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藥材 > 甘草

甘草

《中國藥典》甘草

拼音 Gān Cǎo
英文名 RADIX GLYCYRRHIZAE
來源 本品為豆科植物甘草 Glycyrrhiza uralensis Fisch.、脹果甘草 Glycyrrhiza inflata Bat. 或光果甘草 Glycyrrhiza glabra L. 的干燥根。春、秋二季采挖,除去須根,曬干。
性狀 甘草:根呈圓柱形,長25~100cm,直徑0.6~3.5cm。外皮松緊不一。表面紅棕色或灰棕色,具顯著的縱皺紋、溝紋、皮孔及稀疏的細根痕。質堅實,斷面略顯纖維性,黃白色,粉性,形成層環明顯,射線放射狀,有的有裂隙。根莖呈圓柱形,表面有芽痕,斷面中部有髓。氣微,味甜而特殊。
脹果甘草:根及根莖木質粗壯,有的分枝,外皮粗糙,多灰棕色或灰褐色。質堅硬,木質纖維多,粉性小。根莖不定芽多而粗大。
光果甘草:根及根莖質地較堅實,有的分枝,外皮不粗糙,多灰棕色,皮孔細而不明顯。
鑒別 (1) 本品橫切面:木栓層為數列棕色細胞。皮層較窄。韌皮部射線寬廣,多彎曲,常現裂隙;纖維多成束,非木化或微木化,周圍薄壁細胞常含草酸鈣方晶;篩管群常因壓縮而變形。束內形成層明顯。木質部射線寬3~5列細胞;導管較多,直徑約至160μm;木纖維成束,周圍薄壁細胞亦含草酸鈣方晶。根中心無髓;根莖中心有髓。粉末淡棕黃色。纖維成束,直徑8~14μm,壁厚,微木化,周圍薄壁細胞含草酸鈣方晶,形成晶纖維。草酸鈣方晶多見。具緣紋孔導管較大,稀有網紋導管。木栓細胞紅棕色,多角形,微木化。
(2) 取本品粉末1g,加乙醚40ml,加熱回流1 小時,濾過,藥渣加甲醇30ml,加熱回流1 小時,濾過,濾液蒸干,殘渣加水40ml使溶解,用正丁醇提取3 次,每次20ml,合并正丁醇液,用水洗滌 3次,蒸干,殘渣加甲醇5ml使溶解,作為供試品溶液。另取甘草對照藥材1g,同法制成對照藥材溶液。再取甘草酸銨對照品,加甲醇制成每 1ml含2mg的溶液,作為對照品溶液。照薄層色譜法(附錄Ⅵ B)試驗,吸取上述三種溶液各1~2μl,分別點于同一用1%氫氧化鈉溶液制備的硅膠G薄層板上,以醋酸乙酯-甲酸-冰醋酸-水(15:1:1:2)為展開劑,展開,取出,晾干,噴以 10%硫酸乙醇溶液,在105℃加熱至斑點顯色清晰,置紫外光燈(365nm) 下檢視。供試品色譜中,在與對照藥材色譜相應的位置上,顯相同顏色的熒光斑點;在與對照品色譜相應的位置上,顯相同的橙黃色熒光斑點。
含量測定 照高效液相色譜法(附錄Ⅵ D)測定。
色譜條件與系統適用性試驗 用十八烷基硅烷鍵合硅膠為填充劑;甲醇-0.2mol/L醋酸銨溶液-冰醋酸(67:33:1)為流動相;檢測波長為250nm。理論板數按甘草酸單銨鹽峰計算應不低于2000。
對照品溶液的制備 取甘草酸單銨鹽對照品約10mg,精密稱定,置50ml量瓶中,用流動相溶解并稀釋至刻度,搖勻,即得(每1ml含甘草酸單銨鹽對照品0.2mg,折合甘草酸為0.1959mg)。
供試品溶液的制備 取本品中粉約0.3g,精密稱定,置50ml量瓶中,加流動相約45ml,超聲處理(功率250W,頻率20kHz)30分鐘,取出,放冷,加流動相至刻度,搖勻,濾過,即得。
測定法 分別精密吸取對照品溶液與供試品溶液各10μl,注入液相色譜儀,測定,即得。
本品含甘草酸(C42H62O16)不得少于2.0%。
炮制 除去雜質,洗凈,潤透,切厚片,干燥。
性味 甘,平。
歸經 歸心、肺、脾、胃經 。
功能主治 補脾益氣,清熱解毒,祛痰止咳,緩急止痛,調和諸藥。用于脾胃虛弱,倦怠乏力,心悸氣短,咳嗽痰多,脘腹、四肢攣急疼痛,癰腫瘡毒,緩解藥物毒性、烈性。
用法用量 1.5~9g。
注意 不宜與京大戟、芫花、甘遂同用。
貯藏 置通風干燥處,防蛀。
摘錄 《中國藥典》

《全國中草藥匯編》甘草

拼音 Gān Cǎo
別名 甜草根、紅甘草、粉甘草、粉草
來源 為豆科甘草屬植物甘草Glycyrrhiza uralensis Fisch.的根狀莖。野生品秋季采挖,栽培品于播種3~4年后,在秋季采挖,除去殘莖,按粗細分別曬干。
原形態 多年生草本,高30~100厘米。根粗壯,呈圓柱形,味甜,外皮紅棕色或暗棕色。莖直立,基部帶木質,被白色短毛和刺毛狀腺體。單數羽狀復葉互生,葉柄長約6厘米,托葉早落;小葉7~17片,卵狀橢圓形,長2~5.5厘米,寬1~3厘米,先端鈍圓,基部渾圓,兩面被腺體及短毛。夏日葉腋抽出總狀花序,花密集;花萼鐘狀,被短毛和刺毛狀腺體;蝶形花冠淡紅紫色,長1.4~2.5厘米,旗瓣大,矩狀橢圓形,基部有短爪,翼瓣及龍骨瓣均有長爪,二體雄蕊。莢果條狀長圓形,常密集,有時呈鐮狀以至環狀彎曲,寬6~9毫米,密被棕色刺毛狀腺體;種子2~8粒,扁圓形或稍腎形。
生境分部 生于干燥草原及向陽山坡。分布于東北、華北及陜西、甘肅、青海、新疆、山東等地區。
栽培 喜干旱氣候。適于生長在砂土或砂質壤土地帶,但不宜在地下水位高的地區栽種。種子繁殖,穴播(條播亦可),播種前用30℃左右的水浸2~3小時后播種。行距1尺,穴距5寸開穴,穴深2寸,每穴播種5~10粒,覆土5分,每畝播種量3~5斤。生長期間,除苗期外,不宜過多澆水。追肥以施用氮、磷肥為主。
化學成分 根及根狀莖含有甘草甜素(glycyrrhizin,即甘草酸glycyrrhinic acid,C[XB]42[/XB]H[XB]62[/XB]O[XB]16[/XB])6~14%,為甘草的甜味成分,是一種三萜皂甙。甘草酸水解產生一分子甘草次酸(glycyrrhetic acid即glycyrrhetinic acid,C[XB]30[/XB]H[XB]46[/XB]O[XB]4[/XB])及二分子葡萄糖醛酸(glycuronic acid,C[XB]6[/XB]H[XB]10[/XB]O[XB]7[/XB])。并含少量甘草黃甙(即甘草甙liquiritin,C[XB]21[/XB]H[XB]22[/XB]O[XB]9[/XB],為一種黃烷醇flavanone的甙,其甙元名甘草素liquiritigenin,,C[XB]15[/XB]H[XB]12[/XB]O[XB]4[/XB]和甘草苦甙glycyamarin)、異甘草黃甙(iso-liquiritin,,C[XB]21[/XB]H[XB]24[/XB]O[XB]9[/XB])、二羥基甘草次酸(dihydroxyglycyrrhetic acid 即grabric acid,C[XB]30[/XB]H[XB]46[/XB]O[XB]5[/XB])、甘草西定(licoricidin,,C[XB]25[/XB]H[XB]32[/XB]O[XB]5[/XB],即3’,6-二異戊烯-2’,4’,5-三羥基異黃烷)、甘草醇(glycyrol,C[XB]21[/XB]H[XB]18[/XB]O[XB]6[/XB])、5-0-甲基甘草醇(5-0-methyl glycerol,C[XB]22[/XB]H[XB]20[/XB]O[XB]6[/XB])、異甘草醇(iso-glycyrol,C[XB]21[/XB]H[XB]18[/XB]O[XB]6[/XB]),此外,尚含有甘露醇(mannite)、葡萄糖3.8%、蔗糖2.4~6.5%、蘋果酸、樺木酸(betulicacid,C[XB]30[/XB]H[XB]48[/XB]O[XB]3[/XB])、天冬酰胺、菸酸、生活素(biotin,C[XB]10[/XB]H[XB]16[/XB]O[XB]3[/XB]N[XB]2[/XB]S)296微克/克、微量揮發油為甘草特有臭氣的來源及淀粉等。
藥理作用 1.解毒作用:甘草甜素或其鈣鹽有較強的解毒作用,對白喉毒素、破傷風毒素有較強的解毒作用,對于一些過敏性疾患、動物實驗性肝炎、河豚毒及蛇毒亦有解毒作用。其解毒作用機制可能是多方面的,通過物理、化學方式的沉淀、吸附與結合,加強肝臟的解毒機能以及甘草甜素的水解產物葡萄糖醛酸也是解毒作用的有效成分。
2.抗炎及抗變態反應:甘草次酸對大白鼠的棉球肉芽腫、甲醛性浮腫,結核菌素反應、皮下肉芽囊性炎癥均有抑制作用。甘草酸銨、甘草次酸鈉能有效影響皮下肉芽囊性炎癥的滲出期及增生期,其作用強度弱于或接近于可的松。甘草酸的各種制劑之抗炎作用,以琥珀酸鹽的活性較高,但毒性亦大。甘草抗炎抗變態反應的原理尚未完全闡明。
3.甘草有祛痰作用,能促進咽喉及支氣管的分泌,使痰容易咯出。
4.甘草次酸衍化物對豚鼠及貓的實驗性咳嗽均有顯著的鎮咳作用。
5.甘草的各種制劑對大白鼠實驗性胃潰瘍有明顯的抑制作用。甘草的水提出物有保護胃粘膜,治療胃潰瘍的作用。據臨床與藥理研究室觀察,甘草水提物能增加胃粘膜細胞的“已糖胺”成分,使胃粘膜不受傷害。
6.對胃液分泌的影響:甘草流浸膏灌胃后,能吸附胃酸,故能降低胃酸濃度,但吸收后也能發揮作用。對基礎分泌量亦有抑制作用。
7.解痙:甘草煎劑、流浸膏對動物離體腸管均有抑制作用,對乙酰膽堿、氯化鋇、組織胺等引起的腸痙攣有解痙作用。甘草對動物離體腸管及在體胃均有松馳作用。
8.甘草對于動物實驗性肝損傷,使其肝臟變性和壞死明顯減輕,肝細胞內蓄積的肝糖元及核糖核酸含量大部恢復或接近正常,血清谷丙轉氨酶活力顯著下降,表明甘草具有抗肝損傷的作用。
9.腎上腺皮質激素樣作用:甘草能使多種動物的尿量及鈉的排出減少,鉀排出增加,血鈉上升,血鈣降低,腎上腺皮質小球帶萎縮。甘草能使尿中游離型17-羥皮質類固醇排泄增加,結合型減少,小劑量表現胸腺萎縮,腎上腺重量增加,束狀層幅度加寬,腎上腺維生素C含量降低等。甘草能顯著增強和延長考的松的作用。甘草產生腎上腺皮質激素樣作用的原理,有人認為甘草次酸的化學結構與腎上腺皮質激素相似,作用也相似,系一種直接作用;也有人認為是一種間接作用即甘草次酸抑制了腎上腺皮質固醇類在體內的破壞,因而血液中皮質類固醇含量相應增加,而呈現較明顯的腎上腺皮質激素樣作用。
10.甘草有對抗乙酰膽堿的作用,并能增強腎上腺素的強心作用。
11.抗癌:甘草次酸對于大白鼠實驗性骨髓瘤及腹水肝瘤均有抑制作用。對小白鼠艾氏腹水癌均有抑制作用。
12.甘草與芫花合用有相反作用:二者共浸組的毒性較分浸組顯著增高,芫花與甘草同用,利尿、瀉下作用受到抑制,能增強甘草毒性。
炮制 炙甘草:將甘草片加入煉熟的蜂蜜與少許開水,拌勻后稍悶,放鍋內炒至深黃色和不粘手時,取出晾涼(每100斤用煉熟蜂蜜25~30斤)。
性味 甘,平。
功能主治 清熱解毒,潤肺止咳,調和諸藥;炙甘草能補脾益氣。主治咽喉腫痛,咳嗽,脾胃虛弱,胃、十二指腸潰瘍,肝炎,癔病,癰癤腫毒,藥物及食物中毒。
用法用量 0.5~3錢。
注意 不宜與甘遂、大戟、芫花、海藻同用。
復方 1.胃、十二指腸潰瘍:甘草10克,雞蛋殼15克,曼陀羅葉0.5克,共研細粉,每服3克,每日3次。
2.癔病:(甘麥大棗湯)甘草5錢,大棗1兩,浮小麥4錢,水煎服。
3.心虛氣悸,脈結代(早期搏動):炙甘草、黨參、生地、阿膠、麥冬、麻仁各3錢,桂枝1.5錢,生姜3片,大棗5枚。陰虛內熱,夜寐不安者去桂枝、生姜,加靈磁石5錢,牡蠣1兩;氣虛者加黃芪3錢,五味子1.5錢。
備注 1.商品甘草主要分東甘草西甘草兩大類,東甘草主產于東北及內蒙古東北部,原植物主要系甘草Glycyrrhiza uralensis Fisch.,西甘草主產于西北的內蒙古西部、甘肅南部、青海東部、山西及陜西北部,原植物也是此種。
2.西甘草之產于新疆及甘肅西北部的,除甘草外,尚有:
(1)光果甘草Glycyrrhiza glabra L.,分布于新疆。根成分與甘草相似。
(2)脹果甘草Glycyrrhiza inflata Batal.,根在當地與甘草及光甘草均作甘草入藥。分布于新疆及甘肅西北部。
(3)黃甘草Glycyrrhiza kanscensis Chang et Pang, mss.,分布于甘肅及新疆。質地較甘草燒次。
摘錄 《全國中草藥匯編》

《中藥大辭典》甘草

拼音 Gān Cǎo
別名 美草、蜜甘(《本經》),蜜草、蕗草(《別錄》),國老(陶弘景),靈通(《記事珠》),粉草(《群芳譜》),甜草(《中國藥植志》),甜根子(《中藥志》),棒草(《黑龍江中藥》)。
出處 《本草》
來源 為豆科植物甘草根狀莖。秋季采挖,除去莖基、枝叉、須根等,截成適當長短的段,曬至半干,打成小捆,再曬至全干。也有將外面栓皮削去者,稱為"粉草"。置干燥通風處,防霉蛀。
原形態 多年生草本,高約30~70厘米,罕達1米,根莖圓柱狀;主根甚長,粗大,外皮紅褐色至暗褐色。莖直立,稍帶木質,被白色短毛及腺鱗或腺狀毛。單數羽狀復葉,托葉披針形,早落;小葉4~8對,小葉柄甚短,長1毫米許;小葉片卵圓形、卵狀橢圓形或偶近于圓形,長2~5.5厘米,寬1.5~3厘米,先端急尖或近鈍狀,基部通常圓形,兩面被腺鱗及短毛。總狀花序腋生,花密集,長5~12厘米;花萼鐘形,長約為花冠的1/2而稍長,萼齒5,披針形,較萼筒略長,外被短毛及腺鱗;花冠淡紫堇色,長約14~盟毫米,旗瓣大,長方橢圓形,先端圓或微缺,下部有短爪,龍骨瓣直,較翼瓣短,均有長爪;雄蕊10,2體,花絲長短不一,花藥大小不等;雌蕊1,子房無柄。莢果線狀長圓形,鐮刀狀或彎曲呈環狀,通常寬6~8毫米,密被褐色的刺狀腺毛。種子2~8,扁圓形或腎形,黑色光滑。花期6~7月。果期7~9月。
生境分部 生于向陽干燥的鈣質草原、河岸砂質土等地。分布東北、西北、華北等地。主產內蒙古、甘肅;其次為陜西、山西、遼寧、吉林、黑龍江、河北、青海、新疆等地。以內蒙古伊克昭盟杭錦旗所產品質最優。
性狀 干燥根呈長圓柱形,不分枝,多截成長30~120厘米的段,直徑0.6~3.3厘米。帶皮的甘草,外皮松緊不等,顯紅棕色、棕色或灰棕色,具顯著的皺紋、溝紋及稀疏的細根痕,皮孔橫生,微突起,呈暗黃色。兩端切面平齊,切面中央稍陷下。質堅實而重。斷面纖維性,黃白色,粉性,有一明顯的環紋和菊花心,常形成裂隙.微具特異的香氣,味甜而特殊。根狀莖形狀與根相似,但表面有芽痕,橫切面中央有髓。粉草外表平坦,淡黃色,纖維性,有縱裂紋。帶皮甘草以外皮細緊、有皺溝、紅棕色、質堅實、粉性足、斷面黃白色者為佳;外皮粗糙,灰棕色、質松、粉性小、斷面深黃色者為次;外皮棕黑色、質堅硬、斷面棕黃色、味苦者不可入藥。粉草較帶皮甘草為佳。
化學成分 甘草根及根莖含甘草甜素,為甘草酸(glycyrrhizic acid)的鉀、鈣鹽。尚含甘草甙(liquiritin)、甘草甙元(liquiritigenin)、異甘草甙(isoliquiritin)、異甘草元(isoliquritigenin)、新甘草甙(neo-liquiritin)、新異甘草甙(neoiso-liquiritin)等。
藥理作用 甘草次酸對大白鼠移植的OberlingGuerin骨髓瘤有抑制作用,甘草酸單銨鹽、甘草次酸鈉及甘草次酸衍化物之混合物,對小白鼠艾氏腹水癌及肉瘤均有抑制作用,即使口服亦有效。甘草甜素、甘草甙對大鼠腹水肝癌及小鼠艾氏腹水癌細胞能產生形態學上的變化,甘草甜素尚能抑制皮下移植的吉田肉瘤。
炮制 甘草:揀去雜質,洗凈,用水浸泡至八成透時,撈出,潤透切片,晾干。蜜炙甘草:取甘草片,加煉熟的蜂蜜與開水少許,拌勻,稍悶,置鍋內用文火炒至變為深黃色、不粘手為度,取出放涼。(每甘草片100斤,用煉熟蜂蜜25~30斤)
①《雷公炮炙淪》:"凡使甘草,須去頭尾尖處,用酒浸蒸,從巳至午出,暴干,細銼使。一斤用酥七兩,涂上炙,酥盡為度。又先炮令內外赤黃用良。"
②《綱目》:"方書炙甘草皆用長流水蘸濕炙之,至熟刮去赤皮。或用漿水炙熱。"
③《得配本草》:"粳米拌炒,或蜜炙用。"
性味 甘,平。
①《本經》:"味甘,平。"
②《別錄》:"無毒。"
③《本草衍義》:"微涼。"
④《珍珠囊》:"生甘,平;炙甘,溫。"
歸經 入脾、胃、肺經。
①《湯液本草》:"入足厥陰、太陰、少陰經。"
②《雷公炮制藥性解》:"入心、脾二經。"
③《本草通玄》:"入脾、胃。"
④《本草經解》:"入手太陰肺經、足太陰脾經。"
功能主治 和中緩急,潤肺,解毒,調和諸藥。炙用,治脾胃虛弱,食少,腹痛便溏,勞倦發熱,肺痿咳嗽,心悸,驚癇;生用,治咽喉腫痛,消化性潰瘍,癰疽瘡瘍,解藥毒及食物中毒。
①《本經》:"主五臟六府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力,金瘡腫,解毒。"
②《別錄》:"溫中下氣,煩滿短氣,傷臟咳嗽,止渴,通經脈,利血氣,解百藥毒。"
③《藥性論》:"主腹中冷痛,治驚癇,除腹脹滿;補益五臟;制諸藥毒;養腎氣內傷,令人陰(不)痿;主婦人血瀝腰痛;虛而多熱;加而用之。"
④《日華子本草》:"安魂定魄。補五勞七傷,一切虛損、驚悸、煩悶、健忘。通九竅,利百脈,益精養氣,壯筋骨,解冷熱。"
⑤《珍珠囊》:"補血,養胃。"
⑥《湯液本草》:"治肺痿之膿血,而作吐劑;消五發之瘡疽,與黃耆同功。"
⑦《綱目》:"解小兒胎毒、驚痼,降火止痛。"
⑧《中國藥植圖鑒》:"治消化性潰瘍和黃疸。"
用法用量 內服:煎湯,0.5~3錢;或入丸、散。外用:研末摻或煎水洗。
注意 實證中滿腹脹忌服。
①《本草經集注):"術,干漆、苦參為之使。惡遠志。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四物。"
②《醫學入門》:"痢疾初作,不可用。"
復方 ①治榮衛氣虛,臟腑怯弱,心腹脹滿,全不思食,腸鳴泄瀉,嘔噦吐逆:人參(去蘆)、茯苓(去皮)、甘草(炙)、白術各等分。上為細末,每服二錢,水一盞,煎至七分,通口服,不拘時。入鹽少許,白湯點亦得。(《局方》四君子湯)
②治肺痿吐涎沫而不咳者:甘草四兩(炙),干姜二兩(炮)。上藥細切,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五合,去滓,分溫再服。(《金匱要略》甘草干姜湯)
③治熱嗽:甘草二兩,豬膽汁浸五宿,漉出炙香,搗羅為末,煉蜜和丸,如綠豆大,食后薄荷湯下十五丸。(《圣濟總錄》涼膈丸)
④治傷寒脈結代,心動悸:甘草(炙)四兩,生姜(切)三兩,人參二兩,生地黃一斤,桂枝(去皮)三兩,阿膠二兩,麥門冬(去心)半斤,麻仁半升,大棗(擘)三十枚。右九味,以清酒七升,水八升,先煮八味,取三升,去滓,內膠烊消盡,溫服一升,日三服。(《傷寒論》炙甘草湯,一名復脈湯)
⑤治少陰病二、三日,咽痛,與甘草湯不差者:桔梗一兩。甘草二兩。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渣,溫分再服。(《傷寒論》桔梗湯)
⑥治失眠、煩熱、心悸:甘草一錢,石菖蒲五分至一錢。水煎服。每日一劑,分二次內服。(江西贛州《草醫草藥簡便驗方匯編》)
⑦治瘧疾:甘草二份,甘遂一份。共研細末,于發作前二小時取用一分放肚臍上,以膠布或小膏藥貼之。(徐州市《單方驗方新醫療法選編》)
⑧治胃及十二指腸潰瘍:㈠瓦楞子五兩(煅研細末),甘草一兩(研細末)。混勻,每服2錢,每日3次。(遼寧(中草藥新醫療法資料選編》甘楞散)㈡甘草粉1.0克,雞蛋殼粉1.5克,曼陀羅葉粉0.05克。混勻,飯前或痛時服,每服3克,日服三次。(遼寧《中草藥新醫療法資料選編》甘殼散)
⑨治婦人臟躁,喜悲傷,欲哭,數欠伸:甘草三兩,小麥一升,大棗十枚。上三味,以水六升,取三升,溫分三服。亦補脾氣。(《金匱要略》甘麥大棗湯)
⑩治痘瘡煩渴:粉甘草(炙)、栝樓根等分。水煎服之。(《仁齋直指方》)
⑾治嬰兒目澀,月內目閉不開,或腫,羞明,甚至出血者,名慢肝風:甘草一截,以豬膽汁炙,為末,每用米泔調和少許灌之。(《幼幼新書》)
⑿治湯火灼瘡:甘草煎蜜涂。(《怪證奇方》)
⒀治陰下濕癢:甘草一尺,并切,以水五升,煮取三升,漬洗之,日三、五度。(《養生必用方》)
⒁治農藥(1059、1605、4049等有機磷制劑)中毒:甘草四兩,滑石粉五錢。用時將甘草煎湯,冷后沖滑石粉頓服。一日連服三次。(徐州市《單方驗方新醫療法選編》)
⒂治飲饌中毒,中砒毒:甘草伴黑豆煮汁,恣飲無虞。(《本草蒙筌》)
⒃治鉛中毒:生甘草三錢,杏仁(去皮、尖)四錢。二味煎服,一日兩次,可連服三至五天。(《健康報》1956年10月)
⒄傷寒咽痛(少陰癥)。用甘草二兩,蜜水灸過,加水二升,煮成一升半。每服五合,一天服兩次。此方名"甘草湯"。
⒅肺熱喉痛(有灸熱)。用炒甘草二兩、桔梗(淘米水浸一夜)一兩,加入阿膠半斤。每服五錢,水煎服。
⒆肺痿(頭昏眩,吐涎沫,小便頻數,但不咳嗽)。用灸甘草四兩、炮干姜二兩,水三升,煮成一半,分幾次服。此方名"甘草干姜湯"。
⒇肺痿久嗽(惡寒發燒,骨節不適,嗽唾不止)。用灸甘草三兩,研細。每日取一錢,童便三合調下。
(21)小兒熱嗽。用甘草二兩,在豬膽汁中浸五天,取出灸后研細,和蜜做成丸子,如綠豆大。每服十丸,飯后服,薄荷湯送下。此方名"涼隔丸"。
(22)嬰兒初生便閉。用甘草、枳殼各一錢,水半碗煎服。
(23)小兒撮口風。用甘草二錢半,煎服,令吐痰涎。再以乳汁點兒口中。
(24)嬰兒慢肝風(目澀、畏光、腫閉,甚至流血),用甘草一指長,豬膽汁灸過,研細。以米汁調少許灌下。
(25)兒童遺尿。用大甘草頭煎湯,每夜臨睡前服之。
(26)小兒尿中帶血。用甘草一兩二錢,加水六合,煎成二合。一歲兒一天服盡。
(27)小兒干瘦。用甘草三兩,灸焦,研細,和蜜成丸,如綠豆大。每服五丸,溫水送下。一天服二次。
(28)赤白痢。甘草一尺長,灸后劈破,以淡漿水一升半,煎至八合服下。
(29)舌腫塞口(不治有生命危險)。用甘草煎成濃湯,熱嗽,隨時吐出涎汁。
(30)口瘡。用甘草二寸、白礬一塊(如粟米大),同放口中細嚼,汁咽下。
(31)背疽。用甘草三兩,搗碎,加大麥粉九兩,共研細。滴入好醋少許和開水少許,做成餅子,熱敷疽上。冷了再換。未成膿者可內消,已成膿者早熟破。體虛的人可加服黃芪粥。又方:甘草一兩,微灸,搗碎,浸入一升水中,經過一夜,攪水使起泡,把泡撇掉,只飲甘草水。
(32)各種癰疽。用甘草三兩,微灸,切細,浸入一半酒中;另取黑鉛一片,熔汁投酒中,不久取出,反復九次。令病人飲此酒至醉,癰疽自漸愈。又方:甘草二斤,捶碎,水浸一夜,揉取濃汁,慢火熬成膏,收存罐中。每服一、二匙。此方名"國老膏"。消腫去毒,功效顯著。
(33)初起乳癰。用灸甘草二錢,新汲水煎服。外咂乳頭,免致阻塞。
(34)痘瘡。用灸甘草、栝樓根等分,煎水服。
(35)陰部垂癰(生于肛門前后,初發如松子大,漸如蓮子,漸紅腫如桃子。成膿破口,便難治好)。用甘草一兩、溪水一碗,以小火慢慢蘸水灸之。自早至午,至水盡為度。劈開檢視,甘草中心已有水潤即可。取出細銼,再放入兩碗酒中煎成一碗。溫服。兩劑之后,病熱好轉,但須經二十天,腫痛才會消盡。
(36)陰部溫癢。用甘草煎湯,一天洗三、五次。
(37)凍瘡發裂。先用甘草湯洗過,然后用黃連、黃芩共研為末,加水銀粉、麻油調敷。
(38)湯火傷。用甘草煎蜜涂搽。
各家論述 《藥品化義》:"甘草,生用涼而瀉火,主散表邪,消癰腫,利咽痛,解百藥毒,除胃積熱,去尿管痛,此甘涼除熱之力也。炙用溫而補中,主脾虛滑瀉,胃虛口渴,寒熱咳嗽,氣短困倦,勞役虛損,此甘溫助脾之功也。但味厚而太甜,補藥中不宜多用,恐戀膈不思食也。"
臨床應用 ①治療胃、十二指腸潰瘍
有較好的近期療效。據50例以上至200余例的觀察,有效率在90%上下,尤以對活動期有疼痛癥狀者療效更佳。一般在服藥1~3周內疼痛消失或顯著減輕,大便潛血轉陰;半數以上X線顯示壁龕消失。甘草對胃潰瘍的療效優于十二指腸潰瘍,對新鮮潰瘍較陳舊者為好,治療后癥狀的好轉比X線改變早;但對有并發癥的潰瘍病,則往往無效;遠期療效尚欠滿意,半數病例出現復發現象。用法:㈠甘草流浸膏:一般每次10毫升,日服3次,4~6周為一療程;也有每日量僅給15毫升的。但有人認為,每次用1毫升,每日4次,是一個比較合適的劑量。㈡33%甘草浸膏溶液:每日15~30毫升,3次分服,4周為一療程。㈢甘草粉:每次2.5~5.0克,每月3次,連用3~4周。㈣甘草丸:每日12~15克,3次分服,連用6周。經驗證明,甘草粉的療效優于甘草流浸膏,因甘草粉包含全部甘草有效成分;而甘草流浸膏含有酒精及氯仿,對潰瘍病不盡相宜,改用甘草浸膏溶液則無此弊。副作用:甘草制劑能發生去氧皮質酮樣作用,影響電解質平衡,使血鈉潴留,血鉀降低,引起血壓增高及水腫,部分病例呈低血鉀心電圖改變,個別病例出現糖尿。對高血壓及水腫,一般限制食鹽攝入殘停藥后即可消失,不影響治療。療程以4~6周為限,超過此限,則心臟受累機會即增多。為了防止出現水腫、血壓升高等副作用,有人曾合并使用雙氫克尿塞。臨床上還觀察到,如以小劑量甘草浸膏配合吸著劑和收斂劑、或用脫甙甘草浸膏治療,則副作用大大減少或完全避免,但療效亦隨之降低。鑒于甘草有潴鈉排鉀的副作用,故應禁用于腎臟病、高血壓病患者。長期應用所致的心肌損害亦應予重視。此外,臨床上曾以甘草為主配合其它藥物,如烏賊骨、瓦楞子、陳皮、蜂蜜等治療潰瘍病,效果亦佳。
②治療阿狄森氏病
據少數病例觀察,對輕度或初期患者療效較為顯著,可使患者體重增加,體力增強,食欲增進,血壓增高,皮膚色素沉著減退,血清電解質濃度有所改善,血清中鈉、氯的濃度升高和鉀的下降可至正常范圍,尿中17-酮類甾醇排泄量增加;有些病例X線顯示心臟明顯增大,可達正常范圍。對于重癥或晚期患者,單獨應用的效果不甚理想,甚至不能預防危象的發生,而必須加用皮質酮才能奏效;兩者并用時,可減少后者的需要量,認為是一種互補作用。甘草治療本病的理論根據,一般認為是甘草中有效成分甘草次酸的作用與去氧皮質酮有類似之處,能使鈉、氯化物及水滯留體內而血鉀離子濃度降低,從而收到治療效果。也有認為甘草治療本病的作用,在性質上與醛固酮最為近似。副作用:過量時可發生浮腫、氣喘、頭痛,伴以高血壓,肺水腫,對老年患者可引發心臟性氣喘等。用法:采用甘草流浸膏,但劑量大小須視各別情況而定。各地報告頗不一致,每日量有用15毫升的,有用20~30毫升的,尚有漸增至30~60毫升的。也有用甘草浸膏每日20~45克,或甘草酸6克,或甘草次酸3~5克的。維持劑量亦因人而異,持續應用數周后,患者可對甘草之敏感度增加,劑量應逐漸減少,有的病例維持量僅需開始量的1/1O。還有人用甘草粉,每日15~30克,認為其療效優于甘草流浸膏。
③治療席漢氏綜合征
甘草粉10克,日服3次,同時配合甲基睪丸素、甲狀腺素、葡萄糖、維生素等。試治1例性腺機能減退型的席漢氏綜合征,用藥1周后體溫升至正常,精神好轉;2周后體重增加,飲食如常;1月后握力由10磅增至18磅,能自理生活,血壓升至正常范圍,心尖區雜音消失,空腹血糖由88毫克%增至110毫克%,有性欲表現;3月后月經來潮。翌年生-女孩,母女均健康。
④治療尿崩癥
以甘草粉5克,日服4次,試治兩例病吏已4~9年的尿崩癥,收到一定效果。患者入院時水的出入量維持在8000毫升左右,服藥后尿量顯著減少,維持在3000~4000毫升,1例最少尿量曾低于2000毫升
⑤治療肺結核
在應用抗癆藥的同時,并用甘草制劑,對長期經抗癆藥物治療效果不佳或病情惡化的患者,能收到較好療效。不僅對浸潤性病灶及胸膜炎能使炎癥及滲液吸收、中毒癥狀短期消失,而且對球形病灶、膿胸等亦有較好效果,可以縮短治療時間。據10余例至數十例的觀察結果,用藥后大部分病例癥狀顯著改善或消失,血沉下降,痰菌轉陰;X線顯示進步,肺部浸潤病灶吸收或消失,胸腔內積液逐漸減少乃至消失,纖維空洞型的空洞縮小。認為甘草有類似去氧皮質酮的作用,是其發生療效的原因所在;副作用亦與去氧皮質酮相似,如血壓增高、浮腫,個別出現心動緩慢或心動過速、期外收縮。故高血壓及心臟器質性病變或心功能不全者應慎用。用法:㈠煎劑:一般每日用生藥50克,煎汁分3次服;但亦有每日量低至18.6克的。㈡流浸膏:每日5~10毫升,或10~15毫升,加水至60毫升。分3次服。
⑥治療支氣管哮喘
用甘草粉5克或甘草流浸膏10毫升,每日3次。試治3例慢性頑固性支氣管哮喘,取得顯著效果。哮喘癥狀均在1~3天消失或改善,支氣管笛音亦于11天完全消失,肺活量顯著增加。其中1例復發,再用甘草治療時仍然有效,另有用甘草流浸膏治療4例,亦獲效果。
⑦治療傳染性肝炎
100%甘草煎液15~20毫升,小兒減半,日服3次。治療13例,平均黃疸指數在12.9天恢復正常,尿三膽試驗在9.9天轉為陰性,肝腫大在9.2天顯著縮小,肝痛在7.8天消失
⑧治療急性血吸蟲病
根據甘草有類似去氧皮質酮的藥理作用,用其代替考的松和促腎上腺皮質素治療急性血吸蟲病獲得較好效果。一般用藥后1~2天即開始退熱,5~10天內大部分退至正常,同時全身情況亦顯著好轉或恢復。用法:甘草粉每日30克,分3次服,熱退后減為半量再服1周左右停藥。總療程約15~20天。治療過程中可酌情配合其它輔助藥物及支持療法。
⑨治療瘧疾
用甘草、甘遂等量研粉棍合,于瘧疾發作前30分鐘取藥粉少許撒于肚臍眼,外貼黑膏藥。經治109例。除2例因用藥不及時無效外,均獲效果。
⑩治療血小板減少性紫癜
生甘草1兩,水煎2次,上、下午分服。經治3例,均有效果。
⑾治療腓腸肌痙攣
甘草流浸膏成人10~15毫升,日服2次。經治254例,有顯著療效的241例,占94.8%。療程最短3天,最長6天。
⑿治療先天性肌強直
甘草粉3克,日服3次,進低鹽飲食,療程15天。試治1例病史近兩年的患者,用藥4天后癥狀即有好轉,療程結束時癥狀基本消失。
⒀治療血栓性靜脈炎
甘草流浸膏每日12~20毫升,或甘草50克水煎,均分3次飯前服。經治8例,除2例顯著好轉后因故出院外,其余均痊愈,局部疼痛、浮腫及索條狀物均消失。認為甘草治療本病有消炎、止痛,增加機體抵抗力及制止肉芽組織增生之作用。個別病例治療過程中出現輕微浮腫及血壓升高,減量后即消失。此外,曾以甘草流浸膏日服15毫升(分3次),治愈1例血栓閉塞性脈管炎。用藥3周后自覺癥狀消失,皮膚轉紅,皮膚溫度、足趾關節運動皆恢復正常。
⒁治療子宮頸糜爛
先用1:4000過錳酸鉀液沖洗陰道,以干棉簽擦干后將甘草流浸膏涂于子宮頸上。本法對中度子宮頸糜爛療效較好,一般治療2~3療程(每療程5次)便能痊愈。如患有滴蟲者須先治滴蟲,再治宮頸糜爛。
⒂治療皮膚炎癥
以2%甘草水局部濕敷,2小時1次,每次15~20分鐘;治療接觸性皮炎12例,一般1~4天即見紅腫消退,滲液停止,糜爛面愈合,繼以氧化鋅糊劑或爐甘石洗劑外敷數日即愈。用甘草1兩,煎水洗患處,每日1次,對過敏性皮炎亦有效果。甘草次酸對濕疹、牛皮癬也有治療作用。
⒃治療手足皸裂
取甘草1兩切片,浸于75%酒精100毫升內,24小時濾出浸液,加入等量的甘油和水混合后涂搽患處。隨訪17例重癥患者,效果均滿意。
⒄治療眼科炎癥
以5%或8~12%甘草酸鈉鹽溶液,或甘草次酸混懸液(每毫升含10毫克),或10~30%甘草浸膏液滴眼,根據病情需要,每1~2小時滴眼1次或每日滴3~4次,對下列眼病有效:㈠泡疹性眼炎:60例泡疹性角膜炎、角膜結膜炎及束狀角膜炎患者,經治2~7天左右,56例獲得痊愈(有2例因停藥過早而復發);另文報告對泡疹性結膜炎用藥2~14天,疼痛、充血及泡疹即漸減輕而消失。㈡上鞏膜炎、鞏膜炎:分別觀察4例和5例,用藥后在3~17日內結節消失,6~34日炎癥消退。㈢春季卡他性結膜炎:治療6例,用藥2~3日癢感與結膜充血顯著減輕,但停藥后立即復發,再用藥又能控制。此外,對結核過敏性角膜炎及鞏膜炎,亦有明顯療效;對深層角膜炎、角膜實質炎、角膜間質炎,能減輕充血及疼痛癥狀,但角膜浸潤改變不明顯;對急性虹膜睫狀體炎亦可使充血及疼痛刺激癥狀減輕,但對前房內滲出物是否有控制作用,觀察結果并不一致。另曾以甘草酸鈉鹽與少量考的松并用,同時服異煙胼,治療1例結核性虹膜睫狀體炎收到良好效果。
⒅治療凍傷
取甘草、芫花各3錢,加水2000毫升煎后浴洗凍傷部位,每日3次(每劑可洗3~5次),有破潰及壞死之創面洗后用黃連紗條換藥。治療手、足凍傷共76例,經用藥1~8劑后,58例痊愈,其余結果不明。實踐證明,對單純紅腫者效果最佳,半數以上用藥1劑浴洗3~5次即愈;對紅腫加皮膚壞死的創面,洗后腫痛消失,繼之壞死組織脫落,創面呈現新鮮肉芽組織,用黃連換藥后創面即迅速愈合;對凍裂創療效稍遜,但經幾次浴洗后可使患部由干燥發硬變為滑潤柔軟而漸痊愈;對三度凍傷膠體壞死者,洗后可使疼痛迅速消失,壞死組織分離,有利于早期外科治療。
此外,曾以甘草制劑為主,配合其它藥物或療法治療重癥肺炎、扁桃體炎并發蕁麻疹、風涅性關節炎、低血壓、小舞蹈癥、臂叢炎、顏面神經癱瘓及毒蕈中毒、木薯中毒等,雖然病例較少,但均取得較好效果。
備注 除上述主要品種外,尚有以下向屬植物亦入藥用。
①光果甘草,又名:歐甘草。其特征為局部被有白霜和疏柔毛,不具腺毛,小葉長橢圓形或狹長卵形。莢果長圓形,扁而直或略彎曲。分布新疆。
②黃甘草,其特征莖上部被微毛或近無毛.莢果略作鐮狀彎曲,膨脹,具腺毛。分布甘肅。
③脹果甘草,其特征小葉3~5片,稀達7片,下面中脈無毛。莢果長圓形而直,膨脹。分布新疆、甘肅等地.
摘錄 《中藥大辭典》

《中華本草》甘草

拼音 Gān Cǎo
英文名 Liquorice Root
別名 美草、蜜甘、蜜草、蕗草、國老、靈通、粉草、甜草、甜根子、棒草。
出處 出自1.《本經》。
2.《別錄》:甘草,生河西川谷積沙山及上郡。二月、八月采根,暴干,十日成。
3.陶弘景:甘草,今出蜀漢中,悉從汶山來,赤皮斷理,看之堅實者是。枹罕草最佳。亦有火炙干者,理多虛踈。又有如鯉魚腸者,被刀破,不復好。青州間亦有,不如。又有紫甘草,細而實,乏時可用。此草最為眾藥之主,經方少不用者,猶如香中有沉香也。
4.《本草圖經》:甘草,今陜西、河東州郡皆有之。春生
來源 藥材基源:為豆科植物甘草、光果甘草、脹果甘草的根及根莖。
拉丁植物動物礦物名:1.Glycyrrhiza uralensis Fisch.2.Glycyrrhiza glabra L.3.Glycyrrhiza inflata Batal.
采收和儲藏:秋季采挖,除去蘆頭,莖基,枝叉須根,截成適當長短的段曬至半干,打成小捆,再曬至全干。
原形態 1.甘草 多年生草本,高30-100cm。很及根莖粗壯,皮紅棕色。莖直立,帶木質,有白色短毛和刺毛狀腺體。奇數現狀復葉長8-20cm;小葉7-17,卵形或寬卵形,長2-5cm,寬1-3cm,先端急尖或鈍,基部圓,兩面均被短毛和腺體;托葉闊披針形,被白色纖毛。總狀花序腋生,花密集;花萼鐘狀,萼齒5,披針形,外面有短毛和刺毛狀腺體;花冠藍紫色,長1.4-2.5cm,無毛,旗瓣大,卵圓形,有爪,龍骨瓣直,較翼辯短,均有長爪;雄蕊二體,(9+1)。莢果條形,呈鐮刀狀或環狀彎曲,外面密被刺毛狀腺作。種子4-8,腎形。花期7-8月,果期8-9月。
2.光果甘草 多年生草本,高1m左右。莖和枝均被鱗片狀腺體和白色短柔毛。奇數羽狀復葉5-14(-20)cm;小葉9-17,卵圓形或長橢圓形,長2-4,寬0.8-2cm,先端常微缺,上面有短柔毛,下面密生鱗片狀腺體;托葉披針形。花淡紫色,密生,排列成腋生的穗狀花序;花萼鐘狀,有5個相等的披針形萼齒,萼齒內外均被白色腺毛;旗瓣長橢圓形,長約11mm,翼瓣長約9mm,爪不明顯,龍骨瓣長約8mm。莢果扁,狹長卵形,稍彎曲,長20-30mm,寬4-7mm,無毛,有時具少許不明顯的腺瘤。種子3-4顆。花期6-8月,果期7-9月。
3.脹果甘草.多年生草本,高50-120cm,有時基部粗壯而為木質。莖直立,常局部被密集連接成片的淡黃褐色鱗片腺體,無腺毛而有疏柔毛,或幾無毛。奇數羽狀復葉長3-16cm;小葉3-7枚,卵形、狹長卵形、長圓形至橢圓形,長1.5-5cm,寬0.6-2.8cm,先端急尖或鈍,基都圓形,邊緣徽反卷,常顯明為波卷狀,上面暗綠色,具黃褐色腺點,下面亮綠色,具淡黃綠色腺點,幼時如涂膠狀,有光澤,兩面無毛或幾無毛;小葉柄長1-4mm。總狀花序;花小,紫紅色,排列疏松。莢果長圓形,短小,長0.8-2cm,膨脹,無或略有凹窩,被微柔毛與少許不顯明的腺瘤。種子小,1-7顆。花期6-8月,果期7-9月。
生境分部 生態環境:1.生于向陽干燥的鈣質草原、河岸沙質土等地。
2.本種原產于歐洲地中海區域,北非、中亞細亞和西伯利亞亦有生長,我國新疆亦有分布,且可生于干旱的鹽堿性荒地。
3.生于沙質。
資源分布:1.分布于東北、華北、西北等地。
2.分布于甘肅、新疆等地。
栽培 生物學特性 甘草地上部分每年秋末死亡,根及根莖在土中越冬,翌年春3-4月從根莖上長出新芽,長枝發葉,5-6月枝葉繁茂,6-7月開花結果,9月莢果成熟。抗寒、抗旱和喜光,是鈣質土的指示植物。宜選土層深厚,排水良好,地下水位較低的砂質壤土栽種,澇洼和地下水位高的地區不宜種植。土壤酸堿度以中性或微堿性為好,在酸性土壤中生長不良。
栽培技術 用種子和根狀莖繁殖,以根狀莖繁殖生長快。種子繁殖:播前應在頭年秋季進生土地深翻0.8-1m,施入廄肥作基肥,1hm2用量37500kg,翻后耙平、作畦,畦寬1m、高17cm,按行距30-40cm開穴條播,溝深6cm,點播株行距15cm×30cm,每穴點5-6顆,覆土后鎮壓。播種量1hm2用30-45kg。甘草種皮質硬而厚,透氣透水性差,播前最好將種皮磨破或用溫水浸泡后用濕砂藏1-2個月播種。根莖繁殖:于早春、晚秋來挖甘草時,選擇細小的根狀莖,截成12-20cm的小段,每段須有1-3芽,按行距30cm開溝;溝深10cm,株距15cm,將根狀莖平擺溝內,最后覆土耙平,鎮壓,澆水。
間管管理 出苗前后經常保持土壤濕潤以利出苗和幼苗生長,在2-3片真葉時,按株距10-15cm定苗,每年須除草、松土、培土2-3次,追肥1-2次,每1hm230000-3750kg,以腐熟的人糞尿,廄肥和磷肥為主。
病蟲害防治 病害有白粉病、銹病、褐斑病,主要危害葉部,5-8月發生,初期噴波美0.3-0.4度石流合劑。蟲害有蚜蟲、甘草種子小峰,防治方法主要是進行清園,減少蟲源,發生期用化學藥劑防治。
性狀 性狀鑒別 (1)甘草根呈長圓柱形,長30-100cm,直徑0.6-3.5cm。表面紅棕色、暗棕色或灰褐色,有明顯的皺紋、溝紋及橫長皮孔,并有稀疏的細根痕,外皮松緊不一,兩端切面中央稍下陷。質堅實而重,斷面纖維性,黃白色,有粉性,橫切面有明顯的形成層環紋和放射狀紋理,有裂隙。根莖表面有芽痕,橫切而中心有髓。氣微,味甚甜而特殊。以皮細緊、色紅棕、質堅實、斷面色黃白、粉性足者為佳。粉甘草為主皮甘草,表面淡黃色,平坦,有刀削及縱裂紋。
(2)光果甘草根莖及根質地較堅實。表面灰棕色,皮孔細而不明顯。斷面纖維性,裂隙較少。氣徽,味甜。
(3)脹果甘草根莖及根本質粗壯,多灰棕色至灰褐色。質堅硬,易潮。斷面淡黃色或黃色,纖維性,粉性少。味甜或帶苦。根莖不定芽多而粗大。
顯微鑒別 根橫切面:(1)甘草木栓層為數列至30列整齊的木栓細胞。皮層較窄。韌皮部有纖維束,其周圍薄壁細胞常含草酸鈣方晶,形成晶鞘纖維。韌皮部射線多彎曲,常現裂隙,束間形成層不明顯。本質部射線寬3-5列細胞,導管較大,單個散在或2-3個成群。木纖維束周圍薄壁細胞亦合方晶。根莖有髓。本品薄壁細胞含淀粉粒。
(2)光果甘草韌皮部射線平直,裂隙少。
(3)脹果甘草韌皮部及本質部的射線細胞多皺縮而形成裂隙。
化學成分 1.甘草 根和根莖主含三萜皂甙。其中主要的一種,谷稱甘草甜素(glycyrrhizin)的,系甘草的甜味成分,是1分子的18β-甘草次酸(18β-glycyrrhetic acid)和2分子的葡萄醛酸(glucuronic acid)結合生成的甘草酸(glycyrrhizic acid)的鉀鹽和鈣鹽。其他的三萜皂甙有:烏拉爾甘草皂甙(uralsaponin)A、B和甘草皂甙(licoricesaponin)A3、B2、C2、D3、E2、F3、G2、H2、J2、K2。又含黃酮素類化合物:甘草甙元(liquiritigenin),甘草甙(liquiritin),異甘草甙 元(isoliquiritigenin),異甘草甙(isoliquiritin),新甘草甙(neoliquiritin),親異甘草甙(neoisoliquiritin),甘草西定(licoricidin),甘草利酮(licoricone),刺芒柄花素(formononetin),5-O-甲基甘草本定(5-O-methyllicoricidin),甘草甙 元-4'-芹糖葡萄糖甙[liquiritigenin-4'-qpiofur-anosyl(1→2)glucopyranoside,apioliquiritin],甘草甙元-7,4'-二葡萄糖甙(liquiritigenin-7,4'-diglucoside),新西蘭牡荊甙Ⅱ(vicenin Ⅱ)即是6,8-二-葡萄糖基芹菜素、芒柄花甙(ononin),異甘草黃酮醇(isolicoflanonol),異甘草甙元-4'-芹糖葡萄甙[isoliquiritigenin-4'-apiofuranosyl(1→2)glucopyranoside,licurazid,apioisoliquiritin]。還含香豆精類化合物:甘草香豆精(glycycoum-arim),甘草酚(glycyrol),異甘草酚(isoglycyrol)甘草香豆精-7-甲醚(glycyrin),新甘草酚(neoglycyrol),甘草吡喃香豆精(licopyranocoumarin),甘草香豆酮(licocoumarione)等。又含生物堿:5,6,7,8-四氫-4-甲基喹啉(5,6,7,8-teTCMLIBahydro-4-methylquinoline),5,6,7,8-四氫-2,4-二甲基喹啉(5,6,7,8-teTCMLIBahydro-2,4-dimethylquinoline),3-甲基-6,7,8-三氫吡咯并[1,2-a]嘧啶-3-酮(3-methyl-6,7,8-TCMLIBihydropyrrolo[1,2-]pyrimidin-3-one)。還含甘草苯并呋喃(licobenzofuran),又名甘草新木脂素(liconeolignan),β-谷甾醇(β-sitosterol),正二十三烷(n-TCMLIBicosane),正二十六烷(n-hexacos-ane),正二十七烷(n-heptacosane)等。另含甘草葡聚糖GBW(glucan GBW),三種中性的具網狀內皮活性的甘草多糖(glycyrrigan)UA、UB、UC,多種具免疫興奮作用的多糖(polysaccharide)GR-2a、GR-2Ⅱb、GR-2ⅡC和多糖GPS等。
甘草的葉含黃酮化合物:新西蘭牡荊甙-Ⅱ,水仙甙(narcissin),煙花甙(nicotiflorin),蕓香甙(rutin),異槲皮甙(isoquerciTCMLIBin),紫云英甙(asTCMLIBagalin),烏拉爾醇(uralenol),新烏爾醇(uralenol),新烏拉爾醇(neouralenol),烏拉爾寧(uralenin),槲皮素-3,3'-二甲醚(quercetin-3,3'-dimethyl ether),烏拉爾醇-3-甲醚(uralenol-3-methylether),烏拉爾素(uralene),槲皮素(quercetin)等。還含烏拉爾新甙(uralenneoside)。
甘草的地上部分分離得到東莨菪素(scopoletin),刺芒柄花素,黃羽扇豆魏特酮(lupiwighteone),乙形刺酮素(sigmoidin)B以及甘草寧(gancaonin)A、B、C、D、E、L、M、N、O、P、Q、R、S、T、U、V。
2.光果甘草 根和根莖含甘草甜素,除分離得到甘草酸、18-β甘草次酸外,還得到多種三萜類化合物:18α-羥基甘草次酸(18α-hydroxyglycyrrhetic acid),24-羥基甘草次酸(24-hydroxyglycyrrhetic acid),24-羥基-11-去氧甘草次酸(24-hydroxy-11-deoxyglycyrrhetic acid),11-去氧甘草次酸(11-deoxyglycyrrhetic acid),3β-羥基齊墩果-11,13(18)-二烯-30-酸[3β-hydroxyolean-11,13(18)-dien-30-oic acid)甘草萜醇(glycyrrhetol),光果甘草酯(glabrolide),異光果甘草檢酯(isoglabrolide),去氧光果甘草內酯(deoxyglabrolide),21α-羥基異光果甘草內酯(21α-hydroxyisoglabrolide),甘草環氧酸(liquoric acid)等。又含黃酮成分:光果甘草甙(liquiritoside)即是甘草甙,光果甘草甙元(liquiritogenin)即是甘草甙元,異光果甘草甙(isoliquiritoside)即是異甘草甙,異光果甘草甙元(isoliquiritogenin)即是甘草甙元,新甘草甙,親異甘草甙,異甘草甙元-4'-芹糖葡萄糖甙(licuraside,licurazid),異甘草甙元-4-芹糖葡萄糖甙[neolicuraside,isoliquiritigenin-4-apiofuranosyl(1→2)glucopyranoside],光果甘草寧(glabranin),光果甘草醇(glabrol)、光果甘草定(glabridin),光果甘草酮(glabrone),光果甘草素(glabreene),7,2'-二羥基-3',4'-亞甲二氧基異黃酮(glyzaglabrin),7-乙酰氧基-2-甲基異黃酮(glazarin),7-甲氧基-2-甲基異黃酮(7-methyoxy-2-methylisoflavone),7-羥基-2-甲基異黃酮(7-hydroxy-2-methylisoflavone),生松黃烷酮(pinocembrin),櫻黃素(prunetin),刺芒柄花素等。又含光果甘草香豆精(liqcoumarin)及水溶性多糖及果膠(pectin)。光果甘草的地上部分分離得到18β-甘草次酸,18α-甘草次酸(18α-glycyrrhetic acid)即是烏熱酸(uralenic acid),以及多種黃酮類化合物:槲皮素,異槲皮甙(isoquerciTCMLIBin),槲皮素-3-雙葡萄糖甙(quercetin-3-glucobioside),山柰酚(kaempferol),紫云英甙,肥皂草素(saponaretin),甘草甙元,異甘草甙元,芫花素(genkwanin),山柰酚-3-雙葡萄甙(kaempferol-3-glucoboside)等。另含多糖9.7%,其中水溶性多糖1.6%。
3.脹果甘草 根含三萜類甜素,甘草次酸-3-芹糖葡萄糖醛酸甙(apioglycyrrhizin),甘草次酸-3-阿拉伯糖葡萄糖醛酸甙(araboglycyrrhizin)。其他三萜成分有:18β-甘草次酸,11-去氧甘草次酸,烏拉爾甘草皂甙A3、G2、H2等。又含黃酮類成分:甘草甙元,甘草甙,異甘草甙元,異甘草甙,芒柄花甙,4',7-二羥基黃酮(4',7-dihydroxyflavone),甘草黃酮(licoflavone)A,甘草甙元-4'-芹糖葡萄糖甙,異甘草甙元-4'-芹糖葡萄糖甙,甘草杳耳酮(licochalcone)A、B、C、D,刺毛甘草查耳酮(echinatin),光果甘草酮等。還含二芳基丙二酮類成分:5'-異戊烯基甘草二酮(5'-prenyllicodione),脹果甘草二酮(glycyrdione)A、B及脹果甘草寧(glyinflanin)A、B、C、D。基中脹果甘草二酮A與脹果寧A系同一物質。又含β-谷醇(β-sitosterol)。
4.粗毛甘草 根含三萜類成分:甘草酸,光果甘草內酯等。又含黃酮類成分:甘草甙,異甘草甙,粗毛甘草素(glyasperin)A、B、C、D,熊竹素(kumata kenin),黃寶石羽扇豆素(topazolin),甘草異黃酮(licoisoflavone)B,半甘草異黃酮(semilicoisoflavone)B,甘草異黃烷酮(licoisoflavanone),3'-(γ,γ-二甲基烯丙基)奇維酮[3'(γ,γ-dimethylallyl)-kievitone],甘草西定,甘草異黃烷(licoriisoflavan)A,1-甲氧基菲西佛利醇(1-methyoxyficifolinol)。又含香豆精類成分:甘草香豆精,異甘草香豆精(isoglycycoumarin),甘草酚,甘草香豆酮。另含水溶性多糖和果膠。
5.黃甘草 根和根莖含三萜類成分:甘草酸,戊拉爾甘草皂甙A及B,黃甘草皂甙(glyeurysaponin)。又含黃酮類成分:黃甘草甙(glycyroside),芒柄花甙,甘草甙,異甙草甙,甘草甙元-4'-芹糖葡萄糖甙,異甘草元-4'-芹糖葡萄糖甙,南酸棗甙(choerospondin),廣豆根黃酮甙(sophoraflavone)B,夏弗塔雪輪甙(schaftoside),三色堇黃酮甙(isovi-osanthin),苜蓿紫檀酚-3-O-葡萄糖甙(medicarpin-3-O-glucoside),新西蘭牡荊甙Ⅱ。還含β-谷甾醇(β-sitosterol),胡蘿卜甙(daucosterol),根皮酸(phloretic acid)。
6.云南甘草 根含三萜類成分。將總皂甙水解得到云南甘草次皂甙D(glyyyunnanpro -sapogenin D),云南甘草皂甙元(glyyunnansapogenin)A、B、C、E、F、G、H和馬其頓甘草酸(macedonic acid),又含β-谷甾醇。還含黃酮類成分:異甘草甙元,4',7-二羥基黃酮,7-甲氧基-4'-羥基黃酮(7-methoxy-4'-hydroxyflavone),7-甲氧基-4'-羥基黃酮醇(7-methoxy-4'-hydroxyflavonol)。另據報道,根含三萜皂甙:云甘甙(yunganoside)A1、B1、C1、D1、E2和F2,加含生物堿:下箴刺桐堿(hypaphorine)。
7.我國市售甘蠟商品,除上友誼賽品種外,還有以地區為名的未定種,對它們的研究也不少。茲擇其重要者簡述如下:(1)西北甘草的根和根莖含甘草酸,甘草甙,異甘草甙,甘草甙元,異甘草甙元,甘草香豆精,甘草吡喃香豆精,甘草香豆酮,甘草查耳酮A,異甘草黃酮醇,西北甘草異黃酮(glycyrrhisoflavone),西北甘草異黃烷酮(glycrrhisoflvanone),甘草黃酮醇,甘草豆精-7-甲醚,甘草西定,甘草利酮,甘草寧F、G、H、I,甘酚,5-O-甲酚(5-O-methylglycyrol),熊竹素等。
(2)新疆甘草的根和根莖含甘草酸,甘草甙,異甘草甙,異甘草甙元,4',7-二羥基黃酮,刺芒柄花素,光果甘草醇,刺毛甘果查耳酮,甘草查耳酮A、B,甘草異黃酮B,甘草異黃烷酮(licoisoflavanone),光果甘草素,光果甘草定等。
(3)東北甘草的根和根莖含甘草酸,甘草甙,異甘草甙,甘草甙元,異甘草甙元,甘草香豆精,甘草吡喃香豆精,甘草香豆酮,甘草香豆酮,甘草西定,甘草利酮,甘草酚,5-O-甲基甘草酚等。
藥理作用 1.對消化系統的作用:1.1.抗潰瘍作用:甘草的主成分甘草甜素對由組胺及幽門結扎所形成的大鼠實驗性潰瘍亦有明顯的保護作用。后據報道,甘草甜素能明顯減少大鼠幽門阻斷導致的潰瘍發生率,但對胃液分泌量不但無減少反有增加趨勢。動物實驗治療中也發現甘草浸膏等對大鼠結扎幽門,犬由組胺形成的潰瘍有明顯抑制作用。甘草甙元、異甘草甙元和甘草根的甲醇提取物Fml00等對動物實驗性潰瘍有明顯的抑制作用。甘草次酸對幽門結扎的大鼠有良好的抗潰瘍作用,其治療指數較高。
1.2.對胃酸分泌的影響:甘草流浸膏灌胃能直接吸附胃酸,對正常犬及實驗性潰瘍有大鼠都能降低胃酸。Fml00十二指腸內給藥對急慢性胃痿及幽門結扎的大鼠,能抑制基礎的胃液分泌量,與芍藥花甙合用顯協同作用。Fml00對蛋白胨、組胺及甲酰膽堿引起的胃液分泌有顯著抑制作用。
1.3.對胃腸平滑肌的解痙作用:臨床上使用甘草所含黃酮甙類對兔、豚鼠的離體腸管呈抑制作用,使收縮次數減少,緊張度降低,并對氯化鋇、組胺所引起的離體腸平滑肌痙攣有解痙作用,但甘草甜素、甘草次酸對平滑肌則無抑制作用。此外,甘草酸銨和甘草次酸口服吸收亦不佳。甘草煎液、甘草流浸膏、Fml00、甘草素、異甘草素等,也對離體腸管有明顯的抑制作用。若腸管處于痙攣狀態時,則有明顯的解痙作用。
1.4.分別從甘草及光果甘草中提得7個同樣的黃酮甙及甙元,經實驗證明都具有解痙和抗潰瘍病的作用。以除去甘草甜素的甘草制劑或提取其黃酮類等化合物用于臨床,可能有利于提高療效和減少副作用。從光果甘草的甲醇提取物中分值得重視。
1.5.保肝作用:甘草流浸膏(0.2ml/10g)預先給小鼠灌胃能降低撲熱息痛(AAP)(200mg/kg,ip腹腔注射)中毒小鼠的致死率,并對撲熱息痛所致小鼠肝損害有明顯保護作用。小鼠給撲熱息痛后2-3小時的肝糖元下降效應并非肝壞死的伴隨結果,而與其毒性代謝產物密切相關。甘草能對抗這一效應,說明它的保護作用可能部分地是由于毒性代謝物的量減少所致。甘草甜素可明顯阻止四氯化碳中毒大鼠谷丙轉氨酶的升高,還能減少肝內甘油三酯的蓄積。病理組織學觀察可見,經甘草甜素、甘草次酸治療的大鼠其肝損傷均較對照組輕。組織化學觀察顯示,甘草次酸治療的大白鼠肝糖原明顯增加,甘草甜素與甘草次酸的血清胎甲球蛋白檢出率也高于對照組。提示這兩種成分無膠原溶解與重吸收的作用。在四氯化碳所致的肝損害動物模型P,甘草甜素、甘草次酸對肝損害呈強抑制作用。甘草次酸還能強烈抑制四氯化碳生成游離基及過氧化脂質的生成,可抑制Ca(2+)流入細胞內所引起的細胞損害,提示甘草次酸對肝損害的抑制效果上,抗氧化作用與抑制Ca(2+)流入細胞內的作用很重要,甘草皂甙可能是在機體內水解后而呈現顯著作用。
1.6.對膽汁分泌的影響:甘草甜素能增加輸膽管瘺兔的膽汁分泌,甘草甜素5mg/kg能顯著增加兔的膽汁分泌,對兔結扎膽管后膽紅質升高有抑制作用。
1.7.甘草浸膏、粉劑治療潰瘍病的臨床療效肯定,其有效成分不單是甘草甜素所致的水腫、血壓升高等副作用而受到限制。
2.對心血管系統的影響:2.1.抗心律失常作用:炙甘草提取液(1ml含中藥1g),家兔用烏頭堿誘發心律失常出現在2分鐘后按1g/kg靜脈注射,對照組給等量生理鹽水。結果表明對異位節律和室性節律均顯示非常顯著性差異。表明炙甘草有明顯的抗烏頭堿誘發的心律失常作用。炙甘草煎劑灌流蟾蜍離體心臟,可使心臟收縮幅度明顯增加。甘草甜素對離體蟾蜍心臟有興奮作用,此作用與乙酰膽堿及毒扁豆堿等具有明顯的對抗作用,與腎上腺素具明顯的協同作用。
2.2.降脂作用和抗動脈粥樣梗化作用:甘草甜素對兔實驗性高膽固醇癥及膽固醇升高的高血壓病人均有一定的降低血中膽固醇的作用。甘草甜素每天10mg/kg肌肉注射,連續5天,對實驗性家兔高脂血癥有明顯的降脂作用:血漿膽固醇對照組為89±4mg%,給藥組為43±4mg%;血漿甘油三酯對照組為168±10mg%,給藥組為90±4mg%。小劑量的甘草甜素(2mg/天)在一定時間內能使實驗性動脈粥樣硬化家兔的膽固醇降低,粥樣硬化程度減輕,20mg/天能阻止大動脈及冠狀動脈粥樣硬化的發展,但劑量更大時(40mg/天)反而無效。甘草次酸鹽(10mg/kg,口服)對高血脂大鼠和實驗性動脈粥樣硬化的家兔有降血膽固醇、脂蛋白和β-脂蛋白甘油三酯的作用;家兔主動脈內的和大鼠肝臟內的膽固醇和β-脂蛋白含量下降,甘草次酸鹽的降血脂和抗動脈粥樣硬化作用較之聚合皂甙更強。體外實驗觀察到甘草甜素1mM對CP50和AP50均能抑制50%溶血。其抑制部位,用同樣劑量在Cis的A-Tee水解能系統中可見有35%的抑制效果,因而結論是由于抑制了Cis從而影響了補體效價CH50。在AP中的作用是C3的降低,由于補體反應被甘草甜素所抑制,相關的炎癥的過程反應趨向緩解和靜止,脂質系統和肝功能改善,動脈癥的病理進程被阻斷。
3.對呼吸系統的作用:甘草浸膏和甘草合劑口服后能覆蓋發炎的咽部粘膜,緩和炎癥對它的刺激,從而發揮鎮咳作用。甘草次酸有明顯的中樞性鎮咳作用,甘草次酸的氫琥珀酸雙膽鹽口服,其鎮咳作用與可待因相似。甘草次酸膽堿501mg/kg能抑制豚鼠吸入氨水所致的80%的咳嗽發作,效力與可待因lmg/kg皮下注射無差異。大劑量的甘草次酸(1250mg/kg)可使小鼠呼吸抑制;甘草次酸對5-羥色胺等物質引起的支氣管痙攣,有較弱的保護作用。對電刺激貓喉上神經所致的咳嗽也有明顯的鎮咳作用。在與甘草相同劑量水平時,氫化可的松也顯示鎮咳作用,但劑量反應曲線與甘草不同,并且對刺激貓喉上神經引起的咳嗽無效,因此認為甘草鎮咳作用與抗炎無關而是通過中樞產生的。甘草還能促進咽喉及支氣管的分泌,使痰容易咳出,呈現祛痰鎮咳作用。
4.對中樞神經系統的影響:4.1.抗炎作用:甘草具有保泰松或氫化可的松樣的抗炎作用,其抗炎成分為甘草甜素和甘草次酸。甘草次酸對大鼠的棉球肉芽腫,甲醛性腳腫皮下肉芽腫性炎癥等均有抑制作用,其抗炎效價約為可的松或氫化可的松的1/10。對大鼠角叉菜膠性腳腫和抗炎效價,以氫化可的松為1,則甘草甜素、甘草次酸分別為0.14和0.03。甘草甜素有抑制肉芽形成的作用,對延遲型過敏癥的典型結核菌素反應出有抑制效果。甘草甜素和甘草次酸,對炎癥反應的Ⅰ、Ⅱ、Ⅲ期都有抑制作用。小鼠靜脈注射甘草甜素25、50mg/kg,明顯抑制天花粉引起的被動皮膚過敏反應。甘草黃堿酮有抑制小鼠角叉菜膠浮腫和抑制敏感細胞釋放化學傳遞物質作用。甘草抗炎作用可能與抑制毛細血管的通透性有關,或與腎上腺皮質有關,也有認為,甘草影響了細胞內生物氧化過程,降低了細胞對刺激的反應性從而產生了抗炎作用。
4.2.鎮靜作用:甘草次酸1250mg/kg,對小鼠中樞神經系統呈現抑制作用,可引起鎮靜,催眠,體溫降低和呼吸抑制等。
4.3.解熱作用:甘草次酸和甘草甜素分別對發熱的大鼠與小鼠、家兔具有解熱作用。甘草次酸40mg/kg腹腔注射,對發熱大鼠有退熱作用,相當于水楊酸鈉600mg/kg的效果;對體溫正常的大鼠則無降溫作用。
4.4.從光果甘草提取出的有效物質Fm100具有鎮痛、解痙的作用,芍藥甙也具有鎮靜、解痙作用,兩者合用有明顯的協同作用,說明芍藥甘草湯組成的合理性。
5.腎上腺皮質激素樣作用:5.1.鹽皮質激素樣作用:甘草浸膏、甘草甜素及甘草次酸對健康人及多種動物都有促進鈉、水潴留的作用,這與鹽皮質激素去氧皮質酮的作用相似,長期應用可致水腫及血壓升高,但亦可利用此作用治療輕度的阿狄森氏病。
5.2.糖皮質激素樣作用:小劑量甘草甜素(每只100μg),甘草次酸等能使大鼠胸腺萎縮及腎上腺重量增加(與給予促腎上腺皮質激素相似),另外還有抗黃疸作用及免疫抑制作用等糖皮質激素可的松樣作用。而在用大劑量時則糖皮質激素樣作用不明顯,只呈現鹽皮質激素樣作用,這可能與其作用機制有關。認為其作用機制可能是由于抑制了皮質激素在體內破壞,或減少其與蛋白質的結合,而使血中游離的皮質激素增多,從而增強其活性。但糖皮質激素與垂體前葉間的反應量調節較強,故血中含量升高達一定程度后即停止。鹽類皮質激素受此影響較小。本品所含的先甘草寧有雌激素活性,未成熟大鼠口服能增加子宮重量,但對卵巢重量影響不大。
6.對泌尿、生殖系統的影響:甘草酸及其鈉鹽,靜脈注射增強茶堿的利尿作用,對醋酸鉀則無影響。能抑制家兔實驗性膀胱結石的形成。能抑制雌激素對成年動物子宮的增長作用,切除腎上腺或卵巢后仍有同樣作用。甘草甜素對大鼠具有抗利尿作用,伴隨著鈉排出量減少,鉀排出量也輕度減少。對切除腎上腺的大鼠,甘草甜素仍能使鈉和鉀的排出減少,說明此作用通過腎上腺皮質激素來實現的。甘草次酸及其鹽類也有明顯的抗利尿作用。認為甘草能增強腎小管對鈉和氯的重吸收而呈現抗利尿作用,其作用方式與去氧皮質酮不同,可能是對腎小管的直接作用。
7.對免疫功能的影響:7.1.抗過敏作用:從甘草中提取得一種復合體(Lx),含有蛋白質、核酸、多糖及甘草酸。豚鼠經靜脈注射青霉噻唑(BPO)和人血清白蛋白(HAS)攻擊后,均立即出現過敏休克癥狀,5分鐘內死亡,休克發生率和死亡率均為100%。豚鼠經給于Lx,然后進行抗原攻擊,Lx小劑量組的過敏反應率為25%;大劑量組為21%,且無死亡發生,表明Lx對豚鼠過敏性休克具有明顯的保護作用,且隨劑量增大保護作用增強。Lx小劑量組豚鼠血清抗青霉噻唑抗體的效價為4-16,大劑量組未測出血清抗體,而致敏對照組抗體效價為256。Lx可明顯抑制豚鼠肺中組胺的合成,且隨劑量增加作用增強。在小鼠注射卵蛋白抗原前3天給于小鼠Lx 0.2ml腹腔注射,連續15天,分別測定血清IgE、IgG總量和肺組胺含量。結果表明,Lx對小鼠過敏休克有明顯的保護效應,亦有顯著抑制抗體產生的能力。
7.2.對非持異性免疫功能的影響:小鼠給于甘草甜素75mg/kg腹腔注射,每日1次,共4天,末次給藥后,給于印度墨汁,取血檢查廓清指數K值。結果甘草甜素組的K值為0.048±0.020,對照為0.029±0.015相比較有顯著差異(P<0.01),表明甘草甜素能顯著提高小鼠對靜脈注射碳粒的廓清指數,提示它能增強網狀內皮系統的活性。生甘草與蜜炙甘草亦有同樣的作用。
7.3.對特異性免疫功能的影響:采用體外抗體產生系統研究了甘草酸對多克隆抗體產生的影響。結果表明一定濃度的甘草酸能使抗體產生顯著增加。另外,從人末梢血單核細胞分離粘著性細胞,加各種濃度甘草酸培養后,將培養上清液中加入單核細胞,探討對PWM刺激誘導抗體產生的影響。結果體外抗體產生增強,測定培養上清液中白細胞介素1(IL-1)活性時,證明白細胞介素1顯著增多。提示甘酸的體外抗體產生增強作用與白細胞介素1產生增強有關。小鼠腹腔注射甘草酸,同時靜脈注射綿羊紅血球(SRBC)予以免疫,抗原注射后第4天分離脾細胞,計算對綿羊紅血球的空斑形成細胞數。發現以劑量30mg/kg的甘草酸可使抗體產生顯著增強。改變給藥時間與靜脈注射綿羊紅血球的時間表明,兩者同時給予或給抗原前l天給甘草酸,可促進抗體產生,而抗原注射2天后給甘草酸則不增強抗體產生,由此可認為甘草酸在體內也能增強抗體產生。甘草還可明顯促進刀豆球蛋白A活化的脾淋巴細胞DNA和蛋白質的生物合物,促進DNA合成的最適濃度為100μg/ml。DNA合成高峰在48小時,對白介素-2(IL-2)產生也有明顯的增強作用。對DNA、蛋白質的生物合成及白介素-2產生的影響基本上是相平行的。家兔用牛血清白蛋白(BSA)為抗原造成免一過性急性血清病模型。在實驗組動物給于牛血清白蛋白后第3、5、7、9天以18β-甘草次酸200mg/kg肌肉注射。結果實驗組與對照組動物血清中抗牛血清白蛋白-IgG抗體均于牛血清白蛋白免疫后第6天檢出,第l2天達最高峰,實驗組明顯高于對照組。兩組動物循環中特異性牛血清白蛋白-抗牛血清白蛋白復合物與免疫前比較均有提高,且有顯著差別,但兩組間無統計學差異。血中補體值,實驗組較對照組顯著提高。18β-甘草次酸對可溶性循環免疫復合物形成未見影響。甘草甜素可提高刀豆球蛋白A誘導人脾細胞產生的γ-干擾素(γ-IFN)的水平,但對PHA誘生的干擾素水平無影響,其增加刀豆球蛋白A誘導干擾素產生的最適濃度為200ug/ml,最適誘生時間為48小時,細胞濃度以1×10(7)/ml為宜。產生的干擾素以γ型為主。甘草酸銨100mg/(kg·天)×7天,灌胃昆明種小鼠后,經放免測定,可顯著抑制肺和腎前列腺素E2、前列腺素F2α的合成。甘草酸單胺給于小鼠灌胃l00mg/(kg·天)(1/20 LD50量)5天后,其脾臟前列腺素E2和環磷酸腺苷(cAMP)量顯著增加;大鼠淋巴細胞在8×10(-10)mol/L和8×10(-7)mol/L的甘草單胺濃度下,分泌前列腺素E量也顯著增加,可能是甘草酸類免疫調節的途徑之一。通過乳酸脫氫釋放試驗法,于體外測定甘草酸銨對BALB/C小鼠自然殺傷細胞(NK細胞)活性時,表明1×10(-7)-1×10(-1)mg/ml濃度時,對小鼠自然殺傷細胞活性均有顯著增強,表明對機體免疫功能具有重要調節作用。
8.抗病毒作用:8.1.抗艾滋病毒的作用:甘草皂甙能夠破壞試管的艾滋病毒細胞(HIV),0.5mg/ml的甘草皂甙對艾滋病毒的增殖抑制98%以上,50%空斑形成抑制值為0.125mg/ml。由于甘草皂甙不能抑制艾滋病毒的逆轉錄酶,提示它是通過恢復T輔助細胞而發揮作用。近報道西北甘草中的新多酚類在低濃度時與甘草甜素相比,顯示出對艾滋病毒細胞的增殖抑制效果。
8.2.抗其他病毒的作用:甘草多糖具有明顯的抗水泡性口炎病毒、腺病毒3型、單純皰疹病毒1型、牛痘病毒等活性,能顯著抑制細胞病變的發生,使組織培養的細胞得到保護。感染前24小時給藥對水泡性口炎病毒、腺病毒3型有意義(P<0.01);感染后給藥對以上4種病毒均有作用(P<0.01);藥液與病毒液混合同時加入細胞層或藥液與病毒液混合置37℃作用2小時后加入細胞層,對上述4種病毒也均有作用。表明作用機制可能是多方面的,但主要是直接作用。甘草酸對單純性皰疹病毒,甘草甜素對試管內水痘-帶狀皰疹病毒均有抑制作用。甘草次酸8mM濃度在37℃處理Ⅰ型單純性皰疹病毒15分鐘,其感染價從107減至102。但對其它病毒無效。表明甘草次酸似乎對單純性皰疹病毒具有特異的作用。甘草甜素對屬于皰疹病毒群的水痘-帶狀皰疹病毒(VZV)感染的人胎兒成纖維抑制濃度為0.55mg/ml。這個濃度對成纖維細胞完全沒有毒性。在體外2mg/ml甘草甜素可使99%以上水痘-帶狀皰疹病毒失活,且其濃度低至0.08mg/ml時也可使少量的水痘-帶狀皰疹病毒失活。
9.抗菌作用:甘草的醇提取物及甘草次酸鈉在體外對金黃色葡萄球菌、結核桿菌、大腸桿菌、阿米巴原蟲及滴蟲均有抑制作用,但在有血漿存在的情況下,其抑菌和殺阿米巴原蟲的作用有所減弱;甘草次酸鈉在體外對滴蟲的最低有效濃度為30-60μg/ml。
10.解毒作用:甘草浸膏及甘草甜素對某些藥物中毒、食物中毒、體內代謝產物中毒都有一定的解毒能力,解毒作用的有效成分為甘草甜素,解毒機制為甘草甜素對毒物有吸附作用,甘草甜素水解產生的葡萄醛酸能與毒物結合,以及甘草甜素有腎上腺皮質激素樣作用增強肝臟的解毒能力等多方面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甘草甜素能對抗小鼠由士的寧引起的中毒;當給小鼠注射硝酸士的寧0.1mg,在10分鐘內對照組死亡率為100%,而實驗組(預先注射甘草甜素12.5mg)的死亡率為58%;當士的寧劑量減少為0.03mg,則對照組的死亡率為58.3%,而實驗組則無死亡。甘草浸膏和甘草甜素都有解毒作用,對水合氯醛、士的寧、烏拉坦和可卡因都有較明顯的解毒作用;對印防已毒素、咖啡因、乙酰膽堿、毛果蕓香堿和巴比妥的解毒作用次之;對索佛拿(Sulfonal)及阿托品幾無解毒作用,而對腎上腺素的中毒則有加強的傾向。解毒作用的成分為甘草甜素。有報道研究了甘草及其成分對組胺所引起的中毒的影響,結果證明甘草甜素與維生素B1結合的化合物解毒作用最強,甘草甜素次之,而其分解產物葡萄糖醛酸的解毒作用則較差,曾報告甘草甜素對破傷風毒素有解毒作用,對白喉毒素也有解毒作用。總之甘草及其制劑對藥物中毒、食物中毒、體內代謝產物中毒及細菌毒素等,都有一定的解毒作用。生甘草可使小鼠肝勻漿細胞色素P-450含量明顯增加,表明對肝藥酶具有誘導作用,可能是生甘草解毒的機理之一。
11.抗腫瘤作用:甘草酸對大鼠腹水肝癌及小鼠艾氏腹水癌(EAC)細胞能產生形態學上的變化,還能抑制皮下移植的吉田肉瘤,其單銨鹽對小鼠艾氏腹水癌及肉瘤均有抑制作用,口服也有效。甘草次酸對大鼠的移植Oberling Guerin骨髓瘤有抑制作用,其鈉鹽在最大耐受劑量時對小鼠艾氏腹水癌(EAC)及肉瘤-45細胞的生長有輕微的抑制作用。甘草甙對大鼠腹水肝癌及小鼠艾氏腹水癌細胞能產生形態學上變化。大戟酯二萜醇(12-0-teTCMLIBade-canoylphorbol-13-acetate,TPA)對二甲苯蒽(DMBA)致小鼠皮膚癌的促發作用,可被甘草甜素顯著抑制。
12.其它作用:利用聽覺電生理方法和均加技術,以耳蝸微音電位和聽神經復合動作電位為客觀指標,研究了甘草次酸對豚鼠內耳聽覺功能的影響。給豚鼠肌肉注射甘草次酸100mg/kg后,由短聲引起的耳蝸微音電位和聽神經動作電位振幅增大,聽神經動作電位反應閾值降低,表明甘草次酸具有提高豚鼠內耳聽覺功能的作用。甘草酸和甘草次酸在使用濃度為8×10(-3)mg/ml和4×10(-2)mg/ml時,對乙酰膽堿酯酶均產生明顯的抑制作用。其50%抑制率時的藥物濃度分別為25.6±1.4μg/ml和21.8±1.1μg/ml。這兩種藥用有效成分對乙酰膽堿脂酶均呈競爭一非競爭型混合抑制。
毒性 1.甘草毒性甚低,但如長期服用,能引起水腫和血壓升高。甘草水浸膏小鼠LD50靜脈注射為1.9432±0.467g/kg,腹腔注射為6.8466g/kg,皮下注射為7.8192g/kg。甘草浸膏小鼠皮下注射的LD100為3.6g/kg,死因為呼吸麻痹,甘草甜素小鼠皮下注射最低致死量為1g/kg,甘草次酸小鼠皮下注射的LD50為308mg/kg,Fml00小鼠腹腔注射LD50為760mg/kg。甘草次酸給小鼠1次腹腔注射的LD50為101mg/kg。
2.用甘草水煎劑給豚鼠連續灌胃6周,每日用量2g/kg,觀察其慢性毒性。結果給藥組動物體重比對照組略有增加,但未出現浮腫;實驗期間無死亡,臟器重量檢查僅腎上腺重量稍有降低,為長期給藥由于甘草的腎上腺皮質激素樣作用所致。甘草次酸可抑制豚鼠甲狀腺功能,有降低基礎代謝的趨勢。
鑒別 理化鑒別 薄層色譜:①取本品粉末1g,加50%乙醇25ml提取,濾液作供試液;另取甘草酸銨鹽、甘草甙、異甘草甙對照品制成對照品溶液。吸取二溶液,分別點樣于同一硅膠G-CMC 薄層板上,以正丁-乙醇-氨水(5:1:2)展開,用50%硫酸溶液噴霧,烘烤,供試液色譜在與對照品色譜相應位置上顯相同顏色的色斑。②取本品粉末1g,加乙醚40ml,置水浴上加熱回流1h,濾過,藥渣加甲醇30ml,置水浴上加熱回流lh,濾過,濾液蒸干,殘渣加水40ml使溶解,水溶液用正丁醇提取3次,每次20ml,合并正丁醇液,用水洗滌3次,量水浴上蒸干,殘渣加甲醇5ml使溶解,作為供試品溶液。另取甘草酸銨對照品,加甲醇制成每1ml含2mg的溶液,作為對照品溶液,吸取上述2種溶液各1-2μl,分別點于同一用l%氫氧化鈉溶液制備的硅膠G薄層板上,以醋酸乙酸-甲酸-冰醋酸-水(30:2:2:4)為展開劑,展開、取出、晾干,噴以10%硫酸乙醇溶液,在105℃烘至顯色清晰,置紫外光燈(365nm)下檢視,供試品色譜在與對照品色譜相應的位置上,顯相同的橙黃色熒光斑點。
炮制 1.甘草:揀去雜質,洗凈,用水浸泡至八成透時,撈出,潤透切片,晾干。
2.蜜炙甘草:取甘草片,加煉熟的蜂蜜與開水少許,拌勻,稍悶,置鍋內用文火炒至變為深黃色、不粘手為度,取出放涼。(每甘草片100斤,用煉熟蜂蜜25-30斤)3.《雷公炮炙論》:凡使甘草,須去頭尾尖處,用酒浸蒸,從巳至午出,暴干,細銼使。一斤用酥七兩,涂上炙,酥盡為度。又先炮令內外赤黃用良。
4.《綱目》:方書炙甘草皆用長流水蘸濕炙之,至熟刮去赤皮。或用漿水炙熟。
5.《得配本草》:粳米拌炒,或蜜炙用。
性味 甘;平
歸經 脾;胃;心;肺經
功能主治 益氣補中;緩急止痛;潤肺止咳;瀉火解毒;調和諸藥。主倦怠食少;肌瘦面黃;心悸氣短;腹痛便溏;四肢攣急疼痛;臟躁;咳嗽氣喘;咽喉腫痛;癰瘡腫痛;小兒胎毒;及藥物、食物中毒
用法用量 內服:煎湯,2-6g,調和諸藥用量宜小,作為主藥用量宜稍大,可用10g左右;用于中毒搶救,可用30-60g。凡入補益藥中宜炙用,入清瀉藥中宜生用。外用:適量,煎水洗、漬;或研末敷。
注意 1.《醫學入門》:痢疾初作,不可用。
2.《藥品化義》:味厚而太甜,補藥中不宜多用,恐戀膈不思食也。
3.《本草正》:中滿者勿加,恐其作脹,速下者勿入,恐其緩功。
復方 炙甘草湯《傷寒論》:心陰兩虛。甘草瀉心湯《傷寒論》:誤下而脾虛。甘草附子湯《傷寒論》:營血受傷。芍藥甘草湯《傷寒論》:四肢拘攣疼痛。茯苓甘草湯《傷寒論》:胃陽不足,水停中焦證。
各家論述 1.李杲:甘草,陽不足者補之以甘,甘溫能除大熱,故生用則氣平,補脾胃不足,而大瀉心火;炙之則氣溫,補三焦元氣,而散表寒,除邪熱,去咽痛,緩正氣,養陰血。凡心火乘脾,腹中急痛,腹皮急縮者,宜倍用之。其性能緩急,而又協和諸藥,使之不爭,故熱藥得之緩其熱,寒藥得之緩其寒,寒熱相雜者,用之得其平。
2.《湯液本草》:附子理中用甘草,恐其僭上也;調胃承氣用甘草,恐其速下也;二藥用之非和也,皆緩也。小柴胡有柴胡、黃芩之寒,人參、半夏之溫,其中用甘草者,則有調和之意。中不滿而用甘為之補,中滿者用甘為之泄,此升降浮沉也。鳳髓丹之甘,緩腎急而生元氣,亦甘補之意也。《經》云,以甘補之,以甘瀉之,以甘緩之。所以能安和草石而解諸毒也。于此可見調和之意。夫五味之用,苦直行而泄,辛橫行而散,酸束而收斂,咸止而軟堅,甘上行而發。如何《本草》言下氣?蓋甘之味有升降浮沉,可上可下,可內可外,有和有緩,有補有泄,居中之道盡矣。
3.《本草衍義補遺》:甘草味甘,大緩諸火。下焦藥少用,恐大緩不能直達。
4.《本草匯言》:甘草,和中益氣,補虛解毒之藥也。健脾胃,固中氣之虛羸,協陰陽,和不調之營衛。故治勞損內傷,脾氣虛弱,元陽不足,肺氣衰虛,其甘溫平補,效與參、芪并也。又如咽喉腫痛,佐枳實、鼠粘,可以清肺開咽;痰涎咳嗽,共蘇子、二陳,可以消痰順氣。佐黃芪、防風,能運毒走表,為痘疹氣血兩虛者,首尾必資之劑。得黃芩、白芍藥,止下痢腹痛;得金銀花、紫花地丁,消一切疔毒;得川黃連,解胎毒于有生之初;得連翹,散懸癰于垂成之際。凡用純熱純寒之藥,必用甘草以緩其勢,寒熱相雜之藥,必用甘草以和其性。高元鼎云,實滿忌甘草固矣,若中虛五陽不布,以致氣逆不下,滯而為滿,服甘草七劑即通。
5.《本草通玄》:甘草,甘平之品,獨入脾胃,李時珍曰能通入十二經者,非也。稼穡作甘,土之正味,故甘草為中宮補劑。《別錄》云,下氣治滿,甄權云,除腹脹滿,蓋脾得補則善于健運也。若脾土太過者,誤服則轉加脹滿,故曰脾病人毋多食甘,甘能滿中,此為土實者言也。世俗不辨虛實,每見脹滿,便禁甘草,何不思之甚耶?6.《本草正》:甘草,味至甘,得中和之性,有調補之功,故毒藥得之解其毒,剛藥得之和其性,表藥得之助其外,下藥得之緩其速。助參、芪成氣虛之功,人所知也,助熟地療陰虛之危,誰其曉焉。祛邪熱,堅筋骨,健脾胃,長肌肉。隨氣藥入氣,隨血藥入血,無往不可,故稱國老。惟中滿者勿加,恐其作脹;速下者勿入,恐其緩功,不可不知也。
7.《藥品化義》:甘草,生用涼而瀉火,主散表邪,消癰腫,利咽痛,解百藥毒,除胃積熱,去尿管痛,此甘涼除熱之力也。炙用溫而補中,主脾虛滑瀉,胃虛口渴,寒熱咳嗽,氣短困倦,勞役虛損,此甘溫助脾之功也。但味厚而太甜,補藥中不宜多用,恐戀膈不思食也。
8.《本草備要》:甘草,胡洽治痰癖,十棗湯加甘草;東垣治結核,與海藻同用;丹溪治癆瘵,蓮心飲與芫花同行;仲景有甘草湯、甘草芍藥湯、甘草茯苓湯、炙甘草湯,以及桂枝、麻黃、葛根、青龍、理中、四逆、調胃、建中、柴胡、白虎等湯,無不重用甘草,贊助成功。即如后人益氣、補中、瀉火、解毒諸劑,皆倚甘草為君,必須重用,方能建效,此古法也。奈何時師每用甘草不過二三分而止,不知始自何人,相習成風,牢不可破,附記于此,以正其失。
9.《本經疏證》:《傷寒論》、《金匱要略》兩書中,凡為方二百五十,用甘草者,至百二十方。非甘草之主病多,乃諸方必合甘草,始能曲當病情也。凡藥之散者,外而不內(如麻黃、桂枝、青龍、柴胡、葛根等湯);攻者,下而不上(如調胃承氣、桃仁承氣、大黃甘草等湯);溫者,燥而不濡(四逆、吳茱萸等湯);清者,冽而不和(白虎、竹葉石膏等湯);雜者,眾而不群(諸瀉心湯、烏梅圓等);毒者,暴而無制(烏梅湯、大黃gu蟲丸等),若無甘草調劑其間,遂其往而不返,以為行險僥幸之計,不異于破釜沉舟,可勝而不可不勝,詎誠決勝之道耶?金創之為病,既傷,則患其血出不止,既合,則患其腫壅為膿。今曰金創腫,則金創之腫而未膿,且非不合者也。《千金方》治金創多系血出不止,箭鏃不出,故所用多雄黃、石灰、草灰等物,不重甘草。惟《金匱要略》王不留行散,王不留行、蒴藋細葉、桑東南根,皆用十分,甘草獨用十八分,余皆更少,則其取意,正與《本經》脗合矣。甘草所以宜于金創者,蓋暴病則心火急疾赴之,當其未合,則迫血妄行。及其既合,則壅結無所泄,于是自腫而膿,自膿而潰,不異于癰疽,其火勢郁結,反有甚于癰疽者。故方中雖已有桑皮之續絕合創,王不留行之貫通血絡者,率他藥以行經脈、貫營衛,又必君之以甘草之甘緩解毒,瀉火和中。淺視之,則曰急者制之以緩,其實泄火之功,為不少矣。甘草之用生、用炙,確有不同,大率除邪氣、治金創、解毒,皆宜生用。緩中補虛、止渴,宜炙用,消息意會之可矣。
10.《本草正義》:甘草大甘,其功止在補土,《本經》所敘皆是也。又甘能緩急,故麻黃之開泄,必得甘草以監之,附子之燥烈,必得甘草以制之,走竄者得之而少斂其鋒,攻下者得之而不傷于峻,皆緩之作用也。然若病勢已亟,利在猛進直追,如承氣急下之劑,則又不可加入甘草,以縛賁育之手足,而驅之戰陣,庶乎所向克捷,無投不利也。又曰,中滿者忌甘,嘔家忌甘,酒家亦忌甘,此諸證之不宜甘草,夫人而知之矣;然外感未清,以及濕熱痰飲諸證,皆不能進甘膩,誤得甘草,便成滿悶,甚且入咽即嘔,惟其濁膩太甚故耳。又按甘草治瘡瘍,王海藏始有此說,李氏《綱目》亦曰甘草頭主癰腫,張路玉等諸家,皆言甘草節治癰疽腫毒。蓋即從解毒一義而申言之。然癰瘍之發,多由于濕熱內熾,即陰寒之證,亦必寒濕凝滯為患,甘草甘膩皆在所忌。若泥古而投之,多致中滿不食,則又未見其利,先見其害。
摘錄 《中華本草》

《中藥學》第十七章 補虛藥 >> 甘草

【科屬與藥用部分】本品為豆科植物甘草的根莖和根。
【性味與歸經】甘,平。入十二經。
【功效】補中益氣,瀉火解毒,潤肺袪痰,緩和藥性,緩急定痛。
【臨床應用】1.用于脾胃虛弱及氣血不足等癥。
甘草味甘性平,能補脾胃不足而益中氣,對于脾胃虛弱之癥,常與黨參、白朮、茯苓等補氣健脾藥配伍應用;對于心血不足、心陽不振之癥,可與補血養陰及溫通心陽藥如阿膠、生地、麥冬、人參、桂枝等品配合應用。
2.用于瘡瘍腫毒,咽喉腫痛等癥。
甘草生用則能瀉火解毒,故常用于瘡癰腫痛,多與金銀花、連翹等清熱解毒藥配伍;對咽喉腫痛,可與桔梗、牛蒡子于等配合應用,有清熱利咽的功效。
3.用于咳嗽氣喘等癥。
本品甘緩潤肺,有袪痰止咳的功效,在臨床上用治咳嗽喘息等癥,常與化痰止咳藥配伍應用,作為輔助之品。因其性質平和,故不論肺寒咳喘或肺熱咳嗽,均可配合應用。
4.用于腹中攣急作痛。
本品有緩解攣急之功,常與芍藥配伍,治腹中攣急而痛。
此外,甘草還能緩和藥性,有減低或緩和藥物烈性的作用,歷代本草文獻上并載有本品有解藥毒作用,可供研究。
【處方用名】生甘草、生草、粉甘草(生用,多用于瀉火解毒,緩急止痛。)、炙甘草、炙草(蜜炙用,多用于補中益氣。)、清炙草(炒用。)
【一般用量與用法】五分至三錢,煎服。
【按語】1.甘草是一味常用的藥物,一般認為本品在方劑中只是作為輔助、矯味之用;其實根據臨床實踐的體會,它本身確實具有一定的功效,如炙甘草湯補心氣、振心陽,甘草干姜湯溫潤肺脾,芍藥甘草湯緩急定痛,甘桔湯袪痰利咽,銀花甘草湯清熱解毒等,都是用它作為主藥的。
2.甘草又能緩和藥性,如四逆湯用本品以緩和干姜、附子的溫熱,調胃承氣湯用本品以緩和大黃、芒硝的攻下作用等。
3.甘草甘緩,凡濕阻中焦、脘腹脹滿者用之能令人氣窒滿悶,故在使用時必須注意。
【方劑舉例】炙甘草湯《傷寒論》:炙甘草、生姜、人參、地黃、桂枝,阿膠、麥冬,麻仁、大棗、酒治心動悸、脈結代。
【文獻摘錄】《本經》:「主五臟六腑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氣力,金瘡腫,解毒。」
《別錄》:「溫中下氣,煩滿短氣,傷臟咳嗽,止渴,通經脈,利血氣,解百藥毒。」
《用藥法象》:「生用瀉火熱,熟用散表寒,去咽痛,除邪熱,緩正氣,養陰血,補脾胃,潤肺。」
《湯液本草》:「附子理中湯用甘草……,調胃承氣用甘草……,此緩之之意;小柴胡有柴、芩之寒,參、半之溫,用甘草和之;建中湯用之,以補中而緩脾急。」


《神農本草經》 >> 甘草

味甘平。
主五臟六府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力,金創,解毒。久服輕身延年(《御覽》引云一名美草,一名密甘,《大觀本》,作黑字)。生川谷。
《名醫》曰:一名密甘,一名美草,一名密草,一名蕗(當作蘦)草,生河西積沙山,及上郡,二月八日除日,采根暴干,十日成。
案《說文》云:苷,甘草也,蘦,大苦也,苦,大苦苓也;《廣雅》云:美草,甘草也,《毛詩》云隰有苓,《傳》云,苓,大苦;《爾雅》云:蘦,大苦;郭璞云:今甘草,蔓延生,葉似荷,青黃,莖赤黃,有節,節有枝相當,或云蘦似地黃,此作甘,省字,蘦,苓通。


《本草綱目》草部(一) >> 甘草

「釋名」亦名蜜甘、蜜草、美草、草、靈通、國老。
「氣味」(根)甘、平、無毒。
「主治」
1、傷寒咽痛(少陰癥)。用甘草二兩,蜜水炙過,加水二升,煮成一升半。每服五合,一天服兩次。此方名“甘草湯”。
2、肺熱喉痛(有炙熱)。用炒甘草二兩、桔梗(淘米水浸一夜)一兩,加入阿膠半斤。每服五錢,水煎服。
3、肺痿(頭昏眩,吐涎沫,小便頻數,但不咳嗽)。用灸甘草四兩、炮干姜二兩,水三升,煮成一半,分幾次服。此方名“甘草干姜湯”。
4、肺痿久嗽(惡寒發燒,骨節不適,嗽唾不止)。用炙甘草三兩,研細。每日取一錢,童便三合調下。
5、小兒熱嗽。用甘草二兩,在豬膽汁中浸五天,取出灸后研細,和蜜做成丸子,如綠豆大。每服十丸,飯后服,薄荷湯送下。此方名“涼隔丸”。
6、嬰兒初生便閉。用甘草、枳殼各一錢,水半碗煎服。
7、小兒撮口風。用甘草二錢半,煎服,令吐痰涎。再以乳汁點兒口中。
8、嬰兒慢肝風(目澀、畏光、腫閉,甚至流血),用甘草一指長,豬膽汁炙過,研細。以米汁調少許灌下。
9、兒童遺尿。用大甘草頭煎湯,每夜臨睡前服之。
10、小兒尿中帶血。用甘草一兩二錢,加水六合,煎成二合。一歲兒一天服盡。
11、小兒干瘦。用甘草三兩,灸焦,研細,和蜜成丸,如綠豆大。每服五丸,溫水送下。一天服二次。
12、赤白痢。甘草一尺長,炙后劈破,以淡漿水一升半,煎至八合服下。
13、舌腫塞口(不治有生命危險)。用甘草煎成濃湯,熱嗽,隨時吐出涎汁。
14、口瘡。用甘草二寸、白礬一塊(如粟米大),同放口中細嚼,汁咽下。
15、背疽。用甘草三兩,搗碎,加大麥粉九兩,共研細。滴入好醋少許和開水少許,做成餅子,熱敷疽上。冷了再換。未成膿者可內消,已成膿者早熟破。體虛的人可加服黃芪粥。又方:甘草一兩,微炙,搗碎,浸入一升水中,經過一夜,攪水使起泡,把泡撇掉,只飲甘草水。
16、各種癰疽。用甘草三兩,微灸,切細,浸入一半酒中;另取黑鉛一片,熔汁投酒中,不久取出,反復九次。令病人飲此酒至醉,癰疽自漸愈。又方:甘草二斤,捶碎,水浸一夜,揉取濃汁,慢火熬成膏,收存罐中。每服一、二匙。此方名“國老膏”。消腫去毒,功效顯著。
17、初起乳癰。用炙甘草二錢,新汲水煎服。外咂乳頭,免致阻塞。
18、痘瘡。用灸甘草、栝樓根等分,煎水服。
19、陰部垂癰(生于肛門前后,初發如松子大,漸如蓮子,漸紅腫如桃子。成膿破口,便難治好)。用甘草一兩、溪水一碗,以小火慢慢蘸水灸之。自早至午,至水盡為度。劈開檢視,甘草中心已有水潤即可。取出細銼,再放入兩碗酒中煎成一碗。溫服。兩劑之后,病熱好轉,但須經二十天,腫痛才會消盡。
20、陰部溫癢。用甘草煎湯,一天洗三、五次。
21、凍瘡發裂。先用甘草湯洗過,然后用黃連、黃芩共研為末,加水銀粉、麻油調敷。
22、湯火傷。用甘草煎蜜涂搽。


《雷公炮炙論》甘草

雷公云∶凡使,須去頭、尾尖處。其頭、尾吐人。
凡修事,每斤皆長三寸銼,劈破作六、七片,使瓷器中盛,用酒浸蒸,從巳至午,出,曝干,細銼。
使一斤,用酥七兩涂上,炙酥盡為度。
又,先炮令內外赤黃用良。


《雷公炮制藥性解》草部上 >> 甘草

味甘,平無毒。入心脾二經,生則分身梢而瀉火,炙則健脾胃而和中,解百毒,和諸藥。甘能緩急,尊稱國老,白芷、干漆,苦參為使,惡遠志,反甘遂、海藻、大戟、芫花,忌豬肉、菘菜。
按∶味甘入脾,為九土之精,安和七十二種金石,一千二百種草木,有調攝之功,故名國老。然性緩不可多用,一恐甘能作脹,一恐藥餌無功,惟虛人多熱及諸瘡毒者,宜倍用,中滿及初痢者忌之,所謂脾病患毋多食甘也。
雷公云∶凡使須去頭尾尖處,其頭尾吐人,每斤切長三寸,余劈破作六七。凡使用器中,盛酒浸蒸,從巳至午出,曝干細割,使一斤用酥七兩涂上,炙三盡為度,先炮令內外赤黃用良。


《千金翼方》草部上品之上 >> 甘草

味甘,平,無毒。主五臟六腑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力,金瘡 ,解毒中下氣,煩滿短氣,傷臟咳嗽,止渴。通經脈,利血氣。解百藥毒,為九土之精,安和七十二種石,一千二百種草。久服輕身延年。一名蜜甘,一名美草,一名蜜草,一名 草。生河西川谷積沙山及上郡,二月八月除日采根,曝干,十日成。


《中藥炮制》第七章 植物類·根及根莖類 >> 甘草

『來源』本品為豆科植物甘草脹果甘草光果甘草的干燥根及根莖。
『常用名』炙草、樸草、甘草節、甘草粉、國老。
『產地』內蒙、新疆、甘肅、青海等地。
『采收季節』秋季采挖。
『炮制方法』去雜質,冬春季用熱水稍浸片刻,夏秋季用溫水洗,撈入筐內上蓋濕布,使其潤透。如有硬者,再灑上水,潤透取出切2厘厚斜片曬干。若取其溫中健脾,則用蜜炙,每斤藥用蜜半斤,放鍋內煉開,投入藥片拌炒至金黃色,不粘手為度。
『用量』3~9克。
『貯存』裝箱內加蓋,防潮,蜜炙用瓷缸貯存。


《飲膳正要》料物性味 >> 甘草

味甘,平,無毒。和百藥,解諸毒。


《本草經集注》草木上品 >> 甘草

味甘,平,無毒。主治五臟六腑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力,金瘡 ,解毒。溫中下氣,煩滿短氣,傷臟咳嗽,止渴,通經脈,利血氣,解百藥毒,為九土之精,安和七十二種石,一千二百種草。久服輕身,延年。一名密甘,一名美草,一名蜜草。一名 草。生河西川谷積沙山及上郡。二月、八月除日采根,曝干,十日成。(術、干漆、苦參為之使,惡遠志,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四物。)
河西、上郡不復通市。今出蜀漢中,悉從汶山諸夷中來,赤皮、斷理,看之堅實者,是抱罕草,最佳。抱罕,羌地名。亦有火炙干者,理多虛疏。又有如鯉魚腸者,被刀破,不復好。青州間亦有,不如。又有紫甘草,細而實,乏時可用。此草最為眾藥之主,經方少不用者,猶如香中有沉香也。國老即帝師之稱,雖非君,為君所宗,是以能安和草石而解諸毒也。
(??


《新修本草》卷第六 >> 甘草

味甘,平,無毒。主五臟六腑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力,金瘡腫,解毒,溫中下氣,煩滿短氣,傷臟咳嗽,止渴,通經脈,利血氣,解百藥毒,為九土之精,安和七十二種石,一千二百種草。久服輕身延年。一名密甘、一名美草、一名蜜草、一名 草。生河西川谷積沙山及上郡。二月、八月除日采根,曝干,十日成。
術、干漆、苦參為之使,惡遠志,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四物。河西、上郡不復通市。今出蜀漢中,悉從汶山諸夷中來。赤皮、斷理,看之堅實者,是抱罕草,最佳。抱罕,羌地名。亦有火炙干者,理多虛疏。又有如鯉魚腸者,被刀破,不復好。青州間亦有,不如。又經方少不用者,猶如香中有沉香也。國老即帝師之稱,雖非君,為君所宗,是以能安和草石而解諸毒也。


《神農本草經百種錄》甘草

味甘平。主五臟六腑寒熱邪氣,甘能補中氣,中氣旺則臟腑之精皆能四布,而驅其不正之氣也。堅筋骨,長肌肉,倍力,形不足者補之以味,甘草之甘為土之正味,而有最濃,故其功如此。金瘡 ,脾主肌肉,補脾則能填滿肌肉也。解毒。甘為味中之至正味,正則氣性宜正,故能除毒。久服,輕身延年。補后天之功。
此以味為治也,味之甘,至甘草而極。甘屬土,故其效皆在于脾。脾為后天之主,五臟六腑皆受氣焉。脾氣盛,則五臟皆循環受益也。


《本草衍義》卷七 >> 甘草

枝葉悉如槐,高五六尺,但葉端微尖而糙澀,似有白毛。實作角生,如相思角,作一本生。子如小扁豆,齒嚙不破。今出河東西界,入藥須微炙,不爾,亦微涼。生則味不佳。


《湯液本草》草部 >> 甘草

氣平,味甘,陽也。無毒。
入足厥陰經、太陰經、少陰經。
《象》云∶生用大瀉熱火,炙之則溫,能補上焦、中焦、下焦元氣,和諸藥,相協而不爭,性緩,善解諸急,故名國老。去皮用。甘草梢子生用為君,去莖中痛,或加苦楝、酒煮玄胡索為主,尤妙。
《心》云∶熱藥用之緩其熱,寒藥用之緩其寒。經曰∶甘以緩之。陽不足,補之以甘,中滿禁用。寒熱皆用,調和藥性,使不相悖,炙之散表寒,除邪熱,去咽痛,除熱,緩正氣,緩陰血,潤肌。
《珍》云∶養血補胃,梢子去腎中之痛。胸中積熱,非梢子不能除。
《本草》云∶主五臟六腑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力。金瘡 ,解毒,溫中下氣。煩滿短氣,傷臟咳嗽。止渴,通經脈,利血氣,解百藥毒。為九土之精,安和七十二種石,一千二百種草,故名國老。
《藥性論》云∶君。忌豬肉。
《內經》曰∶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甘以補脾,能緩之也,故湯液用此以建中。
又曰∶甘者令人中滿。又曰∶中滿者勿食甘。即知非中滿藥也。甘入脾,歸其所喜攻也。
或問∶附子理中、調胃承氣皆用甘草者,如何是調和之意?答曰∶附子理中用甘草,恐其僭上也;調胃承氣用甘草,恐其速下也。二藥用之非和也,皆緩也。小柴胡有柴胡、黃芩之寒,人參、半夏之溫,其中用甘草者,則有調和之意。中不滿而用甘,為之補,中滿者用甘,為之泄,此升降浮沉也。鳳髓丹之甘,緩腎濕而生元氣,亦甘補之意也。經云∶以甘補之,以甘瀉之,以甘緩之。《本草》謂∶安和七十二種石、一千二百種草,名為國老,雖非君而為君所宗,所以能安和草、石而解諸毒也。于此可見調和之意。夫五味之用,苦直行而泄,辛橫行而散,酸束而收斂,咸止而軟堅,甘上行而發,如何《本草》言下氣?蓋甘之味,有升降浮沉,可上可下,可內可外,有和有緩,有補有瀉,居中之道盡矣。入足厥陰、太陰、少陰,能治肺痿之膿血而作吐劑,能消五發之瘡疽。每用水三碗,慢火熬至半碗,去渣服之。消瘡與黃 同功,黃 亦能消諸腫毒瘡疽。修治之法與甘草同。
《本草》又云∶術、干漆、苦參為之使。惡遠志,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四物。


《本草備要》草部 >> 甘草

有補有瀉,能表能里,可升可降
味甘。生用氣平,補脾胃不足而瀉心火(火急甚者,必以此緩之)。炙用氣溫,補三焦元氣而散表寒。入和劑則補益,入汗劑則解肌(解退肌表之熱),入涼劑則瀉邪熱(白虎湯、瀉心湯之類),入峻劑則緩正氣(姜、附加之,恐其僭上;硝、黃加之,恐其峻下,皆緩之之意),入潤劑則養陰血(炙甘草湯之類)。能協和諸藥,使之不爭。生肌止痛(土主肌肉,甘能緩痛),通行十二經,解百藥毒(凡解毒藥,并須冷凍飲料,熱則不效。小兒初生,拭去口中惡血,綿漬汁令咂之,能解胎毒),故有國老之稱。中滿證忌之(甘令人滿。亦有生用為瀉者,以其能引諸藥至于滿所。經云∶以甘補之,以甘瀉之是已。故《別錄》、甄權并云除滿,脾健運則滿除也。仲景冶痞滿,有甘草瀉心湯。又甘草得茯苓,則不資滿,而反泄滿。
陶宏景,著《明醫別錄》,發明藥性)。
大而結者良。補中炙用,瀉火生用,達莖中(腎莖)用梢(梢止莖中痛,淋濁證用之)。
白術、苦參、干漆為使。惡遠志。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然亦有并用者(胡洽治痰癖,十棗湯加甘草;東垣治結核,與海藻同用;丹溪治勞瘵,蓮心飲與芫花同行,非妙達精微者,不知此理。十棗湯,芫花、甘遂、大戟等分,棗十枚,仲景詒傷寒表已解,心下有水氣、喘咳之劑。時珍曰∶甘草外赤中黃,色兼坤離,味濃氣薄,資全土德。協和群品,有元老之功,普治百邪,得王道之化。贊帝力而人不知,參神功而己不與,可謂藥中之良相也。昂按∶甘草之功用如是。故仲景有甘草湯、甘草芍藥湯、甘草茯苓湯、炙甘草湯,以及桂枝、麻黃、葛根、青龍、理中、四逆、調胃、建中、柴胡、白虎等湯,無不重用甘草,贊助成功。
即如后人益氣、補中、瀉火、解毒諸劑,皆倚甘草為君,必須重用,方能見效,此古法也。
奈何時師每用甘草不過二三分而止,不知始自何人,相習成風,牢不可破,殊屬可笑。附記于此,以正其失)。


《本草蒙筌》草部上 >> 甘草

味甘,氣平。生寒炙溫,可升可降。陰中陽也。無毒。產陜西川谷,逢秋后采根。因味甘甜,故名甘草。忌豬肉,惡遠志。反甘遂、海藻及大戟、芫花。入太陰、少陰、厥陰足經,用白術、干漆、苦參引使。生瀉火,炙溫中。去尿管澀痛,消癰疽 腫。
除胸熱,三者宜生。
身選壯大橫紋,刮皮生炙隨用。懸癰單服即散,(凡毒生陰囊后、肛門前,橫紋者五錢,酒煎服下即散。)
咽痛旋咽能除。同桔梗,治肺痿膿血齊來;同生姜,止下痢亦白雜至。小兒初生,加黃連煎湯,拭口有益;飲饌中毒,伴黑豆煮汁,肌,長肌肉,健脾胃,補三焦。止渴除煩,養血下氣。解百藥毒免害,和諸藥性杜爭。后人尊之,稱為國老。又因性緩,能解諸急。故熱藥用之緩其熱,寒藥用之緩其寒。如附子理中,用者恐僭諸上;調胃承氣,用者恐速于下。是皆緩之,非謂和也。小柴胡湯有柴胡、黃芩之寒,人參、半夏之溫,內加同煎,此卻調和相協,非謂緩焉。鳳髓丹中又為補劑,雖緩腎濕,實益元陽。
經云∶以甘補之,以甘緩之,以甘瀉之,悉可征矣。中滿證恐甘能作脹,切禁莫加;下焦藥因性緩難達,務宜少用。凡諸嘔吐,亦忌煎嘗。久服輕身,延年耐老。
(謨)按∶五味之用,苦直行而瀉,辛橫行而散,甘上行而發,酸束而收斂,咸止而軟堅。甘草味之極甘,當云上發可也。《本草》反言下氣何耶?蓋甘味有升降浮沉,可上可下,可內補有瀉。居中之道,具盡故爾。


《馮氏錦囊秘錄》草部上 >> 甘草

味甘氣平無毒,入脾經。正稟土中沖和之陽氣以生,故稱為九土之精。諸毒遇土則化,故能解諸百毒也,生寒炙溫,梢去尿管澀痛,節消癰痘 腫,子除胸熱,身則補中,直選壯大橫紋者佳。
甘草解諸毒、利咽痛,健脾胃,補三焦,止瀉渴煩,和調藥性,卻臍腹急疼,臟腑邪熱,熱藥用之緩其熱,寒藥用之緩其寒,補脾而和中,潤肺而解熱。梢止莖中作痛,節療腫毒諸瘡,但中滿癥禁用,雖行下焦,藥勿加。
主治(痘疹合參) 生用瀉火解熱毒消瘡疽,熟用能補三焦元氣,健胃和中,解諸藥毒。凡痘疹常用,宜小者生者。如入補劑,宜大者炙者。若欲解疫癘毒瓦斯,疽癥惡毒,宜制作人中黃最佳。節生用,消腫導毒。
按∶甘草外赤內黃,備坤離之色;味甘氣平,資戊己之功。調和群品,有元老之稱,普治百邪,得王道之用。甘味居中,而能兼乎五行,可上可下可內可外,有和有緩有補有瀉,益陰除熱,有裨金宮,故咳嗽咽痛,肺痿均治。甘緩中和,專滋脾土,故瀉利虛熱肌肉必需。理中湯用之,恐熱藥僭上也。承氣湯用之,恐峻劑速下也。熱藥用之緩其熱,寒藥用之緩其寒。甘能滿中,故中滿者勿用∶甘能緩急,故筋急者宜之。頭入吐藥有功,梢達腎家清火,嘔病酒病脹病俱禁用也。(甘草造人中黃法,用竹筒一段,刮去青皮,一頭開一小孔。將甘草納入填滿,油灰封固其孔,立冬日投于通衢無女人到廁中,至立春日取起,清水洗凈,置有風無日處,陰干半月后,劈開取出曬干,用之神治一切熱毒疫毒。)


《醫學入門》治濕門 >> 甘草

甘草甘平生瀉火,炙之健胃可和中,解毒養血堅筋骨,下氣通經消腫紅。
甘,甜草也。性緩,能解諸急。熱藥用之緩其熱,寒藥用之緩其寒。善和諸藥,解百藥毒。故又名國老。
無毒。可升可降,陰中之陽也,入足三陰經。生則分身、梢,瀉火。梢、子生用,性寒,能瀉胃火,解熱毒,除胸中積熱,去莖中痛。節,生用消腫導毒,治咽痛;炙則性溫,能健脾胃和中。身大者,補三焦元氣,止渴止嗽,及肺痿吐膿。腹中急痛,赤白痢疾。又養血補血,堅筋骨,長肌肉倍力,下氣除煩滿逆氣,通經脈。消諸癰疽瘡瘍紅腫,與黃 同功,若未潰者宜生,已消與不紅腫者宜炙。大抵脾胃氣有余,如心下滿及腫脹嘔吐,痢疾初作,皆不可用。下焦藥亦少用,恐緩不能達。凡藥宜少用,多用則泥膈而不思食,抑恐緩藥力而少效。白術、苦參為使。惡遠志,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忌菘菜,豬肉。


《顧松園醫鏡》草部 >> 甘草

〔甘平,入脾經。反芫花、大戟、甘遂、海藻。忌豬肉〕。補脾以和中,止瀉長肌肉,〔脾虛則瀉,脾損則瘦。〕潤肺而疔痿,治咳止咽疼。〔皆益陰除熱之功。〕解千般毒,〔諸毒遇土則化,甘草為九土之精,故能解一切金石草木蟲魚禽獸諸毒。〕和一切藥〔調和諸藥,相協力共為而不爭。
又熱藥用之,緩其熱,寒藥用之,緩其寒。理中湯用之,恐其僭上,承氣湯用之,恐其速下。〕生則瀉火,炙則溫中。梢止莖中作痛,節醫腫毒諸瘡,調和群品,有元老之稱,善治百邪,得王道之用。
甘能緩中,故中滿者忌之。嘔家忌甘,下焦藥中宜少用,恐太緩不能自達。。


《本草求真》平補 >> 甘草

(山草)緩中氣不足
甘草(專入脾)。味甘性平。質中。外赤肉黃。生寒熟熱。昔人言其有火能瀉。是因火性急迫。用此甘味以緩火勢。且取生用性寒。以瀉焚爍害耳。至書有云炙用補脾。是能緩其中氣不足。調和諸藥不爭。(王好古曰。五味之用。苦泄。辛散。酸收。咸斂。甘上行而發。而本草言甘草下氣。何也?蓋味甘主中。有升降浮沉。可上可下。可外可內。有和有緩。有補有泄。居中之道盡矣。張仲景附子理中湯用甘草。恐其僭上也。調胃承氣湯用甘草。恐其速下也。皆緩之之意。小柴胡湯有柴胡黃芩之寒。人參半夏之溫。而用甘草者。則有調和之意。建中湯用甘草。以補中而緩脾急。鳳髓丹用甘草。以緩腎急而生元氣也。乃甘補之意也。)
故入和劑則補益。入涼劑則瀉熱。入汗劑則解肌。入峻劑則緩正氣。入潤劑則養血并能解諸藥毒。(頌曰。按孫思邈《千金方》論云。甘草解百藥毒。如湯沃雪。有中烏頭巴豆毒。甘草入腹即定。驗如反掌。方稱大豆汁解百藥毒。予每試之不效。加入甘草為甘豆湯。其驗乃奇也。)及兒胎毒。以致尊為國老。然使脾胃虛寒。及或挾有水氣脹滿等癥。服此最屬不宜。未可云其補脾。而凡脾胃虛寒。皆可得而服也。若使滿屬虛致。則甘又能瀉滿。不可不知。(王好古曰。甘者令人中滿。中滿者勿食甘。甘緩而壅氣。非中滿所宜也。凡不滿而用炙甘草。為之補。若中滿而用生甘草。為之瀉。能引甘藥直至滿所。甘味入脾。歸其所喜。此升降浮沉之理也。經云。以甘補之。以甘瀉之。以甘緩之是矣。)梢止莖中澀痛。(氣行于下。)
節消癰疽 腫。及除胸熱。(節行節處。)功各有宜。但用宜取大而且結。至書所載甘反大戟芫花甘遂。又云。亦有并用不悖。惟深達精微者始可知之。(如古治痰癖。有用十棗湯加甘草。東垣治結核。與海藻同用。丹溪治癆瘵蓮心飲。與芫花同用。皆以反其下勢之銳。)


《本草新編》甘草

甘草,味甘,氣平,性溫,可升可降,陽中陽也。他書說陰中陽者,誤。無毒。反甘遂,不可同用,同用必至殺人。入太陰、少陰、厥陰之經。能調和攻補之藥,消癰疽癤毒,實有神功。尤善止諸痛,除陰虛火熱,止渴生津。但其性又緩,凡急病最宜用之。故寒病用熱藥,必加甘草,以制桂、附之熱。熱病用寒藥,必加甘草,以制石膏之寒。下病不宜速攻,必加甘草以制大黃之峻。上病不宜遽升,必加甘草以制梔子之動,緩之中具和之義耳。獨其味甚甘,甘則善動,吐嘔家不宜多服,要亦不可拘也。甘藥可升可降,用之吐則吐,用之下則下,顧善用之何如耳。
或問中滿癥忌甘,恐甘草助人之脹乎?不知中滿忌甘,非忌甘草也。中滿乃氣虛中滿。氣虛者,脾胃之氣虛也。脾胃喜甘,安在反忌甘草。因甘草性緩,緩則入于胃而不即入于脾。胃氣即虛,得甘草之補,不能遽然承受,轉若添其脹滿者,亦一時之脹,而非經久之脹也。故中滿之癥,反宜用甘草,引人參、茯苓、白術之藥,入于中滿之中,使脾胃之虛者不虛,而后脹者不脹,但不可多用與專用耳。蓋多用則增滿,而少用則消滿也。專用則添脹,而同用則除脹也,誰謂中滿忌甘草哉。(〔批〕中滿忌甘草,反用之以成功,可見藥宜善用,何獨甘草哉?)
或問甘草乃解毒之圣藥,古人盛稱而吾子約言,豈甘草不可以解毒也?嗟乎。甘草解毒,無人不知,然盡人皆知解毒,而盡人不知用之也。愚謂甘草解毒,當分上、中、下三法。上法治上焦之毒,宜引而吐之;中法治中焦之毒,宜和而解之;下法治下焦之毒,宜逐而瀉之。
(〔批〕甘草解毒分上、中、下三法,實確而妙。) 吐之奈何?用甘草一兩,加瓜蒂三枚,水煎服。凡有毒,一吐而愈。和之奈何?用甘草一兩五錢,加柴胡三錢、白芍三錢、白芥子三錢、當歸三錢、陳皮一錢,水煎服,毒自然和解矣。瀉之奈何?用甘草二兩,加大黃三錢、當歸五錢、桃仁十四粒、紅花一錢,水煎服,毒盡從大便出矣。此三者,雖不敢謂解毒之法盡乎此,然大約亦不能出乎此。毋論服毒、中毒與初起瘡毒,皆可以三法治之。此用甘草解毒之法,人亦可以聞吾言而善用之乎。
或問甘草乃和中之藥,攻補俱用,不識亦有不宜否?夫甘草,國老也,其味甘,甘宜于脾胃。然脾胃過受其甘,則寬緩之性生,水谷入之,必不迅于傳導,而或至于停積瘀滯。夫水谷宜速化者也,宜速化而不速化,則傳于各臟腑,未免少失其精華,而各臟腑因之而不受其益者有之。世人皆謂甘草有益而無損,誰知其益多而損亦有之乎。知其益而防其損,斯可矣。
或疑甘草在藥中不過調和,無大關系,此論輕視甘草矣。甘草實可重用以收功,而又能調劑以取效,蓋藥中不可缺之藥,非可有可無之品也。
或疑甘草視之平平,世醫無不輕之,先生獨重者,何好惡與人殊乎?曰∶甘草乃奪命之藥,如之何而忽之,誠觀上、中、下解毒之妙,神效無比,亦可以悟甘草之宜重而不宜輕矣,況調和百藥更有殊功乎。
或問細節甘草,其性少寒,可瀉陰火,不識陰虛火動之癥,亦可多用之乎?吾謂甘草乃瀉火之品,原不在細小也。細小瀉火,豈粗大者反助火乎。惟是甘草瀉火,用之于急癥者可以多用,用之于緩癥者難以重加。蓋緩癥多是虛癥,虛則胃氣必弱,而甘草性過于甘,多用難以分消,未免有飽脹之虞,不若少少用之,則甘溫自能退大熱耳。若陰虛之癥,正胃弱也,如何可多用乎,毋論粗大者宜少用,即細小者亦不可多用也。


《本經逢原》山草部 >> 甘草

一名國老 甘平,無毒。反海藻、大戟、甘遂、芫花。補中散表炙用,瀉火解毒生用。中心黑者有毒,勿用。
《本經》主五臟六腑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氣力,解金瘡腫毒。
發明 甘草氣薄味濃,升降陰陽,大緩諸火。生用則氣平,調脾胃虛熱,大瀉心火,解癰腫金瘡諸毒。炙之則氣溫,補三焦元氣,治臟腑寒熱,而散表邪,去咽痛,緩正氣,養陰血,長肌肉,堅筋骨,能和沖脈之逆,緩帶脈之急。凡心火乘脾,腹中急痛,腹皮急縮者宜倍用之。其性能緩急而又協和諸藥,故熱藥用之緩其熱,寒藥用之緩其寒,寒熱相兼者用之得其平。《本經》治臟腑寒熱邪氣,總不出調和胃氣之義。仲景附子理中用甘草恐僭上也。
調胃承氣用甘草恐速下也。皆緩之之意。小柴胡有黃芩之寒,人參、半夏之溫,而用甘草則有調和之意。炙甘草湯治傷寒脈結代,心動悸,渾是表里津血不調,故用甘草以和諸藥之性而復其脈,深得攻補兼該之妙用。惟土實脹滿者禁用,而脾虛脹滿者必用,蓋脾溫則健運也。世俗不辨虛實,一見脹滿便禁甘草,何不思之甚耶。凡中滿嘔吐、諸濕腫滿、酒客之病,不喜其甘,藻、戟、遂、芫與之相反,亦迂緩不可救昏昧耳。而胡洽治痰 ,以十棗湯加甘草、大戟,乃痰在膈上,欲令通泄,以拔病根也。古方有相惡相反并用,非妙達精微者,不知此理。其梢去莖中痛,節解癰疽毒,條草生用解百藥毒。凡毒遇土則化,甘草為九土之精,故能解諸毒也。《千金方》云∶甘草解百藥毒。如湯沃雪,有中烏頭、巴豆毒,甘草入腹即定,驗如反掌。方稱大豆解百藥毒,予每試之不效。加甘草為甘豆湯,其驗甚捷。嶺南人解蠱,凡飲食時,先用炙甘草一寸嚼之,其中毒隨即吐出。


《本草從新》山草類 >> 甘草

有補有瀉、能表能里、可升可降、生陰血.
味甘.生用氣平.補脾胃不足.而瀉心火.(能生肺金.)炙用氣溫.補三焦元氣.而散表寒.入和劑則補益.入汗劑則解肌.(解退肌表之熱.)入涼劑則瀉邪熱.入峻劑則緩正氣.(姜附加之、恐其僭上、硝黃加之、恐其峻下、皆緩之之意.)入潤劑則養陰血.能協和諸藥.使之不爭.生肌止痛.(脾主肌肉、甘能緩痛.)通行十二經.解百藥毒.故有國老之稱.
療諸癰腫瘡瘍.惟中滿證忌之.(甘令人滿、然亦有生用為瀉者、以其能引諸藥至于滿所、經云∶以甘補之、以甘瀉之是已、故陶隱居名醫別錄、甄權藥性論并云除滿、脾健運、則滿除也.又甘草得茯苓、則不資滿而反泄滿、故云∶下氣除滿、仲景有甘草瀉心湯、治痞滿.)大而結者良.出大同.名粉草.(彈之有粉出.)細者名統草.補中炙用.宜大者.瀉火生用.宜細者.(去外赤皮.)
甘草頭.(宣、涌吐.)消腫導毒.(在上部者效.)宜入吐藥.
甘草梢.(達莖中.)止莖中痛.淋濁證用之.(取其徑達莖中也.)白術、苦參、干漆為使.
惡遠志.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然亦有并用者.(胡洽百病方、治痰癖、十棗湯加甘草、東垣治結核、與海藻同用、丹溪治勞瘵、與芫花同行、非妙達精微者、不知此理.)


《得配本草》草部(山草類五十種) >> 甘草

術、苦參、干漆為之使。惡遠志。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忌豬肉。
甘。入手少陰、足陽明、太陰、厥陰經氣分。益精養氣瀉火和中,健脾胃,解百毒,和絡血,緩肝急,祛邪熱,堅筋骨,長肌肉,療瘡毒。得豬膽汁炙為末,米泔調,灌嬰兒月內、目閉不開,或腫羞明,或出血者,名慢肝風。得桔梗,清咽喉。配大豆汁,解百藥毒,奇驗。
佐溫散血中之結。入潤劑,養陰血。入辛涼藥,行肝胃污濁之血。(宜用頭。)
大而結緊斷文者為佳,謂之粉草。瀉心火,敗火毒,緩腎急,和絡血,宜生用。梢止莖中痛,去胸中熱。節能消腫毒。和中補脾胃,粳米拌炒,或蜜炙用。酒家、嘔家、酒痢初起、中滿者,禁用。


《軒岐救正論》甘草

別錄載甘草溫中下氣.煩滿短氣傷臟咳嗽.止渴.通經脈.利血氣.解百藥毒.為九土之精.安和七十二種石.一千二百種草.李東垣曰甘草氣薄味濃.可升可降.陰中陽也陽不足者補之以甘甘溫能除大熱故生用則氣平.補脾胃不足.而大瀉心火.灸之則氣溫.補三焦元氣.而散表寒.除邪熱.去咽痛.緩正氣.養陰血.凡心火乘脾.腹中急痛.腹皮急縮者.宜倍用之其性能緩急而又協和諸藥使之不爭故熱藥得之緩其熱.
寒藥得之緩其寒.寒熱相雜者用之得其平.王好古曰五味之用.苦泄辛散酸收咸斂甘上行而發.而本草言甘草下氣.何也.蓋甘味主中.有升降浮沉.可上可下.可外可內.
有和有緩.有補有瀉居中之道盡矣.仲景附子理中湯.用甘草.恐其 上也.調胃承氣湯.用甘草.恐其速下也.皆緩之之意.
小柴胡湯有柴胡黃芩之寒.人參半夏之溫.而用甘草者.則有調和之意.建中湯用甘草以補中而緩脾急也.鳳髓丹用甘草以緩腎急而生元氣也.乃甘補之意.又曰甘者令人中滿.中滿者勿食甘.甘緩而壅氣.非中滿所宜也凡不滿而用炙甘草為之補.若中滿而用生甘草為之瀉能引諸藥直至滿所甘味入脾.歸其所喜此升降浮沉之理也經云以甘補之以甘瀉之.以甘緩之是矣李瀕湖曰甘草外赤中黃.色兼坤離.味濃氣薄.資全土德.協和群品.有元老之功.普治百邪.得王道之化.贊帝力而人不知.斂神功而已不與.可謂藥中之良相也.然中滿嘔吐酒客之病.不喜其甘.而大戟芫丸甘遂海藻.與之相反是亦優緩不可以救昏昧而君子嘗見嫉于宵人之意歟.


《本草思辨錄》甘草

甘草中黃皮赤,確是心脾二經之藥,然五臟六腑皆受氣于脾,心為一身之宰,甘草味至甘,性至平,故能由心脾以及于他臟他腑,無處不到,無邪不祛。其功能全在于甘,甘則補,甘則緩。凡仲圣方補虛緩急,必以炙用,瀉火則生用,雖瀉亦兼有緩意。如治咽痛肺痿,火在上焦者為多。以其為心藥也,甘草瀉心湯,是瀉心痞非瀉心火,瀉痞有黃連芩夏,甘草特以補胃,故炙用。炙用而以甘草瀉心名湯者,甘草之奏績可思也。
李東垣謂甘草生用瀉心火,熟用散表寒。散表寒之方,無如桂枝麻黃二湯。自汗者表虛,故桂枝湯以桂芍散邪風,姜棗和營衛。無汗者表實,故麻黃湯以麻桂散寒,更加杏仁。然解表而不安中,則中氣一匱,他患隨生。故二湯皆有炙甘草以安中。表實與表虛不同,故二湯甘草亦分多寡。可見用炙甘草者,所以資鎮撫,非以資摧陷也。東垣不加分辨,非示學人以準的之道。
東垣又云∶心火乘脾,腹中急痛,腹肉急縮者,甘草宜倍用之。按小建中湯治里急腹痛,甘草炙用,病非心火乘脾。生甘草瀉心火,而不治心火乘脾之腹痛。本經黃連主腹痛,治心火乘脾之腹痛,即仲圣黃連湯是。東垣之說,殊有未合。劉潛江發心火乘脾之義,而深贊之。鄒氏又引東垣此說,以證梔子甘草豉湯之虛煩不得眠。不得眠豈是脾病。三君皆名家,而于甘草不細辨如是,真為不解。
王海藏謂附子理中湯用甘草,恐其僭上。調胃承氣湯用甘草,恐其速下。按傷寒論無附子理中湯,理中湯之附子,腹滿則加。腹滿而加附子,蓋以其為中宮藥不可缺也。若恐附子僭上,則白通湯乃少陰下利用附子,何以反無甘草。至生用而不炙用,則固有義在。寒多之霍亂,非全不挾熱,溫中補虛,既有干姜參術,故加以生甘草之微涼,即別錄除煩滿,東垣養陰血之謂。以是湯用于胸痹,則生甘草亦因氣結在胸,不欲其過守也。調胃承氣湯,是治胃氣不和之內實,以調胃為下,是下法之元妙者。舍枳樸而取炙甘草,以與黃硝一補一攻,適得海藏又謂鳳髓丹用甘草,以緩腎急而生元氣。竊謂亦非也。是方不知制自何人,名醫方論云,治夢遺失精及與鬼交。醫方集解云,治心火旺盛,腎精不固易于施泄。其方義之精微,則未有見及之者。夫元陰聽命于元陽,元陽聽命于天君。故心火熾而感其腎,腎感之而陽動陰隨有必然者。黃柏靖腎中之火,防腎中之水;火不作則陽蟄,水不泛則陰堅。砂仁攝火土之氣于水,而使腎得藏密。然心腎二家,交通最易,治腎而不治心,未善也。生甘草瀉心火,寧心氣。大甘為土之正味,且能止腎水越上之火(洄溪語)。集解治心火旺盛一語,實即用甘草與人參,皆能補中氣調諸藥,而仲圣用于方劑,則確有分別,不稍通融。姑舉二方以明之,厥陰病有嘔吐則兼少陽,仲圣法,轉少陽之樞,多以干姜黃連并用,余已著其說于干姜。干姜黃連人參湯,是以小柴胡湯加減,乃舍甘草而用人參,幾不可曉。夫不曰食入口即吐乎。少陽上升之氣,得食即拒,難緩須臾。甘草甘壅,詎能任受。人參甘與苦均,為和少陽之專藥,樞機利則食自下,甘草所以非其匹也。其舍人參而用甘草者。梔子豉湯治虛煩不得眠,若少氣則梔子甘草豉湯主之。此在粗工,必以人參益氣矣。庸詎知人參益氣而亦升氣,梔豉湯之吐,由二物一升一降之相激,得人參則升不成升,降不成降,挾其補性,反足窒邪。夫懊 者反復之甚,少氣者懊 之甚,非元氣之有虧,乃郁熱之傷氣。梔豉能吐去其邪,不能安定其氣,此仲圣所以有取于甘平清心火之甘草,而人參亦不得躋其列也。
鄒氏以黃 桂枝五物湯為治下,治下制方宜急,急則去甘草而多其分數。桂枝加黃 湯為治上,治上制方宜緩,緩則加甘草而減其分數。于是于血痹則但摘尺中小緊句為病在下,且別引本篇首條以證其治下之說。不思尺中小緊,下句身體不仁,謂為非病,寧有是理。本篇首條本與本病不屬,況有關上小緊句,豈尺中小緊為病在下,關上小緊亦病在下乎。于黃汗則摘腰以上汗出句為病在上,且別引本篇第二條以證其治上之說。不思腰以上汗出,下句腰馳痛小便不利,謂非下體,寧有是理。本篇第二條非本條之病而引之,則他條又有黃汗之為病,身體腫,汗沾衣等句,亦得謂但指上體乎。血痹篇尤注闡發宜針引陽氣句,至為精審。黃 桂枝五物湯,尤云和營之滯,助衛之行。亦針引陽氣之意。經所謂陰陽形氣俱不足者,勿刺以針而調以甘藥也。引經語解此方,亦正切合。夫血痹者,痹在表不痹在里。以甘藥代針,亦調其表非調其里。 桂姜棗,甘與辛合,所以補虛而宣陽。芍藥佐桂,則能入營而調血。去甘草且加多生姜者,不欲其中守而欲其解表也。甘草中又有斟酌如此。以非桂枝湯加減,故不曰桂枝加黃 湯。然則桂枝加黃 湯,可不于桂枝湯一致思乎。愚于黃 已詳著于方之義。甘草自是桂枝湯不可少之物,安得去之。桂芍減而甘草不減,則陽虛之與邪風有異也。鄒氏不悟仲圣制方之所以然,而肆其臆說,疵 叢生,無謂甚矣。


《本草崇原》甘草

氣味甘平,無毒。主五臟六腑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氣力,金瘡 ,解毒,久服輕身延年。
(甘草始出河西川谷、積沙山,及上郡,今陜西河東州郡皆有之。一名國老,又名靈通。
根長三四尺、粗細不定、皮色紫赤,上有橫梁,梁下皆細根也,以堅實斷理者為佳。調和臟腑,通貫四旁,故有國老、靈通之名。)
甘草味甘,氣得其平,故曰甘平。《本經》凡言平者,皆謂氣得其平也。主治五臟六腑之寒腑為陽。寒病為陰,熱病為陽。甘草味甘,調和臟腑,通貫陰陽,故治理臟腑陰陽之正氣,以除寒熱陰陽之邪氣也。堅筋骨,長肌肉,倍氣力者,堅肝主之筋,腎主之骨,長脾主之肉,倍肺主之氣,心主之力。
五臟充足,則六腑自和矣。
金瘡乃刀斧所傷,因金傷而成瘡。金瘡 ,乃因金瘡而高 也。解毒者,解高 無名之毒,土性柔和,如以毒物埋土中,久則無毒矣。臟腑陰陽之氣皆歸土中,久服則土氣有余,故輕身延年。


《本草便讀》山草類 >> 甘草

甘草(圖缺)
味甘性平.和中解毒.生用退虛熱之功.補中寓瀉.炙服助脾元之力.守內有常.推其緩急多能.故諸病均堪相濟.且可協和群藥.而各方隨處咸宜.節醫腫毒成瘡.癰疽有驗.梢止陰莖作痛.淋濁無憂.(甘草色黃味甘屬土.為脾胃之正藥.能補諸虛.善解百毒.以諸藥遇甘則補.百毒遇土則化之意.凡甘藥皆能緩中.甘草味極甘.故熱藥得之緩其熱.寒藥得之緩其寒.同補藥則補.同瀉藥則瀉.緩一切火.止一切痛.惟中滿因于邪滯者不宜用之.外科方中最宜.但甘草味過于甘.若多服單服.則中氣喘滿.令人嘔吐.)


《本草經解》甘草

氣平.味甘.無毒.主五臟六府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氣力.金瘡 .解毒.久服輕身延年.(生用清火炙用補中)
甘草氣平.稟天秋涼之金氣.入手太陰肺經.味甘無毒.稟地和平之土味.入足太陰脾經.氣降味升.陽也.肺主氣.脾統血.肺為五臟之長.脾為萬物之母.味甘可以解寒.氣平可以清熱.甘草甘平.入肺入脾.所以主五臟六腑寒熱邪氣也.肝主筋.腎主骨.肝腎熱而筋骨.氣平入肺.平肝生腎.筋骨自堅矣.脾主肌肉.味甘益脾.肌肉自長.肺主周身之氣.氣平益肺.肺益則氣力自倍也.金瘡熱則 .氣平則清.所以治 .味甘緩急.氣平清熱.故又解毒.久服肺氣清.所以輕身.脾氣和.所以延年也.
【制方】
甘草佐黃 、防風.治氣虛痘癥.同白芍、黃芩.名黃芩湯.治痢.同白芍.名甲己湯.治泄.同人參、炮姜、肉桂.則溫中.同麥冬、枇杷葉、蘇子.則下氣.同川蓮、白芍、升麻、滑石.治熱痢.同人參、菖蒲、益智、圓肉、棗仁、遠志.治健忘.同桔梗、元參、牛蒡、花粉.利咽喉.同麥冬、石膏、竹葉、知母.名竹葉石膏湯.治煩悶燥渴.同川蓮、木通、赤茯、生地.瀉心火.同桂枝、人參、生地、麥冬、阿膠、麻仁、姜、棗、酒.名復脈散.治心脾血枯.甘草一味.水炙熬膏.治懸癰如神.


《退思集類方歌注》理中湯類 >> 甘草

白術(炒各二兩) 干姜(炮) 茯苓(各四兩) 水五升,煮取三升,分溫三服,腰中即
俱濕甚,
飲食如
”按
《宣明》(完素)用治胞痹證,少腹膀胱若沃湯,小便不利鼻流涕,通陽行水義當量。(按∶風、寒、濕邪,客于胞中,則太陽膀胱之氣不能化,故水道不通。按之若沃以湯,形容小水脹極之情切著矣。其上為清涕者,足太陽經上絡額腦,太陽經氣不得下行,而但上入于腦,流出于鼻,故為清涕。《宣明論方》用此湯治之,固取其通陽行水,究不若五苓散徹上徹下、表里兼施之為當也。用者審之。)


《增廣和劑局方藥性總論》上品之上 >> 甘草

國老。味甘,平,無毒。主五臟六腑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力,金瘡 ,解溫中下氣,煩滿短氣,傷臟咳嗽,止渴,通經脈,利血氣,解百藥毒。為九土之精,安十二種石,一千二百種草。《藥性論》云∶君。忌∶豬肉。諸藥中為君,調和使諸藥有主腹中冷痛,治驚癇,除腹脹滿,補益五臟,養腎氣內傷,令人陰痿,主婦人血瀝腰痛,虛而多熱加而用之。日華子云∶安魂定魄,補五勞七傷,一切虛損,驚悸,煩悶,健忘。通九竅草


《名醫別錄》卷第一 >> 甘草

無毒.主溫中,下氣,煩滿,短氣,傷臟,咳嗽,止渴,通經脈,利血氣,解百藥毒為九土之精,安和七十二種石,一千二百種草.一名蜜甘,一名美草,一名蜜草,一名生河西積沙山及上郡.二月、八月除日采根,曝干.十日成.(術、干漆、苦參為之使,遠志,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
《本經》原文∶甘草,味甘,平.主五臟六腑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力,金創,解毒.久服輕身


《本草擇要綱目》甘草

【氣味】
甘平無毒.可升可降.陰中陽也.入足太陰足厥陰足少陰三經.又甘能入脾.歸其所喜.
【主治】
五臟六腑寒熱邪氣.溫中下氣.煩滿短氣.傷臟咳嗽.止渴通經脈.解百藥毒.生用則氣平.補脾胃不足而大瀉內火.炙之則氣溫.補三焦元氣而散表寒.除邪熱.去咽痛.養陰血.大約熱藥得之緩其熱.寒藥得之緩其寒.寒熱相雜者用之得其平.故附子理中湯用甘草.恐其僭上也.調胃承氣湯用甘草.恐其速下也.小柴胡湯用之以和柴胡黃芩之寒.人參半夏之溫.建中湯用之以補中而緩脾急.鳳髓丹用之以生元氣而緩腎急.若中滿而用生甘草為之瀉.能引諸藥直至滿所.
【反】(大戟 芫花 海藻 甘遂)
【惡】(遠志)
【忌】(豬肉)


《本草害利》補脾 >> 甘草

〔害〕甘,令人中滿。有濕之人,若誤用之,令成腫脹。故凡諸濕腫滿脹病,及嘔家酒家,咸不宜服。
〔利〕甘平,入心肺脾胃。生用氣平,補脾胃不足,而瀉心火;炙用氣溫,補三焦元氣。
若入和劑則補益,入汗劑則解肌,入涼劑則瀉邪熱,入峻劑則緩正氣。姜附加之,恐其潛上;
硝黃加之,恐其峻下;皆緩之之意,稍止莖中作痛,節醫毒腫諸瘡。
〔修治〕以大徑寸,而結緊斷文者為佳,謂之粉草。細者名統草,補中炙用宜大者,瀉火生用宜細者。白術、苦參、干漆為使。惡遠志,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然亦有并用者。
胡洽治痰癖,十棗湯加甘草。東垣治結核,與海藻同用。丹溪治勞瘵,與芫花同行。非妙達精微者,不能知此理也。余疑遠志與甘草相惡,必誤載,以遠志用甘草水浸用可知。


《本草撮要》草部 >> 甘草

味甘平.入足陽明.通行十二經.功專解毒.生瀉熟緩.甘和溫補.得桔梗清咽喉.得大豆為甘豆湯.解百藥毒奇驗.炙用補中.生用瀉火.用梢達莖中.止莖痛及淋癥.白術、苦參、干漆為使.惡遠志.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然亦有并用者.中滿者忌用.惟得茯苓.則不資滿而反泄滿.若脾胃氣有余.與痢疾初起.均忌用.


《外科全生集》諸藥法制及藥性 >> 甘草

切三寸一段,水浸透,放鐵篩上,炭火慢炙,炙至汗將出,即取離火,暫冷再炙,炙至草熟,去皮切片。熟者健脾和中,甘平之品,乃九土之精。生者化百毒,和藥性,潤肺,解瘡疽胎毒,利咽喉。


《藥性切用》草部(山草類) >> 甘草

性味甘平,生用緩中氣、瀉火;炙用溫元氣補中,和藥解毒,中滿忌之。節∶行肢節頭∶入吐劑。梢∶入莖中。


《藥鑒》甘草

氣平味甘,陽也。入足厥陰太陰二經。生用則寒,炙之則溫。生用瀉火,炙則溫中。能補上中下三焦元氣,和諸藥解諸急。熱藥用之緩其熱,寒藥用之緩其寒。補陽不足,中滿禁用。梢子生用,去莖中之痛。胸中積熱,非梢子不能除。節治腫毒,大有奇功。養血補胃,身實良方。除邪熱,利咽痛,理中氣。堅筋骨,長肌肉。通經脈,利血氣。止咳嗽,潤肺道。
又炙之能散表寒,故附子理中用之,恐其僭上也。調胃承氣用之,恐其速下也。二藥用之,非和也,皆緩也。小柴胡有柴芩之寒,有參夏之溫,其中用甘草者,則有調和之意。中不滿而用甘為之補,中滿者而用甘為之瀉,此升降浮沉之妙也。經云,以甘補之,以甘瀉之,以甘緩之,此之謂也。痘家用之解毒,以和中健脾,若頭面毒盛者,于解毒湯中多用之,取其緩諸藥,使之上攻頭面故也。反甘遂大戟芫花海藻。


《珍珠囊補遺藥性賦》主治指掌 >> 甘草

君 惡遠志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用宜去節服此忌豬肉及松菜。
甘草,味甘平,無毒。生之則寒。炙之則溫。生則分身梢而瀉火。炙則健脾胃而和中。
解百毒而有效,協諸藥而無爭,以其甘能緩急,故有國老之稱。


《藥征》甘草

【考證】
芍藥甘草湯證曰∶腳攣急。
甘草干姜湯證曰∶厥,咽中干,煩躁。
甘草瀉心湯證曰∶心煩不得安。
甘姜甘草湯證曰∶咽燥而渴。
桂枝人參湯證曰∶利下不止。
以上五方,甘草皆四兩。
芍藥甘草附子湯證,不具也,(說在互考中)
甘麥大棗湯證曰∶藏躁喜悲傷欲哭。
以上二方,甘草皆三兩。
甘草湯證曰∶咽痛者。
桔梗湯證,不具也。(說在互考中)
桂枝甘草湯證曰∶叉手自冒心。
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證曰∶煩躁。
四逆湯證曰∶四肢拘急厥逆。
甘草粉蜜湯證曰∶令人吐涎、心痛發作有時,毒藥不止。
以上六方,甘草皆二兩。
上八方,甘草二兩三兩,而亦四兩之例。
苓桂甘棗湯證曰∶臍下悸。
苓桂五味甘草湯證曰∶氣從小腹上沖胸咽。
小建中湯證曰∶里急。
半夏瀉心湯證曰∶心下痞。
小柴胡湯證曰∶心煩。又云∶胸中煩。
小青龍湯證曰∶咳逆倚息。
黃連湯證曰∶腹中痛。
人參湯證曰∶逆搶心。
旋復花代赭石湯證曰∶心下痞硬、噫氣不除。
烏頭湯證曰∶疼痛不可屈伸。又云∶拘急不得轉側。
以上十方,甘草皆三兩。
排膿湯證。闕。(說在桔梗部)
謂胃承氣湯證曰∶不吐、不下、心煩。
桃核承氣湯證曰∶其人如狂。又云∶少腹急結。
桂枝加桂湯證曰∶奔豚,氣從少腹上沖心。
桂枝去芍藥加蜀漆龍骨牡蠣湯證曰∶驚狂、起臥不安。
以上五方,甘草皆二兩。
上歷觀此諸方。無論急迫,其他曰痛、曰厥、曰煩、曰悸、曰咳、曰上逆、曰驚狂、曰悲傷、曰痞硬、曰利下,皆甘草所主。而有所急迫者也,仲景用甘草也;其急迫劇者,則用甘草亦多。不劇者,則用甘草亦少。由是觀之,甘草之治急迫也明矣。古語曰∶病者苦急,急食甘以緩之。其斯甘草之謂乎?仲景用甘草之方甚多,然其所用者,不巡前證,故不枚舉焉。
凡征多而證明者,不枚舉其征,下皆效之。
【互考】
甘草湯證曰∶咽痛者,可與甘草湯。不差者,與桔梗湯。凡其急迫而痛者,甘草治之。
其有膿者,桔梗治之。今以其急迫而痛,故與甘草湯。而其不差者,已有膿也。故與桔梗湯,據芍藥甘草附子湯,其證不具也。為則按其章曰∶發汗病不解,反惡寒。是惡寒者,附子主之。而芍藥、甘草,則無主證也。故此章之義,以芍藥甘草湯。腳攣急者,而隨此惡寒,則此證始備矣。為則按∶調胃承氣湯、桃核承氣湯,俱有甘草。而大小承氣湯、濃樸三物湯,皆無甘草也。
湯證曰∶或如狂、或少腹急結,是雖有結實。然狂與急結,此皆為急迫,故用甘草也。大小承氣湯、濃樸三物湯、大黃黃連瀉心湯,俱解其結毒耳。故無甘草也,學人詳諸。
【辨誤】
陶弘景曰∶此草最為眾藥之主。孫思邈曰∶解百藥之毒。甄權曰∶諸藥中,甘草為君,治七十二種金石毒,解一千二百般草木毒,調和眾藥有功。嗚呼?此說一出,而天下無復知甘草之本功,不亦悲哉?若從三子之說,則諸凡解毒,唯須此一味而足矣!今必不能,然則其說之非也可以知已。夫欲知諸藥本功,則就長沙方中,推歷其有無多少。與其去加,引之于其證。則其本功,可得而知也。而長沙方中,無甘草者居半,不可謖眾藥之主也,亦可以見已。古語曰∶攻病以毒藥,藥皆毒,毒即能。若解其毒,何功之有?不思之甚矣。學人察諸。夫陶弘景、孫思邈者,醫家之俊杰,博治之君子也。故后世尊奉之至矣。而謂甘草眾藥之主,謂解百藥之毒,豈得無征乎?考之長沙方中,半夏瀉心湯本甘草三兩,而甘草瀉心湯更加一兩,是足前為四兩,而誤藥后用之,陶、孫蓋卒爾見之,謂為解藥毒也。嗚呼?夫人之過也,各于其黨。故觀二子之過,斯知尊信仲景之至矣。向使陶、孫知仲景誤藥后,所以用甘草,與不必改其過何也?陶、孫誠俊杰也,俊杰何為文其過乎?由是觀之,陶、孫實不知甘草之本功也,亦后世之不幸哉!
東垣李氏曰∶生用則補脾胃不足,而大瀉心火;炙之則補三焦元氣,而散表寒。是仲景所不言也。五藏浮說,戰國以降,今欲為疾醫乎?則不可言五藏也。五藏浮說,戰國以降,不可從也。
【品考】
甘草 華產上品,本邦所產者,不堪用也。余家唯銼用之也。


《本草乘雅半偈》甘草

(本經上品)
合腑臟為中,內筋骨,外肌肉為四。
【氣味】甘、平,無毒。
【主治】主五臟六腑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氣力,金瘡 ,解毒。久服輕身延年。
【核】曰∶甘草,一名 草、靈通、國老、美草。
出陜西河東州郡,及汶山諸夷處。春生苗,高五六尺,葉如槐,七月開花,紫赤如奈冬,結實作角如畢豆,根長三四尺,粗細不定,皮亦赤,上有橫梁,梁下皆細根也。以堅實斷理者佳,輕虛縱理,細韌者不堪用。凡使去頭尾,及赤皮,切作三寸長,劈為六七片,入瓷器中,好酒浸蒸,從巳至午,取出曝干,銼細入藥。苦參、干漆為之使。惡遠志。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忌豬肉。
先人云∶甘具生成,路通能所,草從柔化,和協眾情。又云∶和具四義,一合,二純,三分明,四接續,甘草四德備焉。又云∶青苗紫花,白毛槐葉,咸出于黃中通理之 ,土具四行,不言而喻矣。又云∶土貫四旁,通身該治,是以土生萬物,而為萬物所歸。
【 】曰∶尚書云∶土爰稼穡,稼穡作甘,言土以能生為性,而所生草木,唯稼穡最得土氣之和,即拈以征土性,及土味耳。有云∶土位乎中。又云∶土貫四旁。難者曰∶設標竿于中,東觀則西,南觀成北,中亦難定,予謂中當豎論,四當橫論。內經云∶地何憑乎,大氣舉之也。固知上下唯氣,而土獨居其中,四即在中之土,橫貫四旁,離四無中。統言之也,甘草色味性情,含章土德,為五味之長,故治居中之腑臟。為邪所薄,而寒熱外見,與在內之筋骨,在外之肌肉,悉以橫貫之力,堅固長養,氣聚于形,形全則力倍,形敗則氣亡,金瘡成 ,如掘土剝地,以致腠理斷絕,此屬九土之精,行土之用,接續地脈,仍相連合,毒性殺厲即以幽靜平和之土緩解之,毒自降心而退舍焉。形全則身輕,形固則延年。中央內外,左右四旁,皆土貫之。若因土致病,因病及土者宜用,設四行借用,另須體會。
(土爰稼穡,金曰從革等語,直指五行真性,若能生之能所生之所,又指五行體用。)


《本草圖經》甘草

甘草(圖缺),生河西川谷積沙山及上郡,今陜西及河東州郡皆有之。春生青苗,高一、二尺;葉如槐葉;七月間開紫花似柰;冬結實作角子如畢豆;根長者三、四尺,粗細不定,皮赤,上有橫梁,梁下皆細根也。二月、八月除日采根,曝干;十日成,去蘆頭及赤皮,今云陰干用。
今甘草有數種,以堅實斷理者為佳。其輕虛縱理及細韌者不堪,惟貨湯家用之。謹按《爾雅》云∶ ,大苦。釋曰∶ ,一名大苦。敦璞云∶甘草也,蔓延生,葉似荷青黃,莖赤有節,節有枝相當。或云 似地黃。《詩·唐風》云∶采苓采苓,首陽之巔,是也。 與苓通用。首陽之山在河東蒲 縣,乃今甘草所生處相近,而先儒所說苗葉,與今全別,豈種類有不同者乎?張仲景《傷寒論》有一物甘草湯、甘草附子、甘草干姜、甘草瀉心等湯。諸方用之最多,又能解百毒,為眾藥之要。孫思邈論云∶有人中烏頭、巴豆毒,甘草入腹即定。方稱大豆解百藥毒,嘗試之不效,乃加甘草為甘豆湯,其驗更速。又《備急方》云∶席辯刺史嘗言嶺南俚人,解毒藥,并是嘗用物。畏人得其法∶乃言三百頭牛藥,或言三百兩銀藥。辯久住彼,與之親狎,乃得其實。凡欲食,先取甘草一寸,炙熟,嚼咽汁。若中毒,隨即吐出,乃用都 藤、黃藤二物,酒煎令溫,常服毒,隨大小溲 出。都 藤者,出嶺南,高三尺余,甚細長,所謂三百兩銀藥也。又常帶甘草十數寸,隨身以備緩急。若經含甘草,而食物不吐者,非毒也。崔元亮《海上方》,治發背秘法∶李北海云∶此方神授,極奇秘。以甘草三大兩,生搗,別篩末,大麥面九兩,于一大盤中相和攪令勻,取上好酥少許,別捻入藥,令勻,百沸水溲如餅劑,方圓大于瘡一分,熱敷腫上,以油片及故紙隔令通風,冷則換之。已成膿水自出,未成腫便內消。當患腫著藥時,常須吃黃 粥甚妙。又一法∶甘草一大兩微炙,搗碎,水一大升浸之,器上橫一小刀子,置露中經宿,平明以物攪令沫出,吹沫服之。但是瘡腫發背,皆可服,甚效。


《藥籠小品》甘草

生用瀉火,炙用補中。凡入表和補瀉溫涼劑中,皆能相助為功,協和諸藥,使之不爭。
炙黑能治吐血,生肌止痛,通行十二經,解百藥毒。
惟中滿者忌之。
節治瘡核,梢治淋濁。


《長沙藥解》甘草

【本經】味甘平。主五臟六府寒熱邪氣,堅筋骨,長肌肉,倍力,金創,解毒。久服輕身延年。生川谷。
味甘,氣平,性緩。入足太陰脾、足陽明胃經。備沖和之正味,秉淳厚之良資,入金木兩家之界,歸水火二氣之間,培植中州,養育四旁,交媾精神之妙藥,調濟氣血之靈丹。
《傷寒》炙甘草湯甘草四兩,桂枝三兩,生姜三兩,大棗十二枚,人參二兩,生地一斤,阿膠二兩,麻仁半升,麥冬半升。清酒七升,水八升,煮三升,去渣,入阿膠,消化,溫服一升,日三服。一名復脈湯。治少陽傷寒,脈結代,心動悸者。以少陽甲木化氣于相火,其經自頭走足,循胃口而下兩脅,病則經氣上逆,沖逼戊土,胃口填塞,礙厥陰風木升達之路,木郁風作,是以心下悸動。其動在胃之大絡,虛里之分,正當心下。經絡壅塞,營血不得暢流,相火升炎,經絡漸而燥澀,是以經脈結代,相火上燔,必刑辛金,甲木上郁,必克戊土,土金俱負,則病轉陽明,而中氣傷矣。甲木之升,緣胃氣之逆,胃土之逆,緣中氣之虛。參、甘、大棗,益胃氣而補脾精,膠、地、麻仁,滋經脈而澤枯槁,姜、桂,行營血之瘀澀,麥冬清肺家之燥熱也。
甘草瀉心湯甘草四兩,大棗十二枚,半夏半升,黃連一兩,黃芩三兩,干姜三兩。治太陽傷寒中風,下后心下痞硬,干嘔心煩,谷不化,腹中雷鳴下利者。以下后中氣虛寒,水谷不消,土木皆郁,升降倒行,脾陷而賊于乙木,則腹中雷鳴而下利,胃逆而賊于甲木,則心下痞硬而干嘔。君相火炎,宮城不清,是以心煩。甘、姜、大棗,溫補中氣之虛寒,芩、連清瀉上焦之煩熱,半夏降胃逆而止干嘔也。
四逆湯甘草二兩,干姜一兩半,附子(生)一枚。治太陰傷寒,脈沉腹脹,自利不渴者。以寒水侮土,肝脾俱陷,土被木賊,是以腹脹下利。附子溫補其腎水,姜、甘,溫補其脾土也。脾主四肢,脾土濕寒,不能溫養四肢,則手足厥冷。四肢溫暖為順,厥冷為逆,方以甘草而君姜附,所以溫中而回四肢之逆,故以四逆名焉。治少陰病,膈上有寒飲,干嘔者。以其腎水上凌,火土俱敗,寒飲泛濫,胃逆作嘔。姜、甘、附子,溫補水土而驅寒飲也。治厥陰病,汗出,外熱里寒,厥冷下利,腹內拘急,四肢疼者。以寒水侮土,木郁賊脾,微陽不歸,表里疏泄。姜、甘、附子,溫補水土,以回陽氣也。
通脈四逆湯甘草、干姜各三兩,生附子一枚。治少陰病,下利清谷,手足厥逆,脈微欲絕者。以寒水侮土,木郁賊脾,是以下利。脾陽頹敗,四肢失溫,是以厥逆。經氣虛微,是以脈微欲絕。姜、甘、附子,溫補里氣而益四肢之陽也。治厥陰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熱,汗出而厥者。以水土寒濕,木郁賊脾,微陽不斂,表里疏泄。姜、甘、附子,溫暖水土,以達木郁也。
四逆散甘草、枳實、柴胡、芍藥。等分,為末,飲服方寸匕。治少陰病,四逆者。以水寒木枯,郁生風燥,侵克脾土,中氣痞塞,不能四達。柴、芍,清其風木,甘草補其中氣,枳實瀉其痞滿也。
甘草干姜湯甘草四兩,干姜二兩。治傷寒汗后,煩躁吐逆,手足厥冷者。以汗后火泄土敗,四肢失養,微陽離根,胃氣升逆。甘草、干姜,補土溫中,以回升逆之陽也。
《金匱》甘草附子湯甘草二兩,附子二枚,白術二兩,桂枝四兩。治風濕相摶,骨節疼煩,汗出短氣,小便不利,惡風不欲去衣,或身微腫者。以水寒土濕,木郁不能行水,濕阻關節,經絡不通,是以痛腫。濕蒸汗泄,衛陽不固,故惡風寒,術、甘,補土燥濕,桂枝疏木通經,附子溫其水寒也。
甘草麻黃湯甘草二兩,麻黃四兩。治里水,一身面目黃腫,小便不利者。以土濕不能行水,皮毛外閉,溲尿下阻,濕無去路,淫蒸肌膚,而發黃腫。甘草補其土,麻黃開皮毛而瀉水濕也。
《傷寒》調胃承氣湯甘草二兩,大黃三兩,芒硝半斤。治太陽傷寒三日,發汗不解,蒸蒸發熱,屬陽明者。以寒閉皮毛,經郁發熱,汗出熱泄,病當自解。發汗不解,蒸蒸發熱者,此胃陽素盛,腑熱內作,將來陽明之大承氣證也。方其蒸蒸發熱之時,早以甘草保其中,硝、黃瀉其熱,胃氣調和,則異日之腑證不成也。
《金匱》白頭翁加甘草阿膠湯白頭翁、黃連、黃柏、秦皮各三兩,甘草、阿膠各二兩。治產后下利虛極者。以產后亡血木燥,賊傷脾土,而病下利。白頭翁湯以清其濕熱,甘草補其脾土,阿膠潤其風木也。
《傷寒》甘草湯生甘草二兩。治少陰病,二三日,咽痛者。少陰水旺,二火俱騰,上行清道,是以咽痛。生甘草瀉熱而消腫也。
甘草粉蜜湯甘草二兩,鉛粉一兩,蜜四兩,水三升,煮甘草,取二升,入粉、蜜,煎如薄粥。治蛔蟲為病,吐涎心痛,發作有時者。以土弱氣滯,木郁蟲化。甘草補土,白粉殺蟲,蜂蜜潤燥而清風,滑腸而下積也。
人之初生,先結祖氣,兩儀不分,四象未兆,混沌莫名,是曰先天。祖氣運動,左旋而化己土,右轉而化戊土,脾胃生焉。己土東升則化乙木,南升則化丁火,戊土西降,則化辛金,北降則化癸水,于是四象全而五行備。木溫、火熱、水寒、金涼,四象之氣也。木青、金白、水黑、火赤,四象之色也。木臊、水腐、金腥、火焦,四象之臭也。木酸、金辛、火苦、水咸,四象之味也。土得四氣之中,四色之正,四臭之和,四味之平。甘草氣色臭味,中正和平,有土德焉,故走中宮而入脾胃。
脾土溫升而化肝木,肝主藏血而脾為生血之本,胃土清降而化肺金,肺主藏氣而胃為化氣之源,氣血分宮,胥秉土氣。甘草體具五德,輔以血藥,則左行己土而入肝木,佐以氣藥,則右行戊土而入肺金。肝血溫升,則化神氣,肺金清降,則化精血。脾胃者,精神氣血之中皇,凡調劑氣血,交媾精神,非脾胃不能,非甘草不可也。
肝脾之病,善于下陷,入肝脾者,宜佐以升達之味,肺胃之病,善于上逆,入肺胃者,宜輔以降斂之品。嘔吐者,肺胃之上逆也,滯氣不能上宣,則痞悶于心胸。泄利者,肝脾之下陷也,滯氣不得下達,則脹滿于腹脅,悉緣于中氣之虛也。上逆者,養中補土,益以達郁而升陷,則嘔吐與脹滿之家,未始不宜甘草。前人中滿與嘔家之忌甘草者,非通論也。
上行用頭,下行用稍,熟用甘溫培土而補虛,生用甘涼瀉火而消滿。凡咽喉疼痛,及一切瘡瘍熱腫,并宜生甘草瀉其郁火。熟用,去皮,蜜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