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藥材 > 地黃

地黃

《中國藥典》地黃

拼音 Dì Huánɡ
英文名 RADIX REHMANNIAE
別名 地黃、野地黃、酒壺花、山煙根
來源 本品為玄參科植物地黃Rehmannia glutinosa Libosch. 的新鮮或干燥塊根。秋季采挖,除去蘆頭、須根及泥沙,鮮用;或將地黃緩緩烘焙至約八成干。前者習稱“鮮地黃”,后者習稱“生地黃”。
性狀 鮮地黃:呈紡錘形或條狀,長8~24cm,直徑2~9cm。外皮薄,表面淺紅黃色,具彎曲的縱皺紋、芽痕、橫長皮孔及不規則疤痕。肉質,易斷,斷面皮部淡黃白色,可見橘紅色油點,木部黃白色,導管呈放射狀排列。氣微,味微甜、微苦。
生地黃:多呈不規則的團塊狀或長圓形,中間膨大,兩端稍細,有的細小,長條狀,稍扁而扭曲,長6~12cm,直徑3~6cm。表面棕黑色或棕灰色,極皺縮,具不規則的橫曲紋。體重,質較軟而韌,不易折斷,斷面棕黑色或烏黑色,有光澤,具黏性。無臭,味微甜。
鑒別 (1)本品橫切面:木栓細胞數列。皮層薄壁細胞排列疏松;散有較多分泌細胞,含橘黃色油滴;偶有石細胞。韌皮部較寬,分泌細胞較少。形成層成環。木質部射線寬廣;導管稀疏,排列成放射狀。生地黃粉末深棕色。木栓細胞淡棕色,斷面觀類長方形,排列整齊。薄壁細胞類圓形,內含類圓形細胞核。分泌細胞形狀與一般薄壁細胞相似,內含橙黃色或橙紅色油滴狀物。具緣紋孔及網紋導管直徑約至92μm。
(2)取本品粉末2g,加甲醇20ml,加熱回流1 小時,放冷,濾過,濾液回收甲醇至5ml,作為供試品溶液。另取梓醇對照品加甲醇制成每1ml含0.5mg的溶液,作為對照品溶液。照薄層色譜法(附錄Ⅵ B)試驗,吸取上述兩種溶液各5μl,分別點于同一硅膠G薄層板上,以氯仿-甲醇-水(14:6:1)為展開劑,展開,取出,晾干,噴以茴香醛試液,105℃ 加熱至斑點顯色清晰。供試品色譜中,在與對照品色譜相應的位置上,顯相同顏色的斑點。
性味 鮮地黃:甘、苦,寒。
生地黃:甘,寒。
歸經 歸心、肝、腎經。
功能主治 鮮地黃:清熱生津,涼血,止血。用于熱病傷陰,舌絳煩渴,發斑發疹,吐血,衄血,咽喉腫痛。
生地黃:清熱涼血,養陰,生津。用于熱病舌絳煩渴,陰虛內熱,骨蒸勞熱,內熱消渴,吐血,衄血,發斑發疹。
用法用量 鮮地黃:12~30g。生地黃:9~15g。
貯藏 鮮地黃埋在砂土中,防凍;生地黃置通風干燥處,防霉、防蛀。
摘錄 《中國藥典》

《本草綱目》草部(二) >> 地黃

「釋名」亦名(音戶)、芑(音起)、地髓。
「氣味」(生地黃)甘、寒、無毒。(熟地黃)甘、微苦、微溫、無毒。
「主治」
1、吐血唾血,補虛、除熱,去癰癤。用生地黃不拘多少,三搗三壓,取全部液汁,裝瓦器中,蓋嚴,在熱水中熬濃,去渣再煎成糖稀狀,做成丸子,如彈子大。每服一丸,溫酒送下。一天服二次。此方名“地黃煎”。
2、利血生精。用地黃(切)二合,與米同煮,熟后以酥二合、蜜一合同炒香放入,再煮熟食下。此方名“地黃粥”。
3、明目補腎。用生、熟地黃各二兩,川椒紅一兩,共研為末,加蜜和成丸子,如梧子大。每服三十丸,空心服,鹽湯送下。
4、虛損(或大病后,或積勞后,四休沉滯,骨肉酸痛,呼吸力少,或小腹拘急,咽干唇燥,飲食無味,多臥少起)。用生地黃二斤,面一斤,搗爛炒干炒末。每服一匙,空心服,酒送下。一天服三次。
5、病后虛汗(口干心躁)。用熟地黃五兩,加水三碗煎成一碗半,分三次服,一天服完。
6、咳嗽唾血,癰疽勞瘵。用生地黃汁十六斤、人參末一斤半、白茯苓末三斤、白沙蜜十斤,拌勻,小火熬三晝夜,成膏。每服一匙,開水或酒送下。此方名“玉膏”。
7、吐血便血。用地黃汁六合,銅器煮開,加牛皮膠一兩,等化盡后再加姜汁半杯。分三次服完。
8、小便帶血、吐血、耳鼻出血。用生地黃汁半升、生姜汁半合、蜜一合,調勻服。
9、月經不止。用生地黃汁一碗,加酒一碗煎服。一天服兩次。
10、月經不調,久不受孕。用熟地黃半斤、當歸二兩、黃連一兩,在酒中泡一夜,取出焙干研細為末,加煉蜜做成丸子,如梧子大。每服七十丸,米湯或溫酒送下。;11、妊娠漏胎,下血不止。用生地黃汁一升,泡在酒四合中,煮開幾次后服下,不止再服。又方:用生地黃為末,酒沖服一匙,晝夜各服一次。又方:用生地黃、熟地黃,等分為末。每服半兩,空心服,白術、枳殼煎湯調下,每日服二次。此方名“二黃丸”。
12、妊娠胎動。用生地黃搗汁,煎開,加雞蛋白一枚,攪勻服下。
13、產生血痛(腹中有硬塊作痛)。有熟地黃一斤、陳生姜半斤,同炒干為末。每服二錢,溫酒調下。此方名“黑神散”。
14、產后中風。用生地黃五兩,搗出汁,生姜五兩,也搗成汁。以生地黃渣浸姜汁中,生姜渣浸生地黃汁中,過一夜。次日取兩藥炒黃,焙干,研細。每服一匙,酒送下。
15、胞衣不出。用生地黃汁一升,苦酒三合,調勻溫服。
16、熱悶昏迷。用生地黃汁一碗灌下。如大渴飲水不止,則用生地黃根、生薄荷葉等分搗爛,榨取汗,加麝香不許,冷水調服。覺心下頓涼,即不再服藥。
17、疔腫乳癰。用生地黃搗爛敷患處,藥變熱,即須更換。
18、跌打損傷,瘀血在腹。用生地黃汁三升,加酒一升半,共四升半煮成二升半,分三次服完。
19、眼睛紅痛。用生地黃、黑豆各二兩,搗成膏,臨臥時先以鹽湯洗眼,再以藥膏涂蓋在眼皮上。次日晨,用水把藥膏浸濕、洗掉。
20、牙疳膿血。用生地黃一斤、鹽二合,共搗成團,外用面裹住,投火中燒焦,剝出面殼,藥中加麝香一分,研勻,貼患處。
21、牙齒動搖。用棉裹生地黃放口中細嚼,令藥汁作用于齒根,最后將汁涸下。
22、耳中常鳴。用生地黃一截塞耳中,一天換幾次。生地黃煨熟塞耳更好。
23、犬咬傷。用地黃搗汁涂傷處。


《本草衍義》卷七 >> 地黃

葉如甘露子,花如脂麻花,但有細斑點,北人謂之牛奶子。花、莖有微細短白毛。經只言干生二種,不言熟者。如血虛勞熱,產后虛熱,老人中虛燥熱,須地黃者,生與生干常慮大寒,如此之類,故后世改用熟者。蒸曝之法∶以細碎者洗出,研取汁,將粗地黃蒸出曝干,投汁中,浸三二時,又曝,再蒸,如此再過為勝,亦不必多。此等與干生二種,功治殊別。陶但云搗汁和蒸殊用工,意不顯其法,不注治療,故須悉言耳。


《中醫飲食營養學》第十二章 常用藥膳中藥材 >> 地黃

【基原】為玄參科植物地黃的根莖。
【異名】又叫生地黃、生地。
【性味歸經】甘、苦、寒。歸心、肝、腎經。
【功效】清熱涼血,養陰生津。
【應用】
1. 地黃汁:鮮地黃冷水搗汁代茶飲,用于一切腎虛血虛之證,及跌撲損傷,婦人崩帶胎產,并宜多飲。(《調疾飲食辨》)
2. 地黃粥:地黃30克煮汁去渣,入大米煮時,用于陰虛內熱,婦女月經不調。(《遵生八箋》)
3. 地黃酒:地黃搗爛浸酒飲,用于補精血,壯筋骨。(《調疾飲食辨》)
【使用注意】
不宜用鐵質或銅質器具加工,有脾虛泄瀉或胸膈多痰者不宜服用。《本草品匯精要》謂:“忌蘿卜、蔥白、韭白、薤白。”
【按語】
為滋陰養血佳品,可滋陰養血、補骨填髓,并能補五臟、益氣力、長肌肉、利耳目、調經安胎。常用食療方如地黃粥、地黃雞等。


《本草便讀》隰草類 >> 地黃

地黃(圖缺)
生者甘寒入腎.涼血補陰.熟則溫濃培元.填精益髓.細生地.柔細和營.在外證可以養陰不膩.鮮生地.新鮮散血.雖壯水實則清胃偏長.(地黃出懷慶者佳.今河南河內等處皆種之.其根長四五寸.外赤內黃.得土之正氣.狀如胡蘿卜之形.曬之則干而黑.今之所用生地黃.已得丙火 煉.其寒性已退.養陰益血之功.不寒不膩.洵為上品.細者即旁生小枝.功雖相似.而無膩滯之性.有流動之機.故一切痘疹瘡瘍皆用之.生地未經蒸曬.即今之所為鮮生地.色黃味甘性寒.專入脾胃.散血清熱.凡熱邪內干營分.胃陰告竭者.頗屬相宜.熟地即生地蒸曬極熟.色黑如漆.味如甘飴.寒轉為溫.自能獨入腎家.填精補血.為培助下元之首藥.如脾虛有濕者.不宜用耳.)


《本草經解》地黃

氣寒.味甘.無毒.主傷中.逐血痹.填骨髓.長肌肉.作湯除寒熱積聚.除痹.療折跌絕筋.久服輕身不老.生者尤良.地黃氣寒.稟天冬寒之水氣.入足少陰腎經.味甘無毒.得地中正之土味.入足太陰脾經.氣味重濁.陰也.陰者中之守也.傷中者.守中真陰傷也.地黃甘寒.所以主之.痹者血虛不運.而風寒濕湊之.所以麻木也.地黃味甘益脾.脾血潤則運動不滯.氣寒益腎.腎氣充則開合如式.血和邪解而痹瘳矣.腎主骨.氣寒益腎.則水足而骨髓充.脾主肌肉.味甘潤脾.則土滋而肌肉豐也.作湯除寒熱積聚者.湯者蕩也.或寒或熱之積聚.湯能蕩之也.蓋味甘可以緩急.性滑可以去著也.其除痹者.血和則結者散.陰潤則閉者通.皆補脾之功也.其療折跌絕筋者.筋雖屬肝.而養筋者脾血也.味甘益脾.脾血充足.則筋得養而自續也.久服氣寒益腎.腎氣充所以身輕.味甘益脾.脾血旺則華面.所以不老.且先后二天交接.元氣與谷氣俱納也.
【制方】
地黃同大薊、小薊各半.搗取自然汁.和童便服.治血熱吐衄癥.同麥冬.治產后煩悶.同沙蒺藜、蓯蓉、鹿茸、山茱萸、北味.治男子精寒.同白茯、丹皮、澤瀉、山茱萸、山藥.名六味湯丸.治一切陰虛癥.同人參、遠志、麥冬、棗仁、柏仁、茯神、甘草.治心虛怔忡悸忘.同黃 、川蓮、黃柏、棗仁、五味、麥冬、圓肉、牡蠣.治盜汗不止.同麥冬、五味、牛膝、杞子、車前、阿膠、天冬.治尿血.同麥冬、五味、牛膝.治下部無力.同砂仁.治胎動下血腰痛.同生姜.治產后中風.同醋炒黃 .治腸風不止.同肉桂、山藥、山茱萸、丹皮、澤瀉、白茯.名七味湯丸.治命門火衰.同肉桂、附子、山茱萸、白茯、丹皮、澤瀉、山藥丸.名腎氣丸.治命門虛寒.


《外科全生集》諸藥法制及藥性 >> 地黃

生用性寒,涼血滋陰,解熱。水煮至中心透黑,然后每斤入滾陳酒半斤,炒砂仁末一錢,再煮,煮至汁盡,瀝起曬干,所瀝原汁,仍入收盡,再曬干,忌經鐵器。補陰壯真氣,生肌填髓,同肉桂引火歸元,療陰分虛虧。


《藥征》地黃

主治血證及水病也。
【考證】
八味丸證曰∶小腹不仁。又曰∶小便不利。
以上一方,地黃八兩。
芎歸膠艾湯證曰∶漏下。又曰∶下血。
以上一方,地黃六兩。
三物黃芩湯證曰∶在草蓐自發露、得風、四肢苦煩熱。
以上一方,地黃四兩。
上歷觀此三方,主治血及水、而不及其他也。
【互考】
芎歸膠艾湯、三物黃芩湯、八味丸,皆以地黃為君藥。而二方言血證,一方言小便不利。
膠艾湯方中,除地黃之外,有阿膠、當歸、芎 ,均是治血藥也。三物黃芩湯,去地黃,則其余無治血藥品也。由是觀之,古人用地黃,并治血證水病也,核焉,且也施治之法不別血之與水亦明矣。
【辨誤】
夫水之與血,其素同類也。亦唯赤則謂之血,白則謂之水耳。余嘗讀《內經》曰∶汗者,血之余也。問曰∶血之余,而汗白者何也?答曰∶肺者,主皮毛也,肺色白也,故汗白也。
此本于陰陽五行,而有害于疾醫之道也。疾醫之道,殊乎亡也?職斯之由,可悲也哉!夫汗之白也,血之赤也。其所以然,不可得而知也。刃之所觸,其創雖淺,血必出也。暑熱之酷,衣被之濃,汗必出也。壹是皆歷皮毛而出者,或為汗、或為血、故以不可知為不可知,置而不論,唯其毒所在而致治焉,斯疾醫之道也。后世之醫者,以八味丸為補腎劑,何其妄也?
張仲景曰∶香港腳上入,少腹不仁者,八味丸主之;又曰∶小便不利者;又曰∶轉胞病,利小便則愈;又曰∶短氣有微飲,當從小便去之。壹是皆以利小便為其功。書云∶學于古訓乃有獲。嗚呼!學于古訓,斯有獲藥功矣。
【品考】
地黃 本邦處處出焉。其出和州者最多,而與出漢土者無異也,充實為佳。藏器曰∶《本經》不言生干蒸干。《別錄》云∶生地黃者,乃新掘鮮者是也;李時珍曰∶熟地黃,乃后人復蒸曬者,諸家本草,皆謂干地黃為熟地黃。而今本邦藥鋪,以干地黃為生地黃,非也。干者,燥干之謂,如干姜是也。生者,新鮮之名,如生姜是也。故古人言生地黃,則必言汁,言之順也,豈有干而有汁者哉?仲景氏之所用,生干二品而已。其熟云者,后世之為也,不可用矣。


《本草圖經》地黃

地黃(圖缺),生咸陽川澤,黃土地者佳,今處處有之,以同州為上。二月生葉,布地便出,似車前,葉上有皺紋而不光,高者及尺余,低者三、四寸,其花似油麻花而紅紫色,亦有黃花者,其實作房如連翹,子甚細而沙褐色,根如人手指,通黃色,粗細長短不常。二月、八月采根,蒸三、二日令爛,曝干,謂之熟地黃。陰干者,是生地黃。種之甚易,根入土即生。一說∶古稱種地黃宜黃土。今不然,大宜肥壤虛地,則根大而多汁。其法以葦席圓編如車輪,徑丈余,以壤土實葦席中為壇,壇上又以葦席實土為一級,比下壇徑減一尺。如此數級,如浮屠也。乃以地黃根節多者寸斷之,蒔壇上,層層令滿,逐日以水灌之,令茂盛。至春秋分時,自上層取之,根皆長大而不斷折,不被 傷故也。得根曝干之。熟干地黃最上。出同州,光潤而甘美。南方不復識。但以生地黃草煙熏使干黑,洗之煤盡,仍白也。今干之法∶取肥地黃三、二十斤,凈洗,更以揀去細根及根節瘦短者,亦得二、三十斤,搗絞取汁,投銀銅器中,下肥地黃浸漉令浹,飯上蒸三、四過,時時浸漉轉蒸訖,又曝使汁盡,其地黃當光黑如漆,味甘如飴糖,須瓷器內收之,以其脂柔喜暴潤也。又醫家欲辨精粗,初采得以水浸。有浮者名天黃,不堪用;半沉者名人黃,為次;其沉者名地黃,最佳也。神仙方服食地黃,采取根,凈洗,搗絞取汁,煎令小稠,內白蜜更煎,令可丸。晨朝酒送三十丸如梧子,日三。亦入青州棗肉同丸。又煎膏入干根末丸服。又四月采其實,陰干,篩末,水服錢匕,其效皆等。其花名地髓花。延年方有單服二法。又治傷折金瘡為最要之藥。《肘后方》∶療 折四肢骨破碎及筋傷蹉跌,爛搗生地黃熬之,裹所傷處,以竹簡編夾之,遍急縛勿令轉動,一日一夕,可以十易,則瘥。崔元亮《海上方》∶治一切心痛,無問新久,以生地黃一味,隨人所食多少,搗絞取汁,搜面作 ,或冷淘食,良久當利出蟲長一尺許,頭似壁宮,后不復患矣。昔有人患此病,三年不瘥,深以為恨,臨終戒其家人,吾死后,當剖去病本,果得蟲,置于竹節中,每所食,皆飼之,因食地黃 ,亦與之,隨即壞爛,由此得方。劉禹錫《傳信方》∶亦記其事云∶貞元十年,通事舍人崔抗女,患心痛垂氣絕,遂作地黃冷淘食之,便吐一物,可方一寸以來,如蝦蟆狀,無目、足等,微似有口,蓋為此物所食,自此遂愈。
食冷淘不用著鹽。


《藥籠小品》地黃

向年人從懷慶歸,饋地黃一囊,釘頭鼠尾細紋堅實,所謂原枝是也。鋪中所售,皆細長,縮而為肥短之狀,其力遠不及原枝。
滋補肝腎之要藥。生用涼補,熟用溫補。同當歸能納氣,同桂、附能暖命門,為補陰益血之元戎。
惟大便溏泄、大傷濕熱、胃欠運行者忌之。與萊菔同食,須發易白,寇萊公所從事焉。
鮮生地另是一種,出杭州橋水地名,惟能清熱潤燥,配入玉女煎,最為相稱。


《長沙藥解》地黃

【本經】干地黃。味甘寒。主折跌絕筋,傷中,逐血痹,填骨髓,長肌肉,作湯,除寒熱積聚,除痹,生者尤良。久服,輕身不老。一名地髓,生川澤。
味甘、微苦,入足太陰脾、足厥陰肝經。涼血滋肝,清風潤木,療厥陰之消渴,調經脈之結代。滋風木而斷疏泄,血脫甚良,澤燥金而開約閉,便堅亦效。
《金匱》腎氣丸干地黃八兩,山茱萸四兩,薯蕷四兩,茯苓三兩,澤瀉三兩,牡丹皮三兩,桂枝一兩,附子一兩。治虛勞腰痛,小腹拘急,小便不利,及婦人轉胞,不得小便,及短氣有微飲,及男子消渴,小便反多。以木主疏泄,水寒土濕,乙木郁陷,不能上達,故腰痛而腹急。疏泄之令不行,故小便不利。土木郁塞,下無透竅,故胞系壅阻而轉移。水飲停留,上無降路,故氣道格礙而短促。木以疏泄為性,郁而莫泄,激怒而生風燥,津液傷耗,則病消渴。風木之性,泄而不藏,風盛而土濕,不能遏閉,泄之太過,故小便反多。久而精溺注傾,津液無余,則枯槁而死。燥在乙木,濕在己土,而寒在癸水。乙木之燥,病之標也,癸水之寒,病之本也,是當溫補腎氣,以拔病本。附子補腎氣之寒,薯、萸斂腎精之泄,苓、澤滲己土之濕,地黃潤乙木之燥,桂枝達肝氣之郁,丹皮行肝血之滯。
蓋木愈郁而風愈旺,風旺而疏泄之性愈烈,泄之不通,則小便不利,泄而失藏,則小便反多,標異而本同,總緣于土濕而水寒,生意之弗遂也。水溫土燥,郁散風清,則木氣發達,通塞適中,而小便調矣。
腎氣者,坎中之陽,《難經》所謂腎間動氣,生氣之根,呼吸之門也。方以腎氣為名,則君附子而不君地黃。地黃者,淮陰之兵,多多益善,而究非主將也。
仲景于地黃,無作君之方,無特加之法。腎氣丸用之治消渴淋癃,君附子以溫腎氣,地黃滋風木之枯燥也。薯蕷丸方在薯蕷。用之治虛勞風氣,君薯蕷以斂腎精,地、膠、歸、芍,清風木之疏泄也。《傷寒》炙甘草湯方在甘草。用之治經脈結代,君以甘草以補中氣,地、膠、麻仁,滋經脈之燥澀也。大黃(庶/蟲)蟲丸方在大黃。用之治勞傷干血,君大黃、(庶/蟲)蟲以破積,地黃、芍藥,潤經脈之枯燥也。黃土湯方在黃土。用之治便后下血,君黃土以收血脫,地黃、阿膠,清風木之疏泄也。膠艾湯方在阿膠。用之治胎阻下血,君膠、艾以回血漏,地黃、歸、芍,清風木之疏泄也。百合地黃湯方在百合。用之治百合初病,君百合以清肺熱,地黃泄臟腑之瘀濁也。
地黃滋潤寒涼,最滑大便,火旺土燥者宜之。傷寒陽明病,腑燥便結,多服地黃濃汁,滋胃滑腸,勝用承氣。鮮者尤捷,故百合地黃湯以之瀉臟腑瘀濁,其力幾同大黃。溫疫、疹病之家,營郁內熱,大用生地,壯其里陰,繼以表藥發之,使血熱外達,皮膚斑生,亦為要物。血熱不得透泄,以致經絡郁熱,而生痂癩,是為癩風,用生地于表散之中,清經熱以達皮毛,亦為良品。水旺土濕者,切不可服!
凡人木病則燥,土病則濕,而木之病燥,究因土濕。滋木之燥,勢必益土之濕,土濕愈增,則木燥愈甚,木益枯而土益敗,則人死矣。地黃甚益于風木,甚不宜于濕土。陽旺土燥則不病,病者皆陰旺而土濕者也。
外感陽明之中,燥濕相半,三陰全是濕寒。內傷雜病,水寒土濕者,十之八九,土木俱燥者,不多見也。脾約之人,大便結燥,糞若羊矢,反胃噎膈,皆有此證。是胃濕而腸燥,非真燥證也。衄家,惟陽明傷寒,衛郁莫泄,逆循上竅,沖逼營血,以致鼻流,于表汗之中,加生地涼營之味,使之順達皮毛,乃為相宜。至于內傷吐衄,悉緣土濕,更非燥證,以及種種外熱煩蒸,無非土濕陽飛,火奔水泛,久服地黃,無有不死。
蓋丁癸同宮,戊己并行,人之衰也,火漸消而水漸長。燥日減而濕日增,陽不勝陰,自然之理。陽旺則壯,陰旺則病,陽純則仙,陰純則鬼,抑陰扶陽,不易之道。但至理幽玄,非上智不解,后世庸工,以下愚之資,而談上智之業,無知妄作,遂開補陰滋水之派。群兒冒昧,翕習成風,著作流傳,遍于寰海。使抱病之家,死于地黃者十九,念之可為痛心也!
曬干,生用。仲景方中生地,是用鮮者取汁。熟地之制,庸工妄作,不足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