑿《本草再新》:"治瘡疽發背,小兒脾胃不和,肝旺火甚,動風驚厥。"
⒀《隨息居飲食譜》:"清熱殺蟲,消疳化毒,平驚散癖,行濕除黃。"
⒁《山東中草藥手冊》:"強心利尿,鎮痛。治水腫腹水。"
用法用量 外用:燒存性研末敖或熬膏攤貼。內服:煎湯,1只;或入丸、散,0.3~1錢。
復方 ①治一切瘡腫、癰疽、瘰疬等疾,經月不瘥,將作冷瘺:蟾蜍一枚(去頭用),石硫黃(別U研)、乳香(別研)。木香、桂(去粗皮)各半兩,露蜂房一枚(燒灰用)。上六味,搗羅為末,用清油一兩,調藥末,入瓷碗盛,于銚子內重湯熬,不住手攪,令成膏,絹上攤貼之。候清水出,更換新藥,瘡患甚者,厚攤藥貼之。(《圣濟總錄》蟾蜍膏)
②治發背腫毒未成者:活蟾一個,系放瘡上半日,蟾必昏憤,再易一個,如前法,其蟾必踉蹡;再易一個,其蟾如舊,則毒散矣。若勢重者,以活蟾一個,或二三個,破開連肚乘熱合瘡上,不久必臭不可聞,再易二三次即愈。(《醫林集要》)
③治早期瘰疽:蟾蜍,將其腹切開一厘米創口,不去內臟,放入少許紅糖。將患指伸入其腹內,經二小時后,可另換一只蟾蜍,共用十只左右可愈。治其他炎癥也有效。(廣西《中草藥新醫療法處方集》)
④治疔毒:蜘蜍一個,黑胡椒七粒,鮮姜一片,將上藥裝入蟾蜍腹內,再放砂鍋或瓦罐內,慢火燒焦研細末。每次五厘,日服二次。(《吉林中草藥》)
⑤治胸壁結核和淋巴結結核破潰成漏孔:癩蛤蟆一個,白胡椒三錢,硫黃二錢。先將胡椒、硫黃塞入蛤蟆腹內,后用黃泥包裹蛤蟆厚約一、二寸,火內煨透,取出去泥,研細末,香油調成糊狀,滅菌后,涂于無菌紗布條放入漏孔內,外蓋紗布,每二至四天換藥一次。(遼寧《中草藥新醫療法資料選編》)
⑥治氣臌:大蝦蟆一個,砂仁不拘多少。為末,將砂仁裝入蟆內令滿,縫口,用泥周身封固,炭火煅紅,候冷,將蟆研末,作三服,陳皮湯送下。(《絳囊撮要》蟾砂散)
⑦治腹中冷癖,水谷陰結,心下停痰,兩脅痞滿,按之鳴轉,逆害飲食:大蟾蜍一枚(去皮及腹中物,支解之),芒硝(大人一升,中人七合,瘦弱人五合)。以水六升,煮取四升,一服一升,一服后,未得下,更一升;得下則九日十日一作。(《補缺肘后方》)
⑧治破傷風:蝦蟆二兩半,切爛如泥,入花椒一兩,同酒炒熱,再入酒二盞半溫熱,去渣服之,通身汗出效。(《奇效良方》)
⑨治五疳八痢,面黃肌瘦,好食泥土,不思乳食:大干蟾蜍一枚(燒存性),皂角(去皮、弦,燒存性)一錢,蛤粉(水飛)三錢,麝香一錢。為束,糊丸粟米大。每空心米飲下三、四十丸,日二服。(《全嬰方論》五疳保童丸)
⑩治小兒疳瘦成癖幾危者:蟾蜍去頭皮臟腑,以桑葉包裹,外加厚紙再裹,火內煨熟,口啖二支,十余日愈。若口渴,咽梨汁解之。(《本草蒙筌》)
⑾治大腸痔疾:蟾蜍一個,以磚砌四方,安于內,泥住,火煅存性,為末;以豬廣腸一截,扎定兩頭,煮熟切碎,蘸蟾末食之,如此三、四次。(《綱目》)
⑿治小兒走馬疳,牙斵臭爛,侵蝕唇鼻,亦治身上肥瘡:蚵蛾(黃紙裹,煨焦)、黃連各末一兩,青黛一錢。為末,入麝香少許研和。先以甘草湯洗去皮,令血出涂之。瘡干好麻油調,濕則干用。(《全嬰方論》田酥散)
⒀治癬:干蟾蜍燒灰,以豬脂和涂之。(《僧深集方》)
⒁治舌口生瘡:膽礬一分,干蟾一分(炙)。上研為末,每取小豆大摻在瘡上,良久,用新汲水五升漱,水盡為度。(《圣惠方》蟾礬散)
各家論述 ①《綱目》:"蟾蜍入陽明經,退虛熱,行濕氣,殺蟲匿,而為疳病、癰疽、諸瘡要藥也,《別錄》云,治猘犬傷,《肘后》亦有方法。按沈約《宋書》云,張收為猘犬所傷,人云宜啖蝦蟆膾,食之遂愈,此亦治癰疽、疔腫之意。大抵是物能攻毒拔毒耳。古今諸方所用蝦蟆,不甚分別,多是蟾蜍,讀者當審用之,不可因名迷實也。"
②《本草經疏》:"蝦蟆、蟾蜍,本是二物,經云一名蟾蜍者,蓋古人通稱蟾為蝦蟆耳。經文雖名蝦蟆,其用實則蟾蜍也。今世所用者皆蟾蜍,而非蝦蟆,其功益可見矣。味辛氣寒,毒在眉棱皮汁中。其主癰腫、陰瘡、陰蝕、疽癘、惡瘡、猘犬傷瘡者,皆熱毒氣傷肌肉也。辛寒能散熱解毒,其性急速,以毒攻毒,則毒易解,毒解,則肌肉和,諸證去矣。凡瘟疫邪氣,得汗則解。其味大辛,性善發汗,辛主散毒,寒主除熱,故能使邪氣散而不留,邪去則胃氣安而熱病退矣。破癥、堅血者,亦以其辛寒能散血熱壅滯也。近世治小兒疳疾多用,以其走陽明而能消積滯也。"
臨床應用 ①治療白喉
每次取活蟾蜍約170克,明礬約33克,同放在石臼內舂爛,用紗布包裹成長方形(5×10厘米),置于患者前頸,繃帶固定。當時患者即有清涼舒適感,約經4~5小時咽喉部分泌物減少。重癥患者4~6小時更換1次,輕癥6~10小時更換1次,經20小時后即感咽喉部濕潤舒適,吞咽便利。一般重癥更換5~6次,輕癥3~4次即可見癥狀減輕或痊愈。治療13例白喉患者,咽涂片找到白喉桿菌者9例。治后退熱時間為18~50小時,局部癥狀消失時間為14~52小時。所治病例未有氣管切開及其他并發癥者。
②治療慢性氣管炎
㈠取活蟾蜍去頭、皮和內臟,焙干研末;另以豬膽汁濃縮液與面粉等量混和,低溫炒松研末。按7:3的比例將蟾蜍粉與豬膽面粉混和均勻,裝入膠囊。每次5分,每日3次,飯后送服。10天為一療程,共二個療程。觀察372例,病型以單純型為主,中醫分型以虛寒型占多數。服藥后止咳、祛痰、平喘的有效率達80%以上。一般在3天內開始見效。據重點病例飄察,治療前白細胞增高、肺部有干濕性羅音者,治療后白細胞恢復正常,肺部體征明顯改善。㈡用冬眠期蟾蜍1只,白礬3錢,大棗1枚。將白礬、大棗塞入蟾蜍口內,陰干焙黃,研細末,用水泛丸,如綠豆大,以代赭石末為衣,或將藥末裝入膠囊,每粒(或膠囊)0.5克,成人每日3~6克,1次或分次用溫開水送服,連服30天。共治2364例,近期控制361例(15.3%),顯效651例(27.5%),好轉908例(38.4%),無效444例(18.8%)。總有效率為81.2%。冬春季服藥的療效較夏季明顯,單純型與喘息型兩者無顯著差異。
③治療炭疽病
用干蟾蜍1只,加水300毫升,煎至253毫升,冷卻后頓服;或以活蟾蜍1只,去凈內臟,搗成糜狀,開水沖服;或用蟾蜍1只去內臟洗凈,配合白菊花5兩,水煎當茶喝,或將蟾蜍、白菊花藥渣外敷皮膚炭疽潰瘍處。亦可配合金黃散(成藥),水調,經常涂抹水腫處。上述內服外敷法治療皮膚炭疽26例,肺炭疽3例,腸炭疽1例;其中有全身中毒癥狀者18例,涂片查炭疽桿菌陽性者14例,均獲痊愈。
④治療惡性腫瘤
將活蟾蜍曬干后烤酥研細末,過篩,和面粉糊做成黃豆粒大的小丸。面粉與蟾蜍粉之比為1:3。每100丸用雄黃5分為衣。成人每次5~7丸,日服3次,飯后開水送下。過量時可有惡心、頭暈感。經治22例胃癌、膀胱癌、肝癌患者,病情皆有好轉。
⑤治療腹水
取新鮮活蟾蜍殺死(內臟不去)后置瓦上烘干,研成細末,貯于密閉瓶內備用。成人每日口服1次,每次2克,體弱婦幼酌減,10次一療程,一般可進行二個療程,如無效不必續服。治程中如血壓逐步下降,亦應考慮停藥。治療期間每日食鹽不超過2克。共治血吸蟲病腹水6例,其中4例治后腹水減少,大大縮短了脾臟切除手術前的準備時間,手術后均無并發癥;另2例治后腹水亦有好轉。用藥后除血壓均有不同程度下降外,體溫、脈搏等未見變化。本法對血壓過低(收縮壓在90毫米汞柱以下)及肝腎功能過差的患者不宜使用。另有用砂仁7粒塞入蛤蟆(青蛙也可)嘴里(活蛤蟆須將嘴縫上以免砂仁吐出),然后用黃泥將蛤蟆裹好,置火上烤干后去掉黃泥,將蛤蟆研成細粉。每日服1個蛤蟆,分2次用黃酒20毫升沖服,7天為一療程,一般服一療程即可。治療腎炎腹水10例,9例有顯著療效,其中2例腎功能有所改善。一般用藥后第2天尿量即增加,服至7天腹水即基本消失。
⑥治療麻風
蟾蜍與蒼耳草配合服用,據31例觀察,似具有一定療效。
摘錄 《中藥大辭典》

《中華本草》蟾蜍

拼音 Chán Chú
英文名 Dried Toad
別名 蟾諸、去甫;蟾、癩蝦蟆、石蚌、癩蛤蟆、癩格寶、癩巴子、癩蛤蚆、蚧蛤蟆、蚧巴子
出處 出自《名醫別錄》。
1. 陶弘景:此(蟾蜍)是腹大、皮上多痱磊者,其皮汁甚有毒,犬嚙之,口皆腫。
2. 《本草拾逝》:蝦蟆、蟾蜍,二物各別,陶(弘景)將蟾蜍功狀注蝦蟆條中,遂使混然,采取無別。今藥家所賣,亦以蟾蜍當蝦蟆。且蝦蟆背有黑點,身小,能跳接百蟲,解作呷呷聲,在陂澤間,舉動極急;蟾蜍身大,背黑,無點,多痱磊,不能跳,不能作聲,行動遲緩,在人家濕處。《本經》蝦蟆一名蟾蜍,誤矣。
來源 藥材基源:為蟾蜍科動物中華大蟾蜍或黑眶蟾蜍的全體。
拉丁植物動物礦物名:1.Bufo bufo gargarizans Cantor2.Bufo melanostictus Schneider
采收和儲藏:夏、秋季捕捉。捕得后,先采去蟾酥,然后將蟾蜍殺死,直接曬干。
原形態 1.中華大蟾蜍,體長一般在10cm以上,體粗壯,頭寬大于頭長,吻端圓,吻棱顯著;鼻孔近吻端;眼間距大于鼻間;鼓膜明顯,無犁骨齒,上下頜亦無齒。前技長而粗壯,指、趾略扁,指側微有緣膜而無蹼,指長順序3、1、4、2,指關節下瘤多成對,常突2,外側者大。后肢粗壯而短,脛跗關節前達肩部,左右跟部不相遇,趾側有緣膜,蹼常發達,內跖變形長而大,外跖突小而圓。皮膚極粗糙,頭頂部較平滑,兩側有大而長的耳后膜,其余部分滿布大小不等的圓開瘰疣,排列較規則的為頭的之瘰疣,斜行排列幾與耳后腺平行。此外,沿體側之瘰疣排列亦較規則,脛部之瘰疣更大,個別標本有不明顯這跗褶,腹面皮膚不光滑,有小疣。顏色亦異頗大,生殖季節雄性背面多為黑綠色,體側有淺色的斑紋;雌性背面色較淺,瘰疣乳黃色,有時自眼后沿體側有斜行之黑色縱斑,腹面乳黃色,有棕色或黑色細花紋。雄性個體較小,內側三指有黑色婚墊,無聲囊。
2.黑眶蟾蜍,體長7-10cm,雄性略小;頭高,頭寬大于頭長;吻端圓,吻棱明顯,鼻孔近吻端,眼間距大于鼻間距,鼓膜大,無犁骨齒,上下頜均無齒,舌后端無缺刻。頭部沿吻棱、眼眶上緣、鼓膜前緣及上下頜緣有十分明顯的黑色骨質棱或黑色線。頭頂部顯然下凹,皮膚與頭骨緊密相連。前肢細長;指、趾略扁,末端色黑;指長序為3、1、4、2;指關節下瘤多成對外常突大,內側者略小,均為棕色,后肢短,脛跗關節前達肩后方,左右跟部不相遇;足短于脛;趾側有緣膜,相連成半蹼,關節下瘤不明顯;內跖突略大于外跖突。皮膚極粗糙,除頭頂部無疣外,其余布滿大小不等之圓形疣粒,疣粒上有黑點或刺;頭兩側為長圓形之耳腺;近脊中線由頭后至臀部有2縱行排列較規則的大疣粒。體大的黑眶蟾蜍腹面滿布小棘。生活時體色變異較大,一般為黃棕色略具棕紅色斑紋。雄性第1、2指基部內側有黑色婚墊,有單咽下內聲囊。
生境分部 生態環境:1.生活在泥土中或棲居在石下或草間,夜出覓食。
2.棲息于潮濕草叢,夜間或雨后常見。捕食多種有害昆蟲和其他小動物。
資源分布:1.分布于東北、華北、華東、華中及陜西、甘肅、青海、四川、貴州等地。
2.分布于浙江、江西、福建、臺灣、湖南、廣東、廣西、四川、貴州、云南等地。
栽培 生活習性,喜陷蔽于泥穴、潮濕石下、草叢內、水溝邊。皮膚易失水分,故白天多潛伏陷蔽,夜晚及黃昏出來活動。成年蟾蜍多集群在水底泥沙內或陸地潮濕土壤下越冬。停止進食,以體內貯布在肝糖來維持最低的新陳代謝,到翌年氣溫回升到10-20℃時,才結束冬眠。夜間捕食、活動,以甲蟲,蛾類,蝸牛,蠅蛆等為食。人工飼養繁殖比其他蛙類容易。
繁殖技術,蟾蜍種源可從野外捕獲,也可以撈取卵塊或蜊蚪進行飼養。每年春末夏初,5-8月份為蟾蜍的產卵季節。在氣溫升至6-8℃時,蟾蜍即開始雌雄抱對,人工養殖時雌雄比例比3:1為宜,受精率可達90%以上。溫度在16℃時便可產卵。每次產卵量大約在5000枚左右。一般呈雙行排列在管狀膠質帶內,卵帶可長達幾米,纏繞在水生植物上。人工孵化時水溫應控制在10-30℃之間,以℃為宜。并隨時注意調節水溫。苦遇寒流或暴雨天氣,可用塑料薄膜覆蓋。經過3-4天即可孵化出小蝌蚪。小蝌蚪生活在水中常成群向一個方向游動。
飼養管理,建立蟾蜍飼養場要靠近水源,四周有草,可利用池塘、水溝或田埂作為飼養池。場地四周應筑圍墻,墻內留有草坪、菜地,以供蟾蜍棲息及活動。池中有水草生長,稀必適宜。另外,在棉田和稻田中也可以散養。
蟾蜍的蝌蚪在孵出2-3天內開始吃食,先以卵膜為食,以后吃一些植物碎屑、水中的微生物和浮游生物。蝌蚪的食物有腐殖質、豬牛糞、糠麩、蔬菜、嫩草、魚類及畜禽類、生熟廢棄物等。蝌蚪變態成幼蛙后,即以活餌為食。可以培養蚯蚓、蠅蛆等各種昆蟲,也可以用誘蟲燈誘引各種昆蟲。供蟾蜍食用。
蝌蚪池水深要保持在0.2-0.4m深,注意及時排水,水溫在16-28℃時為生長發育最適溫度,隨著蝌蚪的生長變大,要注意及時分池,一般經過2個月后開始變態幼蛙。幼蛙飼養要注意密度不宜過大,每1m2放養30-50只為宜。要防止逃失和天敵侵害。在陽光強烈時,可以噴灑水以防皮膚干燥。在秋末即要為蟾蜍準備好越冬場所,可以在飼養池的角落處堆放干草使其越冬,北方寒冷可另建越冬溫室或越冬深水池,池水應比冰凍層大1倍為宜。
性狀 性狀鑒別,全體拘攣抽皺縱向有棱角,四足伸縮不一,表面灰綠色或綠棕色。除去內臟的腹腔內面為灰黃色,可見到骨骼及皮膜。氣微腥,味辛。以個大、身干、完整者為佳。
化學成分 花背蟾蜍(Bufo vaddei strauch)耳后腺分泌物含膽甾醇(cholesterol),南美蟾毒精(marinobufagin),日本蟾毒它靈(gamabufotalin),遠華蟾毒精(telocinobufagin),沙蟾毒精(arenobufagin)。
耳腺分泌物中的揮發性成分含壬酸(nonanoic acid),癸酸(decanoic acid),少量正十八烷,正十九烷,正三十烷,二十一烷,十八碳二烯酸。
藥理作用 1.蟾蜍制劑可增強心肌收縮力,增加心搏出量,減低心率并消除水腫與呼吸困難,類洋地黃樣作用。
2.升壓作用,本品繁榮昌盛壓作用迅速而平穩,維持時間長且能使腎、腦、冠脈血流量增加,優于腎上腺素縮血管藥。
3.局麻作用,用豚鼠角膜進行試驗,眼內滴入等量藥物后,每隔5min刺激6次,共30min,統計30min內刺激角膜不發生反應的次數,以無反應的百分率作用為局麻過程指標,發現其局麻作用大部分比可卡因強。
4.抗腫瘤作用,蟾蜍制劑具有增高小鼠脾臟溶血空斑形成細胞(PEC)活性率,促進巨噬細胞功能及增高清溶菌酶濃度等作用,另外蟾蜍對免疫系統及循環系統等方面也有作用。
炮制 蟾蜍:刷去灰屑泥土,剪去頭爪,切成方塊。炙干蟾:將鐵砂倒人鍋內燒熱,取切好的干蟾放人拌炒,至微焦發泡時取出,篩去鐵砂,放冷。民間有以活蟾蜍,用黃泥徐裹,放火灰中煨存性后,研細人藥者。
1.《蜀本草》:《圖經》云,取日干及火干之。一法到去皮爪,酒浸一宿,又用黃精自然汁浸一宿,涂酥炙干用之。
2.《綱目》:今人皆風干,黃泥固濟,煅存性用之。
3.《得配本草》:陰干,酒浸三日,焙干用。
性味 味辛;性涼;有毒
歸經 心;肝;脾;肺經
功能主治 解毒散結;消積利水;殺蟲消疳。主痢疽;疔瘡;發背;瘰疬;惡瘡;癥瘕癖積;膨脹;水腫;小兒疳積;破傷風;慢性咳喘
用法用量 外用:適量,燒存性研末敷或調涂;或活蟾蜍搗敷。內服:煎湯,1只;或入丸、散,1-3g。
注意 《廣西藥用動物》:“表熱、虛脫的人忌用。”
復方 ①治一切瘡腫、癰疽、瘰疬等疾,經月不瘥,將作冷瘺:蟾蜍一枚(去頭用),石硫黃(別研)、乳香(別研)、木香、接(去粗皮)各半兩,露蜂房一枚(燒灰用)。上六味,搗羅為末,用清油一兩,調藥末,入瓷碗盛,于桃子內重湯熬,不住手攪,令成膏,絹上攤貼之。候清水出,更換新藥,瘡患甚者,厚攤藥貼之。(《圣濟總錄》蟾蜍膏)②治發背腫毒未成者:活蟾一個,系放瘡上半日,蟾必昏債,再易一個,如前法,其蟾必跟將;再易一個,其蟾如舊,則毒散矣。若勢重者,以活贍一個,或二三個,被開連肚乘熱臺瘡上,不久必臭不可聞,再易二三次即愈。(《醫林集要》)③治早期瘭疽:蟾蜍,將其腹切開一厘米創口,不去內臟,放入少許紅糖。將患指伸入其腹內,經二小時后,可另換一只蟾蜍,共用十只左右可愈。治其他炎癥也有效。(廣西名中草藥新醫療法處方集》)④治療毒:蟾蜍一個,黑胡椒七粒,鮮姜一片。將上藥裝八蟾蜍腹內,再放砂鍋或瓦罐內,慢火燒焦研細末。每次五厘,日服二次。(《吉林中草藥》)⑤治胸壁結核和淋巴結結核破潰成漏孔:癩蛤蟆一個,白胡椒三錢,硫黃二錢。先將胡椒、硫黃塞入蛤蟆腹內,后用黃泥包裹蛤蟆厚約一、二寸,火內煨透,取出去泥,研細末,香油調成糊狀,滅菌后,涂于無菌紗布條放入漏孔內,外蓋紗布,每二至四天換藥一次。(遼寧《中草藥新醫療法資料選編》)⑥治氣臌:大蟾蟆一個,砂仁不拘多少。為末,將砂仁裝人蟆內令滿,縫口,用泥用身封固,炭火煅紅,候冷,將蟆研末,作三服,陳皮湯送下。(《絳囊撮要》蟾砂散)⑦治腹中冷癖,水谷陰給,心下停痰,兩脅痞滿,按之鳴轉,逆害飲食:大蟾蜍一枚(去皮及腹中物,支解之),芒消(大人一升,中人七含,瘦弱人五含)。以水六升,煮取四開,一服一升,一服后,未得下,更一升;得下則九日十日一作。(《補缺肘后方》)⑧治破傷風:蝦蟆二兩半,切爛如泥,入花椒一兩,同酒炒熱,再入酒二盞半溫熱,去渣服之,通身汗出效。(《奇效良方》)⑨治五疳八痢,面黃肌瘦,好食泥土,不思乳食:大干蟾蜍一枚(燒存性),皂角(去皮、弦,燒存性)一錢,蛤粉(水飛)三錢,麝香一錢。為末,糊丸粟米大。每空心米飲下三、四十丸,日二服。(《全嬰方論》五府保童丸)⑩治小兒疳瘦成癖幾危者:蟾蜍去頭皮臟腑,以桑葉包裹,外加厚紙再裹,火內煨熟,口啖二支,十余日愈。若口混,咽梨汁解之。(《本草蒙筌》)11.治大腸痔疾:蟾蜍一個,以磚砌四方,安于內,泥住,火殿存性,為末;以豬廣腸一截,扎定兩頭,煮熟切碎,蘸蟾末食之,如此三、四次。(《綱目》)12.治小兒走馬疳,牙臭爛,侵蝕唇鼻,亦治身上肥瘡:蚵皮(黃紙裹,煨焦)、黃連各末一兩,青黛一錢。為末,入麝香少許研和。先以甘草湯統去皮,令血出涂之。瘡干好麻油調,濕則干用。(《全嬰萬論》蟾酥散)13.治癬:干蟾蜍燒灰,以豬脂和涂之。(《僧深集方》)14.治舌口生瘡:膽礬一分,干蟾一分(炙)。上研為末,每取小豆大摻在瘡上,良久,用新汲水五升漱,水盡為度。(《圣惠方》蟾礬散)
各家論述 1.《綱目》:蟾蜍入陽明經,退虛熱,行濕氣,殺蟲,為疳病、癰疽、諸瘡要藥也。《別錄》云,治制犬傷,《肘后》亦有方法。按沈約《宋書》云,張收為制犬所傷,人云宜啖蝦蟆膾,食之遂愈,此亦治癰疽、療腫之意。大抵是物能攻毒拔毒,古今諸方所用蝦蟆,不甚分別,多是蟾蜍,讀者當審用之,不可因名迷實也。
2.《本草經疏》:蝦蟆、蟾蜍,本是二物,《經》云一名蟾蜍者,蓋古人通稱蟾為蝦蟆耳。經文雖名蝦蟆,其用實則蟾蜍也。今世所用者皆蟾蜍,而非蝦蟆,其功益可見矣。昧辛氣寒,毒在眉棱皮汁中。其主癰腫、陰瘡、陰蝕、疽疬、惡瘡、制犬傷瘡者,皆熱毒氣傷肌肉也。宰寒能散熱解毒,其性急速,以毒攻毒,則毒易解,毒解,則肌肉和,諸證去矣。凡瘟疫邪氣,得汗則解。其味大辛,性善發汗,辛主散毒,寒主除熱,故能使邪氣散而不留,邪去則胃氣安而熱病退矣。破瘀、堅血者,亦以其辛寒能散血熱壅滯也。近世治小兒疳疾多用,以其走陽明而能消積滯也。
3.《四民月令》:治惡瘡疽。
4.《別錄》:療陰蝕,疽疬,惡瘡,制犬傷瘡。
5. 陶弘景:人得溫病,斑出困者,生食一兩枚。燒灰敷瘡。
6. 《藥性論》:殺疳蟲,治鼠漏惡瘡。燒灰敷一切有蟲惡癢滋胤瘡。
7.《本草拾遺》:主溫病生斑者,取一枚,生搗絞取汁服之,亦燒末服;主狂犬咬發狂欲死,作除食之,額食數頓。
8.《日華子本草》:破瘀結,治疳氣,小兒面黃癖氣。
9.《本草蒙筌》:治小兒洞瀉下痢,炙研水調吞之;療大人跌撲損傷,活搗泥爛敷上;風淫生癬,燒灰和豬脂敷;煨熟啖,殺腐蝕成癖。
10.《綱目》:治一切五疳八痢,腫毒,破傷風病,脫肛。
11.《本草正》:消癖氣積聚,破堅,消腫脹。
12.《本草備要》:發汗退熱,除濕殺蟲。
13.《醫林篡要》:能散,能行,能滲,而銳于攻毒,主治癰疽療毒,殺小兒疳積。別其腹合腫毒上,三易則毒可字消。
14.《本草再新》:治瘡疽發背,小兒脾胃不和,肝旺火甚,動風驚厥。
15.《隨懇居飲食譜》:清熱殺蟲,消痕化毒,平驚散癖,行濕除黃。
16.《山東中草藥手冊》:強心利尿,鎮痛。治水腫腹水。
臨床應用 1.治療白喉:每次取活蟾蜍約170g,明礬約33g,同放在石臼內舂爛,用紗布包裹成長方形(5×10cm),置于患者前頸,繃帶固定。當時患者即有清涼舒適感,約經4-5小購刀因喉部分泌物減少。重癥患者受4-6小時更換1次,輕癥6-10小時更換1次,經20小時后即感咽喉部濕潤舒適,吞咽便利。一般重癥更換5-6次,輕癥3-4生次即可見癥狀減輕或痊愈。治療13例白喉患者,咽涂片找到白喉桿菌者9例。治后退熱時間為18-50小時,局部癥狀消失時間為14-52小時。所治病例未有氣管切開及其他并發癥者。
2.治療慢性氣管炎:方一、取活蟾蜍去頭、皮和內臟,焙干研末;另以豬膽汁濃縮液與面粉等量混和,低溫炒松研末。按7:3的比例將蟾蜍粉與豬膽面粉混和均勻,裝入膠囊。每次5分,每日3次,飯后送服。10天為一療程,共二個療程。觀察372例,病型以單純型為主,中醫分型以虛寒型占多數。服藥后止咳、怯痰、平喘的有效率達80%以上。一般在3天內開始見效。據重點病例觀察,治療前白細胞增高、肺部有干濕性羅音者,治療后白細胞恢復正常,肺部體征明顯改善。
方二、用冬眠期蟾蜍1只,白礬3錢,大棗 l枚。將白礬、大棗塞入蟾蜍口內,陰干焙黃,研細末,用水泛丸,如綠豆大,以代赭石末為衣,或將藥末裝入膠囊,每粒(或膠囊)0.5g,成人每日3-6g,1次或分次用溫開水運服,連服30天。共治2364例,近期控制361例(15.3%), 顯效651例(27.5%),好轉908例(38.4%),無效444例(18.8%)。總有效率為81.2%。冬春季服藥的療效較夏季明顯,單純型與喘息型兩者無顯著差異。
3.治療炭疽病:用于蟾蜍1只,加水30ml,煎至200ml,冷卻后頓服;或以活蟾蜍1只,去凈內臟,搗成糜狀,開水沖服;或用蟾蜍1只去內臟洗凈,配合白菊花;兩,水煎當茶喝,或將蟾蜍、白菊花藥渣外敷皮膚炭疽潰瘍處。亦可配合金黃散(成藥)水調,經常涂抹水腫處。用上述內服外敷法治療皮膚炭疽26例,肺炭疽3例,腸炭疽1例;其中有全身中毒癥狀者18例,涂片查炭疽桿菌陽性者 14例,均獲痊愈。
4.治療惡性腫瘤;將活蟾蜍曬干后烤酥研細末,過篩,和面粉糊做成黃豆粒大的小丸。面粉與蟾蜍粉之比為1:3。每100丸用雄黃5分為衣。成人每次5-7九,口服3次,飯后開水送下。過量時可有惡心、頭暈感。經治22例胃癌、膀腕癌、肝癌患者,病情皆有好轉。
5.治療腹水:取新鮮活蟾蜍殺死(內臟不去)后置瓦上烘干,研成細末,貯于密閉瓶內備用。成人每日口服1次,每次2g,體弱婦幼酌減。10次一療程,一般可進行二個療程,如無效不必續服。治程中如血壓逐步下降,亦應考慮停藥。治療期間每日食欲不超過2g。共治血吸蟲病腹水6例,其中4例治后腹水減少,大大縮短了脾臟切除手術前的準備時間,手術后均無并發癥;另2例治質腹水亦有好轉。用藥后除血壓均有不同程度下降外,體溫、脈搏等未見變化。本法對血壓過低(收縮壓在90mm汞柱以下)及肝腎功能過差的患者不宜使用。另有用砂仁7粒塞入蛤蟆(青蛙也可)嘴里(活蛤蟆須將嘴縫上以免砂仁吐出),然后用黃泥將蛤蟆裹好,置火上烤干后去掉黃泥,將蛤蟆研成細粉。每日服l個蛤蟆,分2次用黃酒30ml沖服,7天為一療程,一般服一療程即可。治療腎炎腹水10例,9例有顯著療效,其中2例腎功能有所改善。一般用藥后第2天尿量即增加,服至7天腹水即基本消失。
6.治療麻風:蟾蜍與蒼耳草配合服用,據31例觀察,似具有一定療效。
7.蟾蜍中毒因服食蟾蜍引起中毒,文獻屢有報道。-般均于煮食后30-60分鐘發生中毒癥狀,主要表現有惡心、嘔吐、腹痛、腹瀉、頭昏、頭痛,甚或神志昏迷、面色蒼白、四肢厥冷、脈搏微弱、心律不整等,心電圖的表現酷似洋地黃中毒。蟾蜍的卵及其腮腺、皮膚腺的分泌物,含有多種毒性物質,其他部分是否有毒,尚不明了。燒煮并不能破壞或消除其毒性。曾有2例小兒,合食煮熟之蟾蜍一只后均發生嚴重中毒癥狀。其中1例5歲患幾經搶救脫險;另 l例 l歲半患兒搶救無效,于發病后7小時左右死亡。故一般認為蟾蜍不宜食用,如用作外敷藥,其毒素亦可能吸收入血而引起中毒,應加注意。
摘錄 《中華本草》

《本草綱目》蟲部 >> 蟾蜍

「釋名」促秋、秋施、菊促、苦龍、何皮、癩蛤蟆。
「氣味」蟾酥:甘、辛、溫、有毒。
「主治」
1、腹中冷癖(逆害飲食,兩脅痞滿,按之鳴轉)。用大蟾蜍一個,去皮腸,切成小塊,加硭硝(體強者一升,中等者七合體弱者五合),以水七升,煮成四升,一次服下,以得瀉為度。
2、小兒疳積(疳積腹大。黃瘦骨立,頭生瘡癤)。用立秋后大蟾蜍,去首、足腸,涂上清油,在瓦上炙熟吃下,有積穢排出。連吃五、六個,一月這后,形容改變,療效顯著。
3、五疳八痢(面黃肌瘦,好食泥土,不思乳食)。用大干蟾蜍一個(燒存性)、皂角(去皮弦)一錢(燒存性)、蛤粉(水飛)三錢、麝香一錢,共研為末,糊成丸子,如粟米大。每服三、四十丸,空心服,米湯送下。一天服二次,此方名“五疳保童丸”。
4、走馬牙疳,浸蝕口鼻。用干蟾蜍裹黃泥中煅過,取二錢產,加黃連二錢半、青黛殘、麝香少許,共研為末,敷患處。
5、小兒口瘡。蓐瘡。用夏季蟾蜍炙過,研為末,敷患處。
6、一切濕瘡。用蟾蜍燒灰,調豬油涂搽。
7、小兒癬瘡。治方同上。
8、附骨壞瘡(膿汁不斷,或骨從瘡孔中露出,久治不愈)。和大蟾蜍一個、亂頭發如雞蛋大一團、豬油四兩,煎枯,去渣,凝成膏藥,先以桑根皮、烏頭煎湯冼瘡,,再用干煅過的龍骨末,撒在瘡的四周,最后以膏藥敷上貼好。
9、腫毒初起。用大蟾蜍一個剁碎,和炒石灰一起,研如泥敷涂。頻頻換藥。
10、破傷風病。用蟾蜍二兩半(切剁如泥)、加花椒一兩,同酒炒熟,再加酒二兩半,溫服。不久,通身出汗,極效。
11、折傷接骨。用大蟾蜍生研如泥,敷涂傷處,外用竹片包好捆穩。
12、大腸痔疾。用蟾蜍一個,泥封固,火上煅存性,研為末;另取豬大一截,扎定兩頭,煮熟切碎,蘸蟾末吃下。如此幾次,痔瘡自落。
蟾酥:(蟾蜍的眉間白汁,按:即蟾蜍耳上腺及皮膚腺的分泌物)
1、拔取疔毒。用蟾酥調白面、黃丹用成丸子,如麥粒大,插入瘡中,同時以水和丸成膏貼瘡上。
2、疔瘡惡腫。用蟾酥一錢、巴豆四枚,搗爛,加飯做成丸子,如綠豆大。每服一丸,姜湯送下。地定會,以以蓄根、黃荊子研,酒半碗飲服促進藥力。四、五次后,可食粥補身體。
3、一切瘡毒。用蟾酥一錢、白面二錢、朱砂少許,加水調成丸子,如麥粒大。每用一丸,水送服。如瘡勢緊急,用蔥湯送服五、七錠亦可。汗出即愈。
4、喉痹乳蛾。用蟾枚、草烏尖末,皂角末等分,做成丸子,如小豆大。每研一丸點患處,極有效。
5、一切齒痛。用蟾枚少許點前處即止。
6、破傷風。用蟾酥二錢,水調成糊,加干蝎(酒炒)、天麻各半兩,共研為末,做成丸子,如綠豆在。每服一至二丸,豆淋酒送下。


《本草備要》鱗介魚蟲部 >> 蟾蜍

即癩蝦蟆
瀉,療疳,拔毒
蟾,土精而應月魄,辛涼微毒,入陽明胃。發汗退熱,除濕殺蟲,治瘡疽發背(未成者,用活蟾蜍系瘡上。半日,蟾必昏憒,置水中救其命。再易一個,三易則毒散矣。勢重者,剖蟾蜍合瘡上,不久必臭不可聞,如此二三易,其腫自愈),小兒勞瘦疳疾。
蟾酥,辛溫大毒。助陽氣,治疔腫發背,小兒疳疾腦疳(即蟾蜍眉間白汁,能爛人肌肉,惟疔疳或合他藥服一二厘,取其以毒攻毒。腦疳乳和滴鼻中。外科多用之。蟾蜍肪涂玉,刻之如蠟。肪音方,脂也)。


《本草蒙筌》蟲魚部 >> 蟾蜍

(俗稱癩蝦蟆) 味辛,氣涼。屬土與水。微毒。狀同蝦蟆,形獨胖大。(又呼石蚌。)
背多痱磊黑癩,腹有八字丹書。不解聲鳴,不能跳躍。行極遲緩,得此才真。卑濕處生,陰雨時出。五月五日,收取陰干。東行者良,炮制過用。治小兒洞瀉下痢,炙研水調吞之;療大人跌撲損傷,活搗泥爛 上。風淫生癬,燒灰和豬脂敷;瘟疫發斑,取汁攙井水服。煨熟啖殺疳蝕成癖,(小兒疳瘦成癖幾危者,取蟾蜍去頭皮臟腑,以桑葉包裹,外加濃紙再裹,火內煨熟,日啖二只,十余日全愈。若口渴咽梨汁解之。)作膾食驅犬咬發狂。一切鼠 惡瘡,末敷亦自消釋。涂玉軟滑易截,(如肪得不多,取肥者銼,煎膏涂之,刻石如蠟。凡玉器奇巧者,固難琢工多,非此肪及昆吾刀不能刻也。)點眼明澈勝常。取狀如檳榔,敷諸瘡毒亦驗。(蟾食百蟲,故亦殺諸毒也。)眉間白汁,乃名蟾酥。刺取之時,先防射目。(沾之即瞎。)針穿桑葉遮隔,連刺憑射葉間。拌豆粉曬干,為外科要藥。攙膏和散,去毒如神。
一種蝦蟆,腹大身小。背有黑點,呷呷聲鳴。跳接百蟲,舉動極急。與蟾蜍自別,故名立亦殊。《本經》云∶蝦蟆一名蟾蜍,誤矣。主邪氣破堅血可用,解結熱貼癰腫當求。
仍有數名,亦各品類。形純青嘴尖者名(音蛙,)殺癆蟲尸疰;背拖黃腹細者名金線蛙,退時疫瘟黃。(病患面赤項頸大者名蝦蟆瘟,服此極效,曾活數人。)并搗汁水調,須空腹頓飲。長肱背綠者名石鴨,大腹脊青者名水雞。二煮烹之,味最爽口。浙東閩蜀,俱為珍饈。
疳瘦能調,虛損亦補。尤宜產婦,女科當知。 又蝌蚪子,系蝦蟆子。初曳腸水,除草上如索繳纏;漸見點日,逐黑深似豆磊粒。春來水暖,鳴以聒之,乃謂聒其子也。書云∶鱉影抱蝦蟆,聲抱者是焉。始出色黑頭圓,有尾無足;稍大足生尾脫,聚伙成群。俗呼蝦蟆粘,亦入方藥用。子正黑多取,合桑椹染須,永不皓白;(詳載桑根白皮條中。)形已成爛搗,為火瘡敷藥,絕無瘢痕。其得之,亦主明目。


《馮氏錦囊秘錄》蟲魚部 >> 蟾蜍

蛤蟆、蟾蜍,本是二物。《經》云∶一名蟾蜍者,蓋古人通稱蟾為蛤蟆耳。經文雖名蛤蟆,其用實則蟾蜍也。蛤蟆,稟土金之精氣,上應月魄,性亦靈異,味辛氣寒,其大毒在眉棱皮汁中,是即酥也。主癰腫陰瘡,陰蝕疽 。惡瘡, 犬傷瘡者,蓋以諸熱毒瓦斯,留害肌肉,得此辛寒散熱解毒,且其性急,速以毒攻毒則毒易解肌肉,和諸癥去矣。凡瘟疫邪氣,得汗則解,其味大辛,性善發汗,辛主散毒,寒主除熱,故能使邪氣散而不留,胃氣安而熱病退矣。破瘀堅血者,亦以其辛寒,能散血熱壅滯也。總能發散一切風火相郁,大熱壅腫,為拔疔散毒之神藥。但性有毒不宜多用,入發汗散毒藥中,服者不過三厘而已,并慎勿單使,必與牛黃、明礬、乳香、沒藥之類,同用乃可,況劑甚小不能為害。若外治惟有神效,無所慮也,但瘡已潰,欲生肌長肉之際,得之作痛異常,不可不知。昔人固齒痛,以酥擦牙,誤吞入腹,頭目俱脹大而斃。凡犬齒之則口皆腫,其毒可知也。慎勿單服多服,至于小兒疳積,所用乃系干蟾,非眉酥也,所以必去頭足,并腸垢羊酥炙黃,同藥用之,取其能走陽明,而消積去滯,殺蠱除熱,非仗酥毒之力也。其肪涂玉則刻之如蠟,故云能合玉石也。附骨攘瘡,久不瘥,膿汁不己,或骨從瘡孔中出,用大蛤蟆一個,亂發一雞子大,豬油四兩,入二物煎枯,去滓待凝如膏,先以桑根皮烏頭煎湯,洗拭干 龍骨末,擦四邊,以前膏貼之,發背腫毒。初起勢重者,以活蟾一個,破開連肚乘熱,合瘡上不久必臭不可聞,再易三四次即愈。治風犬傷用蟾蜍后足,搗爛水調服之。先于頂心,拔去血發三兩根。則小便內見沫也。治疔丸,同朱砂、冰片、牛黃、明礬、白僵蠶。麝香、黃蠟溶化,作丸麻子大,用蔥頭白酒吞下,取汗不過二三小丸,拔取疔黃,蟾酥以面丸梧子大,每用一丸,安舌下即黃出也。拔取疔毒。蟾酥以白面黃丹搜作劑,每丸麥粒大。挑破納入,仍以水澄膏貼之。一切瘡毒,蟾蜍一錢,白面二錢,朱砂少許,井水調成小錠子如麥大,每用一錠,蔥湯服汗出即愈。如瘡勢緊急,用三四錠。凡癰疽發背,無名腫毒初起者,急取蟾蜍三五分,廣膠一塊,米醋一二碗,入銚內,火化開,用筆蘸,乘熱令人不住手周圍潤之,以散為度。
蟾似蛤蟆,形獨胖大,行極緩遲,治小兒洞瀉下痢,炙研水服;大人跌撲損傷,活搗爛 。風淫生癬,燒灰和豬脂,敷瘟疫發斑,取汁摻井水服。煨熟啖,殺疳蝕成癖,作膾食,驅犬咬發狂,一切鼠 惡瘡,未敷自能消解。眉間白汁,乃名蟾酥,摻膏和散,去毒如神,發背疔疽,五疳羸弱,立止牙痛,善助房術,外科有奪命之功,然輕用爛人肌肉。一種蛤蟆腹大身小,舉動極急,吞接百蟲,主邪氣破堅血,解結熱,貼癰腫,理疳積。又種水雞,味最爽口,疳瘦能調,虛損亦補,尤宜瘥婦,女科當知。又蜊蚪子,系蛤蟆子,合桑椹染須,永不皓白,搗爛為火瘡敷藥,絕無瘢痕。
主治(痘疹合參) 蟾酥,治痘解毒。發毒點疔,拔毒之圣藥。


《本經逢原》蟲部 >> 蟾蜍

皮辛涼微毒,肉甘平無毒。捕取風干泥固, 存性用,其目赤嘴赤者有毒。一種色青而生陂澤中者曰蛙,與此不同。
發明 蟾蜍,土之精也,習土遁者賴之,其形大而背多痱磊者是。土性濃重,其行極遲,土生萬物,亦能化萬物之毒。故取以殺疳積,治鼠 陰蝕疽癘,燒灰敷惡瘡并效。弘景治溫病發 困篤,用以去腸,生搗一二枚,啜其汁無不瘥者。治 犬傷,先于頂心拔去血發三四莖,即以蟾蜍一二枚搗汁生食,小便內見沫其毒即解。又破傷風用二枚,生切如泥,入椒一兩,同酒炒熱,入酒二盞乘熱飲之,少頃通身汗出而愈。發背疔腫初起,以活蟾一只系定放腫上半日,蟾必昏憒,即放水中以救其命。再換一只如前,蟾必踉蹌。再易一只,其蟾如舊,則毒散矣。其金蟾丸治腫脹腹滿,并治小兒疳勞,腹大脛細,方用大蟾一只,以砂仁入腹令滿,鹽泥固濟, 存性,黑糖調服一二錢匕,下盡青黃積糞即愈。未盡,過二三日再服,以腹減熱除為度。若糞便不能濺注而淋漓不前者,此元氣告匱,不可救也。


《本草從新》化生類卵生類等 >> 蟾蜍

一名癩蝦蟆.瀉、療疳拔毒.
蟾土精而應月魄.辛涼微毒.入陽明胃.退虛熱.行濕氣.殺蟲 .治瘡疽發背.(未成者、用活蟾蜍系瘡上半日、蟾必昏憒、置水中、救其命、再易一個、三易則毒散矣、勢重者、剖蟾蜍合瘡上、不久必臭不可聞、如此二三易、其腫自愈.)小兒勞瘦疳疾.蟾酥、辛溫有毒.治發背疔腫.小兒疳疾腦疳.(即蟾蜍眉間白汁、能爛人肌肉、惟疔毒或服二三厘、取其以毒攻毒、外科多用之、蟾蜍肪涂玉、刻之如蠟.)頭、功同蟾蜍.


《得配本草》蟲部(濕生類八種) >> 蟾蜍

辛,涼。微毒。入足陽明經。散熱解毒。行濕氣,殺蟲 ,除疳病,消堅積。取汁,和井水,治溫疫發斑。犬咬鼠,末可敷。洞瀉下痢,炙研水服。跌撲損傷,活搗爛罨。疳蝕成癖,作膾食。和豬脂燒,敷風淫生癬。
陰干,酒浸三日,焙干用。形大背多磊,行遲不跳不鳴者,為蟾蜍。若小而能跳,舉動極急者,名蝦蟆,不入藥。
蟾酥
辛,熱,有毒。疔瘡發背,外用能拔,內用能攻。配朱砂、白面,成錠,蔥湯下,治惡瘡。(汗出即愈。)配朱砂、麝香、人乳,滴鼻中,治腦疳;配廣膠、米醋,溶化圍腫毒。
(以散為度。)疔毒甚者,合他藥服二三厘,取以毒攻毒也。瘡毒已潰,欲生肌肉,用之作痛異常。誤服,頭目張大而死。
酥能爛人肌肉,不可輕用。蟾酥入目則腫盲,用紫草汁洗點即消。
蟾肝
專治蛇螫人牙入肉中,痛不可忍,敷之立出。
蟾膽
汁點舌,療小兒臍風失音。


《本草分經》足陽明胃 >> 蟾蜍

辛涼微毒,入胃,退虛熱行濕氣,治蟲 癰疽療疳。蟾酥辛溫有毒,治疔毒諸疳,能爛人肌肉。


《本草擇要綱目》蟾蜍

(凡蟾目赤腹無八字者不可用.)
【氣味】
辛涼微毒.
【主治】
蓋蟾蜍土之精也.上應月魄而性靈異.穴土食蟲.又伏山精制蜈蚣.故能入陽明經.退虛熱.行濕氣.殺蟲 .而為疳病癰疽諸瘡要藥也.大抵此物能攻毒拔毒.錢氏治小兒疳瀉痼熱如圣丸.用之為君妙甚.


《本草撮要》蟲魚鱗介部 >> 蟾蜍

味辛涼微毒.入足陽明經.功專退虛熱.行濕氣.殺蟲 .瘡疽發背未成者.用系瘡上半日.再易一個.三易則毒散.重者剖之合瘡上.三易必愈.治單腹鼓脹.以蟾蜍一個.用砂仁填滿腹中.外用鹽水拌黃土泥.濃涂遍身.文火煨透.再去泥.陰陽瓦上炙炭存性研細.每用一錢.陳皮湯下.三四服即愈.蟾酥辛溫有毒.治發背疔腫.小兒疳疾腦疳.一名蝦蟆.


《藥性切用》蟲部(化生 卵生 濕生) >> 蟾蜍

一名癩蝦蟆。性味辛涼,瀉熱解毒,治疳積殺蟲。蟾酥∶即眉間白汁,辛溫有毒,攻拔疔。


《藥籠小品》蟾蜍

微毒。
入胃退虛熱,行濕氣。
治小兒勞瘦疳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