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藥材 > 麥冬

麥冬

《中國藥典》麥冬

拼音 Mài Dōnɡ
英文名 RADIX OPHIOPOGONIS
別名 麥門冬、沿階草
來源 本品為百合科植物麥冬(沿階草)Ophiopogon japonicus (Thunb.)Ker-Gawl.的干燥塊根。夏季采挖,洗凈,反復暴曬、堆置,至七八成干,除去須根,干燥。
性狀 本品呈紡錘形,兩端略尖,長1.5~3cm,直徑0.3~0.6cm。表面黃白色或淡黃色,有細縱紋。質柔韌,斷面黃白色,半透明,中柱細小。氣微香,味甘、微苦。
鑒別 (1)本品橫切面:表皮細胞 1列,根被為3~5列木化細胞。皮層寬廣,散有含草酸鈣針晶束的黏液細胞,有的針晶直徑至10μm; 內皮層細胞壁均勻增厚,木化,有通道細胞,外側為 1列石細胞,其內壁及側壁增厚,紋孔細密。中柱較小,韌皮部束16~22個,各位于木質部束的星角間,木質部由導管、管胞、木纖維以及內側的木化細胞連結成環層。髓小,薄壁細胞類圓形。
(2)取本品的薄片,置紫外光燈(365nm)下觀察,顯淺藍色熒光。
炮制 除去雜質,洗凈,潤透,軋扁,干燥。
性味 甘,微苦,微寒。
歸經 歸心、肺、胃經。
功能主治 養陰生津,潤肺清心。用于肺燥干咳。虛癆咳嗽,津傷口渴,心煩失眠,內熱消渴,腸燥便秘;咽白喉。
用法用量 6~12g。
貯藏 置陰涼干燥處,防潮。
摘錄 《中國藥典》

《中藥大辭典》麥冬

拼音 Mài Dōnɡ
功能主治 養陰生津,潤肺止咳:用于肺胃陰虛之津少口渴、干咳咯血;心陰不足之心悸易驚及熱病后期熱傷津液等證。配沙參、川貝可治肺陰虛干咳。
注意 脾胃虛寒泄瀉,胃有痰飲濕濁及暴感風寒咳嗽者均忌服。
摘錄 《中藥大辭典》

《本草求真》平瀉 >> 麥冬

(隰草)清心肺火
麥冬(專入心肺)。有類天冬。然麥冬甘味甚多。寒性差少。天冬所主在肺。而麥冬所主。則更在肺而在心。是以書載功能消痰止嗽。(治嗽須分外感內傷。如外感則聲盛而濁。先緩后急。日夜無度。痰涎稠粘而喘急。內傷則聲怯而槁。先急后緩。或早甚。或暮甚。清痰小氣而喘乏。外感則其發必暴。或為寒熱。或為氣逆。或為鼻塞聲重頭痛。輕者脈亦相緩。重者脈見弦洪。內傷其發有漸。或素有勞積虛損。日漸以甚。其癥或為寒熱潮熱。或為形容瘦減。或兩顴常赤。或氣短喉干。其脈輕亦微數。重必細數弦緊。)解熱除煩。去痿除嘔。(痿按經言肺熱葉焦。皮毛虛弱急薄以著。則生為足弱不能以行之癥。心熱火炎下厥。而生脛縱不能任地之癥。肝熱口苦血干。而成拘攣筋痿之癥。脾熱胃干而渴。肌肉不仁。發為肉痿之癥。腎熱腰脊不舉。骨枯髓減。發為骨痿之癥。獨肺熱而葉焦。高源化絕。而諸臟不得仰肺灌溉。故痿獨推于肺。而治痿又責重于陽明。)而又載同人參則能復脈生津。(名生脈散。)非合心肺而皆治乎?蓋肺朝于百脈。脈屬心。心燥則肺失養而脈絕。心清則氣即充而脈復。麥冬氣稟清肅。能于心中除煩。(肺清則水得生而心不煩。)譬如人當盛暑。則燔灼不寧。若值秋風一至。則炎熱頓解。而無燥郁不堪之候矣!(東垣曰。人參甘寒。熱而益元氣。麥冬苦寒。滋燥金而清水源。五味酸溫。瀉丙火而補庚金。益五臟之氣也。)至于乳汁不開。用此則能通活。熱血妄行。用此則能即止。他如膈上之稠痰。得此則消。心下之支滿。得此則除。脾有積熱則化。胃有火嘔則止。色因血枯即潤。嗽久不止即愈。誠保肺之津梁。清心之指南也。但氣寒而虛人禁用。肥大者良。去心用。入滋補藥酒浸。地黃車前為使。惡款冬。畏苦參青葙木耳。


《本草分經》足陽明胃 >> 麥冬

甘微苦微寒,潤肺清心,胃經正藥,瀉熱生津,化痰止嘔,治嗽行水。


《本草害利》涼肺 >> 麥冬

(見心部)


《外科全生集》諸藥法制及藥性 >> 麥冬

去心,酒浸則補,湯泡則微寒,祛熱毒浮腫,泄肺中伏火,安臟心腹。


《藥鑒》麥冬

氣微寒,味甘平,無毒,降也,陽中微陰也。陽乃肺藥,微陰去肺中之伏火,火去則肺金生,金生則煩渴止,而心亦清矣,心清而神亦保安矣。惟肺金得令,則金能生水,又能強陰益精,心清神安,則氣血和暢,又能治血妄行。夫曰解煩渴補虛勞者,正以其潤肺清心也,心清而肺潤,則心統氣行,而郁結之患可釋矣。夫曰能復脈者,何也?蓋心主脈,而百脈之朝宗于肺,若肺潤心清,則脈亦調和,氣血無所阻,必聽命以遂脈之通暢也。能引生地而至所生之處。痘家用之,以止煩渴。諸癥便滑者忌之。


《藥籠小品》麥冬

清肺中伏火,若燥金用之,能滋能清,最宜;兼能寧心。
若肺有外邪,則不可用。
復脈湯,生脈散用之,皆取其潤養肺金也。


《長沙藥解》麥冬

【本經】麥門冬。味甘平。主心腹,結氣傷中傷飽,胃絡脈絕,羸瘦短氣。久服輕身,不老不饑。生川谷及堤阪。
味甘,微涼,入手太陰肺、足陽明胃經。清金潤燥,解渴除煩,涼肺熱而止咳,降心火而安悸。
《金匱》麥門冬湯麥冬七升,半夏一升,粳米三合,人參二兩,甘草一兩,大棗十二枚。治咳嗽,火逆上氣,咽喉不利。以肺胃上逆,相火刑金,麥冬、半夏,清金瀉火而降逆,甘、棗、參、粳,補中化氣而生津也。
《傷寒》炙甘草湯方在甘草。用之治少陽傷寒,脈結代,心動悸者。以少陽相火不降,致累君火,逆升而生煩悸,麥冬清心而寧神也。
薯蕷丸方在薯蕷。竹葉石膏湯方在竹葉。皆用之,以清金而潤燥也。
麥冬清涼潤澤,涼金瀉熱,生津除煩、澤枯潤燥之上品。然無益中虛肺熱之家,率因陽衰土濕,中氣不運,胃膽上逆,相火刑金,原非實熱之證。蓋土濕胃逆,則肺膽不得右降,以土者四象之中氣,轂敗則軸折,輪輻不轉,自然之理。戊土上壅,濁氣填塞,肺膽無下降之路,此相火刑金之原也。金受火刑,失其清肅降斂之性,嗽喘吐衄,于是生焉。但服清潤,陰旺濕滋,中氣愈敗,胃土更逆,上熱彌增。是以虛勞淹滯,非無上熱,而清金潤肺之法,絕不能效,以救其標而傷其本也。此宜金土同醫,故仲景用麥冬,必與參、甘同劑。麥冬而得人參,清金益氣,生津化水,霧露泛灑,心肺肅涼。洗滌煩躁之法,至為佳妙也。其諸主治,安魂魄,除煩悸,療喉瘡,治肺痿,解消渴,平咳嗽,止吐衄,下痰飲,利水濕,消浮腫,下乳汁,通經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