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藥材 > 黃芪

黃芪

《中國藥典》黃芪

拼音 Huánɡ Qí
英文名 RADIX ASTRAGALI
來源 本品為豆科植物蒙古黃芪 Astragalus membranaceus (Fisch.) Bge. var. mongholicus (Bge.)Hsiao 或膜莢黃芪 Astragalus membranaceus (Fisch.) Bge.的干燥根。春、秋二季采挖,除去須根及根頭,曬干。
性狀 本品呈圓柱形,有的有分枝,上端較粗,長30~90cm,直徑1~3.5cm。表面淡棕黃色或淡棕褐色,有不整齊的縱皺紋或縱溝。質硬而韌,不易折斷,斷面纖維性強,并顯粉性,皮部黃白色,木部淡黃色,有放射狀紋理及裂隙,老根中心偶有枯朽狀,黑褐色或呈空洞。氣微,味微甜,嚼之微有豆腥味。
鑒別 (1) 本品橫切面:木栓細胞多列。栓內層為3~5列厚角細胞。韌皮部射線外側常彎曲,有裂隙;纖維成束,壁厚,木化或微木化,與篩管群交互排列;近栓內層處有時可見石細胞。形成層成環。木質部導管單個散在或2~3個相聚;導管間有木纖維;射線中有時可見單個或2~4個成群的石細胞。薄壁細胞含淀粉粒。粉末黃白色。纖維成束或散離,直徑8~30μm,壁厚,表面有縱裂紋,初生壁常與次生壁分離,兩端常斷裂成須狀,或較平截。具緣紋孔導管無色或橙黃色,具緣紋孔排列緊密。石細胞少見,圓形、長圓形或形狀不規則,壁較厚。
(2) 取本品粉末3g,加甲醇20ml,加熱回流1 小時,濾過,濾液加于中性氧化鋁柱(100~120目,5g,內徑10~15mm)上,用40%甲醇100ml 洗脫,收集洗脫液,蒸干,殘渣加水30ml使溶解,用水飽和的正丁醇提取2 次,每次20ml,合并正丁醇液;用水洗滌2 次,每次20ml;棄去水液,正丁醇液蒸干,殘渣加甲醇0.5ml 使溶解,作為供試品溶液。另取黃芪甲苷對照品,加甲醇制成每1ml含1mg 的溶液,作為對照品溶液。照薄層色譜法(附錄Ⅵ B)試驗,吸取上述兩種溶液各2μl,分別點于同一硅膠G薄層板上,以氯仿-甲醇-水(13:7:2)的下層溶液為展開劑,展開,取出,晾干,噴以10%硫酸乙醇溶液,在105℃ 加熱至斑點顯色清晰。供試品色譜中,在與對照品色譜相應的位置上,日光下顯相同的棕褐色斑點,紫外光燈(365nm) 下顯相同的橙黃色熒光斑點。
含量測定 取本品粗粉約1.5g[同時另取本品粗粉測定水分(附錄Ⅸ H第一法)],精密稱定,置索氏提取器中,加甲醇40ml,冷浸過夜,再加甲醇適量,回流4 小時,提取液回收甲醇并濃縮至干,殘渣加水10ml,微熱使溶解,用水飽和的正丁醇振搖提取3次,每次20ml,合并正丁醇提取液,用氨試液提取2 次,每次20ml,棄去氨液,正丁醇液蒸干,殘渣加水3~5ml使溶解,放冷,通過D101 型大孔吸附樹脂柱 (內徑1.5cm,長12cm),以水50ml洗脫,棄去水液,再用40%乙醇30ml洗脫,棄去40%乙醇洗脫液,繼用70%乙醇50ml洗脫,收集洗脫液,蒸干,用甲醇溶解并轉移至2ml 量瓶內,加甲醇至刻度,搖勻,作為供試品溶液。另精密稱取黃芪甲苷對照品,加甲醇制成每1ml 含1mg 的溶液,作為對照品溶液。照薄層色譜法(附錄Ⅵ B)試驗,精密吸取供試品溶液2μl與6μl、對照品溶液2μl與4μl,分別交叉點于同一硅膠G薄層板上,以氯仿-甲醇-水(13:6:2)10℃以下放置過夜的下層溶液為展開劑,展開,取出,晾干,噴以10%硫酸乙醇溶液,在100℃加熱至斑點顯色清晰,取出,在薄層板上覆蓋同樣大小的玻璃板,周圍用膠布固定,照薄層色譜法(附錄Ⅵ B薄層掃描法)進行掃描,波長:λs=530nm,λR=700nm,測量供試品吸收度積分值與對照品吸收度積分值,計算,即得。
本品按干燥品計算,含黃芪甲苷(C41H68O14)不得少于0.040%。
炮制 除去雜質,大小分開,洗凈,潤透,切厚片,干燥。
蜜黃芪:取黃芪片,照蜜炙法(附錄Ⅱ D)炒至不粘手。
性味 甘,溫。
歸經 歸肺、脾經。
功能主治 補氣固表,利尿托毒,排膿,斂瘡生肌。用于氣虛乏力,食少便溏,中氣下陷,久瀉脫肛,便血崩漏,表虛自汗,氣虛水腫,癰疽難潰,久潰不斂,血虛痿黃,內熱消渴;慢性腎炎蛋白尿,糖尿病。
用法用量 9~30g。
貯藏 置通風干燥處,防潮,防蛀。
摘錄 《中國藥典》

《全國中草藥匯編》黃芪

拼音 Huánɡ Qí
別名 綿芪、綿黃芪
來源 為豆科黃芪屬植物膜莢黃芪Astragalus membranaceus (Fisch.) Bunge 及內蒙古黃芪A. mongholicus Bunge的。野生品秋季挖根;栽培品播種后4~5年春季萌芽前或秋季落葉后采挖,除去莖苗及須根,曬干。
原形態 1.膜莢黃芪(卜奎芪、口芪)多年生草本,高0.5~1.5米。根直而長,圓柱形,稍帶木質,長20~50厘米,根頭部徑1.5~3厘米,表明淡棕黃色至深棕色。莖直立,具分枝,被長柔毛。單數羽狀復葉互生,葉柄基部有披針形托葉,葉軸被毛;小葉13~31片,卵狀披針形或橢圓形,長0.8~3厘米,先端稍鈍,有短尖,基部楔形,全緣,兩面被有白色長柔毛,無小葉柄。夏季葉腋抽出總狀花序,較葉稍長;花萼5淺裂,筒狀;蝶形花冠淡黃色,長約1.6厘米,旗瓣三角狀倒卵形,翼瓣和龍骨瓣均有柄狀長爪。莢果膜質,膨脹,卵狀長圓形,長2厘米余,先端有喙,被黑色短柔毛。種子5~6粒,腎形,棕褐色。
2.內蒙古黃芪(紅藍芪、白皮芪) 形似上種,惟其托葉呈三角狀卵形,小葉較多,25~37片,小葉片短小而寬,呈橢圓形。花冠黃色,長不及2厘米。莢果無毛,有顯著網紋。
生境分部 1.膜莢黃芪:生于山坡灌叢及旱坡砂質壤土地區。分布于黑龍江、吉林、遼寧、河北、山西、內蒙古、陜西、甘肅、寧夏、青海、山東、四川和西藏等省區。
2.內蒙古黃芪:生于山野。分布于黑龍江、吉林、內蒙古、河北、山西和西藏等省區。
栽培 適應性強,南北各地均可栽培,以土層深厚、排水良好的砂質壤土及石灰質壤土生長較好。種子繁殖,北方,春季4~5月或秋季9~10月播種,條播,行距1尺,開淺溝,深約1寸,將種子均勻撒播溝內,覆土半寸左右,每畝播種量2~3斤,播種后注意澆水保濕,約2~3周出苗;秋播者需至第二年春季出苗,出苗后,生有4~6片葉時,間苗,株距4~6寸。若采用穴播,每穴可播種5~7粒。生長期間可追肥1~2次;秋季注意排水以預防白粉病及根腐病發生,如發現后則可噴灑0.3波美度石硫合劑防治。
化學成分 1.膜莢黃芪根含2’,4’二羥基-5,6-二甲氧基異黃酮(2’,4’-dihydroxy-5,6-dimethoxyisoflavone)、膽堿(choline)、甜菜堿(betaine)、氨基酸、蔗糖、葡萄糖醛酸及微量的葉酸。
2.內蒙古黃芪根含β-谷甾醇、亞油酸及亞麻酸。
藥理作用 1、正常大鼠飼以含黃芪粉末的事務1周后,測其耗氧量比服藥前逐漸增加。
2、能加強正常心臟收縮,對衰竭的心臟有強心作用。
3、本品能使管狀血管和腎臟血管擴張,并使全身末梢血管擴張,皮膚循環暢盛,使高血壓患者血壓下降。
4、實驗者在自己身上進行了利尿試驗,證明黃芪有中等的利尿作用。
5、黃芪磨成粉末加入飼料給大白鼠喂服3日,有阻抑實驗性腎炎的作用。
6、黃芪對小白鼠有鎮靜作用,能維持數小時。
7、家兔口服黃芪,可使血糖明顯下降。
8、對大白鼠離體子宮具有興奮收縮作用。
9、抑菌試驗:本品在體外對志賀氏痢疾桿菌、炭疽桿菌、甲型溶血性鏈球菌、乙型溶血性鏈球菌、白喉桿菌、假白喉桿菌、肺炎雙球菌、金黃色葡萄球菌、檸檬色葡萄球菌、枯草桿菌等均有抑制作用。
炮制 蜜黃芪:將黃芪片加煉熟的蜂蜜與少許開水,拌勻稍悶,放鍋內炒至黃色并不粘手時,取出晾涼(每100斤用煉熟的蜂蜜25斤)。
性味 甘,微溫。
功能主治 補齊固表,托瘡生肌。主治體虛自汗,久瀉,脫肛,子宮脫垂,慢性腎炎,體虛浮腫,慢性潰瘍,瘡口久不愈合。
用法用量 3~5錢,大量可用至1~2兩。
復方 1、體虛自汗:(玉屏風散)黃芪5錢,白術3錢,防風2錢。水煎服。
2、脾胃虛弱以及氣虛下陷引起的胃下垂,腎下垂,子宮脫垂,脫肛:(補中益氣湯)黃芪4錢,黨參、白術、當歸各3錢,炙甘草、陳皮、升麻、柴胡各1.5錢。水煎服。
3、失血體虛:黃芪1兩,當歸2錢。水煎服。
4、血小板減少性紫癜:黃芪1兩,當歸、龍眼肉、五味子各5錢,紅棗10枚,黑豆1兩。水煎服。
5、腦血栓:黃芪0.5~1兩,川芎2錢,當歸、赤芍、地龍、桃仁、牛膝、丹參各3錢。水煎服。
6、白細胞減少癥、貧血:生黃芪、雞血藤各2兩,當歸1兩,黨參、熟地黃各5錢。每日1劑,水煎2次,分2次服。孕婦當歸減量。
7、乳汁缺乏:黃芪1兩,當歸5錢,王不留行、路路通、絲瓜絡、炮山甲各2錢。水煎服。
8、各種神經性皮炎:黃芪、黨參、山藥各5錢,當歸、蓮子、苡米、荊芥、蛇床子、牛蒡子、地膚子、蟬蛻各4錢,甘草2錢。有感染者加生地黃3錢,黃柏4錢。老人、兒童酌減。水煎服。早晚各服1次,并用熱藥渣搽患處。
備注 1、同屬植物中下列數種植物的根在不同地區也作黃芪入藥。
(1)黑毛果黃芪(白芪)Astragalus tongolensis Ulbr.,分布于甘肅、青海和四川等省。其根甘肅稱白大芪、馬芪,青海稱土黃芪,亦作黃芪入藥。
(2)金翼黃芪Astragalus chrysopterus Bunge,分布于河北、山西、陜西、甘肅、青海、四川等省。其根河北稱小黃芪,甘肅南部作小白芪入藥。
(3)多花黃芪Astragalus floridus Benth.,分布于甘肅南部,四川西部及西藏地區。其根四川作川綿芪或白綿芪入藥。
(4)茂汶黃芪Astragalus maowenensis Hsiao,mss.產四川茂汶縣。
(5)云南黃芪Astragalus yunnanensis Franch.,分布于云南、西藏等地。在西藏部分地區以根作黃芪入藥。
(6)梭果黃芪Astragalus ernestii Comb.,其根具有膜莢黃芪的利尿降壓作用,但強度較弱。四川理塘有以代黃芪用者。
2、同科巖黃芪屬(Hedysarum)的多種植物,商品稱為紅芪,有時作黃芪入藥。
3、個別地區過去常有將豆科苜蓿屬植物的苜蓿Medicago sativa L.(安徽),草木樨屬植物草木樨Melilotus suaveolens Ledeb.(東北),白香草木樨Melilotus albus Desr.(山西),錦雞兒屬植物錦雞兒Caragana sinica (Buchoz) Rehd.(華東),棘豆屬植物藍花棘豆Oxytropis caerulea (Pall.) DC.(河北、山西),小花棘豆Oxytropis glabra DC.(青海),野扁豆屬植物毛野扁豆Dunbaria villosa Makino(河南)和錦葵科錦葵屬植物圓葉錦葵Malva rotundifolia L.(江蘇),蜀葵屬植物藥蜀葵Althaea officinalis L.(新疆)等的根稱“土黃芪”或直接混稱“黃芪”的,應注意鑒別,不要誤作黃芪使用。
摘錄 《全國中草藥匯編》

《中藥大辭典》黃芪

拼音 Huánɡ Qí
英文名 Radix Astragali
別名 綿黃芪
來源 為豆科植物蒙古黃芪Astragalus membranaceus Bge. var.mongholicus(Bge.)Hsiao的。春、秋季采挖,除去泥土、須根及根頭,曬至六七成干,理直扎捆后曬干。
原形態 多年生草本。莖直立,上部有分枝。奇數羽狀復葉互生,小葉12~18對;小葉片廣橢圓形或橢圓形,下面被柔毛;托葉披針形。總狀花序腋生;花萼鐘狀,密被短柔毛,具5萼齒;花冠黃色,旗瓣長圓狀倒卵形,翼瓣及龍骨瓣均有長爪;雄蕊10,二體;子房有長柄。莢果膜質,半卵圓形,無毛。花期6~7月,果期7~9月。
生境分部 生于向陽草地及山坡。主產內蒙古、山西及黑龍江;現廣為栽培。
性狀 根圓柱形,有的有分枝,上端較粗,略扭曲,長30~90cm,直徑0.7~3.5cm。表面淡棕黃色至淡棕褐色,有不規則縱皺紋及橫長皮孔,栓皮易剝落而露出黃白色皮部,有的可見網狀纖維束。質堅韌,斷面強纖維性。氣微,味微甜,有豆腥味。
化學成分 含黃酮類成分毛蕊異黃酮(calycosin)、3- 羥基- 9,10- 二甲氧基紫檀烷,還含黃芪皂甙Ⅰ、Ⅴ、Ⅲ( astragalosideⅠ、Ⅴ、Ⅲ) 。
性味 性溫,味甘。
功能主治 補氣固表,托毒排膿,利尿,生肌。用于氣虛乏力、久瀉脫肛、自汗、水腫、子官脫垂、慢性腎炎蛋白尿、糖尿病、瘡口久不愈合。
復方 1、小便不通。用黃芪二錢,加水二碗,煎成一碗,溫服。小兒減半。
2、酒疸黃疾(醉后感寒,身上發赤、黑、黃斑)。用黃芪二兩、木蘭一兩,共研細。每服少許。一天服三次,酒送下。
3、白濁。用鹽炒黃芪半兩、茯苓一兩,共研細。每服一錢。
4、萎黃焦渴(每與癰疽發作,先后伴隨)。用黃芪六兩,一半生焙,一半加鹽水在飯上蒸熟;另用甘草一兩,也是一半生用,一半灸黃。二藥共研細。每服二錢,一天兩次。也可以煎服。此方名“黃芪六一湯”。
5、老人便秘。用黃芪、陳皮各半兩,研細。另用大麻子一合,搗爛,加水揉出漿汁,煎至半干,調入白蜜一匙,再煮過,把黃芪、陳皮末加入調勻服下。兩服可通便。可以常服。
6、血淋。用黃芪、黃連,等分為末,加面糊做成丸子,如綠豆大。每服三十丸。
7、少淋。用黃芪、人參,等分為末。另用蘿卜四、五片,加蜜二兩,稍稍灸過后,蘸藥末吃下,以鹽水送服。
8、吐血。用黃芪二錢半、紫背浮萍五錢,共研為末。每服一錢,姜蜜水送下。
9、咳膿咳血,咽干(這是虛熱,不可吃涼藥)。用黃芪四兩、甘草一兩,共研為末。每服二錢,熱水送下。
10、肺癰。用黃芪二兩研細,每取二錢煎湯服。一天可服三、四次。
11、甲疽(趾甲邊紅肉突出成疽)。用黃芪二兩、茹一兩,醋浸一宿,加入豬油五合,微火煎成二合。去渣,取脂涂瘡上。一天三次。
12、胎動不安(腹痛,下黃汁)。用黃芪、芎各一兩,糯米一合,水一升,一起煮到半到。分次服下。
13、陰汗濕癢。用黃芪酒炒后研細,切熟豬心蘸著吃,有效。
摘錄 《中藥大辭典》

《本草綱目》草部(一) >> 黃芪

「釋名」亦名戴糝、戴椹、草、百本、王孫。(“芪”原作為“耆”)。
「氣味」(根)甘、微溫、無毒。
「主治」
1、小便不通。用黃芪二錢,加水二碗,煎成一碗,溫服。小兒減半。
2、酒疸黃疾(醉后感寒,身上發赤、黑、黃斑)。用黃芪二兩、木蘭一兩,共研細。每服少許。一天服三次,酒送下。
3、白濁。用鹽炒黃芪半兩、茯苓一兩,共研細。每服一錢。
4、萎黃焦渴(每與癰疽發作,先后伴隨)。用黃芪六兩,一半生焙,一半加鹽水在飯上蒸熟;另用甘草一兩,也是一半生用,一半灸黃。二藥共研細。每服二錢,一天兩次。也可以煎服。此方名“黃芪六一湯”。
5、老人便秘。用黃芪、陳皮各半兩,研細。另用大麻子一合,搗爛,加水揉出漿汁,煎至半干,調入白蜜一匙,再煮過,把黃芪、陳皮末加入調勻服下。兩服可通便。可以常服。
6、血淋。用黃芪、黃連,等分為末,加面糊做成丸子,如綠豆大。每服三十丸。
7、少淋。用黃芪、人參,等分為末。另用蘿卜四、五片,加蜜二兩,稍稍灸過后,蘸藥末吃下,以鹽水送服。
8、吐血。用黃芪二錢半、紫背浮萍五錢,共研為末。每服一錢,姜蜜水送下。
9、咳膿咳血,咽干(這是虛熱,不可吃涼藥)。用黃芪四兩、甘草一兩,共研為末。每服二錢,熱水送下。
10、肺癰。用黃芪二兩研細,每取二錢煎湯服。一天可服三、四次。
11、甲疽(趾甲邊紅肉突出成疽)。用黃芪二兩、茹一兩,醋浸一宿,加入豬油五合,微火煎成二合。去渣,取脂涂瘡上。一天三次。
12、胎動不安(腹痛,下黃汁)。用黃芪、芎各一兩,糯米一合,水一升,一起煮到半到。分次服下。
13、陰汗濕癢。用黃芪酒炒后研細,切熟豬心蘸著吃,有效。


《中藥炮制》第七章 植物類·根及根莖類 >> 黃芪

『來源』本品為豆科植物蒙古黃芪的干燥根。
『常用名』懷芪、口芪、箭芪、布斗、正小皮、沖正、寸芪、紅蘭芪等。
『產地』內蒙、山西、四川、甘肅、陜西。
『采收季節』秋季采挖。
『炮制方法』春冬季用溫水搶洗,夏秋季用冷水搶洗,撈入筐內,加蓋濕布,潤透取出切半分厚斜片,烘干。也可用微火烤軟切片,2、4、8月天氣回潮,取其本身回潮切片。若取補中,則用蜜炙,每斤藥用蜜4兩,投入鍋內煉開,再下藥片用文火拌炒,至金黃色,攤冷以疏散不粘手為佳。若取其和中健胃,則用米炒,每斤藥用米3兩,將鍋燒熱,米藥同炒,至焦黃色為度。亦可用酒炒法,隨炒隨加入酒,呈淡黃色,酒炒達表補虛。
『用量』9~18克。
『貯存』裝石灰箱或炕箱內保存,蜜炙放瓷壇內裝。


《本草備要》草部 >> 黃芪

補氣,固表,瀉火
甘溫。生用固表,無汗能發,有汗能止(丹溪云∶黃芪大補陽虛自汗,若表虛有邪,發汗不出者,服此又能自汗。朱震亨,號丹溪,著《本草補遺》)。溫分肉,實腠理,瀉陰火,解肌熱。炙用補中,益元氣,溫三焦,壯脾胃(脾胃一虛,土不能生金,則肺氣先絕。脾胃緩和,則肺氣旺而肌表固實。補中即所以固表也)。生血生肌(氣能生血、血充則肉長,經曰∶血生肉),排膿內托,瘡癰圣藥(毒瓦斯化則成膿,補氣故能內托。癰疽不能成膿者,死不治,毒瓦斯盛而元氣衰也,痘癥亦然)。痘癥不起,陽虛無熱者宜之(新安汪機治痘癥虛寒不起,用四君子湯加黃芪、紫草多效,間有枯萎而死者,自咎用藥之不精,思之至忘寢食,忽悟曰∶白術燥濕,茯苓滲水,宜痘漿之不行也。乃減去二味,加官桂、糯米,以助其力,因名保元湯。人參、白術、茯苓、甘草,名四君子湯。王好古曰∶黃芪實衛氣,是表藥;益脾胃,是中州藥;治傷寒尺脈不至,補腎元,是里藥。甄權謂∶其補腎者,氣為水母也。日華謂∶其止崩帶者,氣盛則無陷下之憂也。《蒙筌》曰∶補氣藥多,補血藥亦從而補氣,補血藥多,補氣藥亦從而補血。益氣湯雖加當歸,因勢寡,功被參、 所據;補血湯數倍于當歸,亦從當歸所引而補血。黃芪一兩、當歸二錢,名補血湯。氣藥多而云補血者,氣能生血,又有當歸為引也。表旺者不宜用,陰虛者宜少用,恐升氣于表,而里愈虛矣。汪機,號石山,著《本草會編》。王好古,號海藏,著《湯液本草》。甄權,著《藥性論》。日華,著《大明本草》。陳嘉謨,著《本草蒙筌》)。為補藥之長,故名耆(俗作 )。
皮黃肉白,堅實者良。入補中藥槌扁,蜜炙。達表生用(或曰,補腎及治崩帶淋濁,宜鹽水浸炒。昂按∶此說非也。前癥用黃芪,非欲抑黃芪使入腎也。取其補中升氣,則腎受蔭,而帶濁崩淋自止。即日華∶氣盛自無陷下之憂也。有上病而下取,有下病而上取,補彼經而益及此經者,此類是也)。茯苓為使。惡龜甲、白鮮皮。畏防風(東垣曰∶黃芪得防風,其功益大,乃相畏而更以相使也。李東垣,著《用藥法篆》)。


《中醫飲食營養學》第十二章 常用藥膳中藥材 >> 黃芪

【基原】為豆科植物黃芪等的干燥根。
【異名】又叫黃耆。
【性味歸經】甘,微溫,歸肺、脾經。
【功效】補氣升陽,益衛固表,脫毒生肌,利水退腫。
【應用】
1. 黃芪粥:黃芪煮濃汁去渣,入米煮粥食。用于表虛自汗,痘疹不起,癰疽內潰,不能成漿,及一切虛陽下陷,子腸不收,脫肛等癥。
2. 黃芪大棗湯:黃芪15克,大棗5枚煮湯食。用于體虛易患感冒,及一切氣血虛弱之證。
3. 黃芪鯉魚湯:黃芪30克,入紗布袋,與鯉魚煮湯。用于氣虛水腫,小便不利等。
【使用注意】
常用量為10~30克。
【按語】
為補氣強壯佳品。適于脾胃虛弱體質、內臟下垂、體虛易汗、年老體衰及無病強身等使用。常用食療方如黃芪汽鍋雞、黃芪粥等。


陸德銘黃芪

黃芪乃補氣類之藥,用于久病氣虛體弱者,常與黨參,白術配伍而達補氣健脾之效;用于衛外陽氣不固者,常與防風、白術同用,取玉屏風散之意,達固密腠理,益衛固表之效;用于氣虛脾弱水腫者,常與防已、白術配伍而行氣利水;用于氣血不足,瘡瘍膿成不潰,或潰后久不斂口者,與穿山甲、皂角刺、白術、茯苓、黨參等配伍,達補養氣血,生肌托毒之功;用于氣虛伴血瘀者,常與桃仁、丹參、三棱、莪術合用,達行氣活血作用,陸師認為黃芪具備增加機體免疫功能,消除機體水腫,改善皮膚、血液循環的作用。黃芪配女貞子,認為此二藥是治療復發性口腔炎治本之要藥,因為生黃芪有補益肺腎之氣,固表衛外,斂瘡托毒,生肌收口之功效,為外科托毒生肌之精品,女貞子滋補肝腎之陰,滋而不膩,兩藥合用又可以益氣養陰,生肌托毒,促進瘡面愈合。以生黃芪益氣而能托毒外出,又能推動血運促進瘀血活化之功效,配合三棱、莪術、當歸、桃仁、丹參、赤芍等活血通絡治甲狀腺腺瘤、帶狀瘡疹后遺神經痛。益氣養陰,用生黃芪配黨參、茯苓、南沙參、枸杞子等益氣養陰治乳腺癌術后、白塞氏綜合征。配生地、玄參、麥冬、女貞子、天花粉等治紅斑狼瘡、癤病;配莪術、紫草等治疣。


《本草新編》黃芪

黃芪,味甘,氣微溫,氣薄而味濃,可升可降,陽中之陽也,無毒。專補氣。入手太陰、足太陰、手少陰之經。其功用甚多,而其獨效者,尤在補血。夫黃芪乃補氣之圣藥,如何補血獨效。蓋氣無形,血則有形。有形不能速生,必得無形之氣以生之。黃芪用之于當歸之中,自能助之以生血也。夫當歸原能生血,何藉黃芪,不知血藥生血其功緩,氣藥生血其功速,況氣分血分之藥,合而相同,則血得氣而速生,又何疑哉。或疑血得氣而生,少用黃芪足矣,即不少用,與當歸平用亦得,何故補血湯中反少用當歸而倍用黃芪?不知補血之湯,名雖補血,其實單補氣也。失血之后,血已傾盆而出,即用補血之藥,所生之血不過些微,安能遍養五臟六腑,是血失而氣亦欲失也。在血不能速生,而將絕未絕之氣,若不急為救援,一旦解散,頃刻亡矣。故補血必先補氣也。但恐補氣則陽偏旺而陰偏衰,所以又益之當歸以生血,使氣生十之七而血生十之三,則陰陽有制,反得大益。生氣而又生血,兩無他害也。至于補中益氣湯之用黃芪,又佐人參以成功者也。人參得黃芪,兼能補營衛而固腠理,健脾胃而消痰食,助升麻、柴胡,以提氣于至陰之中,故益氣湯中無人參,則升提乏力,多加黃芪、白術,始能升舉。倘用人參、白術而減去黃芪,斷不能升氣于至陰也。故氣虛之人,毋論各病,俱當兼用黃芪,而血虛之人尤宜多用。惟骨蒸癆熱與中滿之人忌用,然亦當臨癥審量。(〔批〕無黃芪不能提氣于至陰,創論亦是確論。)
或問黃芪性畏防風,而古人云黃芪得防風,其功愈大,謂是相畏而相使也,其說然乎?
此說亦可信不可信之辭也。黃芪無毒,何畏防風,無畏而言畏者,以黃芪性補而防風性散也,合而用之,則補者不至大補,而散者不至大散,故功用反大耳。(〔批〕黃芪欲防風者,以防風能通達上下周身之氣,得黃芪而生,黃芪達表,防風御風,外來之風得黃芪而拒絕也。)
或問黃芪補氣,反增脹滿,似乎黃芪不可補氣也,豈有藥以解其脹,抑可不用黃芪耶?
夫黃芪乃補氣藥,氣虛不用黃芪,又用何藥。然服之而增脹滿者,非黃芪之助氣,乃黃芪之不助氣也。陰陽有根,而后氣血可補。陰陽之根將絕。服補藥而反不受補。藥見病不能受,亦不去補病矣。此黃芪補氣而反增脹滿,乃不生氣之故。然亦因其不可生而不生也,又豈有別藥以解其脹哉。
或問黃芪氣分之藥,吾子以為補血之品,是凡有血虛之癥,俱宜用黃芪矣,何以古人用補血之藥多,用四物湯、佛手散,絕不見用黃芪之補血者,豈古人非歟?古人未嘗非也,第以血癥不同,有順有逆。順則宜用血藥以補血,逆則宜用氣藥以補血也。蓋血癥之逆者,非血逆而氣逆也,氣逆而后血逆耳。血逆而仍用血分之藥,則氣不順而血愈逆矣,故必須補氣以安血也。氣逆則血逆,氣安則血安,此不易之理也。凡血不宜上行,嘔咯吐衄之血,皆逆也。血猶洪水,水逆則泛濫于天下,血逆則騰沸于上焦,徒治其血,又何易奏平成哉。故必用補氣之藥于補血之中,雖氣生夫血,亦氣行夫血也。此黃芪補血湯所以獨勝于千古也。(〔批〕補血分氣逆氣順,確有見解。)
或問黃芪以治氣逆之血,發明獨絕,然而亦有用四物湯、佛手散以止血而效者,又是何故?
洵乎吾子之善問也。夫血逆亦有不同,有大逆,有小逆。大逆者,必須補氣以止血;小逆者,亦可調血以歸經。用四物湯、佛手散治血而血止者,血得補而歸經也。蓋血最難歸經,何以四物、佛手偏能取效,正因其血逆之輕耳。逆輕者,氣逆之小也;逆重者,氣逆之大也。
以四物湯、佛手散治血而血安,雖亦取效,終必得效之遲,不若補血湯治氣而血止得效之捷也。
或問黃芪補氣,初作脹滿,而少頃安然者,何也?此氣虛見補,反作不受也。黃芪補氣之虛,而胃中之望補,更甚于別臟腑。黃芪一入胃中,惟恐有奪其補者,乃閉關而不肯吐,此脹滿所由生也。治之法,用黃芪不可單用,增入歸、芎、麥冬三味,使之分散于上下之間,自無脹滿之憂矣。故服黃芪脹滿有二癥,一不能受而一過于受也。過于受者,服下脹而少頃寬;不能受者,初脹輕而久反重。以此辨之最易別耳。
或問黃芪補氣之圣藥,宜乎凡氣虛者,俱可補之矣,何喘滿之病反不用者?恐其助滿而增脹也。先生既明陰陽之道,深知虛實之宜,必有以教我也。曰∶黃芪補氣而不可治脹滿者,非黃芪之故,不善用黃芪之故也。夫人喘大滿,乃腎氣欲絕,奔騰而上升,似乎氣之有余,實是氣之不足。古人用人參大劑治之者,以人參不能助脹而善能定喘耳,用之實宜。然天下貧人多而富人少,安得多備人參救急哉。古人所以用黃芪代之,而喘滿增劇,遂不敢復用,且志之書曰∶喘滿者不可用黃芪,因自誤而不敢誤人也。誰知黃芪善用之以治喘滿實神。鐸受異人傳,不敢隱也。黃芪用防風之汁炒而用之,再不增脹增滿,但制之實有法。防風用少,則力薄不能制黃芪,用多則味濃,又嫌過制黃芪,不惟不能補氣,反有散氣之憂。大約黃芪用一斤,用防風一兩。先將防風用水十碗煎數沸,漉去防風之渣,泡黃芪二刻,濕透,以火炒之干。再泡透,又炒干,以汁干為度。再用北五味三錢,煎湯一大碗,又泡半干半濕,復炒之,火焙干,得地氣,然后用之。凡人參該用一兩者,黃芪亦用一兩。定喘如神,而又不增添脹滿,至妙之法,亦至便之法也。凡用黃芪,俱宜如此制之。雖古人用黃芪加入防風,治病亦能得效,然其性尚未制伏,終有跳梁之虞,不若先制之為宜,彼此畏忌而成功更神,又何喘病之不可治哉。(〔批〕用制黃芪以治喘者,救貧寒之人也。若富貴膏梁之子,畢竟宜用人參。)
或疑黃芪得防風其功更大,用黃芪加入防風足矣,而必先制而后用,毋乃太好奇乎?不知用黃芪而加防風,則防風之性與黃芪尚有彼此之分,不若先制之,調和其性情,制伏其手足,使之兩相親而兩相合,絕不知有同異之分。如異姓之兄弟勝于同胞,相顧而收其全功也。
或疑黃芪補氣之虛,止可補初起之虛,而不可補久病之虛,予問其故。曰∶初虛之病,用黃芪易受;久虛之病,用黃芪難受也。嗟乎。虛病用補,宜新久之皆可受,其不可受者,非氣之虛,乃氣之逆也。氣逆之虛,必用人參,而不可用黃芪。在初虛氣逆之時,即忌黃芪矣,何待久病而后不可用哉。若氣雖虛而無逆,則久病正宜黃芪,未有不服之而安然者也。誰謂黃芪之難受乎。(〔批〕黃芪不能補氣逆之虛,妙論。)
或疑黃芪補氣,何以必助之當歸以補血,豈氣非血不生耶?不知氣能生血,而血不能生氣,不能生氣,而補氣必補血者,非取其助氣也。蓋氣虛之人,未有不血亦隨之而俱耗者也。我大用黃芪以生氣,則氣旺而血衰,血不能配氣之有余,氣必至生血之不足,反不得氣之益,而轉得氣之害矣。故補氣必須補血之兼施也。但因氣虛以補氣,而復補其血,則血旺而氣仍衰,奈何。不知血旺則氣不去生血,故補血而氣自旺,不必憂有偏勝之虞。然多補其氣而少補其血,則又調劑之甚宜也。
或問黃芪何故必須蜜炙,豈生用非耶?然瘡瘍之門,偏用生黃芪,亦有說乎?曰∶黃芪原不必蜜炙也,世人謂黃芪炙則補而生則瀉,其實生用未嘗不補也。


《本草分經》手太陰肺 >> 黃芪

氣虛難汗者可發,表疏多汗者可止,生用瀉火,炙用補中,為內托瘡癰要藥,但滯胃爾。


《藥籠小品》黃芪

西產為佳。
雖系種者,亦金井玉欄,體糯而甜,新貨為上,稍久則色味盡減,不可用矣。
去頭去粗皮,切片蜜水拌炒,欲達肌膚,連皮生用。
黃芪補氣,亞于人參,然當歸補血湯中,用黃芪倍于當歸者。蓋謂:有形之血,不能速生;無形之氣,須當急固。故重用之也,然則黃芪兼能補血明矣。
治陽虛自汗,人盡知之,陰虛盜汗,人皆不察,只須兼涼血之品,六黃湯用此一味是也。
惟肺家有火,表邪未清、胃氣壅實者,咸宜忌之。


《長沙藥解》黃芪

【本經】黃耆。味甘微溫。主癰疽久敗創,排膿止痛,大風,痢疾,五痔,鼠瘺,補虛,小兒百病。一名戴糝。生山谷。
味甘,氣平,入足陽明胃、手太陰肺經。入肺胃而補氣,走經絡而益營,醫黃汗血痹之證,療皮水風濕之疾,歷節腫痛最效,虛勞里急更良,善達皮腠,專通肌表。
《金匱》黃芪芍藥桂酒湯黃芪五兩,芍藥三兩,桂枝三兩,苦酒一升。治黃汗身腫,發熱汗出而渴,汗沾衣,色黃如柏葉,脈自沉者。以汗出入水,水從竅入,淫泆于經絡之間,阻其衛氣,壅而為腫。衛氣不行,遏其營血,郁而為熱。脾為己土,肌肉司焉,水氣浸淫,肌肉滋濕,營行經絡之中,遏于濕土之內,郁熱熏蒸,化而為黃。營秉肝氣,而肝司五色,入脾為黃,營熱蒸發,衛不能閉,則開其皮毛,泄為黃汗,緣營血閉遏,而木郁風動,行其疏泄之令也。風熱消爍,津液耗傷,是以發渴。木氣遏陷,不得升達,是以脈沉。黃芪走皮毛而行衛郁,桂枝走經絡而達營郁,芍藥、苦酒,瀉營熱而清風木也。
桂枝加黃芪湯桂枝三兩,芍藥三兩,甘草二兩,大棗十二枚,生姜三兩,黃芪二兩。治黃汗,兩脛自冷,腰髖弛痛,如有物在皮中,身疼重,煩躁,腰以上汗出,小便不利。以水在經絡,下注關節,外阻衛陽而內遏營陰。營遏木陷,溫氣淪郁,內熱不宣,故兩脛自冷。風木郁勃,經絡鼓蕩,故腰髖弛痛,如有物在皮中。濕淫外束,故疼重煩躁。木陷而郁于濕土,故小便不利。風升而開其孔竅,故腰以上汗出。水谷未消,中氣滿脹,營愈郁而熱愈發,故食已則汗。暮而衛氣入陰,為營氣所阻,不得內斂,故外泄皮毛而為盜汗。營熱郁隆,不為汗減,熱蒸血敗,不能外華皮腠,久而肌膚枯澀,必至甲錯。血肉腐潰,必生惡瘡。甘、棗、生姜,補宣中氣,芍藥瀉營熱而清風木,桂枝達營氣之郁,黃芪行衛氣之郁,助以熱粥而發微汗,經熱自隨汗泄也。
黃芪桂枝五物湯黃芪三兩,桂枝三兩,芍藥三兩,生姜六兩,大棗十二枚。治血痹,身體不仁,狀如風痹,脈尺寸關上俱微,尺中小緊。以疲勞汗出,氣蒸血沸之時,安臥而被微風,皮毛束閉,營血凝澀,衛氣郁遏,漸生麻痹。營衛阻梗,不能煦濡肌肉,久而枯槁無知,遂以不仁。營衛不行,經絡無氣,故尺寸關上俱微。營遏木陷,郁動水內,而不能上達,故尺中小緊。大棗、芍藥,滋營血而清風木,姜、桂、黃芪,宣營衛而行瘀澀,倍生姜者,通經而開痹也。
肝脾左旋,癸水溫升而化血,肺胃右轉,丁火清降而化氣。血司于肝,其在經絡則曰營,氣司于肺,其在經絡則曰衛。營行脈中,為衛之根,衛行脈外,為營之葉。營衛周行,一日五十度,陰陽相貫,如環無端。其流溢之氣,內溉臟腑,外濡腠理。營衛者,氣血之精華者也。二十二難:脈有是動、有所生病。是動者,氣也,所生病者,血也。氣主煦之,血主濡之,氣留而不行者,氣先病也,血滯而不濡者,血后病也。血陰而氣陽,陰靜而陽動,陰則內守,陽則外散,靜則不辟,動則不闔。而衛反降斂,以其清涼而含陰魄,營反溫升,以其溫暖而抱陽魂也。衛本動也,有陰以闔之,則動者化而為降斂,營本靜也,有陽以辟之,則靜者變而為升發。然則血之溫暖,氣煦之也,營之流動,衛運之也,是以氣有所動,則血病生焉。氣冷而后血寒,衛梗而后營瘀,欲調血病,必益血中之溫氣,欲調營病,必理營外之衛陽。衛氣者,逆則不斂,陷則不發,郁則不運,阻則不通,是營血受病之原也。黃芪清虛和暢,專走經絡,而益衛氣。逆者斂之,陷者發之,郁者運之,阻者通之,是燮理衛氣之要藥,亦即調和營血之上品。輔以姜、桂、芍藥之類,奏功甚捷,余藥不及也。
五行之氣,涼則收而寒則藏,氣之清涼而收斂者,秉金氣也。黃芪入肺胃而益衛氣,佐以辛溫則能發,輔以酸涼則善斂,故能發表而出汗,亦能斂表而止汗。小兒痘病,衛為營閉,不得外泄。衛旺則發,衛衰則陷,陷而不發者,最宜參芪,助衛陽以發之。凡一切瘡瘍,總忌內陷,悉宜黃芪。
蜜炙用。生用微涼,清表斂汗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