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藥材 > 茯苓

茯苓

《中國藥典》茯苓

圖片 茯苓 茯苓
拼音 Fú Línɡ
英文名 PORIA
別名 茯苓個、茯苓皮、茯苓塊、赤茯苓、白茯苓
來源 本品為多孔菌科真菌茯苓 Poria cocos (Schw.) Wolf 的干燥菌核。多于7~9月采挖,挖出后除去泥沙,堆置“發汗”后,攤開晾至表面干燥,再“發汗”,反復數次至現皺紋、內部水分大部散失后,陰干,稱為“茯苓個”;或將鮮茯苓按不同部位切制,陰干,分別稱為“茯苓皮”及“茯苓塊”。
性狀 茯苓個:呈類球形、橢圓形、扁圓形或不規則團塊,大小不一。外皮薄而粗糙,棕褐色至黑褐色,有明顯的皺縮紋理。體重,質堅實,斷面顆粒性,有的具裂隙,外層淡棕色,內部白色,少數淡紅色,有的中間抱有松根。無臭,味淡,嚼之粘牙。
茯苓皮:為削下的茯苓外皮,形狀大小不一。外面棕褐色至黑褐色,內面白色或淡棕色。質較松軟,略具彈性。
茯苓塊:為去皮后切制的茯苓,呈塊片狀,大小不一。白色、淡紅色或淡棕色。
赤茯苓:將棕紅色或淡紅色部分切成塊狀或片狀。
白茯苓:切去赤茯苓后的白色部分。
鑒別 (1) 本品粉末灰白色。不規則顆粒狀團塊及分枝狀團塊無色,遇水合氯醛液漸溶化。菌絲無色或淡棕色,細長,稍彎曲,有分枝,直徑3~8μm,少數至16μm。
(2) 取本品粉末1g,加丙酮10ml,加熱回流10分鐘,濾過,濾液蒸干,殘渣加冰醋酸1ml 使溶解,再加硫酸1 滴,顯淡紅色,后變為淡褐色。
(3) 取茯苓片或粉末少量,加碘化鉀碘試液1 滴,顯深紅色。
炮制 取茯苓個,浸泡,洗凈,潤后稍蒸,及時切取皮和塊或切厚片,曬干。
性味 甘、淡,平。
歸經 歸心、肺、脾、腎經。
功能主治 利水滲濕,健脾寧心。用于水腫尿少,痰飲眩悸,脾虛食少,便溏泄瀉,心神不安,驚悸失眠。
用法用量 9~15g。
貯藏 置干燥處,防潮。
備注 (1)如偏于寒濕者,可與桂枝、白朮等配伍;偏于濕熱者,可與豬苓、澤瀉等配伍;屬于脾氣虛者,可與黨參、黃耆、白朮等配伍;屬虛寒者,還可配附子、白朮等同用。對于脾虛運化失常所致泄瀉、帶下,應用茯苓有標本兼顧之效,常與黨參、白朮、山藥等配伍。可用為補肺脾,治氣虛之輔佐藥。對于脾虛不能運化水濕,停聚化生痰飲之癥,可用半夏、陳皮同用,也可配桂枝、白朮同用。治痰濕入絡、肩酸背痛,可配半夏、枳殼同用。用于心神不安、心悸、失眠等癥,常與人參、遠志、酸棗仁等配伍。
摘錄 《中國藥典》

《中藥大辭典》茯苓

拼音 Fú Línɡ
別名 茯菟(《本經》),茯靈(《史記》),茯蕶(《廣雅》),伏苓、伏菟(《唐本草》),松腴(《記事珠》),絳晨伏胎(《酉陽雜俎》),云苓(《滇海虞衡志》),茯兔(《綱目》),松薯、松木薯,松苓(《廣西中藥志》)。
出處 《本經》
來源 為多孔菌科植物茯苓干燥菌核。野生茯苓一般在7月至次年3月間到馬尾松林中采取。生有茯苓的地面,一般具有以下特征:㈠松林中樹樁周圍地面有裂隙,敲之發出空響;㈡松樹附近地面有白色菌絲(呈粉白膜或粉白灰狀);㈢樹樁頭爛后,有黑紅色的橫線裂口;㈣小雨后樹樁周圍干燥得快,或有不長草的地方。栽培的茯苓一般在接種后第二、三年采收,以立秋后采收的質量最好,過早則影響質量和產量。加工:茯苓出土后洗凈泥土,堆置于屋角不通風處,亦可貯放于瓦缸內,下面先鋪襯松毛或稻草一層,并將茯苓與稻草逐層鋪迭,最上蓋以厚麻袋,使其"發汗",析出水分。然后取出,將水珠擦去,攤放陰涼處,待表面干燥后再行發汗。如此反復3~4次,至表面皺縮,皮色變為褐色,再置陰涼干燥處晾至全干,即為"茯苓個"。切制:于發汗后趁濕切制,亦可取干燥茯苓以水浸潤后切制。將茯苓菌核內部的白色部分切成薄片或小方塊,即為白茯苓;削下來的黑色外皮部即為茯苓皮;茯苓皮層下的赤色部分,即為赤茯苓;帶有松根的白色部分,切成正方形的薄片,即為茯神。切制后的各種成品,均需陰干,不可炕曬,并宜放置陰涼處,不能過于干燥或通風.以免失去粘性或發生裂隙。
原形態 常見者為其菌核體。多為不規則的塊狀,球形、扁形、長圓形或長橢圓形等,大小不一,小者如拳,大者直徑達20~30厘米,或更大。表皮淡灰棕色或黑褐色,呈瘤狀皺縮,內部白色稍帶粉紅,由無數菌絲組成。子實體傘形,直徑0.5~2毫米,口緣稍有齒;有性世代不易見到,蜂窩狀,通常附菌核的外皮而生,初白色,后逐漸轉變為淡棕色,孔作多角形,擔子棒狀,擔孢子橢圓形至圓柱形,稍屈曲,一端尖,平滑,無色。有特殊臭氣。
生境分部 寄生于松科植物赤松或馬尾松等樹根上,深入地下20~30厘米。分布河北、河南、山東、安徽、浙江、福建、廣東、廣西、湖南、湖北、四川、貴州、云南、山西等地。
主產安徽、湖北、河南、云南。此外貴州、四川、廣西、福建、湖南、浙江、河北等地亦產。以云南所產品質較佳,安徽、湖北產量較大。
性狀 茯苓個呈球形,扁圓形或不規則的塊狀,大小不一,重量由數兩至十斤以上。表面黑褐色或棕褐色,外皮薄而粗糙,有明顯隆起的皺紋,常附有泥土。體重,質堅硬,不易破開;斷面不平坦,呈顆粒狀或粉狀,外層淡棕色或淡紅色,內層全部為白色,少數為淡棕色,細膩,并可見裂隙或棕色松根與白色絨狀塊片嵌鑲在中間。氣味無,嚼之粘牙。以體重堅實、外皮呈褐色而略帶光澤、皺紋深、斷面白色細膩、粘牙力強者為佳。白茯苓均已切成薄片或方塊,色白細膩而有粉滑感。質松脆,易折斷破碎,有時邊緣呈黃棕色。
化學成分 菌核含β-茯苓聚糖約占干重93%和三萜類化合物乙酰茯苓酸、茯苓酸、3β-羥基羊毛甾三烯酸。此外,尚含樹膠、甲殼質、蛋白質、脂肪、甾醇、卵磷脂、葡萄糖、腺嘌呤、組氨酸、膽堿、β-茯苓聚糖分解酶、脂肪酶、蛋白酶等。
藥理作用 ①利尿作用
茯苓煎劑3克或臨床常用量對健康人并無利尿作用,犬靜脈注射煎劑0.048克/公斤亦不使尿量增加,對大白鼠亦無效或很弱,兔口服煎劑(接近臨床人的用量)亦不增加尿量。但有用其醇提取液注射于家兔腹腔,或用水提取物于兔慢性實驗,謂有利尿作用,煎劑對切除腎上腺大鼠單用或與脫氧皮質酮合用能促進鈉排泄,因此茯苓的利尿作用還值得進一步研究。茯苓含鉀97.5毫克%,以30%水煎劑計算,含鈉0.186毫克/毫升、鉀11.2毫克/毫升,故茯苓促進鈉排泄與其中含鈉量無關(因鈉含量太低),而增加鉀排泄則與其所含大量鉀鹽有關。
五苓散在慢性輸尿管瘺犬(靜脈注射)、健康人及兔(口服煎劑),大鼠口服醇提溶液均表現明顯的利尿作用,在犬的實驗中可使鈉、鉀、氯排出增加,但五苓散中主要利尿藥物為桂枝、澤瀉、白術。也有報道,五苓散煎劑給大鼠口服,劑量增至1克/100克亦未能證明有利尿作用。
②抗菌作用
試管內未發現茯苓有抑菌作用。乙醇提取物體外能殺死鉤端螺旋體,水煎劑則無效。
③對消化系統的影響
茯苓對家兔離體腸管有直接松弛作用,對大鼠幽門結扎所形成的潰瘍有預防效果,并能降低胃酸。
④其他作用
茯苓能降低血糖,酊劑、浸劑能抑制蟾蜍離體心臟,乙醚或乙醇提取物則能使心收縮加強。對洋地黃引起的鴿嘔吐無鎮吐作用。
炮制 茯苓:用水浸泡,洗凈,撈出,悶透后,切片,曬干。朱茯苓:取茯苓塊以清水噴淋,稍悶潤,加朱砂細粉撒布均勻,反復翻動,使其外表粘滿朱砂粉末,然后晾干。(每茯苓塊100斤,用朱砂粉30兩)
性味 甘淡,平。
①《本經》:"味甘,平。"
②《醫學啟源》:"《主治秘訣》云,性溫,味淡。"
歸經 入心、脾、肺經。
①《湯液本草》:"入手大陰,足大陽、少陽經。"
②《本草蒙筌》:"入膀胱、腎、肺。"
③《雷公炮制藥性解》:"入肺、脾、小腸三經。"
④《本草經疏》:"入手足少陰,手太陽,足太陰、陽明經。"
功能主治 滲濕利水,益脾和胃,寧心安神。治小便不利,水腫脹滿,痰飲咳逆,嘔噦,泄瀉,遺精,淋濁,驚悸,健忘。
①《本經》:"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利小便。"
②《別錄》:"止消渴,好睡,大腹,淋瀝,膈中痰水,水腫淋結。開胸腑,調臟氣,伐腎邪,長陰,益氣力,保神守中。"
③《藥性論》:"開胃,止嘔逆,善安心神。主肺痿痰壅。治小兒驚癇,心腹脹滿,婦人熱淋。"
④《日華子本草》:"補五勞七傷,安胎,暖腰膝,開心益智,止健忘。"
⑤《傷寒明理論》:"滲水緩脾。"
⑥《醫學啟源》:"除濕,利腰臍間血,和中益氣為主。治溺黃或赤而不利。《主治秘訣》云,止瀉,除虛熱,開腠理,生津液。"
⑦王好古:"瀉膀胱,益脾胃。治腎積奔豚。"
⑧《藥征》:"主治悸及肉瞤筋惕,旁治頭眩煩躁。"
用法用量 內服:煎湯,3~5錢;或入丸、散。
注意 虛寒精滑或氣虛下陷者忌服。
①《本草經集注》:"馬藺為之使。惡白斂。畏牡蒙、地榆、雄黃、秦艽、龜甲。"
②《藥性論》:"忌米醋。"
③張元素:"如小便利或數,服之則損人目。如汗多入服之,損元氣。"
④《本草經疏》:"病人腎虛,小水自利或不禁或虛寒精清滑,皆不得服。"
⑤《得配本草》:"氣虛下陷、水涸口干俱禁用。"
復方 ①治太陽病,發汗后,大汗出,胃中干,煩躁不得眠,脈浮,小便不利,微熱消渴者:豬苓十八銖(去皮),澤瀉一兩六銖,白術十八銖,茯苓十八銖,桂枝半兩(去皮)。上五味,搗為散。以白飲和,服方寸匕,日三服。(《傷寒論》五苓散)
②治小便多、滑數不禁:白茯苓(去黑皮)、干山藥(去皮,白礬水內湛過,慢火焙干)。上二味,各等分,為細末。稀米飲調服之。(《儒門事親》)
③治水腫:白水(凈)二錢,茯苓三錢,郁李仁(杵)一錢五分。加生姜汁煎。(《不知醫必要》茯苓湯)
④治皮水,四肢腫,水氣在皮膚中,四肢聶聶動者:防己三兩,黃耆三兩,桂枝三兩,茯苓六兩,甘草二兩。上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溫三服。(《金匱要略》防己茯苓湯)
⑤治心下有痰飲,胸脅支滿目眩:茯苓四兩,桂枝,白術各三兩,甘草二兩。上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分溫三服,小便則利。(《金匱要略》苓桂術甘湯)
⑥治卒嘔吐,心下痞,膈間有水,眩悸者:半夏一升,生姜半斤,茯苓三兩(一法四兩)。上三味,以水七升煮取一升五合,分溫再服,(《金匱要略》小半夏加茯苓湯)
⑦治飧泄洞利不止:白茯苓-兩,南木香半兩(紙裹炮)。上二味,為細末,煎紫蘇木瓜湯調下二錢匕。(《百一選方》)
⑧治濕瀉:白術一兩,茯苓(去皮)七錢半。上細切,水煎一兩,食前服。(《原病式》獲苓湯)
⑨治胃反吐而渴,欲飲水者:茯苓半斤,澤瀉四兩,甘草二兩,桂枝二兩,白術三兩,生姜四兩。上六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納澤瀉再煮取二升半,溫服八合,日三服(《金匱要略》茯苓澤瀉湯)
⑩治丈夫元陽虛憊,精氣不固,余瀝常流,小便白濁,夢寐頻泄,及婦人血海久冷,白帶、白漏、白淫,下部常濕,小便如米泔,或無子息(不育):黃蠟四兩,白茯苓四兩(去皮、作塊,用豬苓一分,同于瓷器內煮二十余沸,出,日干,不用豬苓)。上以茯苓為末,熔黃蠟為丸,如彈子大。空心細嚼,滿口生津,徐徐咽服,以小便清為度。(《局方》威喜丸)
⑾治心虛夢泄,或白濁:白茯苓末二錢。米湯調下,日二服。(《仁齋直指方》)
⑿治心汗,別處無汗,獨心孔一片有汗,思慮多則汗亦多,病在用心,宜養心血:以艾湯調茯苓末服之。(《證治要訣》)
⒀治下虛消渴,上盛下虛,心火炎爍,腎水枯涸,不能交濟而成渴證:白茯苓一斤,黃連一斤。為末,熬天花粉作糊,丸梧桐子大。每溫湯下五十丸。(《德生堂經驗方》)
⒁治頭風虛眩,暖腰膝,主五勞七傷:茯苓粉同曲米釀酒飲。(《綱目》茯苓酒)
⒂治皯:白蜜和茯苓涂上,滿七日。(《補缺肘后方》)
各家論述 ①陶弘景:"茯苓,白色者補,赤色者利。"
②《本草衍義》:"茯苓、茯神,行水之功多,益心脾不可闕也。"
③《用藥心法》:"茯苓,淡能利竅,甘以助陽,除濕之圣藥也。味甘平補陽,益脾逐水,生津導氣。"
④《湯液本草》:"茯苓,伐腎邪,小便多能止之,小便澀能利之,與車前子相似,雖利小便而不走氣。酒浸與光明朱砂同用,能秘真。"
⑤《本草衍義補遺》:"茯苓,仲景利小便多用之,此治暴新病之要藥也,若陰虛者,恐未為宜。"
⑥《綱目》:"茯苓,《本草》又言利小便,伐腎邪,至東垣、王海藏乃言小便多者能止,澀者能通,同朱砂能秘真元。而朱丹溪又言陰虛者不宜用,義似相反,何哉?茯苓氣味淡而滲,其性上行,生津液,開胺理,滋水源而下降,利小便,故張潔古謂其屬陽,浮而升,言其性也;東垣謂其為陽中之陰,降而下,言其功也。《素問》云,飲食入胃,游溢精氣,上輸于肺,通調水道,下輸膀胱。觀此,則知淡滲之藥,俱皆上行而后下降,非直下行也。小便多,其源亦異。《素問》云,肺氣盛則便數而欠,虛則欠咳小便遺數,心虛則少氣遺溺,下焦虛則遺溺,胞移熱于膀胱則遺溺,膀胱不利為癃,不約為遺,厥陰病則遺溺閉癃。所謂肺氣盛者,實熱也,其人必氣壯脈強,宜用茯苓甘淡以滲其熱,故曰,小便多者能止也。若夫肺虛、心虛、胞熱、厥陰病者,皆虛熱也,其人必上熱下寒,脈虛而弱,法當用升陽之藥,以升水降火。膀胱不約,下焦虛者,乃火投于水,水泉不藏,脫陽之癥,其人必肢冷脈遲,法當用溫熱之藥,峻補其下,交濟坎離,二證皆非茯苓輩淡滲之藥所可治,故曰陰虛者不宜用也。""陶弘景始言茯苓赤瀉、白補,李杲復分赤入丙丁,白入壬癸,此其發前入之秘者;時珍則謂茯苓、茯神,只當云赤入血分,白入氣分,各從其類,如牡丹、芍藥之義,不當以丙丁、壬癸分也,若以丙丁,壬癸分,則白茯神不能治心病,赤茯苓不能入膀胱矣。張元素不分赤白之說,于理欠通。"
⑦《本草經疏》:"茯苓,其味甘平,性則無毒,入手足少陰,手大陽,足太陰、陽明經,陽中之陰也。胸脅逆氣,邪在手少陰也;憂恚驚邪,皆心氣不足也;恐悸者,腎志不足也;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亦手少陰受邪也。甘能補中,淡而利竅,補中則心脾實,利竅則邪熱解,心脾實則憂恚驚邪自止,邪熱解則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自除,中焦受濕熱,則口發渴,濕在脾,脾氣弱則好睡,大腹者,脾土虛不能利水,故腹脹大也。淋瀝者,脾受濕邪,則水道不利也。膈中痰水水腫,皆緣脾虛所致,中焦者,脾土之所治也,中焦不治,故見斯病,利水實脾,則其證自退矣。開胸腑,調臟氣,伐腎邪者,何莫非利水除濕,解熱散結之功也。白者入氣分,赤者入血分,補心益脾,白優于赤,通利小腸,專除濕熱,赤亦勝白。"
⑧《本草正》:"茯苓,能利竅去濕,利竅則開心益智,導濁生津;去濕則逐水燥脾,補中健胃;祛驚癇,厚腸藏,治痰之本,助藥之降。以其味有微甘,故曰補陽。但補少利多,故多服最能損目,久弱極不相宜。若以人乳拌曬,乳粉既多,補陰亦妙。"
⑨《藥品化義》:"白茯苓,味獨甘淡,甘則能補,淡則能滲,甘淡屬土,用補脾陰,土旺生金,兼益肺氣。主治脾胃不和,泄瀉腹脹,胸脅逆氣,憂思煩滿,胎氣少安,魂魄驚跳,膈間痰氣。蓋甘補則脾臟受益,中氣既和,則津液自生,口焦舌于煩渴亦解。又治下部濕熱,淋瀝水腫。便溺黃赤,腰臍不利,停蓄邪水。蓋淡滲則膀胱得養,腎氣既旺,則腰臍間血自利,津道流行,益肺于上源,補脾于中部,令脾肺之氣從上順下,通調水道,以輸膀胱,故小便多而能止,澀而能利。"
⑩《本草求真》:"茯苓入四君,則佐參術以滲脾家之濕,入六味,則使澤瀉以行腎邪之余,最為利水除濕要藥。書曰健脾,即水去而脾自健之謂也。……且水既去,則小便自開,安有癃閉之慮乎,水去則內濕已消,安有小便多見之謂乎。故水去則胸膈自寬而結痛煩滿不作,水去則津液自生而口苦舌干悉去。"
⑾《本經疏證》:"夫氣以潤而行,水以氣而運,水停即氣阻,氣阻則水淤。茯苓者,純以氣為用,故其治咸以水為事,觀于仲景書,其顯然可識者,如隨氣之阻而宣水(茯苓甘草湯);隨水之淤而化氣(五苓散);氣以水而逆,則冠以導水而下氣隨之(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茯苓桂枝白術甘草湯);水以氣而涌,則首以下氣而導水為佐(桂枝五味甘草及諸加減湯);水與氣并壅于上,則從旁泄而慮傷無過(茯苓杏仁甘草湯、茯苓戎鹽湯、茯苓澤瀉湯);氣與水偕溢于外,則從內挽而防脫其陽(防己茯苓湯);氣外耗則水內迫,故為君于啟陽之劑(茯苓四逆湯);氣下阻則水中停,故見功于妊娠之疴(桂枝茯苓丸、葵子茯苓散)。凡此皆起陰以從陽,布陽以化陰,使請者條鬯,濁者自然退聽,或從下行,或從外達,是用茯苓之旨,在補不在泄,茯苓之用,在泄不在補矣。"
摘錄 《中藥大辭典》

《中華本草》茯苓

拼音 Fú Línɡ
英文名 Indian Buead, Tuckahoe
別名 茯菟、松腴、不死面、松薯、松木薯、松苓
出處 出自《神農本草經》。
1.《別錄》:茯苓、茯神,生太山山谷大松下。二月、八月采,陰干。
2. 陶弘景:茯苓今出郁州。自然成者,大如三、四升器,外皮黑,細皺,內堅白,形如鳥獸龜鱉者良。其有銜松根對度者,為茯神,是其次茯苓后結一塊也。為療既同,用之亦應無嫌。
3.《本草圖經》:茯苓,今東人采之法,山中古松,久為人斬伐者,其枯折搓卉,枝葉不復上生者,謂之茯苓撥,見之,即于四面丈余地內,
來源 藥材基源:為多孔菌科真菌茯苓的菌核。
拉丁植物動物礦物名:Poria cocos(Schw.) Wolf.[Pavhyma cocos Fr.]
采收和儲藏:通常栽后8-10個月茯苓成熟,其成熟標志為苓場再次出現龜裂紋,扒開觀察菌核表皮顏色呈黃褐色,未出現白色裂縫,即可收獲。選晴天挖出后去泥砂,堆在室內蓋稻草發汗,等水氣干了,苓皮起皺后削去外皮,干燥。
原形態 菌核球形、卵形、橢圓形至不規則形,長10-30cm或者更長,重量也不等,一般重500-5000g。外面吸厚而多皺褶的皮殼,深褐色,新鮮時軟干 后變硬;內部白色或淡粉紅色,粉粒狀。子實體生于菌核表面,全平伏,厚3-8cm,白色,肉質,老后或干后變為淺褐色。菌管密長2-3mm管壁薄,管口圓形、多角形或不規則形,徑0.5-1.5cm,口緣裂為齒狀。孢子長方形至近圓柱形,平滑,有一歪尖,大小(7.5-9)μm×(3-3.5)μm。
生境分部 生態環境:生于松樹根上。
資源分布:分布于吉林、安徽、浙江、福建、臺灣、河南、湖北、廣西、四川、貴州、云南。
栽培 1.生物學特性 獲苓為兼性寄生菌,野生在海拔600-1000m山區的干燥、向陽山坡上的馬尾松、黃山松、赤松、云南松、黑松等樹種的根際。孢子22-28℃萌發,菌絲18-35℃生長,于25-30℃生長迅速,子實體18-26℃分化生長并能產生孢子。段木含水量以50%-60%、土壤以含水量20%、pH3-7、坡度10°-35°的山地砂性土較適宜生長。在晝夜溫差大的條件下有利獲等的生長。
2.栽培技術 茯苓可用段木、樹蔸及松針栽培,但目前仍以段木栽培為主。選直徑10-45cm的中齡松樹,砍伐后每隔3-7cm相間縱削3cm寬的樹皮,深入木質部.5cm,稱“剝皮留筋”,當松木斷口停止排脂,敲之有聲時鋸料,截成長65-85cm的節段,放通風向陽處,按“井”字形堆垛備用。選背風向陽、微酸偏砂的緩坡地,挖直徑90cm、深50-65cm的窖,窖距上下為33cm,左右17cm,四周挖好排水溝。取木段3-5根,粗細搭配,分層放置于窖中。菌種也稱引子,有菌絲引、肉引、木引三種,現多用菌絲引。用PDA培養基從菌核組織中分離出純菌種,栽培種培養基用松木屑 76%、麩皮 22%、石膏和蔗糖各1%,含水量 65%,裝入廣口瓶,滅菌后接入純菌種,在25-28℃條件下培養半月,翻轉瓶在22-24℃下再培養半月,即為菌絲引。肉引在接種前半月內采挖鮮菌核為引。木引是在接種前兩個月選直徑4-10cm的梢部無節筒木,鋸成長50cm的木段,每5根為一堆,分二層堆疊,將新鮮菌核250g貼在木段上靠皮處,覆土3cm,60d左右菌絲可長滿筒木。早春3-4月份接種,用菌絲引接種,宜選晴天將窖中細木段削尖,插入栽培瓶中,粗木段靠在周圍,覆土厚3cm。肉引接種時用刀剖開苓種,將苓肉面貼在簡料的上端截面或側面,苓皮朝外。木引可鋸成5-6cm長,靠在料筒的上端截面或將引木鋸成二段、三段,夾在料筒中間。
3.田間管理 結苓期常在地面出現裂縫,應及時補土填縫。黑翅白蟻常蛀食松木段,防治方法:選苓場時應避開蟻源,挖地時注意清除腐爛樹根,或在苓場周圍設誘殺坑,埋入松木或蔗渣,誘白蟻集中于坑中,即可捕殺之。同時可引進白蟻天敵-蝕蟻菌,蟻群只要有一只染病,全巢無一幸免,滅蟻率達100%。
性狀 1.性狀鑒別 完整的茯苓呈類圓形、橢圓形、扁圓形或不規則團塊,大小不一。外皮薄,棕褐色或黑棕色,粗糙,具皺紋和縊縮,有時部分剝落。質堅實,破碎面顆粒狀,近邊緣淡紅色,有細小蜂窩樣孔洞,內部白色,少數淡紅色。有的中間抱有松根,習稱“獲神塊”。氣微,味淡,嚼之粘牙。
以體重堅實、外皮色棕褐、皮紋細、無裂隙、斷面白色細膩、粘牙力強者為佳。
2.顯微鑒別 粉末特征:灰白色。①用斯氏液裝片,可見無色不規則形顆粒團塊、末端鈍圓的分技狀團塊及細長菌絲;遇水使合氯醛液粘化成膠凍狀,加熱團塊物溶化。②用5%氫氧化鉀溶液裝片,可見細長的菌絲,稍彎曲,有分枝,無色(內層菌絲),或帶棕色(外層菌絲),長短不一,直徑3-8(-16)μm,橫隔偶見。
[商品規格]1.茯苓一等:體堅實、皮細,斷面白色,無雜質、霉變。二等:體軟泡,質粗,斷面白色至黃赤色,間有皮沙、水銹、破塊、破傷。
2.白茯苓為切去赤茯苓后的白色部分。
2.1.白苓片一等:白色或灰白色,厚度每cm7片,長寬不小于3cm,毛邊(不修邊),質細。二等:厚度每厘米5片。
2.2.白苓塊赤黃色,厚4-6mm,長寬4-5cm,邊緣苓塊可不成方形,間有長寬1.5cm以上的碎塊。
2.3.骰方白色,長、寬、厚1cm以內,均勻整齊,質堅實,不無則碎塊不超過10%。
2.4.白碎苓為加工茯苓時白色或灰白色的大小碎塊或碎屑。
3.赤茯苓除去茯苓皮后,再切下周邊或內部淡紅色的部分。
3.1.赤苓塊扁方形,赤黃色,厚4-6mm,長寬4-5cm。邊緣苓塊可不成方形,間有1.5cm以上的碎塊。
3.2.赤碎苓為加工茯苓時的赤黃色大小碎塊或碎屑。
4.茯神塊為茯苓塊中穿有堅實細松根者,長寬4-5cm,厚4-6mm,松根直徑不超過1.5cm,邊緣苓塊可不成方形。
5.茯神木為茯苓中間生長的松木,多為彎曲的松根,似朽木狀,質松體輕,每根直徑不超過2.5cm,周圍帶有2/3的茯苓肉。
6.茯神木為剝下的中間生長的松木,多為不規則片狀,外表面棕褐色或黑褐色。內表面白色或淡棕色,質脆,略具彈性。出口品有排苓、大楝苓、中楝苓、小楝苓,每個重800-600g,外皮棕紅色,內部粉白。又有一、二、三、四、五等平片,桶裝凈重60kg。
化學成分 菌核含多種成分:①三萜類:茯苓酸(pachymic acid),16α-羥基齒孔酸(tumulosic acid)3β-羥基-7.9(11),24-羊毛甾三烯-21-酸[3β-hydroxylanosta-7.9(11),24-TCMLIBien-21-oic acid],茯苓酸甲酯(pachymic acid methyl ester),16α-羥基齒孔酸甲酯(tumulosic acid methyl ester),7,9(11)-去氫茯苓酸甲酯[7,9(11)-dehydropachymic acid methyl ester],3β,16α-二羥基-7,9(11),24(31)-羊毛甾三烯-21-酸甲酯[3β,16α-dihydrox-ylanosta-7,9(11),24(31)-TCMLIBien-21-oic acid methyl ester],多孔菌酸C甲酯(polypenic acid C methyl ester),3-氫化松苓酸(TCMLIBametenloic acid),齒孔酸(eburicoic acid),去氫齒孔酸(dehy-droeburicoic acid),茯苓新酸(poricoic acid)A、B、C、D、DM、AM,β香樹醇乙酸(β-羥基-16α-乙酰氧基-7,9(11),24-羊毛甾三烯-21-酸[3β-hydroxy-16α-acetylosy-lanosta-7,9(11),24-TCMLIBien-21-oic acid]及7,9(11)去氫茯苓酸[7,9(11)-dehydropachymic acid]。②多糖:茯苓聚糖(pachy-man)、茯苓次聚(Pachymaran)及高度(1,3)、(1,6)、分支的β-D-葡聚糖H11(gluan H11)。其他尚含麥角甾醇(ergo-sterol),辛酸(caprylic aid),十一烷酸(undecanoic),月桂酸(lauric acid),十二碳酸酯(dodecenoic acid),棕櫚酸(palmitic acid),十二碳烯酸酯(dodecenoate),辛酸酸(caprylate)以及無元素。
藥理作用 1.利尿作用:1.1.將茯苓生藥用70%酒精冷浸,使用時將浸得液的酒精蒸發,加蒸餾水稀釋,至一定濃度,然后選擇健康兔按體重注射給藥,慢性實驗結果表明,用藥后尿量有明顯增加。
1.2.給犬靜脈注射茯苓煎劑(0.048g/kg),結果尿量并未增加,對大白鼠亦無效或功效很弱;以尿排量和氯排泄量為觀察指標,用茯苓煎劑給大白鼠(禁食12小時)灌胃,結果在此實驗條件下,茯苓也不能表現其利尿排氯作用。
1.3.茯苓不具有抗脫氧皮質酮的作用。
2.抗菌作用:茯苓的100%煎劑用平板打洞法對金黃色葡萄球菌、大腸桿菌、變形桿菌等均有抑制作用。茯苓對用試管法的抑菌試驗結果是無抑菌作用。茯苓的乙醇提取物在體外能殺死鉤端螺旋體,但水煎液無效。
3.對消化系統的影響:茯苓對家兔離體腸管有直接松弛作用,對大鼠幽門結扎所形成的潰瘍有預防效果,并能降胃酸。另對CCl4所致大鼠肝損傷有明顯的保護作用,使谷丙轉氨酶活性明顯降低,防止肝細胞壞死。
4.抗腫瘤作用:茯苓中的主要成分為茯苓聚糖(Pachyman),含量很高。茯苓聚糖本身無抗腫瘤活性,若切斷其所含的β-(1→6)吡喃葡萄糖支鏈,成為單純的β-(1→3)葡萄糖聚糖[稱為茯苓次聚糖(Pachymaran)],則對小鼠肉瘤S180的抑制率可達96.88%。
茯苓多糖體在動物試驗中呈現了強烈的抗腫瘤作用,把肉瘤180細胞接種在ICR/JCL小鼠皮下,24小時以后腹腔注射各種茯苓多糖體,5mg/kg劑量每日1次,連用10天,5周后處死小鼠,剖取腫瘤稱重,計算抑瘤率。結果表明,茯苓聚糖未能呈現抗腫瘤作用,而茯苓多糖抑瘤率為95%;羧甲基茯苓多糖抑瘤率為73%;羥乙基茯苓多糖-1抑瘤率為9%;羥乙基茯苓多糖-2抑瘤率為61%;羥乙基茯苓多糖-3抑瘤率為99%;羥乙基茯苓多糖-4抑瘤率為100%。新型竣甲基茯苓多糖注射液在ICR/JCL小鼠上試驗,發現100mg/kg劑量連續給藥10天,對腫瘤U一14抑制率92.7%。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與艾氏腹水癌培養液混合均勻后溫育4小時,用臺盼蘭染色觀察艾氏腹水癌細胞的死亡率(>50%時表示有效)。當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濃度為0.25%及0.50%時,死亡率分別為54.7%和61.7%。給接種艾氏腹水癌小鼠連續腹腔注射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100mg/kg/天)10天,生存期較對照組延長23.49%,腹水量減少71.53%,癌細胞總數減少139.20%。給小鼠腹腔注射茯苓多糖5-200mg/kg.天,連續10天,10mg/kg以上組均對S180有明顯抑制作用。茯苓多糖體腹膜內給藥,明顯抑制小鼠S180和ED移植性皮下腫瘤的生長,在一定程度上延長皮下荷IMC癌瘤和S180小鼠的生長期。給小鼠灌胃羧甲基茯苓多糖(250mg/kg /天)25天,對子宮頸癌U一14肺轉移有明顯抑制作用。在進行茯苓多糖體抗腫瘤的試驗中,發現茯苓多糖體同其它多糖體一樣,對生長遲緩型的移植性腫瘤才能達到強烈的抑制作用,并具有下列幾種特點:4.1.最佳劑量:茯苓多糖體的抑瘤作用與劑量有關,劑量過高或過低,都會影響其抑癌效果,在摸索最佳劑量的試驗中,各學者得到的結果有所差別。如Hamuro等(1971)做羧甲基茯苓多糖抑瘤試驗,采用100mg/kg、50mg/kg、5mg/kg三種不同劑量,結果抑瘤率分別為 92.3%、96.1%、53.4%,其中以50mg/kg劑量最佳。趙大明(1982)做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抑瘤試驗,采用500mg/kg、100mg/kg、50mg/kg、25mg/kg劑量進行試驗,結果抑瘤率分別為75.5%、92.7%、78.8%、79.4%,其中以100mg/kg劑量最佳。呂蘇成等(1989)采取灌胃法將茯苓多糖配成250mg/kg/天,500mg/kg/天、1000mg/kg/天三種濃度進行試驗,連續用藥7天、第8天檢測以250mg/kg/天劑量最佳。
4.2.不同給藥途徑:茯苓多糖體系用各種不同的給藥途徑,抑瘤效果也不盡相同。用羧甲基茯苓多糖對肉瘤180的抑瘤試驗,給瑞士小鼠5mg/kg劑量連用10天,腹腔注射抑瘤率為99.1%;肌肉注射抑瘤率為96.5%;靜脈注射抑瘤率為99.6%;皮下注射抑瘤率為86.3%;口服抑瘤率為8.8%。
4.3.不同品系的小鼠:真菌多糖體用不同品系的小鼠或雜種鼠做試驗,其抑瘤效果差別很大。如香菰多糖(Lentinan)用ICR/TCL、ddys、SWM/MS、C57BL/6品系的小鼠做試驗,則出現強烈的抑瘤作用,其抑瘤為85-99%;用C3H/He品系的小鼠做實驗,其抑瘤率則為37-48%,而用BALB/C及DBA/2品系的小鼠做試驗,方法按1978年全國統一的抗腫瘤藥物體內篩選規程(草案)進行,結果對肉瘤180曾出現過大于30%的抑瘤率,也出現過29.6%、18.9%的抑瘤率及無抑瘤現象;對小鼠腫瘤U一14的抑制作用也不明顯。而用同樣的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注射液,用500mg/kg、100mg/kg、50mg/kg、25mg/kg劑量進行試驗,結果ICR/JCL小鼠腫瘤U一14均有抑瘤作用,其抑瘤率為75.5-92.7%。
5.茯苓多糖體對免疫功能的影響:5.1.增加巨噬細胞的細胞毒性作用:茯苓多糖、羥乙基茯苓多糖-3、羥乙基茯苓多糖-4、腹腔注射可以明顯增強小鼠腹膜滲出細胞(PEC)的細胞毒性作用;茯苓聚糖、羥乙基茯苓多糖-1、羥乙基茯苓多糖-2也有一定的作用。用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進行試驗,結果表明能增強PEC細胞毒性作用,使吞噬細胞的吞噬率和吞噬指數明顯增加。皮下連續注射5天,50mg/kg劑量使腹腔巨噬細胞吞噬率增加35.5%,吞噬指數增加58.O%;皮下連續注射10天,50mg/kg劑量使吞噬率增加66.1%,吞噬指數增加121%。新型甲基茯苓多糖還能拮抗免疫抑制劑醋酸可的松對巨噬細胞功能的抑制。給小鼠連續皮下注射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10天(50mg/kg.天),自第8天起可的松對照組及羧甲基茯苓多糖加可的松試驗組均皮下注射醋酸可的松(100mg/kg/天)3天,可的松對照組的吞噬率和吞噬指數為18.86±3.40%和0.41±0.09;試驗組的吞噬率和吞噬指數34.81±1.75%和0.86±0.07。新型羥甲基茯苓多糖能使Lewis肺癌C57純系小鼠及荷肉瘤180瑞士小鼠的巨噬細胞吞噬功能低下恢復正常。C57純系小鼠皮下接種Lewis肺癌細胞24分鐘后,連續皮下注射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50mg/kg/天)10天,結果吞噬率和吞噬指數分別為:(1)正常小鼠組:39.60±4.86%和0.99±0.20;(2)帶Lewis肺癌組:24.44±3.38%和0.55±0.10;帶Lewis肺癌加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組:59.26±6.50%和1.30±0.21。瑞士小鼠皮下接種肉瘤180細胞24小時后,皮下連續注射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50mg/kg/天)10天,結果吞噬率和吞噬指數分別為:(1)荷瘤組:26.88±4.57%和0.74±0.11;(2)荷瘤加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組:45.92±4.13%和1.57±0.12。另有藥理實驗表明,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能明顯提高小鼠腹腔巨噬細胞的吞噬率和吞噬指數。給小鼠腹腔注射 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300mg/kg/天)7天,腹腔巨噬細胞的吞噬率為38±2.46%,吞噬指數為0.67±0.04;對照組的吞噬率為19.4±1.27%,吞噬指數為0.32±0.02。
5.2.羥甲基茯苓多糖能明顯增強小鼠脾抗體分泌細胞數(PFC)以及特異的抗原結合細胞數(SRFC)。羥甲基茯苓多糖對PFC及SPFC的增強作用以隨劑量的增加而增加;能明顯增強小鼠對BSA誘導的遲發型超敏反應性。羥甲基茯苓多糖100mg/kg/天經腹腔注射4天后,小鼠 BSA誘導的DTH反應明顯增強與對照組相比,P<0.01差別顯著;羥甲基茯苓多糖能明顯增強小鼠脾T細胞生長因子(TCGF)的生長。羥甲基茯苓多糖100mg/kg.天經腹腔連續用藥4天后,小鼠脾細胞受ConA刺激生成的TCGF量明顯較對照組高,用藥組小鼠TCGF的生成量較正常小鼠增加3.5倍。
5.3.增加酸性非特異酯酶(ANAE)陽性淋巴細胞數。采取灌胃法將茯苓多糖配成250mg/kg/天、500mg/kg/天、1000mg/kg/天三種濃度進行試驗,連續用藥7天,第8天檢測酸性非特異酯酶(ANAD)陽性淋巴細胞數、溶血空斑(PFC)、巨噬細胞吞噬等,同時進行了胸腺,脾臟和腫瘤重量的測定,結果證明茯苓多糖能增強M吞噬功能(P<0.01),增加ANAE陽性淋巴細胞數(P<0.05)。還能使小鼠脾臟抗體分泌細胞數明顯增多(P<0.01),并具有抗胸腺萎縮及抗脾臟增大和抑制腫瘤生長的功能。
5.4.增強T淋巴細胞的細胞毒性:茯苓多糖體能增強T淋巴細胞的細胞毒性作用,即增強細胞免疫反應,并因此而激活機體對腫瘤的免疫監督系統,這與其抗腫瘤活性密切相關。
5.4.1.管內試驗:用51Cr標記靶細胞,將培養5天的淋巴細胞與標記靶細胞以1:1混合,用51Cr釋放數做為靶細胞損傷的指標。
據此來觀察淋巴細胞的細胞毒性作用。試驗時加入不同劑量的多糖體,觀察對淋巴細胞的細胞毒性作用的影響。結果表明,茯苓多糖和羥乙基茯苓多糖在管內可使淋巴細胞的細胞毒性增強20-28倍,茯苓聚糖和羧甲基茯苓多糖可增強4-7倍。
5.4.2.體內試驗:用CBA小鼠做試驗,開始用P815瘤細胞作為淋巴細胞激活劑,使之致敏,并于不同天數腹腔注射各種茯苓多糖體。第10天將小鼠處死,取出脾細胞和腸系膜淋巴細胞(MLNC)。用51Cr標記的P815瘤細胞作為T淋巴細胞的細胞毒性的靶細胞,與已配好的脾細胞及MLNC以一定比例混合(l :100),培養3小時,觀察51Cr釋放率。結果證明各種茯苓多糖體在體內均能增強T淋巴細胞的細胞毒性作用。此外,100μg/ml的羥甲基茯苓多糖對NK細胞活性有促進作用。
6.對血液系統的影響:6.1.能使環磷酰胺所致大白鼠白細胞減少加速回升。
6.2.含水溶性小分子多糖的茯苓水提液能使離體健康人紅細胞2,3一DPG水平上升約25%,并能有效地延緩溫育過程中2,3一DPG的耗竭;靜脈給藥小鼠整體2,3一DPG水平顯著上升。
6.3.茯苓水煎劑皮下注射給藥和灌胃給藥均可使小鼠血漿皮質酮明顯升高。
7.對中樞神經系統的影響:茯苓煎劑按5-10g/kg 腹腔注射,對預先給與咖啡因或未給與咖啡因的小鼠,均有鎮靜作用。茯苓與戊巴比妥鈉的協同作用。茯苓煎劑(10g/kg)未能明顯延長戊巴比妥鈉的麻醉時間;用40g/kg的劑量則使麻醉時間較對照組更顯著延長,隨著劑量的加大,鎮靜指數也隨之增加。這種協同作用,可能是由于它們的中樞抑制作用所致,也可能是妨礙了戊巴比妥的分解與排泄而致麻醉時間延長。
8.其它作用8.1.乙醇提取物有使兔血糖先升高后下降的作用。
8.2.茯苓的水,乙醇及乙醚提取物對離體蛙心都有增強心臟收縮以及加速心率的作用。
8.3. 茯苓體內外均明顯抑制MAO-B活性。
8.4.羧甲基茯苓多糖(100mg/kg/天)腹腔注射、12天,可對抗60Co r 射線對小鼠末稍白細胞的抑制作用,使肝勻漿細胞色素P一450含量減少,硫噴妥鈉的中樞抑制作用加強。
毒性 羧甲基茯苓多糖毒性低,給小鼠皮下注射的半數致死量為 3.13g/kg。對犬的急性、亞急性毒性試驗未見到明顯的毒性反應。但大劑量(人常用量的500倍)給藥后的開始2周,小鼠體重有明顯抑制,可使末梢血中白細胞總數增加,GPT亦輕度增加。
鑒別 理化鑒別 (1)粉末少許加碘化鉀試液1滴,顯深紅色,如加α-萘酚及濃硫酸,顯橙紅色至淡紅色。(檢查多糖類)(2)取粉末0.5g加丙酮10ml,水浴溫浸10min,濾過。濾液蒸干,殘渣加冰醋酸1ml使溶解,再加硫酸1滴,顯淡紅色,后變淡褐色。(檢查麥角甾醇)(3)薄層色譜 取粉末2g,加乙醚4ml,冷浸24h,濾過。濾液濃縮至1ml,點樣于中性氧化鋁板上,用苯-95%乙醇(9:1)上行展開,在紫外光燈(254nm)下觀察,有黃綠色及紫色兩個熒光斑點。
炮制 茯苓:用水浸泡,洗凈,撈出,悶透后,切片,曬干。朱茯苓:取茯苓塊以清水噴淋,稍悶潤,加朱砂細粉撒布均勻,反復翻動,使其外表粘滿朱砂粉末,然后晾干,(每茯苓塊100斤,用朱砂粉30兩)
性味 甘;淡;平
歸經 心;脾;肺;腎經
功能主治 滲濕利水;健脾和胃;寧心安神。主小便不利;水腫脹滿;痰飲咳逆;嘔吐;脾虛食少;泄瀉;心悸不安;失眠健忘;遺精白濁
用法用量 內服:煎湯,10-15g;或入丸散。寧心安神用朱砂拌。
注意 陰虛而無濕熱、虛寒滑精、氣虛下陷者慎服。
各家論述 1. 陶弘景:茯苓,白色者補,赤色者利。
2.《本草衍義》:茯苓、茯神,行水之功多,益心脾不可鬧也。
3.《用藥心法》:茯苓,淡能利竅,甘以助陽,除濕之圣藥也。味甘平補陽,益脾逐水,生津導氣。
4.《湯液本草》:茯苓,伐腎邪,小便多能止之,小便澀能利之,與車前子相似,雖利小便而不走氣。酒浸與光明朱砂同用,能秘真。
5.《本草衍義補遺》:茯苓,仲景利小便多用之,此治暴新病之要藥也,若陰虛者,恐未為宜。
6.《綱目》:茯苓,《本草》又言利小便,伐腎邪,至東垣、王海藏乃言小便多者能上,澀者能通,同朱砂能秘真元。而朱丹溪又言陰虛者不宜用,義似相反,何哉?茯苓氣味淡而滲,其性上行,生津液,開腠理,滋水源而下降,利小便,故張潔古謂其屬陽,浮而升,言其性也;東垣謂其為陽中之陰,降而下,言其功也。《素問》云,飲食入胃,游溢精氣,上輸于肺,通調水道,下輸膀胱。觀此,則知淡滲之藥,俱皆上行而后下降,非直下行也。小便多,其源亦異。《素問》云,肺氣盛則便數而欠,虛則欠咳小便遺數,心虛則少氣遺溺,下焦虛則遺溺,胞遺熱于膀胱則遺溺,膀胱不利為癃,不約為遺,厥陰病則遺溺閉癃。所謂肺氣盛者,實熱也,其人必氣壯脈強,宜用茯苓甘淡以滲其熱,故曰,小便多者能止也。若夫肺虛、心虛、胞熱、厥陰病者,皆虛熱也,其人必上熱下寒,脈虛而弱,法當用升陽之藥,以升水降火。膀胱不約,下焦虛者,乃火投于水,水泉不藏,脫陽之癥,其人必肢冷脈遲,法當用溫熱之藥,峻補其下,交濟坎離,二證皆非茯苓輩淡滲之藥所可治,故曰陰虛者不宜用也。陶弘景始言茯苓赤瀉、白補,李杲復分赤入丙丁,白入壬癸,此其發前人之秘者;時珍則謂茯苓、茯神,只當云赤入血分,白入氣分,各從其類,如牡丹、芍藥之義,不當以丙丁、壬癸分也,若以丙丁,王癸分,則白茯神不能治心病,赤茯苓不能人膀胱矣。張元素不分赤白之說,于理欠通。
7.《本草經疏》:茯苓,其味甘平,性則無毒,入手足少陰,手太陽,足太陰、陽明經,陽中之陰也。胸脅逆氣,邪在手少陰也;憂恚驚邪,皆心氣不足也;恐悸者,腎志不足也;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亦手少陰受邪也。甘能補中,淡而利竅,補中則心脾實,利竅則邪熱解,心脾實則憂恚驚邪自止,邪熱解則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自除,中焦受濕熱,則口發渴,濕在脾,脾氣弱則好睡,大腹者,脾土虛不能利水,故腹脹大也。淋瀝者,脾受濕邪,則水道不利也。膈中痰水水腫,皆緣脾虛所致,中焦者,脾土之所治也,中焦不治,故見斯病,利水實脾,則其證自退矣。開胸腑,調臟氣,伐腎邪者,何莫非利水除濕,解熱散結之功也。白者入氣分,赤者入血分,補心益脾,白優于赤,通利小腸,專除濕熱,赤亦勝白。
8.《本草正》:茯苓,能利竅去濕,利竅則開心益智,導濁生津;去濕則逐水燥脾,補中健胃;祛驚癇,厚腸藏,治痰之本,助藥之降。以其味有微甘,故曰補陽。但補少利多,故多服最能損目,久弱極不相宜。若以人乳拌曬,乳粉既多,補陰亦妙。
9.《藥品化義》:白茯苓,味獨甘淡,甘則能補,淡則能滲,甘淡屬土,用補脾陰,土旺生金,兼益肺氣。主治脾胃不和,泄瀉腹脹,胸脅逆氣,憂思煩滿,胎氣少安,魂魄驚跳,膈問痰氣。蓋甘補則脾臟受益,中氣既和,則津液白生,口焦舌干煩渴亦解。又治下部濕熱,淋疬水腫,便溺黃赤,腰臍不利,停蓄邪水。蓋淡滲則膀胱得養,腎氣既旺,則腰臍間血自利,津道流行,益肺于上源,補脾于中部,令脾肺之氣從上順下,通調水道,以輸膀胱,故小便多而能止,澀而能利。
10.《本草求真》:茯苓入四君,則佐參術以滲脾家之濕,入六味,則使澤瀉以行腎邪之余,最為利水除濕要藥。書曰健脾,即水去而脾自健之謂也。且水既去,則小便自開,安有癃閉之慮乎,水去則內濕已消,安有小便多見之謂乎。故水去則胸膈自寬而結痛煩滿不作,水去則津液自生而口苦舌干悉去。
11.《本經疏證》:夫氣以潤而行,水以氣而運,水停即氣阻,氣阻則水淤。茯苓者,純以氣為用,故其治咸以水為事,觀于仲景書,其顯然可識者,如隨氣之阻而宣水(茯苓甘草湯);隨水之淤而化氣(五苓散);氣以水而逆,則冠以導水而下氣隨之(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茯苓桂枝白術甘草湯);水以氣而涌,則首以下氣而導水為佐(桂枝五味甘草及諸加減湯);水與氣并壅于上,則從旁泄而慮傷無過(茯苓杏仁甘草湯、茯苓戎鹽湯、茯苓澤瀉湯);氣與水偕溢于外,則從內挽而防脫其陽(防己茯苓湯);氣外耗則水內迫,故為君于啟陽之劑(茯苓四逆湯);氣下阻則水中停,故見功于妊娠之疴(桂枝茯苓丸、葵子茯苓散)。凡此皆起陰以從陽,布陽以化陰,使清者條鬯,濁者自然退聽,或從下行,或從外達,是用茯苓之旨,在補不在泄,茯苓之用,在泄不在補矣。
12.《本經》: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利小便。
13.《別錄》:止消渴,好睡,大腹,淋瀝,膈中痰水,水腫淋結。開胸腑,調臟氣,伐腎邪,長陰,益氣力,保神守中。
14.《藥性論》:開胃,止嘔逆,善安心神。主肺痿痰雍。治小兒驚癇,心腹脹滿,婦人熱淋。
15.《日華子本草》:補五勞七傷,安胎,暖腰膝,開心益智,止健忘。
16.《傷寒明理論》:滲水緩脾。
17.《醫學啟源》:除濕,利腰臍間血,和中益氣為主。治溺黃或赤而不利。《主治秘訣》云,止瀉,除虛熱,開腠理,生津液。
18. 王好古:瀉膀胱,益脾胃。治腎積奔豚。
19.《藥征》:主治悸及肉瞤筋惕,旁治頭眩煩躁。
摘錄 《中華本草》

《中藥學》第四章 利水滲濕藥 >> 茯苓

【藥用】多孔菌科真菌茯苓Poriacocos(Schw.)Wolf菌核的白色部份
【性味與歸經】甘、淡,平。歸心、肺、脾、腎經。
【功效】利水滲濕,健脾,化痰,寧心安神
【臨床應用】1.用于小便不利,水腫等癥
茯苓功能利水滲濕,而藥性平和,利水而不傷正氣,為利水滲濕要藥。凡小便不利、水濕停滯的癥候,不論偏于寒濕,或偏于濕熱,或屬于脾虛濕聚,均可配合應用。如偏于寒濕者,可與桂枝、白朮等配伍;偏于濕熱者,可與豬苓、澤瀉等配伍;屬于脾氣虛者,可與黨參、黃耆、白朮等配伍;屬虛寒者,還可配附子、白朮等同用。
2.用于脾虛泄瀉,帶下
茯苓既能健脾,又能滲濕,對于脾虛運化失常所致泄瀉、帶下,應用茯苓有標本兼顧之效,常與黨參、白朮、山藥等配伍。有可用為補肺脾,治氣虛之輔佐藥。
3.用于痰飲咳嗽,痰濕入絡,肩背酸痛
茯苓既能利水滲濕,又具健脾作用,對于脾虛不能運化水濕,停聚化生痰飲之癥,具有治療作用。可用半夏、陳皮同用,也可配桂枝、白朮同用。治痰濕入絡、肩酸背痛,可配半夏、枳殼同用。
4.用于心悸,失眠等癥
茯苓能養心安神,故可用于心神不安、心悸、失眠等癥,常與人參、遠志、酸棗仁等配伍。
【處方用名】1.茯苓、白茯苓、云茯苓、云苓(去皮,蒸熟,切片,曬干用。偏于健脾寧心)
2.赤茯苓、赤苓(去皮,取菌核的淡紅色部份,蒸透切片,或輾碎用。偏于滲濕泄熱)
3.朱茯苓、辰茯苓、朱砂拌茯苓(取白茯苓凈片,用朱砂2%拌勻后用。可增強寧心安神的作用。)
【一般用量與用法】三錢至五錢,煎服
【附藥】1.茯苓皮:即茯苓菌核的外皮。性味甘、淡、平。功能利水消腫。適用于水腫用量、用法同茯苓。
2.茯神:即茯苓菌核中間抱有松根的部份。性味甘、平。功能寧心安神。適用于心悸怔忡、失眠健忘等癥。用量、用法同茯苓。
【按語】茯苓淡而能滲,甘而能補,能瀉能補,兩得其宜之藥也。利水濕以治水腫小便不利,化痰飲以治咳咳嗽、痰濕入絡之癥,健脾胃而能止瀉止帶,寧心神治驚悸失眠。藥性平和,無傷正氣之弊,以其既能扶正,又能祛邪,故脾虛濕盛,正虛邪實之癥尤為適宜。
【方劑舉例】五苓散(《傷寒論》):茯苓、豬苓、澤瀉、白朮、桂枝。治頭痛發熱,口燥咽干,煩渴飲水,水入即吐,小便不利。
苓桂朮甘湯(《金匱要略》):茯苓、桂枝、白朮、炙甘草。治痰飲停聚,頭眩,心悸,咳嗽。
指迷茯苓丸(《醫方考》):半夏、茯苓、枳殼、風化硝、生姜。治痰濕內停,流注四肢,肩臂酸痛,兩手疲軟者。
【文獻摘錄】《本草衍義》:「茯苓、茯神,行水之功多,益心脾不可闕也。」
《本草綱目》:「茯苓氣味淡而滲,其性上行,生津液,開腠理,滋水源而下降,利小便,故張潔古謂其屬陽,浮而升,言其性也;東垣謂其為陽中之陰,降而下,言其功也。」
《本草正》:「能利竅去濕,利竅則開心益智,導濁生津;去濕則逐水燥脾,補中健胃;袪驚癇,厚腸臟,治痰之本,助藥之降。以其味有微甘,故曰補陽。但補少利多。」


《本草綱目》木部 >> 茯苓

「釋名」茯靈、茯兔、松腴、不死面,抱根者名茯神。
「氣味」甘、平、無毒。
「主治」
1、心神不定,恍惚健忘。用茯苓二兩(去皮)、沉香半兩,共研為末,加煉蜜做成丸子,如小豆大。每服三十丸,飯后服,人參湯送下。
2、虛滑遺精。用白茯苓二兩、縮砂仁一兩,共研為末,加鹽二錢,將瘦羊肉切薄片蘸藥炙熟吃,酒送下。
3、濁遺帶下(男子元陽虛損,精氣不固,小便下濁,余瀝常流,夢寐我驚,頻頻遺泄。婦人白帶)。用白茯苓(去皮)四兩,挖空一處,填入豬苓四錢半,煮開多次人,取出曬干,去掉豬苓,研為末,化黃蠟調成丸子如彈子大。每嚼服一丸,空心服,唾液送下。以尿清為度,忌米醋。此方名“威喜丸”。
4、小便頻多。用白茯苓(去皮)、干山藥(去皮),在白礬水中漬過,焙干,等分為末。每服二錢,米湯送下。
5、小便淋瀝不禁。用白茯苓、示茯苓,等分為末,加不揉洗去筋,控干,以酒煮地黃汁搗成膏調為丸子,如梧子在。每嚼一丸,空心服,鹽酒送下。
6、滑痢不止。用白茯苓一兩、木香(煨)半兩,共研為末,每服二錢,紫蘇木瓜湯送下。
7、妊娠水腫,小便不利,惡寒。用赤茯苓(去皮)、葵子各半兩,共研為末。每服二錢,水送下。
8、突然耳聾。用黃蠟不拘多少,和茯苓末細嚼。茶湯送下。
9、痔漏。用赤、白茯苓(去皮)、沒藥各二兩,破故紙四兩,在石臼中搗成一塊,酒浸數日,取出,放入木籠蒸熟,曬干為末,加酒,糊做成丸,如梧子大。每服二十丸,酒送下。
10、水腫尿澀。用茯苓皮、椒目,等分煎湯,每日飲服。有效為止。


《雷公炮炙論》茯苓

雷公云∶凡采得后,去皮、心、神,了,搗令細,于水盆中攪令濁,浮者去之,是茯苓筋,若誤服之,令人眼中童子并黑睛點小,兼盲目,甚記之。


《千金翼方》木部上品 >> 茯苓

味甘,平,無毒。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利小便,止消渴,好唾,大腹淋瀝,膈中痰水,水腫淋結,開胸腑,調臟氣,伐腎邪,長陰,益氣力,保神守中。久服安魂養神,不饑延年。一名伏菟,其有木根者名茯神。


《本草經集注》草木上品 >> 茯苓

味甘,平,無毒。主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止口焦舌干,利小便。止消渴唾,大腹淋瀝,膈中痰水,水腫淋結,開胸腑,調臟氣,伐腎邪,長陰,益氣力,保神守中。久服安魂魄,養神,不饑,延年。一名茯菟。其有抱根者,名茯神。茯神,味甘,平。主辟不祥,治風眩、風虛,五勞、七傷,口干,止驚悸,多恚怒,善忘,開心益智,安魂魄,養精神。生太山山谷大松下。二月、八月采,陰干。(馬間為之使。
案藥名無馬間,或者馬莖,聲相近故也。得甘草、防風、芍藥、紫石英、麥門冬共治五臟。
惡白蘞。畏牡蒙、地榆、雄黃、秦膠、龜甲。)
今出郁州,彼土人乃故斫松作之,形多小,虛赤不佳。自然成者,大如三、四升器,外皮黑細皺,內堅白,形如鳥獸龜鱉者,良。又復時燥則不水。作丸散者,皆先煮之兩三沸,乃切,曝干。白色者補,赤色者利,世用甚多。《仙經》服食,亦為至要。云其通神而致靈,和魂而練魄,明竅而益肌,濃腸而開心,調營而理胃,上品仙藥也。善能斷谷不肌。為藥無朽蛀。吾嘗掘地得昔人所埋一塊,計應卅許年,而色理無異,明其貞全不朽矣。其有銜松根對度者,為茯神,是其次茯苓后結一塊也。仙方唯云茯苓,而無茯神,為治既同,用之亦應無嫌。(《新修》八七頁,《大觀》卷十二,《政和》二九六頁)


《新修本草》卷第十二 >> 茯苓

味甘,平,無毒。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止口焦舌干,利小便,止消渴,好唾,大腹淋瀝,膈中淡水,水腫淋結,開胸腑,調臟氣,伐腎邪,長陰,益氣力,保神守中。久服安魂魄、養神、不饑、延年。一名茯菟。其有抱根者,名五勞、七傷,口干,止驚悸,多恚怒,善忘,開心益智,安魂魄,養精神。生太山山谷大松下。二月、八月采,陰干。
馬間為之使。案藥名無馬間,或者馬莖,聲相近故也。得甘草、防風、芍藥、紫石英、麥門冬共療五臟。惡白蘞。
畏牡蒙、地榆、雄黃、秦膠、龜甲。今出郁州,彼土人乃故斫松作之,形多小,虛赤不佳。
自然成者,大如三、四升器,外皮黑細皺,內堅白,形如鳥獸龜鱉者,良。又復時燥則不水。作丸散者,皆先煮之兩三沸,乃切,曝干。白色者補,赤色利,俗腸而開心。
調營而理胃,上品仙藥也。善能斷谷不饑。為藥無朽蛀。
吾嘗掘地得昔人所埋一塊,計應卅許年,而色理無異,明其全不朽矣。其有銜松根對度者,為茯神,是其次茯苓后結一塊也。仙方唯云茯苓,而無茯神。為療既同,用之亦應無嫌。
〔謹馬刀為茯苓使,無名馬間者,間字草書,似刀字,寫人不識,訛為間耳。陶不悟,云是馬莖,謬矣。今大山亦有茯苓,白實而塊小,不復采用。今第一出華山,形極粗大。雍州南山亦有,不如華山者。


《神農本草經百種錄》茯苓

古注茯苓,皆云松脂入地所結,無苗葉花實。今之茯苓,皆有蔓可種,疑古今有異同也。味甘平。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皆脾虛不能化水,痰飲留結諸經之疾。口焦舌干,胸有飲,則水下聚而津液不升。利小便。淡滲利水道。久服,安魂養神,不饑延年。心脾和通之效。
茯苓生山谷之中,得松柏之余氣,其味極淡,故為調補脾陰之藥,義見石斛條下。凡人邪氣郁結,津液不行,則為痰為飲。痰濃稠為火之所結,飲清稀為水之所停。故治痰則咸以降之,治飲則淡以利之。若投以重劑,反拒而不相入,惟茯苓極輕淡,屬土,土勝水能疏之滌之,令從膀胱以出,病漸去而不覺也。觀仲景豬苓湯等方,五苓散義自見矣。


《吳普本草》草木類 >> 茯苓

《御覽》卷九百八十九
通神。桐君∶甘。雷公、扁鵲∶甘,無毒。或生益州大松根下,入地三尺一丈。二月、七月采。


《本草衍義》卷十三 >> 茯苓

乃樵斫訖多年松根之氣所生。此蓋根之氣味,噎郁未絕,故為是物。然亦由土地所宜與不宜。其津氣盛者,方發泄于外,結為茯苓,故不抱根而成物。既離其本體,則有苓之義。茯神者,其根但有津氣而不甚盛,故只能伏結于本根,既不離其本,故曰茯神。此物行水之功多,益心脾不可闕也。或曰松既樵矣,而根尚能生物乎?答曰∶如馬勃、菌、五芝、木耳、石耳之類,皆生于枯木、石、糞土之上,精英未淪,安得不為物也。其上有菟絲,下有茯苓之說,甚為輕信。


《湯液本草》木部 >> 茯苓

氣平,味淡。味甘而淡,陽也。無毒。
白者,入手太陰經、足太陽經,少陽經;《象》云∶止渴,利小便,除濕益燥,和中益氣,利腰臍間血為主。治小便不通,溺黃而赤或不利。如小便利或數服之,則大損人目。如汗多人服之,損真氣,夭人壽。醫云赤瀉白補,上古無此說。去皮用。
《心》云∶淡能利竅,甘以助陽,除濕之圣藥也。味甘平,補陽,益脾逐水。濕淫所勝,小便不利。淡味滲,泄陽也。治水緩脾,生精導氣。
《珍》云∶甘,純陽。滲泄止渴。
《本草》云∶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利小便,止消渴,好唾,大腹淋瀝,消膈中痰水,水腫,淋結。開胸腑,調臟氣,伐腎邪,長陰,益氣力,保神守中。
《液》云∶入足少陰,手足太陽。色白者,入辛壬癸;赤者,入丙丁。伐腎邪,小便多,能止之;小便澀,能利之。與車前子相似,雖利小便而不走氣。酒浸,與光明朱砂同用,能秘真。味甘、平,如何是利小便。


《本草備要》木部 >> 茯苓

補心脾,通,行水
甘溫益脾助陽,淡滲利竅除濕。色白入肺瀉熱,而下通膀胱(能通心氣于腎,使熱從小便出,然必其上行入肺,能清化源,而后能下降利水也),寧心益氣,調營理衛,定魄安魂(營主血,衛主氣,肺藏魄,肝藏魂)。
治憂恚驚悸(心肝不足),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口焦舌干(口為脾竅,舌為心苗。火下降則熱除),咳逆(肺火)嘔噦(胃火),膈中痰水(脾虛),水腫淋瀝,泄瀉(滲濕)遺精(益心腎。若虛寒遺溺、泄精者,又當用溫熱之劑峻補其下。忌用茯苓淡滲之藥)。小便結者能通,多者能止(濕除則便自止),生津止渴(濕熱去則津生),退熱安胎。
松根靈氣結成,以大塊、堅白者良。去皮,乳拌蒸,多拌良。
白者入肺、膀胱氣分,赤者入心、小腸氣分(時珍曰∶白入氣,赤入血),補心脾白勝,利濕熱赤勝。惡白蘞。畏地榆、秦艽、龜甲、雄黃。忌醋。
皮,專能行水,治水腫膚脹(以皮行皮之義,五皮散用之。凡腫而煩渴,便秘溺赤,屬陽水,宜五皮散、疏鑿飲;不煩渴,大便溏,小便數,屬陰水,宜實脾飲、流氣飲。腰以上腫,宜汗;腰以下腫,宜利小便)。


《本草蒙筌》木部 >> 茯苓

味甘、淡,氣平。屬金。降也,陽中陰也。無毒。近道俱有,云貴(云南、貴州)獨佳。產深山谷中,在枯松根底。由木被斧斤砍伐,或老遭風雹折摧。枝葉不復上升,津氣旋向下泄。凝結成塊,乃名茯苓。因其本體相離,故取附之之義。小如鵝卵,大若匏瓜。猶類龜鱉人形,并尚沉重結實。(四五斤一塊者愈佳。)久藏留自無朽蛀,初收采須仗陰干。咀片水煎,黑皮凈削。研末丸服,赤筋盡淘。(茯苓中有赤筋,最損目,為丸散久服者,研細末,入細布袋中,以冷水揉擺,如作葛粉狀,澄取粉,而筋滓在袋中者,棄去不用,若煎湯則不須爾。)方益心脾,不損眼目。忌酸物,惡白蘞,仍畏牡蒙、地榆、雄黃、秦艽、龜甲。種赤白主治略異,經上下行走自殊。赤茯苓入心脾小腸,屬己丙丁,瀉利專主;白茯苓入膀胱并車前;利血僅在腰臍,效同白術。為除濕行水圣藥,乃養神益智仙丹。生津液緩脾,驅痰火益肺。和魂煉魄,開胃濃腸。
卻驚癇,安胎孕。久服耐老,延年不饑。倘汗多陰虛者誤煎,傷元夭壽;若小便素利者過服,助燥損明。暴病有余相宜,久病不足切禁。凡須細察,不可妄投。茯神附結本根,因津泄少;謂既不離其本,故此為名。體比苓略松,皮與木須去。所忌畏惡,悉仿于前。專理心經,善補心氣。止恍惚驚悸,除恚怒健忘。
心木名黃松節載經,偏風致口 僻治驗。
(謨)按∶經注有曰∶松木既焦,根尚能生物者何也?蓋因精英未淪,沾其土氣,不能不為物爾。正猶馬勃、菌簟、五芝、木耳、石耳之類,多生枯木潤石糞土之上,則可知焉。其上菟絲下有伏苓之說,甚為輕信者矣。又曰∶茯苓為在天之陽,陽當上行,何謂利水而瀉下耶?經云∶氣薄者,陽中之陰。所以茯苓利水瀉下,亦不離乎陽之本體,故入手足太陽經焉。丹溪又曰∶茯苓、豬苓、澤瀉各有行水之能,久服損人。八味丸用之,亦不過接引諸藥,歸久積陳垢,以為搬運之功也。
第一卷白術款后(謨)按∶宜參看。


《證類本草》茯苓

(茯苓_圖缺)
味甘,平,無毒。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焦舌干,利小便,止消渴,好睡,大腹淋瀝,膈中痰水,水腫淋結,開胸腑,調臟氣,伐中。久服安魂養神,不饑延年。一名茯菟。其有抱根者,名茯神。
茯神 平。主辟不祥,療風眩、風虛,五勞,口干,止驚悸,多恚怒,善忘,開心益智,安魂魄,養精神。生太山山谷大松下。二月、八月采,陰干。(馬間為之使,得甘草、防風、芍藥、紫石英、麥門冬共療五臟。惡白蘞,畏牡蒙,地榆、雄黃、秦艽、龜甲。)
陶隱居云∶按藥無馬間,或者馬莖,聲相近故也。今出郁州,彼土人乃假研松作之,形多小虛赤不佳。自然成者,大如三、四升器,外皮黑,細皺,內緊白,形如鳥獸、龜鱉者良。
作丸散者,皆先煮之兩、三沸,乃切,曝干。白色者補,赤色者利,俗用甚多。《仙經》服食,亦為至要。云其通神而致靈,和魂而煉魄,明竅而益肌,濃腸而開心,調榮而理胃,上品仙藥也。善能斷谷不饑。為藥無朽蛀。嘗掘地得昔人所埋一塊,計應三十許年,而色理無異,明其貞全不朽矣。其有銜松根對度者為茯神,是其次茯苓后結一塊也。仙方唯云茯苓而無茯神,為療既同,用之亦應無嫌。唐本注云∶季氏本草云∶馬刀為茯苓使,無名馬間者。
間字草書實似刀字,寫人不識,訛為間爾。陶不悟,云是馬莖,謬矣。今太山亦有茯苓,白實而塊小,而不復采用。第一出華山,形極粗大。雍州南山亦有,不如華山者。今注馬間當是馬藺,二注皆恐非也。臣禹錫等謹按蜀本圖經云∶生枯松樹下,形塊無定,以似人、龜,鳥形者佳。今所在有大松處皆有,唯華山最多。范子云∶茯苓出嵩高三輔。淮南子云∶下有茯苓,上有菟絲。注云∶茯苓,千歲松脂也。菟絲生其上而無根。一名女蘿也。典術云∶茯苓者,松脂入地千歲為茯苓,望松樹赤者下有之。廣志云∶茯神,松汁所作,勝茯苓。或曰∶松根茯苓貫著之,生朱提漢陽縣。藥性論云∶茯苓,臣,忌米醋。能開胃止嘔逆,善安心神,主肺痿痰壅,治小兒驚癇,療心腹脹滿,婦人熱淋,赤者破結氣。又云茯神,君,味甘,無毒。主驚癇,安神定志,補勞乏,主心下急痛堅滿人虛而小腸不利,加而用之。其心名黃松節,偏治中偏風,口面 斜,毒風筋攣不語,心神驚掣,虛而健忘。日華子云∶茯苓,補五勞七傷,安胎,暖腰膝,開心益智,止健忘,忌酸及酸物。
圖經曰∶茯苓,生泰山山谷,今泰華、嵩山皆有之。出大松下,附根而生,無苗、葉、花、實,作塊如拳在土底,大者至數斤,似人形、龜形者佳,皮黑,肉有赤、白二種。或云是多年松脂流入土中變成,或云假松氣于本根上生。今東人采之法∶山中古松,久為人斬伐者,其枯折搓 ,枝葉不復上生者,謂之茯苓拔。見之,即于四面丈余地內,以鐵頭錐刺地。
如有茯苓,則錐固不可拔,于是掘土取之。其撥大者,茯苓亦大。皆自作塊,不附著根上。
其抱根而輕虛者為茯神。然則假氣而生者,其說勝矣。二月、八月采者良,皆陰干。《史記·龜策傳》云∶伏靈在菟絲之下,狀如飛鳥之形。新雨已,天清靜無風,以夜捎(或作燒)菟絲去之,即篝燭此地,篝(音溝),籠也,蓋然火而籠罩其上也。火滅即記其處,以新布四丈環置之,明乃掘取,入地四尺至七尺得矣。此類今固不聞有之。神仙方多單餌之。其法∶取白茯苓五斤,去黑皮,搗篩,以熟絹囊盛,于三斗米下蒸之,米熟即止。曝干又蒸,如此三過。
乃取牛乳二斗和合,著銅器中,微火煮加膏,收之。每食以竹刀割取,隨性任飽服之,則不饑。如欲食,先煮葵菜汁飲之,任食無礙。又茯苓蘇法云∶取白茯苓三十斤,山之陽者甘美,山之陰者味苦,去皮,薄切,曝干蒸之。以湯淋去苦味,淋之不止,其汁當甜。乃曝干篩末,用酒三石,蜜三升相和,內末其中,并置大甕攪之百匝,封之勿泄氣。冬五十日,夏二十五日,穌自浮出酒上,掠取之,其味極甘美。以作餅,大如手掌,空室中陰干,色赤如棗。饑時食一枚,酒送之,終日不須食,自飽。此名神仙度世之法。又服食法∶以合白菊花,或合桂心,或合術,丸、散自任。皆可常服,補益殊勝。或云茯苓中有赤筋,最能損目,若久服者,當先杵末,水中飛澄熟挪,去盡赤滓方可服。若合他藥,則不須爾。凡藥有茯苓,皆忌米醋。舊說琥珀,是千年茯苓所化,一名江珠。張茂先云∶今益州永昌出琥珀,而無茯苓。又云∶燒蜂窠所作。三說張皆不能辨。按《南蠻地志》云∶林邑多琥珀,云是松脂所化。又云∶楓脂為之,彼人亦不復知。地中有琥珀,則旁無草木,入土淺者五尺,深者或八、九尺,大者如槲,削去皮,初如桃膠,久乃堅凝。其方人以為枕,然古今相傳是松類,故附于茯苓耳。
雷公云∶凡采得后,去皮心神了,搗令細,于水盆中攪令濁,浮者去之,是茯苓筋,若誤服之,令人眼中童子并黑晴點小,兼盲目。甚記之。圣惠方∶治面 及產婦黑 如雀卵色。用白茯苓末,蜜和敷之。肘后方∶姚氏療 。茯苓末白蜜和涂上,滿七日即愈。經驗后方∶養老延年服茯苓方∶華山挺子茯苓,研削如棗許大,令四方有角,安于新瓷瓶內,以好酒浸,以三重紙封其頭后,一百日開,其色當如餳糖。可日食一塊。百日后肌體潤澤,服一年后,可夜視物,久久食之,腸化為筋,可延年耐老,面若童顏。孫真人枕中記∶茯苓久服百日,百病除,二百日夜晝不眠,二年后役使鬼神,四年后玉女來侍。抱樸子∶任子季服茯苓十八年,玉女從之,能隱能彰,不食谷,灸瘢滅,面生光玉澤。宋王微茯苓贊∶皓苓下居,彤紛上薈,中狀雞鳧,具客龜蔡,神侔少司,保延幼艾,終志不移,柔紅可佩。神仙服茯苓法∶白茯苓去皮,酒浸十五日,漉出為散。每服三錢,水調下,日三。
衍義曰∶茯苓,乃樵斫訖多年松根之氣所生。此蓋根之氣味,噎郁未絕,故為是物。然亦由土地所宜與不宜,其津氣盛者,方發泄于外,結為蓋苓,故不抱根而成物。既離其本體,則有苓之義。茯神者,其根但有津氣而不甚盛,故只能伏結于本根。既不離其本,故曰∶茯神。此物行水之功多,益心脾不可闕也。或曰∶松既樵矣,而根尚能生物乎?答曰∶如馬勃菌、五芝、木耳、石耳之類,皆生于枯木、石、糞土之上,精英未淪,安得不為物也。其上有菟絲,下有茯苓之說,甚為輕信。


《顧松園醫鏡》木部 >> 茯苓

〔甘淡平,入心、腎、脾、胃、小腸五經。生于古松之下,感土木之氣而成。產云南,白而堅實者佳。去皮用。〕安心神而定驚悸,止健忘,〔補心之功。〕益脾胃而治痰飲,消水腫。〔益脾除濕利水之功。〕除嘔吐而止泄瀉,〔以其能和中益氣也。〕療咳逆而理痰壅。〔以其能導氣降火也。〕能利小便,〔味甘淡滲,其性上行,滋水之源而下降,利小便。〕堪伐腎邪。〔能降腎經水泛之痰,又治奔豚之癥。地黃丸中用之,取其去胞中積垢,搬運之功耳。〕抱根者為茯神,主用相同,而安神獨勝;紅者為赤茯苓,功力稍遜,而利水偏長,茯苓皮,開腠理,通水道,治水腫多多功。
若小便不禁,虛寒精滑者,皆不得服。


《本草求真》滲濕 >> 茯苓

(寓木)滲脾肺濕伐肝胃水邪
茯苓(專入脾胃。兼入肺肝)。色白入肺。味甘入脾。味淡。故書皆載上滲脾肺之濕。下伐肝腎之邪。其氣先升(清肺化源。)后降。(下降利水。)凡人病因水濕而見氣逆煩滿。心下結痛。呃逆嘔吐。口苦舌干。水腫淋結。憂恚驚恐。及小便或澀或多者。(諸病皆從水濕所生而言。)服此皆能有效。(故治亦從水濕生義。)故入四君。則佐參術以滲脾家之濕。入六味。則使澤瀉以行腎邪之余。最為利水除濕要藥。書曰健脾。即水去而脾自健之謂也。又曰定魄。(肺藏魄。)即水去而魄自安之意也。且水既去。則小便自開。安有癃閉之慮乎?水去則內濕已消。安有小便多見之謂乎?故水去則胸膈自寬。而結痛煩滿不作。水去則津液自生。而口苦舌干悉去。(故效亦從水濕既去而見。)惟水衰精滑。小便不禁。非由水濕致者切忌。恐其走表泄氣故耳。苓有赤白之分。赤入小腸。白入膀胱。白微有補。赤則止瀉濕熱。一氣一血。自不容混如此。至皮專治水腫膚脹。以皮行皮之義。(凡腫而煩渴。便閉溺赤。屬陽水。有五皮散疏鑿飲。不煩渴。大便溏。小便數。不赤澀。屬陰水。宜實脾飲疏氣飲。腰以上腫者宜汗。腰以下腫者宜利小便。)以大塊堅白者良。(系松根靈氣結成。)惡白蘞。畏地榆秦艽龜甲雄黃。忌醋。


《本經逢原》寓木部 >> 茯苓

甘淡平無毒。入補氣藥,人乳潤蒸入利水藥,桂酒拌曬入補陰藥,童便浸切。一種栽蒔而成者曰蒔苓,出浙中,但白不堅,入藥少力。凡用須去盡皮膜則不傷真氣,以皮能泄利,利津液。膜能阻滯經絡也。
《本經》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利小便,久服安魂養神,不饑延年。
發明 茯苓得松之余氣而成,甘淡性平,能守五臟真氣;其性先升后降,入手足太陰、少陰,足太陽、陽明。開胃化痰,利水定悸,止嘔逆泄瀉,除濕氣,散虛熱,《本經》治胸脅逆氣,以其降泄也。憂恚驚悸心下結痛,以其上通心氣也。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利小便,以其導熱、滋干流通津液也。《本草》言其利小便,伐胃邪。東垣云,小便多者能止,澀者能通,又大便瀉者可止,大便約者可通。丹溪言陰虛者不宜用,義似相反者,何哉?
蓋茯苓淡滲,上行生津液,開腠理,滋水之源,而下降利小便。潔古謂其屬陽,浮而升,言其性也。東垣言其陽中之陰,降而下,言其功也。《經》言,飲食入胃,游溢精氣,上輸于脾,脾氣散精,上歸于肺,通調水道,下輸膀胱。則知淡滲之性,必先上升而后下降,膀胱氣化而小便利矣。若肺氣盛則上盛下虛,上盛則煩滿喘乏,下虛則痿 軟弱而小便頻。茯苓先升后降,引熱下滲,故小便多者能止也。大便瀉者,胃氣不和,不能分利水谷,偏滲大腸而泄注也,茯苓分利陰陽則瀉自止矣。大便約者以膀胱之水不行,膀胱硬滿,上撐大腸,故大便不能下通也,宜茯苓先利小便,則大便隨出也。至若肺虛則遺溺,心虛則少氣遺溺,下焦虛則遺溺,胞遺熱于膀胱則遺溺,膀胱不約為遺溺,厥陰病則遺溺,皆虛熱也。必上熱下寒,當用升陽之藥,非茯苓輩淡滲所宜,故陰虛不宜用也。此物有行水之功,久服損人。八味丸用之,不過接引他藥歸就腎經,去胞中久陳積垢,為搬運之功耳。是以陰虛精滑而不覺,及小便不禁者,皆不可服,以其走津也。其赤者入丙丁,但主導赤而已。其皮治水腫、膚腫、通水道、開腠理勝于大腹皮之耗氣也。


《本草從新》灌木類 苞木類 寓木類 >> 茯苓

通、行水、寧心、益脾.
甘平.益脾寧心.淡滲利竅除濕.色白入肺.瀉熱而下通膀胱.(能通心氣于腎、使熱從小便出、然必上行入肺、清其化源、而后能下降利水、故潔古謂其上升、東垣謂其下降、各不相背也.)治憂恚驚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口焦舌干.(口為脾竅、舌為心苗、火下降則熱除.)咳逆嘔噦.膈中痰水.水腫淋瀝.泄瀉遺精.(因濕熱、故宜淡滲以清之.)小便結者能通.多者能止.(素問曰∶肺氣盛則便數.)生津止渴.(濕熱去則津生.)功專行水伐腎.小便不禁.虛寒精滑.及陰虧而小便不利者.皆勿妄投.松根靈氣結成.產云南.色白而堅實者佳.去皮.(產浙江者、色雖白而體松、其力甚薄、近今茯苓頗多種者、其力更薄矣.)
赤茯苓(通、利濕熱.)白者入肺、膀胱氣分.赤者入心、小腸氣分.(時珍曰∶白入氣、赤入血.)益心脾.白勝.利濕熱.赤勝.
茯苓皮(通、行水.) 專能行水.治水腫膚脹.(以皮行皮之義、五皮散用之、凡腫而煩渴、便閉溺赤、屬陽水、宜五皮散、疏鑿飲、不煩渴、大便溏、小便數、屬陰水、宜實脾飲、流氣飲、腰以上腫宜汗、腰以下腫宜利小便.)
茯神(通、行水寧心.)
主治與茯苓同.而入心之用居多.開心益智.安魂養神.療心虛驚悸.多恚善忘.即茯苓抱根生者.(以其抱心、故入心之用多.)去皮及中木.茯神心木.(名黃松節.)療諸筋攣縮.
偏風 斜.心掣健忘.(心木一兩、乳香一錢、石器炒研、名松節散、每服二錢、木瓜湯下、治一切筋攣疼痛、乳香能伸筋、木瓜能舒筋也.)二茯俱惡白蘞.畏地榆、秦艽、鱉甲、雄黃.忌醋.(面 雀斑、用白茯苓末、蜜和、夜夜敷之、二七日愈.)


《本草思辨錄》茯苓

茯苓結于土中,久而不變,宜其得陰氣多,與豬苓埒矣。然楓擅召雨之能,松挺不雕之概;一毗于陰,一毗于陽。毗于陽者,能耗陰不能起陰,不能起陰即不能止渴。故五苓散治汗出而渴,不渴則主以茯苓甘草湯;栝蔞瞿麥湯治渴,有茯苓不能無栝蔞;小柴胡湯渴加人參,小青龍湯渴加栝蔞,皆獨不加茯苓,此可征茯苓之非渴藥。能起陰以止渴者,莫如葛根栝蔞,以葛根栝蔞起陰而不利小便也。起陰而兼利小便,則止渴之力必減,故豬苓澤瀉次之,茯苓又次之。然五苓散豬苓湯偏以之治渴,更非葛根栝蔞所能代者何哉?蓋其渴非他,脈浮發熱飲水而小便不利耳。不去其病,起陰奚濟。茯苓與豬苓澤瀉泄水,則小便利。茯苓豬苓與桂枝滑石達表,則表邪解。去其蔽陰灼陰而陰自升,陰自升者渴亦止,此茯苓之于渴,所以得廁名其間也。
雖然,其中又甚有故不得不辨者焉。二苓澤瀉之治渴,是治飲水而小便不利之渴。以其水為 潴之水,不受胃變則嘔,格其腎陰則渴,故得以泄水利小便而愈。若是痰飲,胃亦賴之以養;其濃濃者,且無走小便之理。將毋水能致渴,飲不能致渴耶!?而仲圣謂∶嘔家本渴反不渴者,心下有支飲;又謂∶胸中有留飲,其人短氣而渴。二說相反,曷故?夫飲而曰支,謂其如支流不正出也。不正出則腎陰猶得以上潮,故不渴。留飲是正留于胸中,氣焉得不短而渴焉得不作,是則痰與飲宜分者也。水與飲有分有不分者也。以渴不渴定茯苓與豬澤之去取可矣。
抑又思之,仲圣用此三物之證,多渴與嘔兼,豈非治渴而亦治嘔。不知嘔吐之專藥為半夏生姜,猶葛根栝蔞為消渴之專藥。仲圣之以茯甘五味姜辛湯治咳滿也,曰嘔者復納半夏。
既有茯苓又納半夏,以茯苓不治嘔也,不納豬澤不治嘔也。乃嘔吐篇之豬苓散,明明治嘔吐思水。茯苓澤瀉湯,明明治胃反吐而渴欲飲水。今必曰不治嘔,其誰信之。然必曰治嘔與小半夏湯等,此何以多思水飲水之證,獨是泄水以止渴者,其義易曉。泄水以止嘔,則嘔已自去其水,何待藥為。是則仲圣之言為甚可味也。豬苓散思水者三字,是對上后思水而言。此思水為先思水,先思水而后嘔吐,所謂先渴卻嘔者為水停心下也。水停心下者,愈渴亦愈飲,嘔胃反者,胃虛且寒,不至有渴。今渴欲飲水,是陰中有陽之證。故于吐下加一而字以折醒之。與他胃反不同,與他嘔吐亦不同。姜桂甘術,所以溫胃而止吐。茯苓澤瀉,所以泄水而止渴。證既兼見,藥亦分理。有生姜無半夏者,渴忌半夏也。無豬苓者,無表證者也。泄水而兼能止渴者,以澤瀉為優,故入澤瀉。至茯苓協澤瀉泄水,協生姜平逆,協桂枝化氣,協甘草白術補中,為益良多,故以標方名冠首。以茯苓與豬澤較,雖同不治嘔,而以茯苓為猶有參贊之功。何則?甘先入脾,淡主養胃,茯苓甘淡,非豬澤可比,是其于嘔也,不用剿而用撫者也。
外此茯苓以泄水奏績者,又于仲圣方得三事焉∶曰眩,曰悸,曰咳。必別其近似而真始出,則與嘔渴無二也。眩有肺痿上虛而眩,失精下損而眩,谷疸因食而眩,茯苓詎可漫施。
心下有支飲,其人苦冒眩,茯苓宜可用矣。不知澤瀉湯無渴而用澤瀉,以其于冒眩有專長也。
且使輔以茯苓,則澤瀉方欲至極上治冒,而茯苓偏從而抑之,全功必墮。白術則蠲飲而守中,足為澤瀉策應,故寧退茯苓而進白術。然則,冒與非冒何別乎?蓋冒者,上之陽為水飲所格而不得入于陰,則淫于上如復冒,是眩在陽盛。以澤瀉泄其水而濟以陰,眩乃得息。若水飲上凌、而上之陽不能與陰爭,則陰與水相比為患而眩亦生,是眩在陰盛。惟茯苓稟陽和之性,擅化氣之長,水遇之而自卻,陽得之而即伸。仲圣似此治眩之方不一,可不煩枚舉。
水停心下而眩者,亦水停心下而悸。眩在外,悸在內,惟派別而源同,故眩定者悸亦定。
心下悸者水侵其心,臍下悸者水發自腎,似不能悉主以茯苓矣。然上中下之水,應皆從小便出者,舍茯苓其奚屬。且始而臍下悸者,后必心下亦悸,所謂水在腎心下悸也。其悸非茯苓得治者,如小建中湯、桂枝甘草湯、炙甘草湯,非溫養中氣,補益心陽不可。茯苓淡滲,適傷其正,故擯之也。
咳之因亦致多矣,茯苓所司為痰飲之咳。然有痰飲而不宜者∶半夏麻黃湯,有痰飲而悸,以麻黃發心陽而泄之于表,徐忠可謂之老痰,老痰非滲得去。甘遂半夏湯,有留飲而利,以甘遂甘草加白芍,就其利而下之,必欲使走小便則謬。此外有痰飲而宜辛散、宜苦降者無論矣。夫咳者肺病,茯苓下滲,則肺邪不解,故咳證用之頗鮮。惟咳而沖氣挾痰飲而上,胸滿由痰飲而得者,以茯苓下之泄之,厥效甚捷。然則茯苓非能治咳,治痰飲耳;非能治痰,實治飲耳。苓桂術甘湯治痰飲如神,而其推茯苓為君也,在使微飲從小便去也,痰飲之有需于茯苓可知矣。
抑其治飲治水,能使上中下統泄之于小便者有故。茯苓甘淡,為胃之正藥。色白而純,則兼入肺。肺主皮毛而太陽為之應,故又入太陽。淡滲則又從皮毛而入太陽之府,肺胃職司下降,膀胱氣化則出,其利小便,蓋有高屋建瓴之勢焉。仲圣于小便不利而必曰加茯苓者,職是故也。
夫利小便者,仲圣之明文,實本經之遺訓,斷不必以止消渴滋學人之惑。顧謂利小便足盡其長乎,而不然也。試更即仲圣方核之,腎氣丸主小便不利、并消渴、小便反多,蓋小便不利者,腎中陰氣之壅也,以茯苓與桂附消其陰,則由壅得通;小便反多者,腎中陽氣之弱也,以茯苓與桂附扶其陽,則轉弱為強。且用以祛表濕,如防己茯苓湯;用以解咽窒,如半夏濃樸湯;用以開胸痹,如茯苓杏仁甘草湯;用以下癥痼,如桂枝茯苓丸;用于補劑,如薯蕷丸;用于風劑,如侯氏黑散。蓋惟茯苓以甘淡之味,溫和之性,能于氣中消水,水中化氣,隨他物而膺繁劇者,胥不出乎此旨。若非制劑得宜,則茯苓之真不見,而亦未必無害矣。


《本草崇原》茯苓

氣味甘平,無毒。主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利小便。久服安魂養神,不饑延年。
(茯苓生大山古松根下,有赤白二種。下有茯苓,則上有靈氣如絲之狀,山中人亦時見之。《史記·龜策傳》作茯苓謂松之神靈,伏結而成。小者如拳,大者如斗,外皮皺黑,內質光白,以堅實而大者為佳。)
茯苓,本松木之精華,藉土氣以結成,故氣味甘平,有土位中央而樞機旋轉之功。稟木氣而樞轉,則胸脅之逆氣可治也。稟土氣而安五臟,則憂恚驚恐悸之邪可平也。里氣不和,則心下結痛。表氣不和,則為寒為熱。氣郁于上,上而不下,則煩滿咳逆,口焦舌干。氣逆于下,交通不表,則小便不利。茯苓位于中土,靈氣上薈,主內外旋轉,上下交通,故皆治之。
久服安肝藏之魂,以養心藏之神。木生火也,不饑延年,土氣盛也。


《本草便讀》寓木類 >> 茯苓

茯苓(圖缺)
色本屬金.功先入肺.導膀胱而利水.無非氣化之神.清治節以行痰.專主分消之職.假松根之余氣.甘淡平和.得坤土之精英.堅貞博濃.憂恚驚悸.皆緣痰結為殃.嘔吐怔忡.盡是飲邪作咎.均可審證而施治.自能對病以求方.抱根者為茯神.守臟寧心.安神獨掌.色紅者為赤茯.入營導赤.利水偏長.皮以行皮.性仍同性.(茯苓生大谷中.多年大松樹.經樵斫之后.松根精靈之氣.抑郁不絕.結成此物.其精氣足者.離根較遠.亦有附根而生者.即為茯神.其色有赤有白.白者為佳.味甘淡.性平和.上入肺脾.下達小腸膀胱腎經.益元氣.通神明.能清肺脾虛熱下行.其淡滲燥利之性.故能化胸中痰飲.導下部濕邪.至于茯神赤茯等.其主治氣味皆同.不過安神利水之功.略有小異耳.)


《本草經解》茯苓

氣平.味甘.無毒.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利小便.久服安魂養神.不饑延年.茯苓氣平.稟天秋降之金氣.入手太陰肺經.味甘無毒.得地中正之土味.入足太陰脾經.氣平味和.降中有升.陰也.胸者肺之分也.脅者肝之分也.肝主升而肺主降.肺金不足則氣不降.肝木有余則氣上逆.逆于肝肺之分.故在胸脅間也.茯苓入肺.氣平則降.味甘可以緩肝.所以主之.脾為土.肺為金.脾肺上下相交.則五臟皆和.位一身之天地矣.若脾肺失中和之德.則憂恚驚邪恐悸.七情乖戾于胸.發不中節而為病.茯苓味甘和脾.氣平和肺.脾肺和平.七情調矣.心下脾之分也.濕熱在脾則結痛.濕熱不除.則流入太陽而發寒熱.郁于太陰而煩滿.濕乘肺金而咳逆.茯苓甘平淡滲.所以能燥脾伐水清金.治以上諸癥也.人身水道不通.則火無制.而口焦舌干矣.茯苓入肺.以通水道.下輸膀胱.則火有去路.故止口舌干焦.水道通.所以又利小便也.肝者魂之居也.而隨魂往來者神也.久服茯苓.則肺清肅.故肝木和平.而魂神安養也.不饑延年者.脾為后天之本.肺為元氣之腑.脾健則不饑.氣足則延年也.
【制方】
白茯同人參、白術、甘草、陳皮、山藥、扁豆、白芍.治脾虛.同人參、白術、甘草、陳皮、半夏.名六君子湯.治咳而吐.同二術、澤瀉、車前、白芍、陳皮、木瓜、豬苓.治水腫.同陳皮、半夏、甘草、人參、枳殼、川芎、白芍、歸身、生地、前胡、葛根、桔梗、蘇葉、生姜、大棗.名茯苓補心湯.治火郁心包痛而吐血咳逆.


《增廣和劑局方藥性總論》上品 >> 茯苓

味甘,平,無毒。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利小便,止消渴,好唾,大腹,淋瀝,膈中痰水,水腫淋結,開胸腑,調臟氣,伐腎邪,長陰,益氣力,保神守中。《藥性論》云∶臣。開胃,止嘔逆,主肺痿痰壅,治小兒驚癇,療心腹脹滿,婦人熱淋赤者,破結氣。日華子云∶補五勞七傷,安胎,暖腰膝。馬間為之使。惡∶白蘞。畏∶牡蒙、地榆、雄黃、秦艽、龜甲。忌∶米醋。


《名醫別錄》卷第一 >> 茯苓

無毒.止消渴,好唾,大腹淋瀝,膈中痰水,水腫淋結,開胸腑,調臟氣,伐腎邪,陰,益氣力,保神守中.其有根者,名茯神.


《本草分經》足太陰脾 >> 茯苓

甘淡平,白者入氣分,益脾寧心滲濕,功專行水,能通心氣于腎,入肺瀉熱而下通膀胱。赤茯苓入心小腸,專利濕熱,余與白茯苓同。茯苓皮專行水。


《本草害利》瀉小腸 >> 茯苓

(見腎部)


《本草撮要》木部 >> 茯苓

味甘淡.入手足太陰太陽經.功專補心益脾.得人參能下氣.得半夏能滌飲.若虛寒遺溺泄精者.當用溫補之品.不宜用此.皮膚治水腫膚脹.赤者利水尤捷.惡白蘞.畏地榆、秦艽、龜甲、雄黃.忌醋.


《藥鑒》茯苓

氣平,味甘淡,氣味俱薄,無毒,降也,陽中之陰也。主治膈中痰火,驅水腫,除淋結。
開胃腑,調臟氣,伐腎邪。和中益氣,利竅寧心。除濕之圣藥也。經曰,赤者向丙丁,白者向壬癸。又曰,赤者能利水,白者能補脾。是知赤者瀉小腸之火,而利水矣。不知白者潤肺生津,而能分利也。此劑皆主分利,但不如用白為良。大都淡能利竅,甘能助陽,衍義補遺以為陰虛,未為相宜,以其淡滲也。孰知氣重者主氣,味重者助血,茯苓雖曰淡滲,然味尚甘美,于陰虛者,亦無妨也。臣升 而上行,固能補氣。兼當歸棗仁,又養心血。佐參術而下行,亦能補血。加枸杞仙茅,又固腎氣。四君湯用之以補氣,地黃丸用之以補血。痘家灌漿之時禁用,恐水利而漿不能灌也。若見有水白泡,即取升麻汁制用,取其散表以利水也。
若見有紅紫泡,即取茜草汁制用,取其行血以利水也。


《藥征》茯苓

主治悸及肉 、筋惕也。旁治小便不利、頭眩煩躁。
【考證】
苓桂甘棗湯證曰∶臍下悸。
茯苓戎鹽湯,證不具也。(說在互考中)
茯苓澤瀉湯,證不具也。(說在互考中)
以上三方,茯苓皆半斤。
防己茯苓湯證曰∶四肢聶聶動。
茯苓四逆湯證曰∶煩躁。
以上二方,茯苓皆六兩。
茯苓杏仁甘草湯,證不具也。(說在互考中)
以上一方,茯苓三兩,而亦六兩之例。
苓桂術甘湯證曰∶身為振振搖。又云∶頭眩。
苓桂五味甘草湯證曰∶小便難。
苓姜術甘湯,證不具也。(說在互考中)
木防己去石膏加茯苓芒硝湯,證不具也。(說同上)
小半夏加茯苓湯證曰∶眩悸。
半夏濃樸湯,證不具也。(說在互考中)
以上六方,茯苓皆四兩,此外苓桂劑頗多,今不枚舉焉。
茯苓甘草湯證曰∶心下悸。
以上一方,茯苓二兩,而亦四兩之例。
茯苓飲,證不具也。(說在互考中)
栝蔞瞿麻丸證曰∶小便不利。
葵子茯苓散證曰∶頭眩。
真武湯證曰∶心下悸、頭眩、身 動。
附子湯,證不具也。(說在互考中)
桂枝去桂加茯術湯證曰∶小便不利。
以上方六,茯苓皆三兩。
五苓散證曰∶臍下有悸、吐涎沫而癲眩。
以上一方,茯苓十八銖。
豬苓湯證曰∶小便不利、心煩。
桂枝茯苓丸證曰∶胎動。(說在互考中)
以上二方,茯苓諸藥等分。
上歷觀此諸方。曰心下悸、曰臍下悸、曰四肢聶聶動、曰身 動、曰頭眩、曰煩躁,一是皆悸之類也。小便不利而悸者,用茯苓則治。其無悸證者而用之,則未見其效。然則悸者,茯
【互考】
茯苓戎鹽湯、茯苓澤瀉湯,各用茯苓半斤,以為主藥,而不舉茯苓之證。苓桂甘棗湯,亦用茯苓半斤,而有臍下悸之證。其他用茯苓為主藥者,各有悸眩 動之證。況于二方多用茯苓,而可無若證乎?其證脫也必矣。
茯苓杏仁甘草湯方,是苓桂術甘湯去桂術加杏仁者也,然則其脫茯苓之證也明矣。
茯姜術甘湯,有身為振振搖證,此非桂之主證,而苓之所能治也,然則苓姜術甘湯條,脫此證也明矣。
木防己去石膏加茯苓芒硝湯方,是防己茯苓湯,以黃 、甘草代人參、芒硝者。而防己茯苓湯,有四肢聶聶動之證,是非黃 、甘草之主證,而茯苓之所主治也。由是觀之,此湯脫四肢 動之證也明矣。
半夏濃樸湯,是小半夏加茯苓湯,更加濃樸、蘇葉者也。然則其脫眩悸之證也明矣。
茯苓甘草湯方,是苓桂術甘湯,去術加姜者也。可以前例而推之。
茯苓飲,以苓為主,而不舉其證,以他例推之。心悸下而痞硬、小便不利、自吐宿水者,此附子湯方,是真武湯去姜加參者也;真武湯條,有心下悸、頭眩、身 動之證,然則此湯之條,脫若證也明矣。
桂枝茯苓丸證曰∶胎動在臍上。為則按∶蓋所謂奔豚也,而不可臆測焉。以旁例推之,上沖人參茯苓黃連,其功大同而小異,說在人參部中。
【品考】
茯苓 和、漢無異也。陶弘景曰∶仙方止云茯苓,而無茯神。為療既同,用之應無嫌。
斯言得之,赤白補瀉之說,此臆之所斷也,不可從矣。


《本草乘雅半偈》茯苓

(本經上品)
從來相傳,上有菟絲,下有茯苓,不知何所本。嘗見菟絲隨木縈繞茯苓,當不獨只在松下矣。又傳松脂化茯苓,茯苓化琥珀,又不知何所本。世又重抱木者曰茯神,赤色者主利水,又不知何所本。羽毛鱗介之長為四靈,故取形如鳥獸龜鱉者良,則苓宜作四靈長矣。以降地之魄,待游天之魂,真真對證。
【氣味】甘平,無毒。
【主治】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利小便。久服安魂,養神,不饑,延年。
【核】曰∶出太山山谷,及華山嵩山,郁州雍州諸處。生古松根下,下有茯苓,則松頂盤結如蓋。時有彤絲上薈,非新雨初霽,澄徹無風,不易現也。此即古松靈氣,淪結成形,如得氣之全者,離其本體,故不抱根。如得氣之微者,止能附結本根,故中心抱木。小者如拳,大者如斗,外皮皺黑,內質堅白,形如鳥獸龜鱉者良。虛赤者不堪入藥。又一種,即百年大松,為人斬伐,枯折槎 ,雖枝葉不復上生,而精英之氣,亦淪結成形,謂之茯苓撥。
即于四面丈余地內,以鐵錐刺地,有則錐固不可拔,無則作聲如甕者,謂之茯苓窠,中有白色蒙翳,蒸潤其間,如蛛網然,尚屬松氣,將結成形者也。亦可人力為之,就斫伐松林,根則聽其自腐,取新苓之有白根者,名曰茯苓纜,截作寸許長,排種根旁,久之發香如馬勃,則茯苓生矣。修治去皮,搗作細末,入水盆中頻攪,浮者濾去之,此即赤膜也,誤服令人目盲,或瞳子細小。馬藺為之使。惡白斂;畏牡蒙、地榆、雄黃、秦艽、龜甲。忌米醋酸物。得甘草、防風、芍藥、紫石英、麥門冬,共療五藏。
【 】曰∶歲寒不凋,原具仙骨。雖經殘斫。神靈勿傷,其精英不發于枝葉,而返旋生氣,吸伏于踵,所謂真人之息也。故茯取伏義,苓取齡義。又松木 天條達之氣,反潛隱不露,亦茯取伏義,苓取令義。二擬未確,聊備博采云爾。芳香清氣,潛藏根底。對待忿戾濁邪,沖逆胸脅。皓苓下居,彤絲上薈,對待憂愁怫逆,形諸顏面,摧殘槎 ,俯就零落。對待刀圭在心,有懷怨恨,珍重深邃。對待驚駭氣上,鎮定不動。對待恐懼悸忡,形質塊磊,氣味清疏。對待晦滯立堅,心下結痛,神靈在躬。對待寒熱外侮,幽靜安閑。對待勞亂煩滿,滲泄就下。對待水寒逆肺,清閑平淡。對待口焦舌干,轉旋氣化。對待小便閉癃,吸元歸踵。
對待游魂于天,恬澹虛無。對待神不內守,服氣長生。對待饑渴夭齡,悉屬象形,巽以入之。清氣上升,濁氣下降,此其驗也。
(嵩山記曰∶嵩山有大松樹,或百歲,或千歲,其精變為青牛,為伏龜,采其實,可長生。萬松記曰∶夫松,木德之中正也,五德具焉。故其好生似仁。其后凋似義,其調理似禮,其


《本草圖經》茯苓

茯苓(圖缺),生泰山山谷,今泰、華、嵩山皆有之。出大松下,附根而生,無苗、葉、花、實,作塊如拳在土底,大者至數斤,似人形、龜形者佳。皮黑,肉有赤、白二種。或云是多年松脂流入土中變成,或云假松氣于本根上生。今東人采之法∶山中古松久為人斬伐者,其枯折搓篝,枝葉不復上生者,謂之茯苓撥。見之,即于四面丈余地內,以鐵頭錐刺地;如有茯苓,則錐固不可拔,于是掘土取之。其撥大者,茯苓亦大。皆自作塊,不附著根上。其抱根而輕虛者為茯神。然則假氣而生者,其說勝矣。二月、八月采者,良,皆陰干。《史記·龜策傳》云∶伏靈在菟絲之下,狀如飛鳥之形。新雨已,天清靜無風,以夜捎(或作燒)兔絲去之,即篝燭此地(篝音溝,籠也,蓋然火而籠罩其上也),火滅即記其處,以新布四丈環置之,明乃掘取,入地四尺至七尺得矣,此類今固不聞有之。神仙方多單餌之。其法∶取白茯苓五斤,去黑皮,搗篩,以熟絹囊盛,于二斗米下蒸之,米熟即止,曝干又蒸,如此三過,乃取牛乳二斗和合,著銅器中,微火煮如膏,收之。每食以竹刀割取,隨性任飽服之,則不饑。如欲食,先煮葵菜汁飲之,任食無礙。又茯苓酥法云∶取白茯苓三十斤,山之陽者甘美,山之陰者味苦,去皮薄切,曝干蒸之。以湯淋去苦味,淋之不止,其汁當甜。乃曝干篩末,用酒三石,蜜三升相和,內末其中,并置大甕,攪之百匝,封之,勿泄氣。冬五十日,夏二十五日,酥自乳出酒上。掠取之,其味極甘美。以作餅大如手掌,空室中陰干,色赤如棗。饑時食一枚,酒送之,終日不須食,自飽,此名神仙度世之法。又服食法∶以合白菊花,或合桂心,或合術,丸、散自任,皆可常服,補益殊勝。或云茯苓中有赤筋,最能損目。若久服者,當先杵末,水中飛澄熟 ,去盡赤滓,方可服。若合他藥,則不須爾。凡藥有茯苓,皆忌米醋。舊說琥珀,是千年茯苓所化,一名江珠。張茂先云∶今益州永昌出琥珀,而無茯苓。又云∶燒蜂窠所作。三說張皆不能辨。按《南蠻地志》云∶林邑多琥珀,云是松脂所化,又云楓脂為之。彼人亦不復知。地中有琥珀,則旁無草木,入土淺者五尺,深者或八、九尺,大者如斛,削去皮,初如桃膠,久乃堅凝。其方人以為枕,然古今相傳是松類,故附于茯苓耳。


《藥籠小品》茯苓

滇產者色紺,堅實可入補藥;其六安兩浙所出者,多斷松枝種成,數年可采,惟能利小便,不及滇產遠甚。
茯苓必須用片。
《葉氏醫案》每用塊苓,徐洄溪以為雖煎終日而味不出,此言自當遵之。
抱木者為茯神,安神寧心。


《長沙藥解》茯苓

【本經】味甘平。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干,利小便。久服安魂養神,不饑延年。一名茯菟,生山谷。
味甘,氣平,入足陽明胃、足太陰脾、足少陰腎、足太陽膀胱經。利水燥土,瀉飲消痰,善安悸動,最豁郁滿。除汗下之煩躁,止水飲之燥渴,淋癃泄痢之神品,崩漏遺帶之妙藥,氣鼓與水脹皆靈,反胃共噎膈俱效。功標百病,效著千方。
《傷寒》五苓散茯苓十八銖,豬苓十八銖,澤瀉一兩六銖,白術十八銖,桂枝半兩。治太陽中風,內有水氣,渴欲飲水,水入則吐者。以宿水停留,因表郁而內動,阻隔三陽,不得下行,是以渴欲飲水。而以水投水,又復不受,是以水入則吐。茯、豬、術、澤,瀉水而燥土,桂枝行經而發表也。治太陽傷寒,汗后脈浮,小便不利,熱微消渴者。以汗瀉脾陽,己土濕陷,乙木抑遏,不能疏泄水道,故小便不利。木郁風動,肺津傷耗,是以消渴。茯、豬、術、澤,瀉濕而生津液,桂枝達木以行疏泄也。
《金匱》小半夏加茯苓湯半夏一升,生姜半斤,茯苓四兩。治飲家水停心下,先渴后嘔。飲家水停心下,土濕津凝,必作燥渴。而再得新水,愈難消受,是以嘔吐。苓、姜、半夏,降濁陰而瀉水飲也。
茯苓澤瀉湯茯苓八兩,澤瀉四兩,白術三兩,甘草二兩,桂枝二兩,生姜四兩。治反胃嘔吐、渴欲飲水者。以土濕木郁,抑塞不升,下竅閉結,濁陰無降泄之路,膽胃俱逆,是以嘔吐。桂枝達木郁而升陷,生姜利胃壅而降逆,術、甘補土而生津,苓、澤瀉水而去濕也。
《外臺》茯苓飲茯苓三兩,人參三兩,白術三兩,枳實三兩,橘皮二兩半,生姜四兩。治心胸中停痰宿水,吐出水后,心胸間虛滿,不能食者。心胸陽位,而痰水停宿,全緣中焦土濕。宿水雖吐,停痰尚在,而其中脘不旺。一吐之后,胃土上逆,濁氣壅塞,是以虛滿,不能下食。參、術、茯苓,補中而燥土,枳、橘、生姜,降濁而消滿也。
《傷寒》桂枝去桂加茯苓白術湯芍藥二兩,甘草二兩,生姜三兩,大棗十二枚,茯苓三兩,白術三兩。治太陽傷寒,汗出不解,頭疼發熱無汗,心下滿痛,小便不利。以汗后亡陽,水泛土濕,胃氣上逆,則心下滿痛,脾氣下陷,則小便不利,苓、術燥土瀉水而消滿也。
小青龍湯方在麻黃。治太陽傷寒,心下有水氣,小便不利,少腹滿者,去麻黃,加茯苓四兩。《金匱》黃芪建中湯方在黃芪。治虛勞里急。腹滿者,去大棗,加茯苓一兩半。緣土濕木郁,兩氣壅塞,而生痞滿,茯苓瀉濕,滿自消也。
《傷寒》苓桂術甘湯茯苓四兩,桂枝二兩,白術二兩,甘草二兩。治太陽傷寒,吐下之后,心下逆滿,氣上沖胸,起則頭眩,又復發汗動經,身為振振搖者。吐下瀉其臟中之陽,風木動于臟,而氣上沖胸膈,復汗以瀉其經中之陽,風木動于經,則身體振搖,緣水泛土濕,而木氣郁動也。桂枝疏木而達郁,術、甘、茯苓,培土而瀉水也。
真武湯茯苓三兩,白術二兩,附子一枚,芍藥二兩,生姜三兩。治少陰病,內有水氣,腹痛下利,小便不利,四肢沉重疼痛,或嘔者。以水泛土濕,風木郁遏,不能疏泄水道,故小便不利。木郁賊土,脾陷胃逆,故腹痛嘔利。營血寒澀,不能行經絡而充肢節,故四肢沉重疼痛。附子溫癸水之寒,芍藥清乙木之風,生姜降濁而止嘔,苓、術燥土而瀉濕也。治太陽中風,服大青龍湯,汗后亡陽,手足厥逆,筋惕肉瞤者,以陽亡土敗,寒水大發,風木失溫,郁動不寧,故手足厥冷而筋肉振動。芍藥斂風木之搖蕩,苓、術、附子,溫補火土而瀉寒水也。治太陽傷寒,汗出不解,發熱頭眩,心下悸,身瞤動,振振欲擗地者。以汗后亡陽,水寒土濕,風木郁動,身體戰搖。芍藥清風木之振撼,苓、術、附子,溫補火土而瀉寒水也。
苓桂甘棗湯茯苓半斤,桂枝四兩,甘草二兩,大棗十五枚。治汗后臍下悸動,欲作奔豚。風木郁動,是生振悸。心下悸者,枝葉之不寧,臍下悸者,根本之不安。臍下振悸,根本撼搖,則奔豚作矣。因于水旺土崩,而根本失培也。甘、棗補脾精以滋風木,桂枝達木郁而安動搖,茯苓瀉水而燥土也。
《金匱》:“假令瘦人,臍下有悸,吐涎水而顛眩,此水也,五苓散主之。”理中丸方在人參。治霍亂吐利,若臍下筑者,腎氣動也,去術,加桂四兩,悸者,加茯苓二兩。《傷寒》小柴胡湯方在柴胡。治少陽傷寒。心下悸,小便不利者,去黃芩,加茯苓。蓋悸者,木也,所以致木之悸者,水也。緩則悸于心下,急則悸于臍間。臍下之悸,用桂枝以疏木,心下之悸,用茯苓以瀉水,緩急之不同故也。
茯苓四逆湯茯苓四兩,甘草二兩,人參一兩,干姜一兩,附子一兩。治汗下之后,病仍不解,煩躁者。以汗下亡陽,土敗水發,陽氣拔根,擾亂無歸,故生煩躁。參、甘、姜、附,溫補火土,茯苓瀉其水邪也。
火位于上,水位于下,水寒而下潤,火熱而上炎。人之生也,火水必交,交則火胎于坎而水不寒,水孕于離而火不炎。水火相交,爰生濕氣,土位在中,是以性濕。火燥水濕,自然之性。土生于火,而土之濕氣,實化于水。水火之交,全賴乎土,己土左旋,坎陽東升而化火,戊土右轉,離陰西降而化水。水火互根,寒熱交濟,則胃不偏燥而脾不偏濕,陰陽和平,是以無病。
物不能有盛而無衰,火盛則土燥,水盛則土濕。水不勝火,則濕不勝燥,然丁癸同宮,丁火不能敵癸水之寒,戊己并列,而戊土何能敵己土之濕。人之衰也,火消而水長,燥減而濕增,其大凡也。
土濕不運,升降倒行,水木下陷而寒生,火金上逆而熱作,百病之來,莫不以此。自此以往,陽火漸虧,陰水漸盛。火復而土生則人存,水盛而土崩則人亡,是以仲景垂教,以少陰之負趺陽者為順。土勝為順,水勝為逆,古之圣人,燥土而制水,后之庸工,滋水而伐土,上智之與下愚,何其相遠也。
土燥之病,傷寒惟陽明有之,而濕居其半,他經已不少睹,內傷雜病之中,那復有此!后世庸工,開滋陰補水之門,而醫如蕭斧,人若朝菌矣。凡內傷諸病,如氣鼓水脹,咳嗽痰飲,泄利淋濁,吐衄崩漏,瘕疝帶下,黃疸消渴,中風顛狂,驚悸遺精,反胃噎膈,泄穢吞酸,骨蒸毛熱,閉經絕產,霍亂腹痛,傷風齁喘,種種幻怪,百出不窮,究其根原,悉緣土濕。茯苓瀉水燥土,沖和淡蕩,百病皆宜,至為良藥。道家稱其有延年之功,信非過也。
庸工用乳制,最繆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