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藥材 > 麝香

麝香

《中國藥典》麝香

拼音 Shè Xiānɡ
英文名 MOSCHUS
別名 原麝香、香臍子、寸草、麝臍香、臭子
來源 本品為鹿科動物林Moschus berezovskii Flerov 、馬麝Moschus sifanicus Przewalski或原麝Moschus moschiferus Linnaeus 成熟雄體香囊中的干燥分泌物。野麝多在冬季至次春獵取,獵獲后,割取香囊,陰干,習稱“毛殼麝香”;剖開香囊,除去囊殼,習稱“麝香仁”。家麝直接從其香囊中取出麝香仁,陰干或用干燥器密閉干燥。
性狀 毛殼麝香:為扁圓形或類橢圓形的囊狀體,直徑3~7cm,厚2~4cm。開口面的皮革質,棕褐色,略平,密生白色或灰棕色短毛,從兩側圍繞中心排列,中間有1小囊孔。另一面為棕褐色略帶紫的皮膜,微皺縮,偶顯肌肉纖維,略有彈性,剖開后可見中層皮膜呈棕褐色或灰褐色,半透明,內層皮膜呈棕色,內含顆粒狀、粉末狀的麝香仁和少量細毛及脫落的內層皮膜(習稱“銀皮”)。
麝香仁:野生者質軟,油潤,疏松;其中顆粒狀者習稱“當門子”,呈不規則圓球形或顆粒狀,表面多呈紫黑色,油潤光亮,微有麻紋,斷面深棕色或黃棕色;粉末狀者多呈棕褐色或黃棕色,并有少量脫落的內層皮膜和細毛。飼養者呈顆粒狀、短條形或不規則的團塊;表面不平,紫黑色或深棕色,顯油性,微有光澤,并有少量毛和脫落的內層皮膜。氣香濃烈而特異,味微辣、微苦帶咸。
鑒別 (1)取毛殼麝香用特制槽針從囊孔插入,轉動槽針,撮取麝香仁,立即檢視,槽內的麝香仁應有逐漸膨脹高出槽面的現象,習稱“冒槽”。麝香仁油潤,顆粒疏松,無銳角,香氣濃烈。不應有纖維等異物或異常氣味。
(2)取麝香仁粉末少量,置手掌中,加水潤濕,用手搓之能成團,再用手指輕揉即散,不應粘手、染手、頂指或結塊。
(3)取麝香仁少量,撒于熾熱的坩堝中灼燒,初則迸裂,隨即融化膨脹起泡似珠,香氣濃烈四溢,應無毛、肉焦臭,無火焰或火星出現。灰化后,殘渣呈白色或灰白色。
(4)麝香仁粉末棕褐色或黃棕色。為無數不定形顆粒狀物集成的半透明或透明團塊,淡黃色或淡棕色;團塊中包埋或散在有方形、柱狀、八面體或不規則的晶體;并可見圓形油滴,偶見毛及內皮層膜組織。
(5)本品在[含量測定]項下所得色譜中的保留時間,應與對照品的保留時間一致。
含量測定 照氣相色譜法(附錄Ⅵ E)測定。
色譜條件與系統適用性試驗 以苯基(50%)甲基硅酮(OV-17) 為固定相,涂布濃度為2% ;柱溫200℃±10℃ 。理論板數按麝香酮峰計算應不低于1500。對照品溶液的制備 取麝香酮對照品適量,精密稱定,加無水乙醇制成每1ml 含1.5mg 的溶液,即得。
供試品溶液的制備 取[干燥失重]項下所得干燥品0.2g,精密稱定,精密加無水乙醇2ml,密塞,振搖,放置1 小時,濾過,取濾液,即得。
測定法 分別精密吸取對照品溶液與供試品溶液各2μl,注入氣相色譜儀,計算,即得。
本品按干燥品計算,含麝香酮(C16H30O) 不得少于2.0% 。
炮制 取毛殼麝香,除去囊殼,取出麝香仁,除去雜質,用時研碎。
性味 辛,溫。
歸經 歸心、脾經。
功能主治 開竅醒神,活血通經,消腫止痛。用于熱病神昏,中風痰厥,氣郁暴厥,中惡昏迷,經閉,癓瘕,難產死胎,心腹暴痛,癰腫瘰疬,咽喉腫痛,跌撲傷痛,痹痛麻木。
用法用量 0.03~0.1g,多入丸散用。外用適量。
注意 孕婦禁用。
貯藏 密閉,置陰涼干燥處,遮光,防潮,防蛀。
摘錄 《中國藥典》

《中藥大辭典》麝香

拼音 Shè Xiānɡ
別名 當門子、臍香(《雷公炮炙論》),麝臍香(《綱目》),四味臭(《東醫寶鑒》),臭子、臘子(《中藥志》),香臍子(《中藥材手冊》)。
出處 《本經》
來源 為鹿科動物雄獸香腺囊中的分泌物
活麝取香:選3歲以上的壯年雄麝,縛在取麝臺上,腹部向上。取香者以左手固定麝香囊(香腺囊),并分開囊口,右手持經過消毒的取香匙,徐徐插入,深度視麝香囊大小而定,防止損傷香囊。插入后,輕輕轉動取香匙,并向外掏取麝香,用盤盛取。取香后,用消炎藥涂搽囊口,然后將麝放回。一般每年冬、春取香1次,也有每年3、4月和7、8月取香2次。
過去多獵麝取香,在冬、春季獵取雄麝,連腹皮割下麝香囊,陰干。將毛剪短,即為"整麝香",又稱"毛香"。挖取囊中的麝香顆粒,稱為"麝香仁",又稱"散香"。
原形態 麝(《本經》),又名:麝父(《爾雅,),香獐(《綱目》),土獐(《本草述》),拉石子、獐子、山驢子。
體形小,長65~95厘米,體重8~13公斤。體毛粗硬,曲折如波浪狀,易折斷。雌雄均無角。耳長直立,上部圓形。眼大,吻端裸露,無眶下腺,雄獸上犬齒發達,露出唇外,向下微曲。四肢細長,后肢較前肢長;主蹄狹尖,側蹄顯著,尾短,雄獸鼠蹊部有香腺囊,囊內分泌麝香,外部略隆起;香囊外毛細短,稀疏,皮膚外裸,囊的外皮中央有2小口,在前面的為香囊口,在后面的為尿道,口外都有細毛一撮。體毛深棕色,體背體側較深,腹毛較淡,下頜白色,頸兩側各有白色毛延至腋下,呈兩條白帶紋,頸背、體背有土黃色斑點,排列成四、五縱行,在腰及臀部兩側的斑點,明顯而密集。
棲息于多巖石的針葉林和針、闊混交林中。常獨居,多于晨昏活動。食物為松樹、冷杉、雪松的嫩枝葉,地衣苔蘚,雜草及各種野果等。
本動物的肉(麝肉)以及香腺囊的外皮(麝香殼)亦供藥用,各詳專條。
生境分部 分布東北、華北及陜西、甘肅、青海、新疆、四川、西藏、云南、貴州、廣西、湖北、河南、安徽等地。現在多人工飼養。
主產四川、西藏、云南、陜西、甘肅、內蒙古;此外,東北、河南、安徽、湖北、廣西、貴州、青海等地亦產。
性狀 ①整麝香:呈球形、橢圓形或扁圓形,直徑3~7厘米。開口面略平坦,密生白色或灰棕色的細短毛,呈旋渦狀排列,中央有一小孔(囊口),直徑約2~3毫米,去毛后顯棕色的革質皮。另一面為黑棕色的皮膜,無毛,手捏略有彈性。用剪刀剪開,可見中層皮膜,呈銀灰色且透明,習稱"銀皮",內層皮膜呈棕紅色,習稱"油皮",再內包含有顆粒狀及粉末狀的麝香仁。質較柔軟,有特異的香氣。
②麝香仁:鮮時呈稠厚黑褐色軟膏狀,干后為棕黃色或紫紅色的粉末,并偶爾夾有細毛。其中呈塊狀顆粒者習稱"當門子",為不規則圓形或扁平狀,多呈紫黑色,微有麻紋,油潤光亮。質柔有油性,手捻成團而不粘手、不結塊,手放開立即松散彈起。有強烈而特異的香氣,味微苦而略辣。均以質柔軟、有油性、當門子多、香氣濃烈者為佳。
化學成分 含水分22.56%(常溫,減壓,濃硫酸干燥器中),灰分3.62%(中含鉀、鈉、鈣、鎂、鐵、氯、硫酸根、磷酸根等),含氮化合物(中含碳酸銨1.15%,銨鹽中的氨1.89%,尿素0.40%,氨基酸氮1.07%,總氮量9.15%),膽甾醇2.19%,粗纖維0.59%,脂肪酸5.15%,麝香酮1.2%。
麝香主要芳香成分為麝香酮,但又含少量的降麝香酮。麝香純干燥品一般組成的范圍如次:水溶性物質50~75%,乙醇溶性物質10~15%,水分10~15%(常溫、濃硫酸干燥器中),灰分7~8%,麝香酮0.5~2%。
藥理作用 ①對中樞的作用
天然麝香酮或人工麝香酮小劑量對大白鼠食物運動性條件反射無顯著影響,中等劑量(0.01~0.06毫克/公斤)可使陽性條件反射潛伏期延長或反應消失,分化相改善,有個別動物分化相受到抑制;大劑量時(1毫克/公斤)則使大多數動物呈中毒現象,表現陽性條件反射的反應不規則或消失,分化相受到抑制。天然麝香原生藥、天然麝香酮及人工麝香酮均能縮短戊巴比妥鈉引起的小鼠睡眠時間,但大劑量則反而延長睡眠時間,天然麝香5、10和20毫克的劑量給予大白鼠2、3和5天者,可顯著縮短戊巴比妥鈉引起的睡眠時間。故麝香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為小量興奮,大量抑制。
②對呼吸、循環系統的影響
麝香對離體心臟有興奮作用,麝香酊靜脈注射于家兔及狗,可使血壓上升,呼吸次數增加,人工及天然麝香酮靜脈注射于麻醉貓亦均有升壓作用,呼吸次數及頻率增加。用貓乳頭肌、豚鼠氣管平滑肌等作實驗,可觀察到麝香能增強兒茶酚胺的作用。
③對子宮的作用
麝香對離體及在位子宮均呈明顯興奮作用,后者更為敏感,妊娠的又較非妊娠的敏感,對非妊娠的興奮作用發生較慢但較持久。
④抗菌、抗炎作用
麝香酊的稀釋液,在試管內能抑制大腸桿菌及金黃色葡萄球菌。對由分枝桿菌抗原注射液引起的大鼠關節炎,其消炎作用強于布他酮。
⑤其他作用
過去曾將麝香用于呃逆、中樞神經衰竭,現已少用,而人工麝香可用于小兒百日咳的咳嗽及聲門痙攣。
炮制 用溫水浸潤香囊,割開后除去皮毛內膜雜質,用時取麝香仁研細。
①《雷公炮炙論》:"凡使麝香,用當門子尤妙,微研用,不必苦細也。"
②《本草蒙筌》:"勿近火、日,磁缽細擂。"
③《本草述》:"如欲細甚,入醇酒少許,不損香氣。"
性味 辛,溫。
①《本經》:"味辛,溫。"
②《別錄》:"無毒。"
⑧《藥性論》:"味苦,辛。"
歸經 入心、脾、肝經。
①《本草匯言》:"入足太陰、手少陰經。"
②《本草再新》:"入心、肝二經。"
功能主治 開竅,辟穢,通絡,散瘀。治中風,痰厥,驚癇,中惡煩悶,心腹暴痛,癥瘕癖積,跌打損傷,癰疽腫毒。
①《本經》:"主辟惡氣,溫瘧,癇痓,去三蟲。"
②《別錄》:"療中惡,心腹暴痛,脹急痞滿,風毒,婦人難產,墮胎,去面鼠,目中膚翳。"
③陶弘景:"療蛇毒。"
④《藥性論》:"除心痛,小兒驚癇、客忤,鎮心安神。以當門子一粒,細研,熟水灌下,止小便利。能蝕一切癰瘡膿。"
⑤《日華子本草》:"殺臟腑蟲,制蛇、蠶咬,沙虱、溪、瘴毒,吐風痰。納子宮暖水臟,止冷帶疾。"
⑥《仁齋直指方》:"能化陽通腠理。""能引藥透達。"
⑦王好古:"療鼻窒不聞香臭。"
⑧《綱目》:"通諸竅,開經絡,透肌骨,解酒毒,消瓜果食積。治中風,中氣,中惡,痰厥,積聚癥瘕。"
⑨《本草正》:"除一切惡瘡痔漏腫痛,膿水腐肉,面酐斑疹。凡氣滯為病者,俱宜用之。若鼠咬、蟲咬成瘡,以麝香封之。"
⑩《本草備要》:"治耳聾,目翳,陰冷。"
用法用量 內服:入丸、散,3~5厘。外用:吹喉、搐鼻、點眼、調涂或入膏藥中敷貼。
注意 孕婦忌用。
復方 ①治卒中風:青州白丸子,入麝香同研碎為末,生姜自然汁調灌之,如牙緊,可自鼻中灌入。(《魏氏家藏方》)
②治中風不醒:麝香二錢。研末,入清油二兩,和勻灌之。(《濟生方》)
③治痰迷心竅:麝香一分,月石、牙皂、明礬、雄精各一錢。上共研勻,密貯,每服五分。(《瘍科遺編》)
④治中惡客忤垂死:空青一兩(細研),麝香一分(細研),朱砂一兩(細研,水飛過),雄黃半兩(細研)。上藥相和,研令勻,每服以醋一合、湯一合相和,調散半錢,不計時候服之,須臾即吐為效。(《圣惠方》)
⑤治小兒諸痼潮發,不省,困重:白僵蠶(湯洗,焙黃為末)半兩,天竺黃一分(細研),真牛黃一錢(別研),麝香(研)、龍腦(研)各半錢。上拌研勻細,每服半錢,生姜自然汁調灌眼,無時。(《小兒衛生總微論方》白金散)
⑥治腎臟積冷,氣攻心腹疼痛,頻發不止:麝香半兩(細研),阿魏半兩(面裹煨,面熟為度),干蝎三分(微炒),桃仁五十枚(麩炒微黃)。上藥搗羅為末,煉蜜和丸,如綠豆大,每服不計時候,以熱灑下二十丸。(《圣惠方》麝香丸)
⑦治厥心痛:麝香(別研,每湯成旋下),木香一兩(銼),桃仁(麩炒)三十五枚,吳茱萸(水浸一宿,炒干)一兩,檳榔(煨)三枚。上五味,除麝香、桃仁外,粗搗篩,入桃仁,再同和研勻。每服三錢匕,水半盞,童子小便半盞,同煎至六分,去滓,入麝香末半錢匕,攪勻溫服,日二服。(《圣濟總錄》麝香湯)
⑧治跌打氣閉:牙皂、北細辛、南星、冰片、麝香等分。為末,吹鼻。(《醫鈔類編》吹藥方)
⑨治癰疽發背及諸惡瘡,去惡肉:麝香、雄黃、礬石、閭茹(一作’真朱’)各一兩。上四味治下篩,以豬膏調如泥涂之,惡肉盡,止,卻敷生肉膏。(《千金方》麝香膏)
⑩治鼠瘺:麝香(研)、雌黃(研)。上二味等分,并為散,取蝦蟆背白汁和涂瘡孔中,日一度。(《古今錄驗方》)
⑾治小兒疳,常渴,飲冷水不休:麝香一分,人中白一分。上藥邡研令細,以蒸餅和丸,如麻子大。一、二歲兒,每服煎皂莢湯下二丸,空心、午后各一服。更量兒大小,以意加減。(《圣惠方》麝香丸)
⑿治牙痛:麝香大豆許,巴豆一粒,細辛末半兩(錢)。上藥同研令細,以棗瓤和丸,如粟米大。以新綿裹一丸,于痛處咬之,有涎即吐卻,有蛀孔即納一丸。(《圣惠方》麝香丸)
各家論述 ①李杲:"麝香,凡風病在骨髓者宜用之,使風邪得出,若邪在肌肉用之,反引風入骨。"
②《濟生方》:"中風不省者,以麝香清油灌之,先通其關,則后免語蹇癱瘓之證,而他藥亦有效也。"
③朱震亨:"五臟之風,不可用麝香以瀉衛氣。口鼻出血,乃陽盛陰虛,有升無降,當補陰抑陽,不可用腦、麝輕揚飛竄之劑。婦人以血為主,凡血海虛而寒熱盜汗者。宜補養之,不可用麝香之散,琥珀之燥。"
④《醫學入門》:"麝香,通關透竅,上達肌膚,內入骨髓,與龍腦相同,而香竄又過之。傷寒陰毒,內傷積聚,及婦人子宮冷帶疾,亦用以為使,俾關節通而冷氣散,陽氣自回也。"
⑤《綱目》:"嚴氏言風病必先用麝香,而丹溪謂風病、血病必不可用,皆非通論。蓋麝香走竄,能通諸竅之不利,開經絡之壅遏,若諸風、諸氣、諸血,諸痛、驚癇、癥瘕諸病,經絡壅閉,孔竅不利者,安得不用為引導以開之通之耶?非不可用也,但不可過耳。《濟生方》治食瓜果成積作脹者用之,治飲酒成消渴者用之,云果得麝則壞,酒得麝則敗,此得用麝之理者也。"
⑥《本草經疏》:"麝香,其香芳烈,為通關利竅之上藥,凡邪氣著人,淹伏不起,則關竅閉塞,辛香走竄,自內達外,則毫毛骨節俱開,邪從此而出,故主辟惡氣、溫瘧、中惡、心腹暴痛、脹急痞滿、風毒諸證也。其主癇痙者,借其氣以達于病所也。苦辛能殺蟲,故主去三蟲。辛溫主散,故能去面黤及目中膚翳。性能開竅,故主難產墮胎也。今人又用以治中風、中氣、中惡、痰厥、猝仆,兼入膏藥敷藥,皆取其通竅開經絡,透肌竹之功耳。"
⑦《本草述》:"麝香之用,其要在能通諸竅一語。蓋凡病于為壅、為結、為閉者,當責其本以療之。然不開其壅、散其結、通其閉,則何處著手?如風中藏昏冒,投以至寶丹、活命金丹,其用之為使者,實用之為開關奪路,其功更在龍腦、牛黃之先也。即此推之,則知所謂治諸證,用之開經絡、透肌骨者,俱當本諸此意。即虛而病于壅結閉者,亦必借之為先導,但貴中節而投,適可而止耳。"
臨床應用 治療冠心病心絞痛:用人工麝香以乳糖壓成片劑(每片含人工麝香30毫克),當心絞痛發作或由冠心病引起胸悶、氣憋時,取1片含于舌下,疼痛厲害者含1.5~2片。觀察160例,最少含過2次,大多數含過10~20次,部分含過70~80次。結果如下:㈠與硝酸甘油同樣有效,于含后2~5分鐘發揮作用者(包括比硝酸甘油作用更快、止痛時間更長者)119例(74.37%)。㈡與硝酸甘油同樣有效,但比硝酸甘油作用慢,含后7~10分鐘發揮作用者27例(16.88%)。㈢含后止痛效果不如硝酸甘油,有的含2片才有效者6例(3.75%)。㈣無效8例(5%)。副作用:3例對麝香氣味有惡心感覺,繼續應用即逐步適應,不需停藥。未見頭痛、頭脹、頭暈等副作用;合并高血壓者未見血壓升高,亦未發現脈搏增速現象。鑒于有30例含后作用較硝酸甘油慢且差,有的含2片才止痛(但未見任何毒性反應),因此可考慮每片含量增至50毫克,或許能提高療效。
摘錄 《中藥大辭典》

《中華本草》麝香

拼音 Shè Xiānɡ
英文名 Musk
別名 遺香、臍香、心結香、當門子、生香、麝臍香、四味臭、元寸香、臭子、臘子、香臍子
出處 出自《神農本草經》。
來源 藥材基源:為鹿科動物林麝、馬麝、原麝成熟雄體香囊中的干燥分泌物。
拉丁植物動物礦物名:1.Moschus berezovskii Flerov2.Moschus sifanicus Przewalski3.Moschus moschiferus Linnaeus
采收和儲藏:麝在3歲以后產香最多,每年8-9月為泌香盛期,10月至翌年2月泌香較少。取香分獵麝取香和活麝取香兩種:獵麝取香是捕到野生成年雄麝后,將腺囊連皮割下,將毛剪短,陰干,習稱“毛殼麝香”、“毛香”;剖開香囊,除去囊殼,習稱“麝香仁”。活麝取香是在人工飼養條件下進行的。目前,普遍采用快速取香法,即將麝直接固定在抓麝者的腿上,略剪去覆蓋著香囊口的毛,酒精消毒,用挖勺伸入囊內徐徐轉動,再向外抽出,挖出麝香。取香后,除去雜質,放在干燥器內,干后,置棕色密閉的小玻璃器里保存,防止受潮發霉。
原形態 1.林麝,林麝體長約75cm,體重約10kg。毛角較深,深褐色或灰褐色,成體身上一般無顯著肉桂黃或土黃點狀斑紋。耳背色多為褐色或黑褐色;耳緣、耳端多為黑褐色或棕褐色,耳內白色,眼的下部有兩條白色或黃白色毛帶延伸至頸和胸部。四枝前面似體肢為足跡和性。成年雄麝有1對上犬齒外露,稱為獠牙,腹下有1個能分泌麝香的腺體囊,開口于生殖孔相近的前面。雌麝無腺囊和獠牙。尾短小,掩藏于臀毛中。
2.馬麝,體形較大,體長85-90cm,體重15kg左右。全身沙黃褐色或灰褐色,后部棕褐色較強。面、頰、額青灰色,眼上淡黃,眼下黃棕色。耳背端部及周緣黃棕色、耳內周緣、耳基沙黃色或黃棕色。頸背有栗色塊斑,上有土黃色或肉桂黃色毛叢形成4-6個斑點排成兩行。頸下白色帶紋不顯,因有棕褐色和白毛混雜而形成黃白區。腹面為土黃色或棕黃色。
3.原麝,體長85cm左右,體重12kg左右。耳長直立,上部圓形,鼻端裸出無毛。雄性上犬齒發達,露出唇外,向后彎曲成獠牙。雌性上犬齒小,不露出唇外。四肢細長,后肢比前肢長,所以臀部比背部高。主蹄狹長,側蹄長能及地面。尾短隱于臀毛內。雄性臍部與陰囊之間有麝腺,成囊狀,即香囊,外部略隆起,香囊外及中骨有二小口,前為麝香囊口,后為尿道口。通體為棕黃褐色、黑褐色等,嘴、面頰灰褐色,兩頰有白毛形成的兩個白道直連頷下。耳背、耳尖棕褐色或黑褐色,耳內白色。從頸下兩則各有白毛延至腑下成兩條白色寬帶紋,頸背、體背有土黃色或肉桂黃色斑點,排成4-6縱行。腹面毛色較淡,多為黃白色或黃棕色。四肢內側呈淺棕灰色,外側深棕或棕褐色。尾淺棕色。
生境分部 生態環境:棲息于多巖石的針葉林和針、闊混交林中,常獨居,多于晨昏活動。食物為松樹、冷杉、雪松的嫩枝葉,地衣苔蘚,雜草及各種野果等。
資源分布:1.分布于新疆、西藏、青海、甘肅、寧夏、陜西、山西及湖北、四川、貴州等地。
2.分布于青藏高原、甘肅、云南、四川等地。
3.主要分布于黑龍江、吉林、河北等地。
栽培 生活習性 麝屬山地森林動物,可棲息在1000-4000m的多石針葉林、針闊混交、闊葉林及灌木叢、草坪地帶。性膽怯,孤僻不喜群,活動有一定的規律,平時多早晨昏活動,白天多在隱蔽的地方休息。行動輕快敏捷,善跳躍視覺、聽覺靈敏。食性廣泛,可取食300多種植物,包括莖、葉花、果實及種子,尤其喜食新生的嫩芽、嫩葉、藏類、苔蘚等。
養殖技術 麝為季節性多次發情動物,發情交配期在10月至翌年2月份,公麝發情期較長,從9月份開始到翌年4月份11-12月份為發情旺期。雌麝發情季節內有3-5個發情周期。妊娠期為178-189d,產仔多在5-6月,每胎產l-3仔麝一般1歲半左右性成熟,但在人工飼養條件下,公麝3歲半,母麝2歲半參加配種,一般多用單公群母配種法,即按1雄:4-6雌組群配種。雌麝產仔一般不需要人工助產,仔麝產下后,身上的粘液必須讓母麝舐吃,以建立母子感情。
飼養管理人工飼養席應按公、母、年齡。健康狀況、性情等方面的特點,分群分圈飼養。人同的麝在不同的生理時期對飼料的要求也有所不同。一般青飼料主要為冬青枝葉、柏樹葉、榆樹葉和桑葉,精飼料為70%以上的玉米粉加30%的黃豆粉,多汁飼料為甘薯、胡蘿卜、南瓜、蔬菜等。另外還必須加喂少量食鹽、骨粉及生長素。圈養地應保持安靜,防止驚擾。
疾病防治 仔麝痢疾,可用磺胺瞇0.5g,鞣酸蛋白0.5g次磺酸0.5g,小蘇打0.2g,或用合霉素0.25g,葡萄糖0.3g調成糊狀投服,同時肌內注射氯霉素1ml,每日2次。
性狀 性狀鑒別(1)毛殼麝香為扁圓形或類橢圓形的囊狀體,直徑3-7cm,厚2-4cm。開口面做突起,皮革質,棕褐色。密生白色或灰棕色短毛,從兩側圍繞中心排列,中間有1小囊孔,直徑1-3mm。另一面為棕褐色略帶紫的皮膜,微皺縮,偶顯肌肉纖維。質松有彈性,剖開后可見中層皮膜呈棕褐色或灰褐色,半透明,內層皮膜是棕色,內評顆粒狀、粉末狀的麝香仁和少量細毛及脫落的內層皮膜(習稱“銀皮”)。
(2)麝香仁 野生者質柔,油潤,疏松;其中顆粒狀者習稱“當門子”,呈不規則圓球形或顆粒狀,表面多呈紫褐色,油潤光亮,微有麻紋,斷面深棕色或黃棕色;粉末者多呈棕褐色或黃棕色,并有少量脫落的內層皮膜和細毛。飼養者呈顆粒狀、短條狀或不規則的團塊;表面不平,紫黑色或深棕色,顯油性,微有光澤,并有少量毛和脫落的內層皮膜。氣香濃烈而特異,味微辣、微苦帶成。
顯微鑒別粉末特征:棕褐色或黃棕色。為無數不定型顆粒狀物集成的半透明或透明團塊,淡黃色或淡棕色;團塊中包理或散在有方形、柱狀、八面體或不規則的晶體;并可見圓形油滴,偶見毛及內皮層組織。
化學成分 1.林麝麝香,含有麝午酮(muscone),麝午吡啶(muscopyridine),雄性激素,膽甾醇(cholesterol)及膽甾醇酯等。
2.馬麝麝香,含膽甾醇和膽甾醇酯。
3.原麝麝香,主要含有麝香酮(muscone),麝香吡啶(muscopyridine),羥基麝香吡啶(hydroxymuscopyridine)A,羥基麝香吡啶(hydroxymuscopyridine)B等大分子環酮。另含5α-雄甾烷-3,17-二酮(5α-androstane-3,17-dione),5β-雄甾烷-3,17-二酮(5β-androstane-3,17-dione),3α-羥基-5α-雄甾烷-17-酮(3α-hydroxy-5α-androstan-17-one),3β-羥基-雄甾-5-烯-17-酮(3β-hydroxy-androst-5-en-17-one),3α-羥基-5α-雄甾烷-17-酮(3β-hydroxy-5α-androstan-17-one),雄甾-4-烯-3,17-二酮(androst-4-en-3,17-dione),雄甾-4,6-二烯-3,17-二酮(androst-4,6-diene-3,17-dione),5β-雄甾烷-3α-17β-二醇(5β-androstane-3α-17α-diol),3α-羥基-雄甾-4-烯-17β-酮(3α-hydroxy-androstan-4-en-17β-one)等10余種雄甾熔解衍生物;麝香中的脂肪酸同膽甾醇、甘油和其他脂肪醇結合成酯和蠟,已確認的有:甘油二棕櫚酸油酸酯、甘油棕櫚二油酸酯、甘油三油酸酯,棕櫚酸甲酯、油酸甲酯等;形成蠟的幾乎都是支鏈結構有C20到C34的醇;此外麝香中還含有多肽一種分子量為1000的多肽,另有一種相對分子質量為5000-6000的多肽,其水解后檢出15種氨基酸,主要有革氨酸(glycine),絲氨酸(serine),谷氨酸(glutanic acid),纈氨酸(valine)和天冬氨酸(aspartic acid)等,以及纖維素,膽酸(cholic acid),膽甾醇(cholesterol),膽甾醇酯等。
此外,麝香還含有一種β-腎上腺素能增強物質。目前已定下結構有有麝香酯(musclide)A1。
4.喜馬拉雅麝麝香囊中的干燥分泌物含有麝香酮(muscone),降麝香酮(normuscone)等多種大分子環酮。還含有雄甾烷(androstane)的衍生物:5α-雄甾熔-3,17-二酮(5α-androstan-3,17-dione),5β-雄甾熔解-3,17-二酮(5β-androstan-3,17-dione),3α-羥基-5α-難甾烷-17-酮(3α-hydroxy-5α-androstan-17-one),3α-羥基-5β-雄甾烷-17-酮(3α-hydroxy-5β-androstan-17-ong),3β-羥基雄甾-5-烯-17-酮(3β- hydroxyandrost-5-en-17-one),雄甾-3,4,17-三酮(androstn-3,4,17-trione),5α-雄甾烷-3β,17α-二醇(5α-androstan-3β,17α-diol),5β-雄甾迷-3α,17β-二醇(5β-androstan-3α,17β-diol),雄甾-4,6-二烯-3,17-二酮(androstan-4,6-dien-3,17-dione)等。此外,還含有膽甾醇(cholesterol),膽甾烷醇(cholestanol),膽甾-4-烯-3-酮(cholest-4-ene-3-one),蛋白質,氨基酸,卵磷脂,脂肪,尿素等。
藥理作用 1.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1.1麝香或麝香酮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報道不完全一致,作用尚不清楚。麝香水劑、混懸劑靜脈注射50mg/kg或側腦室注射2.5mg/kg,可使安靜清醒兔皮質腦電圖(EEG)短時間去同步,部分動物拌有行為躁動,處于清醒警戒狀態,表明能興奮大腦皮質增強皮質電活動;麝香水劑對戊巴比妥鈉麻醉兔有明顯喚醒作用,側腦室注射比靜脈注射更有效,說明麝香可能通過血腦屏障直接作用于中樞神經系統。
1.2麝香混懸液200mg/kg或麝香酮5mg/kg灌胃2天(4次),可非常顯著地縮短戊巴比妥鈉的睡眠時間,但對水和氯醛及苯巴比妥鈉引起的睡眠時間無顯著影響;實驗測得,注射戊巴比妥鈉后麝香組大鼠腦組織、肝勻漿內及血中戊巴比妥鈉濃度顯著低于對照組;但對預給硫代乙酰胺大鼠的戊巴比妥鈉血濃度無明顯影響,證明麝香及麝香酮對戊巴比妥鈉的影響是通過刺激肝臟微粒體藥物轉化酶所致。麝香灌胃0.018-0.03mg/只,能對抗煙堿所致的小鼠驚厥,并降低急性毒性,但卻增加莽草、士的寧等的急性毒性;天然麝香酮 0.01-0.05 mg/kg灌胃,使多數大鼠的陽性條件反射潛伏期延長或反應消失。說明香淀粉懸液有對抗小鼠煙堿急性毒性和增士的寧毒性作用。
1.3香酮亦有與天然麝香相似的對抗煙堿毒性,使小鼠死亡數降低2倍多;增加士的寧毒性,使動物死亡數增加2-7倍。小鼠腹腔注麝香25-100mg/kg;合成麝香酮或天然麝香酮0.02-0.5mg/kg或天然麝香2mg/kg均可縮短環己巴比妥鈉100mg/kg或戊巴比妥鈉引起的睡眠時間。麝香和麝香酮抗催眠藥的作用機制還不完全清楚。大鼠多次灌胃麝香混懸液200mg/kg或麝香酮5mg/kg均能明顯地縮短戊巴比妥鈉睡眠時間,這并非是直接興奮中樞,而是由于它們激活肝微粒體藥物轉化酶作用,加速肝內戊巴比妥鈉代謝失活的結果。天然麝香1g/kg或合成麝香酮與天然麝香酮100-500mg/kg可使戊巴比妥鈉引起的小鼠睡眠時間延長。故認為麝香小劑量興奮中樞,大劑量抑制。麝香對小鼠自發活動未見明顯影響,故對中樞無明顯興奮或抑制作用。
1.4能明顯延長小鼠在常壓環境下的缺氧存活時間;麝香200mg/kg腹腔注射,能明顯延長小鼠在常壓環境下的缺氧存活時間,而不減少小鼠的自發活動,大鼠心電圖和腦電圖同步記錄證明,此作用是由于中樞神經系統對缺氧狀態的耐受能力提高所致。大鼠EEG和心電圖同步記錄證明,麝香能顯著延長急性呼吸停止后EEG的存在時間,而對心電圖存在時間,缺氧心電圖出現時間等無顯著影響,說明麝香增強中樞神經系統的耐缺氧能力可能是其芳香開竅的理論根據。
1.5 腹腔注射60-200mg/kg對常壓缺氧有明顯對抗作用,可顯著延長小鼠存活時間。另應用大鼠頸上神經節體外培養方法,發現麝香具有促進雪旺細胞分裂和生長作用,提示麝香具有神經膠質成熟因子樣作用。
2.對心血管系統的影響:2.1麝香1mg/kg給予麻醉貓,能使心率加快、血壓下降、呼吸頻率及深度也有增加;10-4 g/ml濃度能使異丙腎上腺素對貓心臟乳頭狀肌的收縮作用增加3.8倍,使腎上腺素的作用增加1.5倍,麝香乙醚提取物、天然麝香酮對蟾蜍在體心臟有強心作用。麝香乙醚提取物150μg/kg或300μg/kg 靜脈注射,均能引起麻醉狗血壓下降和輕度減慢心率,但對心臟動、靜脈血氧分壓差和冠狀靜脈竇流量無明顯影響,大劑量的作用更明顯,并能對抗異丙腎上腺素興奮心臟的作用。實驗還表明,麝香對外周血管中的β-受體并無阻斷作用。麝香0.2 mg/ml濃度對培養心肌細胞的自律性有抑制作用,使搏動頻率減慢,表現為對心肌α-β-受體不完全競爭性抑制作用,對氯化鈣引起的搏動頻率加快無影響。
2.2天然麝香0.5-2mg/ml 可使離體蟾蜍心臟收縮振幅加大,收縮力加強及心輸出量增加,而麝香酮0.04-1mg/ml則表現心臟抑制作用,不具有天然麝香的強心作用。最早也有實驗表明,合成及天然麝香酮對在體蟾蜍心臟均呈現興奮作用。因此,麝香具有明顯的強心作用,而麝香酮對心臟作用尚未獲得一致結果。麝香水混懸液對離體兔冠脈流量以及麝香注射液對狗冠脈流量均無明顯變化。麝香水混懸液或水提取物可使離體豚鼠冠脈流量增加1倍,麝香酮對冠脈循環作用亦未取得一致結果,各種麝香酮乳劑均未見增加離體豚鼠冠脈流量。用麝香酮3mg/kg靜脈注射);可使狗冠脈流量增加34.8-56.1%,作用持續30分之久。用86Rb測定小鼠心肌營養性血流量,可觀察到麝香酮能增加心肌營養性血流量。上述不同的結果,可能與不同動物,制劑或實驗條件有關,有待進一步驗證。急性動物血壓實驗表明,麝香制劑靜脈注射對麻醉家兔,貓及結扎和未結扎左前降支的麻醉狗均有明顯的降壓作用。麝香酮對血壓的影響,因不同的實驗動物而異。可使貓血壓升高;使狗血壓下降或未見影響。
3.1抗炎作用:天然麝香混懸液500mg/kg、乙醚提取物65mg/kg或130mg/kg腹腔注射,對巴豆油引起的小鼠耳廓腫脹均有顯著抑制作用。麝香水提物不同計量、多種給藥方式對大鼠瓊脂性關節炎、酵母性關節炎、佐劑型多發性關節炎及棉球肉芽組織增生均有顯著抑制作用;對大鼠燙傷性血管滲透性增加、羧甲基纖維素引起的腹腔白細胞游走亦有非常明顯的抑制作用;靜脈注射麝香多肽粉劑對巴豆油小鼠耳炎癥的50%抑制劑量為0.63mg/kg,為氫化可的松作用強度的36倍。麝香水溶物靜脈注射80mg/kg,可降低大鼠腎上腺素內維生素C含量,提高外周血皮質酮含量;小鼠切除腎上腺后其抗炎作用消失,而垂體切除后麝香的抗炎作用依然存在,表明其作用直接依賴腎上腺而不需垂體的參與,在戊巴比妥鈉誘導的小鼠大腦發生深度抑制情況下,麝香仍有明顯的抗炎作用,表明其作用不在中樞神經系統。麝香醇溶性成分甲醇在提取物400-1600μg/ml,可降低兔腎髓質環氧酶活性,使花生四烯酸代謝產物前列腺素E、F的生成量顯著減少。麝香對大鼠因注射死結核菌引起的足步水腫有良好的抗炎作用,對大鼠因注入巴豆油導致的肉芽囊腫及甲醛-濾紙球肉芽囊腫均有抗炎作用,后者的半數抑制劑量(ID50)為388mg/kg。還能減少小鼠皮膚毛細血管的通透性,半數抑制劑量(ID50)為4.2mg/kg。
3.2不同劑量麝香水溶性的一系列分離物的抗炎實驗結果表明,麝香-51和-65的抗炎強度均為氫化可的松的6倍。麝香乙醚提取物65-130mg/kg和麝香混懸液500mg/kg 腹腔注射對小鼠巴豆油引起的耳部炎癥腫脹抑制率分別為29.7-33.7%和 27-29.4%,而氫化可的松12.5mg/kg為39-60%。麝香水提物對小鼠巴豆油耳部炎癥,大鼠瓊脂性關節腫,酵母性關節腫,佐劑型多發性關節炎均具非常顯著的抑制作用。對大鼠燙傷血管滲透性增加。羧甲基纖維素引起的腹腔白細胞游走亦具非常明顯的抑制作用。靜脈注射麝香1號(為分子量10,000左右的多肽)對巴豆油小鼠耳炎癥的50%抑制劑量為0.63mg/kg,為氫化可的松作用強度的36倍,如以克分子劑量相比,則為氫化可的松作用強度的500倍以上。靜脈注射麝香水提物對小鼠的半數致死量及95%可信限為848±104mg/kg。麝香水溶物可降低大鼠腎上腺內維生素C含量,提高外周血皮質酮含量,切除腎上腺其抗炎作用消失,但切除垂體其抗炎作用依然存在,說明腎上腺與麝香水溶物的抗炎作用密切相關。麝香水溶物能抑制血小板聚集。提高血漿cAMP水平的這些作用與非甾體抗炎藥相似;但麝香水溶物能增強615小鼠免疫溶血反應的作用,提示其可能通過免疫調節而發揮抗炎作用。麝香中所含麝香酮僅在腹腔注射 l00mg/kg 時才有抗炎作用,而從麝香中提取的多肽對巴豆油引起的小鼠耳部炎癥的抑制半數有效量為0.63mg/kg,可見麝香酮并非麝香的主要抗炎有效成分。
3.3有報道指出,從麝香分離出的抗炎1號(麝香-65),對巴豆油引起的小鼠耳部炎癥的抗炎作用約為氫化可的松的40倍。并證明麝香對炎癥全過程。都有不同程度的作用。尤其是炎癥早期間中期過渡時效果最明顯,具有抑制小鼠毛細血管通透性增加和強大地抑制白細胞游出作用,切除腎上腺則抗炎作用消失。目前初步肯定麝香水溶性多肽部分是對白細胞游出有抑制作用的成分,其他有效成分對炎癥各期的作用是否完全相同,尚不能肯定。麝香0.2mg/ml培養液對離體心肌細胞的自主節律具有抑制作用,使搏動頻率減慢,不能減慢由氯化鈣引起的心肌細胞傅動頻率加快,培養心肌細胞在缺氧缺糖情況下,麝香有加速心肌細胞釋放乳酸脫氫酶、琥珀酸脫氫酶、酸性磷酸酶和加速受損細胞死亡等毒性作用。
3.4另據報道,麝香酮雖無強心作用,而麝香的水溶性提取物Mu皮下注射lide具有強心作用,進一步從麝香中分離到的Musclide-A1,有比Musclide和麝香更強的強心作用,Musclide-A和Musclide均能激活豚鼠心肌中蛋白激酶C。麝香對由于血栓引起的缺血性心臟障礙有預防和治療作用。但麝香對左心室梗塞范圍無明顯保護作用。
4.對平滑肌的作用:麝香能增強異丙腎上腺素等對氣管平滑肌的松弛作用,既能增加異丙腎上腺素等對β-腎上腺素能受體的興奮作用,而在血管平滑肌及輸精管的實驗中,證明本品不能增強腎上腺素能的α-效應。麝香醇浸出物對妊娠大鼠、兔及豚鼠的離體子宮均呈興奮作用,表現為節率性收縮增加、緊張度上升,高濃度則引起痙攣。
5.對某疾病的預防與治療作用:麝香2mg/kg口服對內毒素引起的血小板數減少有顯著的抑制作用,并可使纖維蛋白原液的凝固時間延長,提示對血栓引起的缺血性心臟障礙有預防和治療的作用。麝香混懸液200mg/kg連續灌胃7天,對醋酸誘發的慢性實驗性胃潰瘍大鼠療效。
6.對腎上腺素B受體的作用:用麝香水浸膏劑(0.1mg/ml)處理的貓乳頭肌及豚鼠氣管平滑肌,能增強異丙腎上腺素(ISOP)、腎上腺素(Ad)及對去甲腎上腺素(NA)對它們的舒張作用,其中ISOP最強,Ad次之,NA最弱。單用該濃度的麝香水浸膏對乳頭肌及氣管平滑肌則無影響,麝香水提取物同樣有增加ISOP對家兔心乳頭肌的收縮作用,但麝香酮無增強作用。麻醉狗預先靜脈注射麝香,再靜脈注射ISOP,結果表現血壓明顯下降,說明麝香對外周血管中的腎上腺素β受體有增強作用。實驗還證明,麝香對β受體增強作用并非阻滯腎上腺素a受體的作用所致。故麝香增強ISOP的作用,可以表明對腎上腺素β受體的增強作用,但還不能認為麝香的作用有腎上腺素受體饑制參與,對受體作用有待進一步研究。
7.抗早孕作用:天然麝香對妊娠大鼠、家兔或流產后豚鼠的離體子宮有明顯的興奮作用。可促使子宮收縮力逐漸增強,節律增快,對妊娠后期家兔的子宮作用更為明顯。合成麝香酮有類似的效應,小鼠每日皮下注射麝香酮20mg后,在不影響孕鼠的正常生活和健康以及未出現任何神經系統異常情況下,表現有抗著床和抗早孕作用,且隨孕期延長,抗孕作用更趨顯著。部分注射,麝香酮無效的孕鼠,當第10天剖腹檢查時,其胚胎發育正常,這一現象進一步說明,麝香酮的抗孕作用并非動物中毒作用的結果。麝香酮陰道給藥后在子宮和卵巢中的分布量比靜注或口服有顯著增加,并且孕鼠比未孕鼠更為明顯。說明麝香酮對在位與妊娠子宮具有一定的吸收專一性,同時陰道給藥為抗早孕的適宜給藥途徑。
8.雄激素樣作用:用麝香醚溶性部分每日1mg,麝香酮油劑每日74mg,連用7日,以及從麝香中提出的 3β-羥基-雄烯(5)-17酮,5a-雄烷-3,17-二酮、3β-羥基-17-酮基-5-雄烯-3-醋酯和3β-羥基-17-酮基-5a雄甾烷均能增加去勢大鼠前列腺和精囊腺的重量,值得注意的是麝香酮并非為甾體物質,卻具有雄激素樣作用。
9.對免疫功能的影響:麝香水溶性蛋白對體液免疫和細胞免疫有增強作用。實驗觀察到麝香對腹腔注射綿羊紅細胞免疫小鼠產生抗體灌胃M無抑制作用。似有增強作用。麝香無免疫誘導作用,但在抗原綿羊紅細胞存在下,麝香能使實驗小鼠脾臟明顯增大。
10. 抗腫瘤作用:天然麝香或麝香酮對小鼠艾氏腹水癌,S37及S180的細胞呼吸抑制率,均高于正常小鼠抑制率。最近國內采用不同給藥途徑,并選用不同敏感瘤株,天然與合成麝香酮對W256腹水瘤,W256實體瘤,S180肉瘤以及L615小鼠白血病等瘤譜均無明顯的抑制作用,從實驗結果看,麝香對離體動物癌細胞有破壞作用,對動物腫瘤組織的細胞呼吸有明顯抑制作用,而動物體內抗腫瘤實驗未能觀察到療效。
11. 其它作用:2%麝香酊的1 :400 稀釋液,體外能抑制豬霍亂弧菌,大腸桿菌及金葡菌的生長。麝香水提物能明顯提高腎上腺維生素C及血中皮質酮、cAMP、PGE、PGF2a 的含量,并有抑制血小板聚集作用。此外,還有抗蛇毒和抗組胺等作用。
毒性 靜脈注射麝香水提物的小鼠半數致死量為6.0g/kg;麝香酮腹腔注射小鼠半數致死量為290.7±20.76mg/kg,較大劑量出現活動減少;中毒劑量動物出現四肢伏倒、震顫、雙目緊閉、呼吸明顯抑制及死亡;大鼠腹腔注射本品55.56mg/kg,連續20天,對紅細胞和白細胞有一定的影響,且使大鼠的肝脾有一定的增大,邊緣厚鈍。 麝香水劑小鼠腹腔注射的半數致死量 為331.1mg/kg,藥量增大至600mg/kg時,可見小鼠豎毛,未見發生特殊毒性反應。另有實驗證明,靜脈注射麝香水提取物的小鼠半數致死量為6g/kg。麝香酮小鼠靜脈注射的半數致死量 為152-172mg/kg,腹腔注射的半數致死量為270-290mg/kg。較大劑量麝香酮可使小鼠四肢伏倒,震顫、閉目,呼吸抑制而死亡,大鼠灌胃麝香60mg/kg,家兔灌胃62mg/kg,連續15日或大鼠灌胃麝香混懸液2g/kg,連續16日,體重、血液、肝、腎均未見異常改變。大鼠腹腔注射27.78mg/kg,體重、各臟器和血象均無亦化,劑量加大一倍,可見肝、脾增大,邊緣厚鈍,病理組織切片未見異常。狗肌肉注射人工麝香酮注射液400-800mg/kg,連續14日,結果所有動物食欲增加,行動自如,肝、腎功能和血象等均未發現異常。猴每只注身1.2g,連續2日,亦無任何中毒現象,可見麝香和麝香酮毒性都很小。
鑒別 理化鑒別(1)取粉末少量,置手掌中,加水濕潤,用手搓之能成團,再用手指輕搓即散,不應粘手、染手、頂指或結塊。
(2)取毛麝香用特制槽針從囊孔插入,轉動糧外,撮取麝香仁,立即檢機,槽內的麝香仁應有逐漸膨脹高出槽面的現象,習稱“冒槽”。
(3)取麝香仁少量撒于熾熱的增鍋中灼燒,初則進裂,隨即融化膨脹,起泡似珠,香氣濃烈四溢,應無毛、肉焦臭,無火焰或火星出現。灰化后,殘渣呈白色或灰白色。
(4)取細粉,加五氯化銻共研,香氣消失,再加氨水少許共研,香氣恢復。
(5)取狹長濾紙條,懸入木口乙醇提取液中。1h后取出,干燥,在紫外光燈(365um)下觀察,上部呈亮黃色,中部顯青紫色;有時上部及中部均呈亮黃色帶綠黃色。加1%氫氧化鈉液變為黃色。
(6)取本品粉末2g,加硅藻土10g,混研均勻,置索氏提取器中,用乙醚200ml回流提取8h濾過,回收溶劑,加苯3ml溶解,為供試品,另取麝香甜和膽固醇制成對照品溶液。分別吸取上述二溶液點于同一塊硅膠GFZ254+366板上,以苯為展開劑,展開后、用磷酸香莢蘭醛乙醇液噴霧,于105℃烘5min,供試品應與對照品在相應位置上顯相同顏色的斑點。
品質標志(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1995年版規定:本品不得檢出動、植物組織、礦物和其他摻偽物。不得有霉變。
干燥失重:取本品1g,置五氧化二磷干燥器中,減壓干燥至恒重,減失重量不得過35.0%。
總灰分:取本品0.2g測定總灰分,按干燥品計算,不得過6.5%。
本品以麝香酮作對照品,用氣相色譜法測定,按干燥品計算,含麝香酮(C16H30O)不得少于20%
炮制 用溫水浸潤香囊,割開后除去皮毛內膜雜質,用時取庸香仁研細。
1.《雷公炮炙論》:凡使麝香,用當門子尤妙,微研用,不必苦細也。
2.《本草蒙簽》:勿近火、日,磁缽細擂。
3.《本草述》:如欲細甚,人醇酒少許,不損香氣。
性味 味辛;性溫
歸經 心;肝;脾經
功能主治 開竅醒神;活血散結;止痛消腫。主熱病宰昏;中風痰厥;氣郁暴厥;中惡昏迷;血瘀經閉;癥瘕積聚;心腹急痛;跌打損傷;痹痛麻木;癰疽惡瘡;喉痹;口瘡;牙疳;膿耳
用法用量 內服:入丸、散,0.03-0.1g,一般不入湯劑。外用:適量,研末摻、調敷或入膏藥中敷貼。
注意 虛脫證禁用;本品無論內服或外用均能墮胎,故孕婦禁用。
復方 ①治卒中風:青州白丸子,入麝香同研碎為未,生姜自然汁調灌之,如牙緊,、可自鼻中灌入。(《魏氏家藏方》)②治中風不醒:麝香二錢。研未,入清油二兩,和勻灌之。(《濟生方》)③治痰迷心竅:麝香一分,月石、牙皂。明礬、雄精各一錢。上共研勻,密貯,每服五分。(《瘍科遺編》)④治中惡客忤垂死:空青一兩(細研),麝香一分(細研),朱砂一兩(細研,水飛過),雄黃半兩(細研)。上藥相和,研令勻,每服以醋一合、湯一臺柏和,調散半錢,不計時候服之,須臾即吐為效,(《圣惠方》)⑤治小兒諸癇潮發,不省,困重:白僵蠶(湯洗,焙黃為未)半兩,天竺黃一分(細研),真牛黃一錢(別研),麝香(研)、龍腦(研)各半錢。上拌研勻細,每服半錢,生姜自然汁調灌服,無時。(《小兒衛生總微論方》白金散)⑥治腎臟積冷,氣攻心腹疼痛,頻發不止:麝香半兩(細研),阿魏半兩(面裹偎,面熟為度),干蝎三分(微炒),桃仁五十枚(鼓炒微黃)。上藥搗羅為未,煉蜜和九,如綠豆大,每服不計時候,以熱酒下二十丸。(《圣惠方》庸香丸)⑦治厥心痛:麝香(別研,每湯成旋下),木香一兩(挫),桃仁(麩炒)三十五枚,吳茱萸(水浸一宿,炒干)一兩,檳榔(煨)三枚。上五味,除麝香、桃仁外,粗搗篩,入桃仁,再同和研勻。每服三錢匕,水半盞,童子小便半盞,同煎至六分,去滓,入麝香未半錢匕,攪勻溫服,日二服。(《圣濟總錄》麝香湯)⑧治跌打氣閉:牙皂、北細辛、南星、冰片、麝香等分,為未,吹鼻。(《醫鈔類編》吹藥方)⑨治癰疽發背及諸惡瘡,去惡肉:麝香、雄黃、礬石、簡茹(一作‘真朱’)備一兩。上四味治下篩,以豬膏調如泥涂之,惡肉盡,止,卻敷生肉膏。(《千金方》麝香膏)⑩治鼠瘺:麝香(研)、雌黃(研)。上二味等分,并為散,取蝦蟆背白汁和涂瘡孔中,日一度。(《古今錄驗方》)(11)治小兒疳,常渴,飲冷水不休:麝香一分,人中白一分。上藥都研令細,以蒸餅和丸,如麻子大。一、二歲兒,每服煎皂英湯下二丸,空心、午后備一服。更量兒大小,以意加減。(《圣惠方》麝香丸)(12)治牙痛:麝香大豆許,巴豆一粒,細辛未半兩(錢),上藥同研令細,以棗瓤和丸,如粟米大。以新綿裹一丸,于痛處咬之,有涎即吐卻,有至孔即納一丸,(《圣惠方》麝香丸)
各家論述 1.《本經》:主辟惡氣,溫瘧,癇痙,去三蟲。
2.《別錄》:療中惡,心腹暴痛,脹急痞滿,風毒,婦人破產,墮胎,去面黔,目中膚翳。
3. 陶弘景:療蛇毒。
4.《藥性論》:除心痛,小兒驚癇、容許,鎮心安神,以蘭門了一粒,細研,熱水灌下,止小便利。能蝕一切州滄膿。
5.《日華子本草》:殺臟腑蟲,制蛇、蠶咬,沙虱、溪、瘴毒,吐風痰。納子宮暖水臟,止冷帶疾。
6.《仁齋直指方》:能化陽通胰理。能引藥透達。
7. 王好古:療鼻室不聞香臭。
8.《綱目》:通諸竅,開經絡,透肌骨,解酒毒,消瓜果食積。治中風,中氣,中惡,痰厥,積聚癥瘕。
9.《本草正》:除一切惡瘡痔漏腫痛,膿水腐肉,面墨斑疹。凡氣滯為病者,俱宜用之。若鼠咬、蟲咬成瘡,以麝香封之。
10.《本草備要》:治耳聾,目翳,陰冷。
臨床應用 治療冠心病心絞痛。用人工麝香以乳糖壓成片劑(每片含人工麝香30mg),當心絞痛發作或由冠心病引起胸間、氣憋時,取1片古了日下,疼痛厲言有含1 1/2片。觀察160例,最少含過之次,大多數含過10-20次,部分含過70-80次。
結果如下:1.與硝酸甘油同樣有效,于含后2-5分鐘發揮作用者(包括比硝酸甘油作用更快。上痛時間更長者)119例(74.37%)。
2.與硝酸甘油同樣有效,但比硝酸甘油作用漫,含后7-10分鐘發揮作用者27例(16.88%)。
3.含后止痛效果不如硝酸甘油,有的含2片才有效者6例(3.75%)。
4.無效8例(5%)。副作用:3例對麝香氣味有惡心感覺,繼續應用即逐步適應,不需停藥,來見頭痛、頭脹、頭暈等副作用;合并高血壓者來見血壓引升高。亦未發現脈搏增速現象,鑒于有30例含后作用較硝酸甘油慢且差,有的含2 片才止痛(但未見任何毒性反應),因此可考慮每片含量增至50mg,或許能提高療效。
摘錄 《中華本草》

《中藥學》第十四章 開竅藥 >> 麝香

【藥用】本品為鹿科動物麝香囊中的分泌物。
【性味與歸經】辛,溫。入心,脾經。
【功效】開竅回蘇,活血散結,催產下胎。
【臨床應用】1.用于邪蒙心竅、神志昏迷。
麝香有開竅通閉、辟穢化濁之功,開竅力強,適用于邪蒙心竅、神識昏迷等癥。如熱病神昏痙厥、中風痰厥、氣厥、中惡等卒然昏迷等癥,常與冰片、牛黃等品配伍,可加強辛散走竄、開竅回蘇的作用。
2.用于癰疽瘡瘍;跌撲損傷,經閉,癥瘕及痹痛等癥。
本品能開通經絡,有活血散結之功,與解毒、消腫的藥物如雄黃、蟾酥等配伍,可用治癰疽瘡瘍;與活血行瘀的藥物如赤芍、丹參、乳香、沒藥等配伍,又可用治經閉、癥瘕及痹通等癥。
3.用于胞衣不下或胎死腹中等癥。
麝香辛香走竄、活血袪瘀,故能用于胎死腹中、胞衣不下等癥,又可用以催生,常與肉桂配伍同用。
【處方用名】麝香、元寸香、當門子
【一般用量與用法】內服每次一厘至五厘。本品氣味芳香,內服只宜配入丸、散劑,不宜入煎劑。外用適量。
【按語】1.麝香氣味芳香,善于走竄,具有很好的開竅通痹的性能,是一味治療神志昏迷的要藥,許多具有開竅作用的成方都具有本品。本品雖屬溫性,但配合清熱藥,就成為涼開宣竅的方劑,如安宮牛黃丸、至寶丹、紫雪丹等類;配合袪寒藥,就成為溫開宣竅的方劑,如蘇合香丸。現在了解,本品有興奮中樞神經系統、呼吸中樞及心臟的作用,故常用以作為急救藥品,治療各種熱病神昏、中風神昏等病癥;此外,對蛇毒咬傷也有治療作用。
2.由于本品又能開通經絡癰閉,具有活血、消腫、止痛作用,所以還可適用于癰疽腫毒及跌撲瘀痛等癥,不論內服或外用,都有療效。
3.麝香活血通經,已成為現代藥理研究所證實,故孕婦忌用,以防止流產。
【方劑舉例】至寶丹(《和劑局方》):麝香、尤腦香、安息香、牛黃、犀角、朱砂、雄黃、玳瑁、琥珀、金箔、銀箔。治中風卒倒,中惡氣絕,神昏譫語,痰迷心竅,小兒驚癇等癥。


《神農本草經》 >> 麝香

味辛溫。
主辟惡氣,殺鬼精物,溫瘧,蠱毒,癇痓,去三蟲。久服除邪,不夢寤厭寐。生川谷。
《名醫》曰:生中臺及益州雍州山中,春風取之,生者益良。
案《說文》云:麝如小麋,臍有香,黑色獐也(《御覽》引多三字)。《爾雅》云:麝父麋足。郭璞云:腳似麋有香。


《雷公炮炙論》麝香

雷公云∶凡使,多有偽者,不如不用。其香有三等∶一者名遺香,是麝子臍閉滿,其麝自于石上,用蹄尖彈臍,落處一里草木不生,并焦黃;人若收得此香,價與明珠同也。二名膝香,采得甚堪用。三名心結香,被大獸驚心破了,因茲狂走,雜諸群中,遂亂投水,被人收得。擘破見心流在脾上,結作一大干血塊,可隔山澗早聞之香,是香中之次也。
凡使麝香,并用,子日開之,不用苦細,研篩用之也。


《雷公炮制藥性解》禽獸部 >> 麝香

味辛,性溫無毒,入十二經。主惡氣鬼邪,蛇虺蠱毒,驚悸癰疽,中惡心腹暴痛脹滿,目中翳膜,淚眵風毒,溫瘧癇?,通關竅,殺蠱虱催生墮胎,忌大蒜。
按∶麝香為諸香之最,其氣透入骨髓,故于經絡無所不入。然辛香之劑,必能耗損真元,用雷公云∶凡使多有偽者,不如不用。其香有三等∶一名遺香,乃是子臍閉滿,自于石上用蹄尖剔出,落處一里草水不生,并焦黃,人若取得此香,價與珍珠同也。二名臍香,采得甚堪用。三名結香,被大獸捕逐,驚畏墜死,被人收得擘破,見心血在脾上,結作一個干血塊,不堪入藥。凡使麝香勿近火日,磁缽中細研任用。


《千金翼方》人獸部 >> 麝香

味辛,溫,無毒。主辟惡氣,殺鬼精物,溫瘧,蠱毒,癇 ,去三蟲。療諸兇邪鬼氣,中惡,心腹暴痛脹急,痞滿風毒,婦人產難,墮胎,去面 ,目中膚翳。久服除邪,不夢寤魘寐,通神仙。生中臺川谷及益州、雍州山谷,春分取之,生者益良。


《本草經集注》蟲獸上品 >> 麝香

味辛,溫,無毒。主辟惡氣,殺鬼精物,溫瘧,蠱毒,癇 ,去三蟲,治諸兇邪鬼氣,中惡,心腹暴痛脹急,痞滿,風毒,婦人產難,墮胎,去面 目中膚翳。久服除邪,不夢寤魘寐,通神仙。生中臺川谷及益州、雍州山中。春分取之,生者益良。
麝形似獐,恒食柏葉,又啖蛇,五月得香往往有蛇皮骨,故麝香治蛇毒。今以蛇蛻皮裹麝香彌香,則是相使也。其香正在麝陰莖前皮內,別有膜裹之。今出隨郡義陽晉熙諸蠻中者亞之。
今出其形貌直如粟 人。又云是卵,不然也。香多被破雜蠻,猶差于益州。益州香形扁,仍以皮膜裹之。一子真者,分糅作三、四子,刮取其血膜,亦雜以余物。大都亦有精粗,破看一片,有毛在裹中者為勝,彼人以為志。若于諸羌夷中得者,多真好。燒當門沸起良久亦好。今唯得活者,自看取之,必當全真爾。生香人云是其精溺凝作之,殊不爾麝夏月食蛇蟲多,至寒香滿,入春患急痛,自以腳剔出,著屎溺中覆之,皆有常處。人有遇得,乃至一斗五升也。用此香乃勝殺取者。帶麝非但香,亦辟惡。以真者一子,置頭間枕之,辟惡夢及尸疰鬼氣。(《新修》一八四頁,《大觀》卷十六,《政和》三六九頁)


《新修本草》獸上 >> 麝香

味辛,溫,無毒。主辟惡氣,殺鬼精物,溫瘧,蠱毒,癇 ,去三蟲,療諸兇邪鬼氣,中惡,心腹暴痛脹急,痞滿,風毒,婦人產難,墮胎,去面 ,目中膚翳。久服除邪,不夢寤厭寐,通神仙。生中臺川谷及益州、雍州山中。春分取之,生者益良。
射形似獐,恒食柏葉,又啖蛇,五月得香往往有蛇皮骨,故麝香療蛇毒。今以蛇蛻皮裹麝香彌香,則是相使也。其香正在射陰莖前皮內,別有膜裹之。今出隨郡義陽晉熙諸蠻中者亞之。今出其形貌直如粟KT人。又云是卵,不然也。
香多被破雜蠻,猶差于益州。益州香形扁取其血膜,亦雜以余物。大都亦有精粗,破當門沸起良久亦好。今唯得活者,自看取之,必當全真耳。生香人云是其精溺凝作之,殊不爾。射夏月食蛇蟲多,至寒香滿,入春患急痛,自以腳剔出,著屎溺中覆之,皆有常處。人有遇得,乃至一斗五升也。用此香乃勝殺取者。帶麝非但香,亦辟惡。以真者一子,置頭間枕之,辟惡夢及尸疰鬼氣。


《神農本草經百種錄》麝香

味辛溫。主辟惡氣,香氣盛,則穢氣除。殺鬼精物,香能勝邪。溫瘧,香散邪風。蠱毒,香能殺蟲。癇 ,香通經絡。去三蟲。蟲皆濕穢之所生,故亦能除之。久服,除邪,不夢寤魘寐。魘寐由心氣閉塞而成,香氣通達則無此患。
此以氣為治,麝喜食香草,其香氣之精,結于臍內,為諸香之冠。香者氣之正,正氣盛,則自能除邪辟穢也。


《食療本草》卷中 >> 麝香

(一)作末服之,辟諸毒熱,煞蛇毒,除驚怪恍惚。蠻人常食,似獐肉而腥氣。蠻人云∶食之不畏蛇毒故也。〔證〕
(二)臍中有香,除百病,治一切惡氣疰病。研了,以水服之。〔證〕


《湯液本草》獸部 >> 麝香

氣溫,味辛。無毒。
《本草》云∶主辟惡氣。殺鬼精物,療溫瘧,蠱毒癇痙,去三尸蟲。療諸兇邪鬼氣,中惡心腹暴痛,脹急痞滿,風毒。婦人產難,墮胎。


《本草備要》禽獸部 >> 麝香

宣,通竅
辛溫香竄。開經絡,通諸竅,透肌骨,暖水臟。治卒中諸風、諸氣、諸血、諸痛,痰厥驚癇(嚴用和云∶中風不醒者,以麝香清油灌之,先通其關。東垣曰∶風病在骨髓者宜之。
若在肌肉用之,反引風入骨,如油入面。時珍曰∶嚴氏言風病必先用,東垣謂必不可用,皆非通論。若經絡壅閉,孔竅不利者,安得不用為引導以開通之耶!但不可過耳。昂按∶據李氏之言,似乃以嚴說為長。《廣利方》中惡客忤垂死,麝香一錢,醋和灌之),癥瘕瘴瘧,鼻窒耳聾,目翳陰冷。辟邪解毒,殺蟲墮胎。壞果敗酒,故治果積、酒積(東垣曰∶麝香入脾治肉,牛黃入肝治筋,冰片入腎治骨)。研用。凡使麝香,用當門子尤妙。忌蒜。不可近鼻,防蟲入腦(麝見人捕之,則自剔出其香,為生香尤難得。其香聚處,草木皆黃。市人或攙荔枝核偽之)。


《本草蒙筌》獸部 >> 麝香

味辛,氣溫。無毒。陜西各山谷俱生,文州諸蠻中尤盛。形類獐略小,香結臍近陰。
凡臍閉滿之時,自將蹄尖剔出。所落之處,草木焦黃。一名遺香,性甚辛烈。人若撿得,價同明珠。蛇蛻包藏,香彌不泄。日常啖蛇為食,是則又相使焉。市家但得臍囊,每研荔枝攙賣。當門子粒,亦系造成。欲的實求真,必親目見剖。勿近火日,磁缽細擂。辟蛇虺,誅蛔蟲,蠱疰癇 總卻;殺鬼精,驅疫瘴,脹急痞滿咸消。催生墮胎,通磁利竅。除恍惚驚怖,鎮心安神;療癰腫瘡疽,蝕膿逐血。吐風痰不夢寤魘寐,點目疾去翳膜淚眵。似獐肉微腥,食之不畏蛇毒。惟忌葫蒜,亦宜知之。


《馮氏錦囊秘錄》獸部 >> 麝香

味苦、辛,其香芳烈,為通關利竅之上藥。麝乃山獸好食香木芳草,如柏葉之類,故氣聚于臍,而結成是香,滿則臍內急痛,自以爪剔出矣。或云啖蛇多而結成者,非也,辛香走竄,自內達外則毫毛骨節俱開,邪從此而出,故主僻惡氣,精鬼蠱毒,溫瘧中惡,心腹暴痛,驚癇墮胎,一切癰疽膏藥、摻藥,皆取其通竅開經絡,透肌骨之功,兼苦能殺蟲,辛能散翳耳。
麝香,辟惡氣,殺精鬼、溫瘧、蠱毒,卻驚癇,通關開竅,鎮心安神,吐風痰,消痞脹,能墮胎,消三蟲、中惡、心腹暴痛、目中慮翳。然以走竄為功,陰消陽耗,觀麝香所落之地,草色痿黃,且果得麝則壞,酒得麝則敗,皆因走竄,盜泄真氣也。故丹溪云∶五臟之風,忌用麝香,以瀉衛氣,故屬虛者,概勿輕用。癆怯人及孕婦切忌佩帶。
主治(痘疹合參) 聞之則能靨痘,服之則能發痘。凡痘遍身不起,隱伏而作癢者,并黑陷者,可用少許,以透心竅,使毒易出。切勿多用,恐催緊發泡,爬塌而死。
茍非陷伏黑陷,忌之。


《醫學入門》治瘡門 >> 麝香

麝香辛溫蝕瘡膿,能攻風毒殺諸蟲,中惡邪氣腹心痛,胎產癇驚關竅通形似鹿而小,走疾如箭,其香在陰前皮內,別有膜裹,春分取之,生者良。無毒。能蝕一切癰瘡膿,吐風痰,制蛇蠶咬、砂虱溪瘴毒。殺瘡蟲及臟腑諸蟲,辟惡氣鬼物、瘟瘧蠱疰。中惡心腹暴痛脹急。婦人有孕,聞其氣亦墮胎,催生下死最速。小兒客忤、驚癇亦用之。其通關透竅,上達肌膚,內入骨髓,與龍腦相同,而香竄又過之。傷寒陰毒,內傷積聚,及婦人子宮冷、帶疾,亦用以為使,俾關節通而冷氣散,陽氣自回也。開麝并宜子日,另研篩用。真者帶過園中,瓜果不實。


《證類本草》麝香

(麝香_圖缺)
味辛,溫,無毒。主辟惡氣,殺鬼精物,溫瘧蠱毒,癇 ,去三蟲,療諸兇邪鬼氣,中惡,心腹暴痛,脹急痞滿,風毒,婦人產難,墜胎,去面 (音孕)、目中膚翳。久服除邪,不夢寤魘寐,通神仙。生中臺川谷及益州、雍州山中。春分取之,生者益良。
陶隱居云∶麝形似獐,常食柏葉,又啖蛇,五月得香,往往有蛇皮骨,故麝香療蛇毒。
今以蛇蛻皮裹麝香彌香,則是相使也。其香正在麝陰莖前皮內,別有膜裹之。今出隨郡、義陽、晉熙諸蠻中者亞之。出益州者形扁,仍以皮膜裹之。一子真香,分糅(汝收切)作三、四子,刮取血膜,雜以余物,大都亦有精粗,破看一片,毛共在裹中者為勝,彼人以為志。若于諸羌夷中得者多真好,燒當門沸良久即好。今唯得活者,自看取之,必當全真爾。生香,人云是精溺凝作之,殊不爾。麝夏月食蛇、蟲多,至寒香滿,入春患急痛,自以腳剔(音揚)出之,著屎溺中復之,皆有常處。人有遇得,乃至一斗五升也。用此香乃勝殺取者。帶麝非但香,亦辟惡。以真者一子,置頸間枕之,辟惡夢及尸疰鬼氣。臣禹錫等謹按抱樸子云∶辟蛇法∶入山以麝香丸著足爪中,皆有效。又麝香及野豬皆啖蛇,故以厭之。藥性論云∶麝香,臣,禁食大蒜,味苦、辛。除百邪魅鬼,疰心痛,小兒驚癇客忤,鎮心安神,以當門子一粒,丹砂相似,細研,熟水灌下。止小便利,能蝕一切癰瘡膿。入十香丸,令人百毛九竅皆香,療鬼疰腹痛。段成式酉陽雜俎云∶水麝臍中,唯水瀝一滴于斗水中,用灑衣,衣至敗其香不歇。每取以針刺之,捻以真雄黃,則合香氣倍于肉麝。天寶初,虞人獲,詔養之。日華子云∶辟邪氣,殺鬼毒,蠱氣,瘧疾,催生墮胎,殺臟腑蟲,制蛇、蠶咬,沙虱,溪瘴毒,吐風痰,納子宮,暖水臟,止冷帶疾。
圖經曰∶麝香,出中臺山谷及益州、雍州山中,今陜西、益、利、河東諸路山中皆有之,而秦州、文州諸蠻中尤多。形似獐而小,其香正在陰前皮內,別有膜裹之。春分取之,生者益良。此物極難得真。蠻人采得,以一子香,刮取皮膜,雜內余物,裹以四足膝皮,共作五子。
而土人買得,又復分糅一為二、三,其偽可知。唯生得之,乃當全真耳。蘄、光山中,或時亦有,然其香絕小,一子才若彈丸,往往是真香,蓋彼人不甚能作偽爾。一說香有三種∶第一生香,麝子夏食蛇、蟲多,至寒則香滿,入春急痛,自以爪剔出之,落處遠近草木皆焦黃,此極難得,今人帶真香過園中,瓜果皆不實,此其驗也;其次臍香,乃捕得殺取者;又其次心結香,麝被大獸捕逐,驚畏失心,狂走巔墜崖谷而斃,人有得之,破心見血流出,作塊者是也,此香干燥不可用。又有一種水麝,其香更奇好,臍中皆水,瀝一滴于斗水中,令濯衣,其衣至弊而香不歇。唐天寶初,虞人常獲一水麝,詔養于囿中,每取以針刺其臍,捻以真雄黃,則其創復合,其香氣倍于肉麝,近歲不復聞有之。《爾雅》謂∶麝為麝父。
雷公云∶凡使,多有偽者,不如不用。其香有三等∶一者名遺香,是麝子臍閉滿,其麝自于石上,用蹄尖彈臍,落處一里草木不生并焦黃。人若收得此香,價與明珠同也。二名月 香,采得甚堪用。三名心結香,被大獸驚心破了,因茲狂走,雜諸群中,遂亂投水。被人收得,擘破見心,流在脾上,結作一大干血塊,可隔山澗早聞之香,是香中之次也。凡使麝香,并用子日開之,不用苦細研篩用之也。食療作末服之,辟諸毒熱,殺蛇毒,除驚怖恍惚。蠻人常食,似獐肉而腥氣。蠻人云∶食之不畏蛇毒故也。臍中有香,除百病,治一切惡氣疰病。
研了以水服之。經驗后方∶治瘧。又方∶治鼠咬人。麝香封上,用帛子系之。廣利方∶治中惡客忤垂死。麝香一錢,重研,和醋二合服之,即瘥。又方∶治小兒客忤,項強欲死。麝香少許,細發歇不定。用真好麝香研細。每服清水調下一字,日三服。量兒大小服。續十全方∶令易產。
麝香一研,奶汁調,分為四、五服。楊文公談苑公常言∶商汝山多群麝,所遺糞常就一處,雖遠逐食,必還走之,不敢遺跡他所,慮為人獲,人反以是求得,必掩群而取之。麝絕愛其臍,每為人所逐,勢急即投巖,舉爪剔裂其香,就縶而死,猶拱四足保其臍。李商隱詩云∶投巖麝退香。許渾云∶尋麝采生香。狐剛子粉圖云將麝香一臍,安于枕合中,枕之,亦能除邪辟惡。
衍義曰∶麝,每糞時,須聚于一所。人見其所聚糞,及有遺麝氣,遂為人獲,亦物之一病爾,此獵人云。余如《經》。


《顧松園醫鏡》獸部 >> 麝香

〔辛溫,勿近鼻臭,恐白蟲入腦患癩。〕通關利竅,穿筋透骨。〔芳香走竄飛揚,內透骨節臟腑,外徹筋肉皮毛。〕殺蟲,〔辛苦故殺蟲。〕催生墮胎,〔開竅之功。〕消瓜果酒積,〔果得麝則壞,酒得麝則敗故也。〕敷蛇鼠蠶傷。〔性善,啖蛇故也。〕東垣云∶搜骨髓之風,若風在肌肉者,誤用之,反引風入骨。丹溪云∶五臟之風,忌用麝香,以泄胃氣,故癥屬虛者,概勿施用,必不得已,亦宜少用。勞祛人,及孕婦不宜佩戴。。


《本草求真》驅風 >> 麝香

(獸)逐風逐滯開關利竅
麝香(專入經絡肌肉)。辛溫芳烈。開關利竅。無處不到。如邪氣著人淹閉不起。則關竅閉塞。登時眼翻手握。僵仆昏地。故必用此辛香自內達外。則毫毛骨節俱開。而邪始從外出。是以邪鬼精魅。三蟲諸毒。皆能治也。諸風諸氣閉之關竅。而不用此驅除。則病安祛。但不可過為用耳。(麝香氣味香竄。用以開關利竅。必其脈癥俱實。方可用耳。如嚴用和所謂中風宜用。是為實中風邪者設法。若非中類中。寧堪用乎?東垣云。風在骨髓者宜用。若風在肌肉用之。為引風入骨。如油入面。故用自屬不合耳。非云嚴氏是而李氏非也。總在臨癥能分虛實。及識病之淺深耳。)至于婦人難產墮胎。尤善。小兒驚癇客忤。鎮心安神。鼻塞不聞香臭。服此即開。目疾內翳。點此即除。痔漏惡瘡。面黑斑疹。暨鼠咬蟲傷成瘡。用麝封固即愈。痘瘡聞之則靨。服之即發。藥之辛香。雖同冰片。然冰片入口。貼肉即冷。稍頃熱性即發。不似麝香香氣栗烈。入耳與肉而不冷耳。欲辨真假。須于火炭上有油滾出而成焦黑者。此即肉類屬真。若假則化白灰而為木類也。(杲曰。麝香入脾治肉。牛黃入肝治筋。冰片入腎治骨。)研用。凡使麝香。用當門子尤妙。忌蒜不可近鼻。防蟲入腦。(麝見人捕而剔其香為生香。最佳。剔處草木皆黃。但市人或插荔枝核以偽之。)


《本草新編》麝香

麝香,味辛,氣溫,無毒。辟蛇虺,誅蛔蟲、蟲蠱癇疰,殺鬼精,毆疫瘴,脹急痞滿咸消,催生墮胎,通關利竅,除恍惚驚怖,鎮心安神,療癰腫瘡疽,蝕膿逐血,吐風痰,啟寐魘,點目去膜止淚。亦外治居多,而內治甚少也。
或問麝香能消水果之傷,然乎?曰∶麝香何能消水果,但能殺果木之蟲耳。食果過多,胸中未有不生蟲者也。生蟲則必思果,思果則必多食果矣,初食之而快,久食之而悶。前人用麝香,而食果之病痊,遂疑麝香之能消果也,誰知是殺蟲之效哉。(〔批〕解前人之惑。)
或問近人治風癥,多用麝香以透徹內外,而吾子不談,豈治風非歟?曰∶風病不同,有入于骨者,有入于皮肉者,有入于臟腑者,未可一概用麝香而走竄之也,蓋風入于骨髓者,不得已而用麝香,使攻邪之藥直入于骨髓,祛風而外出,此治真正中風也。其余風邪不過在臟腑之外、肌肉之間,使亦用麝香引風入骨,反致變生大病而不可救藥矣。至于世人不知禁忌,妄用麝香,以治小兒急、慢之驚,往往九死一生,可不慎哉。
或疑麝香既不可以治風病,而前人用之,豈皆非歟?曰∶前人用麝香以治風癥者,不過借其香竄之氣,以引入經絡,開其所閉之關也。近人不知前人立方本意,毋論關閉、關開,而一概皆用,以致引風入骨,使風之不出,無風而成風癥,為可憎耳。


《本草從新》原禽類 水禽類 林禽類 畜類 獸類 鼠類 >> 麝香

宣、通竅.
辛溫香竄.開經絡.通諸竅.透肌骨.治卒中諸風.諸氣諸血諸痛.痰厥驚癇.(嚴用和濟生方云∶中風不醒者、以麝香清油灌之、先通其關、唐德宗貞元廣利方、中惡客忤垂死、麝香一錢、醋和灌之.)癥瘕瘴瘧.鼻塞耳聾.目翳陰冷.辟邪解毒.殺蟲墮胎.壞果敗酒.
治果積酒積.(東垣曰∶麝香入脾治肉、牛黃入肝治筋、冰片入腎治骨.)走竄飛揚.內透骨髓.外徹皮毛.東垣云.搜骨髓之風.若在肌肉者.誤用之反引風入骨.丹溪云.五臟之風.忌用麝香以瀉衛氣.故證屬虛者.既勿施用.必不得已.亦宜少用.勞怯人及孕婦.不宜佩帶.研用.凡使用當門子.尤妙.忌蒜.不可近鼻.防蟲入腦.(麝見人捕之、則自剔出其香聚處、草木皆黃、市人或攙荔枝核偽之.)


《醫方考》傷食門第二十九 >> 麝香

凡花果草木,一觸麝香,無不萎落。今后凡遇傷于果實菜蔬者宜主之。


《得配本草》獸部(獸類十七種) >> 麝香

忌大蒜。
苦、辛、溫。入足太陰經。利骨髓之伏痰,搜至陰之積熱。通關竅,開經絡,透肌骨,安心神,辟惡氣尸疰,除驚癇客忤,殺蟲解毒,祛風止痛,消食積,解酒渴,療一切癥瘕瘡癰。當門子尤妙,微研用。
孕婦禁佩。風在肌肉者,用之反引邪入骨。陰盛陽虛,有升無降者,禁用。
麝香不可近鼻,有白蟲入腦,患 。久帶其香透關,令人成異疾。
怪癥∶口內吐出肉球,有根如線長五六寸,不能食物,捻之痛徹于心。用麝香末一錢水調下,三日自消。


《本草崇原》麝香

氣味辛溫,無毒。主辟惡氣,殺鬼精物,去三蟲蠱毒,溫瘧,驚癇。久服除邪,不夢寤魘寐。
(麝形似獐而小,色黑,常食柏葉及蛇蟲,其香在臍,故名麝臍香。李時珍曰∶麝之香氣遠,故謂之麝香。生陰莖前皮內,別有膜袋裹之,至冬香滿,入春滿甚,自以爪剔出覆藏土內,此香最佳,但不易得。出羌夷者多真,最好,出隋郡、義陽、晉溪諸蠻中者亞之。出益州者,形扁多偽。凡真香,一子分作三四子,刮取血膜,雜以余物裹以四足膝皮而貨之。貨者又復為偽,用者辨焉。)
凡香皆生于草木,而麝香獨出于精血。香之神異者也,氣味辛散溫行。主辟惡氣者,其臭馨香也。殺鬼精物,去三蟲蠱毒者,辛溫香竄,從內透發,而陰類自消也。溫瘧者,先熱后寒,病藏于腎。麝則香生于腎,故治溫瘧。驚癇者,心氣昏迷,痰涎壅滯。麝香辛溫通竅,故治驚癇。久服則腑臟機關通利,故除邪,不夢寤魘寐。


《本草便讀》獸類 >> 麝香

麝香(圖缺)
辛溫香苦.能開竅以搜邪.驚癇風痰.治卒中之內閉.瓜果盡消酒毒解.腫瘍渙散蠱邪除.(麝其形似獐.小而色黑.麝香即其臍也.其所居之處.遠近草木皆香.然其地草木枝葉不茂.瓜果不實.辛溫香竄之性.通關開竅.辟惡除邪.無所不到.凡一切諸中無論臟腑經絡屬邪閉者.皆可用之.外證消腫毒.用之者亦取其能開毛竅.有辛香走散之功耳.)


《增廣和劑局方藥性總論》上品 >> 麝香

味辛,溫,無毒。主辟惡氣,殺鬼精物,溫瘧,蠱毒,癇 ,去三蟲,療諸兇邪鬼氣,中惡。心腹暴痛脹急痞滿,風毒,婦人產難,墮胎,去面 ,目中膚翳。《藥性論》云∶臣。
禁食大蒜。味苦辛。除百邪魅、鬼疰,心痛,小兒驚癇客忤,鎮心安神。以當門子一粒,丹砂相似,細研,熟水灌下。止小便利,能蝕一切癰瘡膿。日華子云∶辟邪氣,殺鬼毒蠱氣,瘧疾,催生,墮胎,殺臟腑蟲,制蛇蠶咬。沙虱溪瘴毒,吐風痰。納子宮,暖水臟,止冷帶疾。出∶中臺川谷、益州、雍州、陜西。


《名醫別錄》卷第一 >> 麝香

無毒.主治諸兇邪鬼氣,中惡,心腹暴痛脹急,痞滿,風毒,婦人產難,墮胎,去面目中膚翳.久服通神仙.生中臺,及益州,雍州山中.春分取之,生者益良.
《本經》原文∶麝香,味辛,溫.主辟惡氣,殺鬼精物、溫瘧、蠱毒,癇 ,去三蟲.久服


《本草分經》通行經絡 >> 麝香

辛溫香竄,開經絡通諸竅,內透骨髓外徹皮毛,搜風,治諸風、諸氣、諸血、果積、酒積,辟邪解毒殺蟲,風在肌肉者誤用之,反引風入骨,用當門子尤勝。


《本草擇要綱目》麝香

【氣味】
辛溫無毒.(凡使以當門子方妙.不可近鼻.有白蟲入腦患癩.久帶其香透關.令人成異疾.)
【主治】
辟惡氣.去三蟲蠱毒及驚怖恍惚.療鼻塞不通.解酒毒.消瓜果食積.治中風中氣中惡痰厥.積聚癥瘕.又療蛇蟲溪瘴毒.蓋麝香走竄.能通諸竅之不利.開經絡之壅遏.凡諸風諸氣諸痛驚癇癥瘕可用之為引導.若五臟之風.不可用之以瀉衛氣.口鼻出血.乃陰盛陽虛.有升無降.不可用之令陽不得補.陰不得抑.婦人以血為主.凡血海虛而寒熱盜汗者宜補養之.不可用之以過散其液.


《本草撮要》禽獸部 >> 麝香

味辛溫.入足太陰經.功專開竅.得肉桂消瓜果諸積.得鹽豉燒酒.為末淬酒服.產婦敗血裹子難產效.忌蒜.防蟲入腦.慎勿近鼻.


《外科全生集》諸藥法制及藥性 >> 麝香

定神療驚,解果毒,消癰疽,開經絡竅,墮胎。


《藥性切用》獸部(畜獸鼠) >> 麝香

辛溫香竄,通竅辟邪,為內透骨髓,外徹毫竅專藥。能治果積、酒積,殺蟲,墮胎。
研用,當門子尤妙。


《本草圖經》麝香

麝香(圖缺),出中臺山谷及益州、雍州山中,今陜西、益、利、河東諸路山中皆有之,而秦州、文州諸蠻中尤多。形似獐而小,其香正在陰前皮內,別有膜裹之,春分取之,生者益良。此物極難得真,蠻人采得,以一子香刮取皮膜,雜內余物,裹以四足膝皮,共作五子,而土人買得,又復分糅一為二、三,其偽可知。惟生得之,乃當全真耳。蘄光山中或時亦有,然其香絕小,一子才若彈丸,往往是真香,蓋彼人不甚能作偽耳。一說香有三種∶第一生香,麝子夏食蛇蟲多,至寒則香滿,入春急痛,自以爪剔出之,落處遠近草木皆焦黃,此極難得。今人帶真香過園中,瓜果皆不實,此其驗也;其次臍香,乃捕得殺取者;又其次心結香,麝被大獸捕逐,驚畏失心狂走巔,墜崖谷而斃,人有得之,破心,見血流出作塊者是也,此香干燥不可用。又有一種水麝,其香更奇好,臍中皆水,瀝一滴于斗水中,用濯衣,其衣至弊而香不歇。唐天寶初,虞人常獲一水麝,詔養于囿中,每取以針刺其臍,捻以真雄黃,則其創復合,其香氣倍于肉麝,今歲不復聞有之。《爾雅》謂麝為麝父。


《藥籠小品》麝香

麝之臍也。
西產為上,川產次之。
能開通十二經氣閉。
走竄之品,凡丹藥用之,取其開竅通氣也。
善敗瓜果,亦能墮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