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藥材 > 天麻

天麻

《全國中草藥匯編》天麻

圖片 天麻 天麻
拼音 Tiān Má
英文名 RHIZOMA GASTRODIAE
別名 赤箭、木浦、明天麻、定風草根、白龍皮
來源 本品為蘭科植物天麻Gastrodia elata Blume. 的干燥塊莖。春季4~5月間采挖為“春麻”;立冬前9~10月間采挖的為“冬麻”,質量較好。挖起后趁鮮洗去泥土,用清水或白礬水略泡,刮去外皮,水煮或蒸透心,切片,攤開晾干。
性狀 本品呈橢圓形或長條形,略扁,皺縮而稍彎曲,長3~15cm,寬1.5~6cm,厚0.5~2cm。表面黃白色至淡黃棕色,有縱皺紋及由潛伏芽排列而成的橫環紋多輪,有時可見棕褐色菌索。頂端有紅棕色至深棕色鸚嘴狀的芽或殘留莖基;另端有圓臍形疤痕。質堅硬,不易折斷,斷面較平坦,黃白色至淡棕色,角質樣。氣微,味甘。
鑒別 (1)本品橫切面:表皮有殘留,下皮由2~3列切向延長的栓化細胞組成。皮層為10數列多角形細胞,有的含草酸鈣針晶束。較老塊莖皮層與下皮相接處有2~3列橢圓形厚壁細胞,木化,紋孔明顯。中柱大,散列小型周韌維管束;薄壁細胞亦含草酸鈣針晶束。髓部細胞類圓形,具紋孔。
粉末黃白色至黃棕色。厚壁細胞橢圓形或類多角形,直徑70~180μm,壁厚3~8μm,木化,紋孔明顯。草酸鈣針晶成束或散在,長25~75(93)μm。用醋酸甘油水裝片觀察含糊化多糖類物的薄壁細胞無色,有的細胞可見長卵形、長橢圓形或類圓形顆粒,遇碘液顯棕色或淡棕紫色。螺紋、網紋及環紋導管直徑8~30μm。
(2)取本品粉末1g,加水10ml,浸漬4 小時,隨時振搖,濾過。濾液加碘試液2~4滴,顯紫紅色至酒紅色。
(3)取〔含量測定〕項下的供試品溶液及對照品溶液,另取天麻對照藥材0.5g,同法制成對照藥材溶液。照薄層色譜法(附錄Ⅵ B)試驗,吸取上述三種溶液各5μl,分別點于同一硅膠G薄層板上,以醋酸乙酯-甲醇-水(9:1:0.2)為展開劑,展開,取出,晾干,噴以10%磷鉬酸乙醇溶液,在105℃加熱至斑點顯色清晰。供試品色譜中,在與對照品及對照藥材色譜相應的位置上,顯相同顏色的斑點。
含量測定 照高效液相色譜法(附錄Ⅵ D)測定。
色譜條件與系統適應性試驗 用十八烷基硅烷鍵合硅膠為填充劑;甲醇-磷酸鹽溶液(0.1mol/L磷酸二氫鉀溶液和0.1mol/L磷酸氫二鈉溶液等量混合)-水(1.5:3:95.5)為流動相;檢測波長為270nm。 理論板數按天麻素峰計算應不低于1500。
對照品溶液的制備 精密稱取天麻素對照品(80℃干燥1 小時)25mg,置25ml量瓶中,加甲醇溶解并稀釋至刻度,搖勻,即得,(每1ml 中含天麻素1mg)。
供試品溶液的制備 精密稱取經80℃干燥后的本品粉末0.5g,置10ml量瓶中,精密加甲醇5ml,稱定重量,超聲處理30分鐘,靜置24小時,振搖后再超聲處理15分鐘,再稱定重量,用甲醇補足減失的重量,搖勻,靜置。取上清液離心,即得。
測定法 分別精密吸取對照品溶液5μl 與供試品溶液5~10μl,注入液相色譜儀,測定,即得。
本品按干燥品計,含天麻素(C13H18O7) 不得少于0.10%。
性味 甘,平。
歸經 歸肝經。
功能主治 平肝息風止痙。用于頭痛眩暈,肢體麻木,小兒驚風,癲癇抽搐,破傷風。
用法用量 3~9g。
貯藏 置通風干燥處,防蛀。
摘錄 《全國中草藥匯編》

《中藥大辭典》天麻

拼音 Tiān Má
別名 鬼督郵(《本經》),明天麻(《臨證指南醫案》),水洋芋(《中藥形性經驗鑒別法》),冬彭(藏名)。
出處 《雷公炮炙論》
來源 為蘭科植物天麻根莖。冬、春兩季采挖,冬采者名"冬麻",質量優良;春采者名"春麻",質量不如冬麻好。挖出后,除去地上莖及須根,洗凈泥土,用清水泡,及時擦去粗皮,隨即放入清水或白礬水浸泡,再水煮或蒸透,至中心無白點時為度,取出晾干,曬干或烘干。
原形態 天麻,又名:赤箭、離母(《本經》),神草(《吳普本草》),獨搖芝(《抱樸子》),赤箭脂、定風草(《藥性論》),合離(《酉陽雜俎》),合離草、獨搖(《本草圖經》),白龍皮、赤箭芝(《綱目》),自動草(《湖南藥物志》)。
多年生寄生草本,高60~100厘米,全體不含葉綠素。塊莖肥厚,肉質長圓形,長約10厘米,直徑3~4.5厘米,有不甚明顯的環節。莖直立,圓柱形,黃赤色。葉呈鱗片狀,膜質,長1~2厘米,具細脈,下部短鞘狀。花序為穗狀的總狀花序,長10~30厘米,花黃赤色;花梗短,長2~3毫米;苞片膜質,狹披針形或線狀長橢圓形;花被管歪壺狀,口部斜形,長7~8毫米,基部下側稍膨大,裂片小,三角形;唇瓣高于花被管的2/3,具3裂片,中央裂片較大,其基部在花管內呈短柄狀;子房下位,長5~6毫米,光滑,上有數條棱。蒴果長圓形至長圓倒卵形,長約15毫米,具短梗。種子多而細小,粉末狀,花期6~7月。果期7~8月。
本植物的莖葉(天麻莖葉)、果實(天麻子)亦供藥用,各詳專條。
生境分部 生于林下陰濕、腐殖質較厚的地方。分布吉林、遼寧、河北、河南、安徽、湖北、四川、貴州、云南、陜西、西藏等地。主產云南、四川、貴州等地。
性狀 干燥根莖為長橢圓形,略扁,皺縮而彎曲,一端有殘留莖基,紅色或棕紅色,俗稱"鸚哥嘴",另一端有圓形的根痕,長6~10厘米,直徑2~5厘米,厚0.9~2厘米。表面黃白色或淡黃棕色,半透明,常有淺色片狀的外皮殘留,多縱皺,并可見數行不甚明顯的須根痕排列成環。冬麻皺紋細而少,春麻皺紋粗大。質堅硬,不易折斷。斷面略平坦,角質,黃白色或淡棕色,有光澤。嚼之發脆,有粘性。氣特異,味甘。以色黃白、半透明、肥大堅實者為佳。色灰褐、外皮未去凈、體輕、斷面中空者為次。
鑒別 1.有的殘存表皮組織。皮層外側單列至數列細胞壁稍增厚,可見稀疏的壁孔;厚壁細胞多角形或類長圓形,常呈連珠狀增厚,微木化。中柱薄壁細胞較大,類圓形或多角形,有時可見紋孔。維管束外韌型或周韌型,散在,導管兩個至數個成群,非木化。薄壁組織中可見草酸鈣針晶束,有的散在;薄壁細胞中含多糖類團塊狀物,遇碘液顯棕或淺棕紫色。
2.取粉末,制成10%水浸液,加碘試液2-4滴,顯紫紅至酒紅色。
3.取粉末,制成10%乙醇(45%)浸液,加硝酸汞試液0.5ml,加熱,溶液顯玫瑰紅色,并產生黃色沉淀。
4.取粉末,制成5%乙醇浸液,在紫外光燈下顯石綠色熒光。
炮制 天麻:揀去雜質,大小分檔,用水浸泡至七成透,撈出,稍晾,再潤至內外濕度均勻,切片,曬干。炒天麻:先用文火將鍋燒熱,隨即將片倒入,炒至微黃色為度。煨天麻:將天麻片平鋪于噴過水的表芯紙上,置鍋內,用文火燒至紙色焦黃,不斷將藥片翻動至兩面老黃色為度。
①《雷公炮炙論》:"修事天麻十兩,用蒺藜子一鎰,緩火熬焦熟后,便先安置天麻十兩于瓶中,上用火熬過蒺藜子蓋內,外便用三重紙蓋并系。從已至未時,又出蒺藜子,再入熬炒,準前安天麻瓶內,用炒了蒺藜子于中,依前蓋,又隔一伏時后出。如此七遍,瓶盛出后,用布拭上氣汗,用刀劈,焙之,細銼,單搗。"
②《綱目》:"若治肝經風虛,惟洗凈,以濕紙包,于糠火中煨熟,取出切片,酒浸一宿,焙干用。"
性味 甘,平。
①《本經》:"味辛,溫。"
②《藥性論》:"無毒。味甘,平。"
③《醫學啟源》:"氣平,味苦。"
歸經 入肝經。
①《綱目》:"入肝經氣分。"
②《雷公炮制藥性解》:"入肝、膀胱二經。"
③《本草新編》:"入脾、腎、肝、膽、心經。"
功能主治 息風,定驚。治眩暈眼黑,頭風頭痛,肢體麻木,半身不遂,語言蹇澀,小兒驚癇動風。
①《本經》:"主惡氣,久服益氣力,長陰肥健。"
②《別錄》:"消癰腫,下支滿,疝,下血。"
③《藥性論》:"治冷氣頑痹,癱緩不遂,語多恍惚,多驚失志。"
④《日華子本草》:"助陽氣,補五勞七傷,通血脈,開竅。"
⑤《開寶本草》:"主諸風濕痹,四肢拘攣,小兒風癇、驚氣,利腰膝,強筋力。"
⑥張元素:"治風虛眩暈頭痛。"
⑦《本草匯言》:"主頭風,頭痛,頭暈虛旋,癲癇強痙,四肢攣急,語言不順,一切中風,風痰。"
用法用量 內服:煎湯,1.5~3錢;或入丸、散。
注意 《雷公炮炙論》:"使御風草根,勿使天麻,二件若同用,即令人有腸結之患。"
復方 ①治偏正頭痛,首風攻注,眼目腫疼昏暗,頭目旋運,起坐不能:天麻一兩半,附子(炮制,去皮、臍)一兩,半夏(湯洗七遍,去滑)一兩,荊芥穗半兩,木香半兩,桂(去粗皮)一分,芎藭半兩。上七味,搗羅為末,入乳香勻和,滴水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丸,漸加至十丸,茶清下,日三。(《圣濟總錄》天麻丸)
②消風化痰,清利頭目,寬胸利膈,治心忪煩悶,頭暈欲倒,項急,肩背拘倦,神昏多睡,肢節煩痛,皮膚瘙癢,偏正頭痛,鼻齆,面目虛浮:天麻半兩,芎藭二兩。為末,煉蜜丸如芡子大。每食后嚼一丸,茶酒任下。(《昔濟方》天麻丸)
③治中風手足不遂,筋骨疼痛,行步艱難,腰膝沉重:天麻二兩,地榆一兩,沒藥三分(研),玄參、烏頭(炮制,去皮,臍)各一兩,麝香一分(研)。上六味,除麝香、沒藥細研外,同搗羅為末,與研藥拌勻,煉蜜和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溫酒下,空心晚食前服。(《圣濟總錄》天麻丸)
④婦人風痹,手足不遂:天麻(切)、牛膝、附子、杜仲各二兩。上藥細銼,以生絹袋盛,用好酒一斗五升,浸經七日,每服溫飲下一小盞。(《十便良方》天麻酒)
⑤治風濕腳氣,筋骨疼痛,皮膚不仁:天麻(生用)五兩,麻黃(去根、節)十兩,草烏頭(炮,去皮)、藿香葉、半夏(炮黃色)、白面(炒)各五兩。上六味,搗羅為細末,滴水丸如雞頭大,丹砂為衣。每服一丸,茶酒嚼下,日三服,不拘時。(《圣濟總錄》天麻丸)
⑥治小兒風痰搐搦,急慢驚風,風癇:天麻曲兩(酒洗,炒),膽星三兩,僵蠶二兩(俱炒),天竺黃一兩,明雄黃五錢。俱研細,總和勻,半夏曲二兩,為末,打糊丸如彈子大。用薄荷、生姜泡濃湯,調化一丸,或二、三丸。(《本草匯言》)
⑦治小兒諸驚:天麻半兩,全蝎(去毒,炒)一兩,天南星(炮,去皮)半兩,白僵蠶(炒,去絲)二錢。共為細末,酒煮面糊為丸,如天麻子大。一歲每服十丸至十五丸。荊芥湯下,此藥性溫,可以常服。(《魏氏家藏方》天麻丸)
摘錄 《中藥大辭典》

《中華本草》天麻

拼音 Tiān Má
英文名 Tall GasTCMLIBodia Tuber, Tuber of Tall GasTCMLIBodia
別名 赤箭、離母、鬼督郵、神草、獨搖芝、赤箭脂、定風草、合離草、獨搖、自動草、水洋芋
出處 出自《雷公炮炙論》1.《抱樸子》:獨搖芝,無風自動。其莖大如手指,赤如丹素,葉似莧,其根有大魁如斗,有細者如雞子十二枚,周繞大根之四方,相去丈許,皆有細根如白發以相連。主高山之上,其所生左右無草。
2.《唐本草》:赤箭,此芝類,莖似箭簳,赤色,端有花葉,遠看如箭有羽。根、皮、肉、汁與天門冬同,惟無心脈。去根五、六寸,有十余子衛似芋。其實似苦楝子,核作五、六棱,中肉如面,日暴則枯萎也。得根即生
來源 藥材基源:為蘭科植物天麻的塊莖。
拉丁植物動物礦物名:GasTCMLIBodiaelata Bl.
采收和儲藏:宜在休眠期進行。冬栽的第2年冬季或第3年春季采挖;春栽的當年冬季或第2年春季采挖,收獲時先取菌材,后取天麻、箭麻作藥,白麻和米麻作種。收獲后要及時加工,趁鮮先除去泥砂,按大小分級,水煮,150g以上的大天麻,煮10-15min,100-150g者煮7-10min,100g以下者煮5-8min,等外的煮5min,以能透心為度,煮好后放入熏房,用硫黃熏20-30min,后用文火烘烤,炕上溫度開始以50-60℃為宜,至7-8成干時,取出用手壓扁,繼續上炕,此時溫度應在70℃左右,待天麻全干后,立即出炕。
原形態 天麻,多年生寄生草本,高60-100cm,全株不含葉綠素。塊莖肥厚,肉質,長圓形,長約10cm,直徑3-4.5cm,有不甚明顯的環節。莖圓柱形,黃赤色。葉呈鱗片狀,膜質,長1-2cm,具細脈,下部短鞘狀抱莖。總狀花序頂生,長10-30cm,花黃赤色;花梗短,長2-3mm;苞片膜質,狹披針形或線狀長橢圓形,長約1cm;花被管歪壺狀,口部斜形,基部下側稍膨大,先端5裂,裂片小,三角形;唇瓣高于花被管的2/3,具3裂片,中央裂片較大,其基部在花管內呈短柄狀;合蕊柱長5-6mm,先端具2個小的附屬物;子房倒卵形,子房柄扭轉。蒴果長圓形至長圓狀倒卵形,長約15mm,具短梗。種子多而細小,呈粉末狀,花期6-7月。果期7-8月。
生境分部 生態環境:生于海拔1200-1800m的林下陰濕、腐殖質較厚的地方。
資源分布:分布于吉林、遼寧、河北、陜西、甘肅、安徽、河南、湖北、四川、貴州、云南、西藏等地。
栽培 生物學特性 喜涼爽、濕潤環境,怕凍、怕旱、怕高溫,并怕積水。天麻無根,無綠色葉片,上種子到種子的2年整個生活周期中,除有性期約70d在地表外,常年以塊莖潛居于土中。營養方式特殊,專從侵入體內的蜜密環菌菌絲取得營養,生長發育。宜選腐殖質豐富、疏松肥沃、土壤pH5.5-6.0,排水良好的砂質壤土栽培。
栽培技術 以無性繁殖和有性繁殖交替進行。首先要培養好蜜環菌菌材或菌床。一般闊葉樹都可用來作培養蜜環菌的材料,但以槲、櫟、板栗、栓皮櫟等樹種最好。天麻用塊莖進行繁殖,主要用無明顯頂芽、個體較小的白麻和米麻作種麻,11月至翌年3月為栽種適期,但以11月冬種為好。采用菌材伴栽法或菌床栽培法。可選用室內培育、室外培育、防空洞培育。有性繁殖:天麻種子極小,由胚及種皮組成,無胚乳及其他營養貯備,發芽非常困難。種子萌發階段必須與紫萁小菇一類共生萌發菌建立共生營養關系,種子才能萌發。可采用樹葉菌床法或伴菌播種法播種。
田間管理 主要是防旱、防澇和防凍。
病蟲害防治 塊莖腐爛是由多種原因引起的,要嚴格選擇排水良好的砂壤土栽培;培養菌枝、菌種時,菌種一定要純;加大接菌量,抑制雜菌生長。
性狀 性狀鑒定 塊莖呈長橢圓形,扁縮而稍彎曲,長5-12cm,寬2-6cm,厚0.5-3cm。表面黃白色或淡黃色,微透明,有縱皺及溝紋,并具由點狀斑痕組成的環紋。頂端有紅棕色芽苞(冬麻,俗稱鸚哥嘴),或殘留莖基或莖痕(春麻);底部有圓臍形疤痕。質堅硬,不易折斷,斷面平坦,角質樣,米白色或淡棕色,有光澤,內心有裂隙。氣特異,味甘,微辛。
以質地堅實、沉重,有鸚哥嘴,斷面明亮,無空心者(冬麻)為佳。
顯微鑒定 塊莖橫切面:最外面或可見淺棕色殘留表皮組織。皮層細胞切向處長,靠外側的1至數列細胞壁稍增厚,可見孔。維管束散列,外韌型或周韌型,導管多角形,直徑8-30μm,2至數個成群。薄壁細胞含有多數糖類團塊狀物,有的幾乎充滿胞腔,遇碘液顯暗棕色。有的薄壁細胞含草酸鈣針晶束,針晶長至90μm。
品質標志 《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1995年版規定,本品按干燥品計,天麻素不得少于0.10%。
化學成分 天麻中含量較高的主要成分是天麻甙(gasTCMLIBodin),也稱天麻素,其化學組成為對-羥甲基苯-β-D-吡喃葡萄糖甙(p-hydroxymethylphenyl-β-D-glucopyranoside);另含天麻醚甙(gasTCMLIBodioside),其化學組成為雙-(4-羥芐基)-醚-單-β-D-吡喃葡萄糖甙[bis-(4-hydroxybenzyl)ether-mono-β-D-glucoyranoside]。又含對-羥基苯甲基醇(p-hydroxybenzyl alcohol),對羥基苯甲基醛(p-hydroxybenzaldehyde),4-羥芐基甲醚(4-hydroxybenzyl methylether),4-(4'-羥芐氧基)芐基甲醚[4-(4'-hydroxybenzyloxy)-benzyl methyl ether],雙(4-羥芐基)醚[bis(4-hydroxybenzyl)ether],三[4-(β-D-吡喃葡萄糖氧基)芐基]枸櫞酸酯
藥理作用 1.鎮靜作用:1.1.香莢蘭醇對小鼠自主活動的影響:取小鼠150只,分為50組,每組3只,對照18組,腹腔注射生理鹽水0.2ml/只,給藥32組,分別腹腔注射香莢蘭醇(合成品)200mg/kg及對照藥物香莢蘭素200mg/kg,于給藥后分別于15、30、60、90分鐘按設計的踏板式小鼠活動記錄儀記錄每組小鼠15分鐘的活動數,各給藥組及對照組在不同時間內活動數的均值及抑制百分率和顯著性測驗結果。表明香莢蘭醇及對照藥物香莢蘭素在15-30分鐘左右,自發活動減少最為明顯,呈現鎮靜峰值。
1.2.天麻水劑和蜜環菌發酵液對小鼠自主活動的影響:將小鼠分為10組,每組5只,放入光電記錄小鼠活動箱內,觀察10分鐘內小鼠活動數,給藥組腹腔注射天麻水劑和10g/kg(天麻水劑每1ml相當生藥1g,下同)。發酵液組腹腔注射不同劑量的發酵液(蜜環菌發酵液分別由葡萄糖、果糖和用蔗糖生產右旋醣酐的副產物3種培養基發酵而得,分別以發酵液Ⅰ、Ⅱ、Ⅲ表示。實驗時將發酵液濃縮10倍,給藥,pH=5-6,下同。30分鐘后觀察小鼠活動數,并與對照比較,結果天麻水劑和發酵液對小鼠自主活動均有明顯抑制作用。
1.3.天麻注射液、去天麻甙部分和天麻甙對小鼠自主活動的影響:實驗用每組8只小鼠,分4次記錄,給生理鹽水或藥物30分鐘后,記錄10分鐘內2只小鼠活動數總和,劑量為天麻注射液(天麻原料經水提酵沉后,上清液濃縮至2.5g/ml,下同)10g/kg,去天麻甙部分(天麻注射液經葡聚糖凝膠方法制備而得,下同)20g(相當生藥)/kg,天麻甙25,50,100mg/kg,結果天麻注射液10g/kg和去天麻甙部分20g/kg可減少小鼠的自主活動。天麻甙3種劑量均無作用。
2.對閾下劑量戊巴比妥鈉作用的影響:2.1.天麻水劑和蜜環菌發酵液對戊巴比妥鈉作用的影響:給小鼠腹腔注射戊巴比妥鈉30mg/kg,以小鼠翻正反射消失l分鐘以上為標準,觀察10只動物中入睡動物數,給藥組先腹腔注射不同劑量天麻水劑和蜜環菌發酵液。結果給藥組與對照組比較均有非常顯著差別。
2.2.天麻注射液、上天麻甙部分和天麻甙對戊巴比妥鈉作用的影響:小鼠皮下注射天麻注射液或去天麻甙部分30分鐘后,腹腔注射26-30mg/kg戊巴比妥鈉,以翻正反射消失l分鐘以上為入睡指標,觀察各組翻正反射消失動物數,用X法測定給藥組與對照組之間差異的顯著性。天麻注射液2g/kg,去天麻甙部分5g/kg均可明顯地使小鼠的翻正反射消失,天麻甙則無此作用。
3.對戊巴比妥鈉類藥物睡眠時間的影響:3.1.香莢蘭醇對環己烯巴比妥鈉睡眠時間的影響:小白鼠80只,分成3組,對照組40只,腹腔注射生理鹽水0.2ml/只,香莢蘭醇組20只,腹腔注射200mg/kg香莢蘭素組20只,腹腔注射200mg/kg。均于給藥后30分鐘靜脈注射環己烯巴比妥鈉50mg/kg,香莢蘭醇延長睡眠時間約為對照組的4倍,香莢蘭素延長睡眠時間約為2倍。
3.2.天麻水劑和蜜環菌發酵液對戊巴比妥鈉睡眠時間的影響:每組10只小鼠共15組,由一側腹腔注射天麻水劑10和20g/kg或蜜環菌發酵液,30分鐘后由另一側腹腔注射戊巴比妥鈉50mg/kg。對照組只給戊巴比妥鈉,按翻正反射消失作為睡眠的指標。結果給藥組與對照組有顯著差別。
3.3.天麻注射液、去天麻甙部分和天麻甙對戊巴比妥鈉睡眠時間的影響:皮下注射生理鹽水或藥物30分鐘后,腹腔注射45-50mg/kg戊巴比妥鈉,進行t檢驗。對照組的睡眠時間為66.6±13.7分鐘,天麻注射液與去天麻甙部分20g/kg組睡眠時間分別比對照組延長73%和27%,有顯著差異,P<0.05,而天麻甙組則無影響。
4.抗驚厥作用:4.1.香莢蘭醇和香莢蘭素各300mg/kg腹腔注射兩組小鼠(每組40只),對照組腹腔注射生理鹽水0.2ml/只,30分鐘后每組腹腔注射不同劑量戊四氮(55.4-93.8mg/kg),觀察驚厥現象,測得香莢蘭醇組和香莢蘭素組的CD50分別為84.37±8.55mg/kg和90.42±8.55mg/kg,提高CD50百分率分別為35.5%和45.2%。天麻水劑與蜜環菌發酵液采用與上述類似方法,觀察對抗戊四氮驚厥,亦有相似結果。
4.2.香莢蘭醇和香莢蘭素對抗士的寧驚厥作用不顯著。蜜環菌發酵液對煙堿引起的驚厥亦有對抗作用。兔耳靜脈注射天麻注射液1g/kg或香莢蘭醛40mg/kg,均能提高電擊痙攣的閾值,抑制腦部癲癇樣放電的發展,有效地制止癲癇樣發作。香家蘭醛的作用比天麻注射液顯著。實驗性癲癇豚鼠每日皮下注射天麻50%乙醇浸出物0.2-1g/kg,3-6日,即可制止癲癇發作。每日注射香莢蘭醛0.1-0.2g/kg,5-6日,亦有效果。
5.對小鼠抗缺氧能力影響:小鼠給生理鹽水或天麻制劑15-30分鐘后放入密封瓶內。結果表明,天麻注射液,去天麻甙部分2g/kg均有抗缺氧作用,天麻甙25-200mg/kg未顯示有抗缺氧作用。
6.對心肌攝取86Rb的影響:小鼠給以生理鹽水或藥物30分鐘后,靜脈注射適當濃度86Rb0.1ml/g,靜脈注射速度5秒。30秒后處死小鼠,取出心臟,剪開,將血沖洗干凈,比較給藥組與對照組10mg心肌的計數值。天麻注射液和去天麻甙部分10g/kg能明顯增加心肌對86Rb的攝取,20g/kg作用更強,有明顯的量效關系。天麻甙50-200mg/kg無作用。
7.抗巴豆油鼠耳炎癥的作用:小鼠給藥30分鐘后,一側鼠耳涂2%巴豆油0.05ml,5小時后涂巴豆油的耳朵紅腫達高峰。以涂巴豆油的紅腫耳朵與未涂巴豆油耳朵的重要差表示炎癥的程度,實驗表明天麻注射液和去天麻甙部分有一定的抗炎作用。
8.對免疫功能的影響:8.1.朱荃報道,天麻多糖具有增強機體非特異性免疫和細胞免疫的作用。參照金筠芳等甘蔗多糖免疫活性測定方法,取C57BL小鼠,雌雄兼用,每批同一性別,14-20g,每日腹腔注射天麻多糖125mg/kg,共7日,對照用生理鹽水,第7日給藥后24小時,處死,稱取脾臟與胸腺。結果胸腺明顯增重,具有統計學意義。
按張蘊窮等報道的方法,取雄性C57BL和雌性ICRF小鼠,雌雄兼用,每批同一性別,每日皮下注射l25mg/kg天麻多糖。對照用生理鹽水,共給藥7日,末次給藥后24小時,將5%雞紅血球懸液0.5ml分別注入兩組小鼠的腹腔,按常規方法處理并觀察巨噬細胞的吞噬百分率。
參照中醫研究中藥研究所微生物室免疫組報道的研究豬苓提取物對小鼠免疫功能影響的方法,用雄性C57BL小鼠作為供體鼠(18-22g)。每日腹腔注射天麻多糖12.5mg/kg,對照用生理鹽水,連續9日.第9日后,取天麻多糖組與對照組小鼠脾臟,以無菌生理鹽水制成細胞懸液為供體。另以出生9日的雄性C57BL和雌性ICRF乳鼠為受體鼠,同窩配對。分成3組,第一組不注射脾細胞的無移植組。第二組腹腔注射天麻多糖組,小鼠脾細胞懸液1×10個親代脾細胞。第三組腹腔注射生理鹽水組,小鼠脾細胞懸液1×10個親代脾細胞。3組受體鼠均在接受供體脾細胞懸液注射后第7日處死。稱取脾重,計算脾系數(100×脾重/體重)。按公式計算兩組的刺激指數(SI)。實驗表明天麻多糖具有增加小鼠胸腺重量、提高小鼠腹腔巨噬細胞吞噬功能,增強小鼠移植物抗宿主反應的作用。
8.2.朱麗玲等報道,天麻多糖在組織培養上對水泡性口炎病毒(VSV)有直接抑制作用。又取20-22gC3H/Je純種小鼠,實驗組以天麻多糖懸液12.5mg/只灌胃,每日1次,每次0.4ml/只。對照用蒸餾水,連續7日,然后每只腹腔注射l280Hau/ml新城雞瘟病毒(NDV)0.5ml,6小時后取血,分離血清,用CPE法測定干擾素效價,并以標準干擾素校正。結果實驗組有非常顯著作用(見表23)。用同一品種小鼠,腹腔注射12.5mg/ml濃度的天麻多糖液0.2ml/只,對照用生理鹽水,然后分別于6、12、18、24小時取血,分離血清,與正常血清對照,結果以18小時和24小時產生干擾素的滴變最高(P<0.01)。乙酰天麻素(AG)為天麻素衍生物,在離體中基底動脈條試驗中AG可拮抗5HT和K+(40mmol/L)引起的收縮,陳植和等進一步觀察了AG可拮抗5-HT和K+(40mmol/L)引起的收縮。陳植和等進一步觀察了AG對麻醉犬和兔血液動力學參數的影響。麻醉犬血液動力學實驗:取雜種犬16只,雌雄兼用,體重11.9±SD1.9kg,隨機等分兩組,戊巴比妥鈉30mg/kg,靜脈注射麻醉,用MPU-0.5A壓力換能器測取平均動脈血壓(mAP),用RM-6000型多導生理儀記錄。十二指腸給藥,實驗用20%AG混懸液,對照用生理鹽水。給予AG后的10-60分鐘椎動脈流量增加15-30%(P<0.05,0.01),其作用峰時在30-40分鐘。其它各項動力學參數均無明顯改變。表現為AG選擇性增加椎動脈流量的同時未見任何其它心血管效應。麻醉兔頸內動脈流量和心輸出量實驗:日本種大耳兔24只,雌雄兼用,體重2.2±0.4kg,隨機分為三組,十二指腸給藥,實驗用20%AG混懸液,陽性對照用尼卡的平(250ug/ml),對照用生理鹽水。給予AG后10-60分鐘頸內動脈流量增加24-111%,其作用峰時在40-60分鐘,心輸出量并無明顯改變。生理鹽水組的上述兩項指標均無明顯變化。尼卡的平組在用藥后20-60分鐘,頸內動脈流量增加41-88%,其作用峰時在30-50分鐘,心輸出量在10-40分鐘有輕度增加。從上述實驗提示由于AG脂溶性高,吸收迅速,顯效快,雖對腦血管作用活性不高,但口服幾無毒性,故對腦血管疾病仍有開發價值。
9.含鋅量不同的栽培天麻對大鼠血流動力學的影響:人工栽培天麻的藥理作用與野生天麻相似。南京中醫學院在栽培天麻時旋以微量元素鋅,并根據天麻含鋅量的多少,分別制成天麻A、B、C三種注射液。樣品經水提醇沉,濃縮成含20%天麻生藥注射液。A為一般天麻制劑,含鋅量30ppm。B為增鋅天麻,含鋅100ppm。C為高鋅天麻,含鋅0ppm。D為天麻A加上適量硫酸鋅,使其含鋅總量相當300ppm。實驗用SD大鼠25只,體重214.8±32.3g,雌雄兼用。腹腔注射烏拉坦麻醉,分離兩側頸總動脈,左側插入測血壓管,右側插入心室內壓插管,并分別連接傳感器,將信號輸入動物心功能檢測儀,并與微機相連,待穩定后,進行實時記錄:心率(HR)、收縮壓(SBP)、舒張壓(DBP)、平均動脈壓(MAP)、左室收縮壓(LVSP)、左室舒張壓(LVDP)、左室舒張末期壓(LVEDP)、左室壓最大變化速率(±dp/dtmax)、等容收縮期左室內壓上l的時間常數(T)及HR×MAP×LVET等。大鼠隨機分成兩組,一組按拉丁方設計,分別恒速靜脈注射天麻A、B、C各0.4/100g或硫酸鋅(相當C的含量)。另一組恒速靜脈注射天麻C或D各0.4/100g。給藥后記錄0、0.5、1、1.5、2、3、5、10、15和20分鐘各次數值。結果天麻A與D兩組比較,各指標值無明顯差異(P>0.05);天麻C與D比較,差異非常顯著(<0.01);天麻C與A比較,SBP、DBP、LVSP、+dp/dtmax、-dp/dtmax、MAP×HR×LVET等指標的降低幅度,天麻C均較A大(P<0.01)。延長t-dp/dtmax和T值,C的效應較A強(P<0.01)。維持時間天麻C2分鐘左右,較A(0.5分鐘左右)略長。結果表明,對大鼠血液動力學各參數的作用,天麻C比A強,而D與A之間無明顯差異。天麻A與B比較,B各指標參數介于A和C之間,但經統計學處理,僅DBP、LVSP和MAP×HR×LVET三項參數有明顯差異。天麻C與B各參數的差異非常顯著。表明三種制劑中C的效應最強,B次之,A較弱。含鋅量與效應呈相關性(r=0.9940,P<0.01),提示天麻栽培中結合鋅后,使作用增強,但外加等量鋅并不能增強其作用。
毒性 小鼠腹腔注射天麻浸膏,半數致死量為51.4-61.4g/kg,家兔每天注射天麻稀醇浸劑0.25-lg/kg,可見軟弱少動,食欲大減,體重下降,甚至死亡。如腹腔注射煎劑12g/kg,則有疲困、反應遲鈍、共濟失調、拒食、心跳加快。腦電波出現每秒1-2次的慢波,1例心電圖有T波倒置。12只兔多數在用藥后48小時內死亡。香莢蘭醛副作用較小,靜脈注射40mg/kg或口服1g/kg,動物的一般狀態和心電圖、腦電圖都沒有特殊變化。小鼠腹腔注射,1次給藥香莢蘭醇的半數致死量為891.3±31.7mg/kg。天麻浸膏(每支相當生藥7.14g)雄性小鼠×次腹腔注射的半數致死量為0.43ml/10g,雌鼠半數致死量為0.36ml/10g,相當生藥0.514g/10g。天麻素毒性很小,用dd系雄性小鼠靜脈注射的半數致死量為337mg/kg,灌胃為半數致死量>1000mg/kg,亦有測得灌胃半數致死量>5000mg/kg。動物的亞急性毒性實驗表明,天麻素及甙元對血液紅細胞及血小板、轉氨酶、非蛋白氮、膽固醇等均無影響,心、肝、脾、肺、腎、胃及腸切片未見細胞變性。天麻素及甙元不影響家兔清醒時心律,但心率略減慢。兔腹腔注射天麻水劑12g/kg30分鐘后動物反應遲鈍,繼則出現共濟失調和拒食。5小時后心率增至300次以上,多在48小時內死亡。天麻注射液1g/kg靜脈注射,產生顯著的鎮靜作用,匍伏不動并拒食,但心電和腦電圖均無變化。香莢蘭醛40mg/kg靜脈注射或1g/kg灌胃,動物一般狀態良好,心、腦電圖無改變。小鼠腹腔注射半數致死量946mg/kg,大鼠灌胃半數致死量3000mg/kg。天麻素或對羥基苯甲醛給大及小鼠灌胃14-60日,對血象均無影響,心、肝、腎等重要器官病理學檢查,未見異常改變。 天麻的衍生物乙酰天麻素對小鼠和大鼠胎仔影響的實驗表明,在小鼠和大鼠受胎后第6-15日,灌胃373mg/(kg·日)乙酰天麻素,對胎盤、胎仔鼠體重、性別、外觀、內臟及骨骼發育無明顯影響。小鼠373-149mg/(kg·日),大鼠32.3-64.5mg/(kg·日)分別于受孕后第6-15日灌胃,與對照組比較胎仔未見受到明顯影響和畸形。
鑒別 1.取本品粉末1g,加水10ml,浸泡1h,隨時振搖,濾過。濾液加碘試液2滴,顯紫紅色或酒紅色。(與淀粉區別)2.取本品粉末1g,加45%乙醇10ml,浸泡4h,隨時振搖,濾過。濾液加硝酸汞溶液(取汞1份,加發煙硝酸1份溶解后,加水2份稀釋制成)0.5ml,加熱,溶液顯玫瑰色,并發生黃色沉淀。
3.取本品粉末0.2g,加乙醇10ml,加熱回流1h,濾過。取濾液1ml,置10ml量瓶中,加乙醇稀釋至刻度,搖勻,在270nm±1nm處有最大吸收或出現一肩峰;另取濾液1ml,置25ml量瓶中,加乙醇稀釋至刻度,搖勻,在219-224nm波長范圍內有最大吸收。
4.薄層色譜 本品70%乙醇提取液作供試品溶液,以天麻甙對照品制成對照品溶液。分別吸取二溶液點樣于同一硅膠G薄層板上,用氯仿-甲醇(9:1)展開,10%磷鉬酸乙醇噴霧,110℃烘干,樣品液色譜中在與對照品色譜的相應位置處,在相同的藍色斑點。
炮制 天麻:揀去雜質,大小分檔,用水浸泡至七成透,撈出,稍晾,再潤至內外濕度均勻,切片,曬干。炒天麻:先用文火將鍋燒熱,隨即將片倒入,炒至微黃色為度。煨天麻:將天麻片平鋪于噴過水的表芯紙上,置鍋內,用文火燒至紙色焦黃,不斷將藥片翻動至兩面老黃色為度。
1.《雷公炮炙論》:修事天麻十兩,用蒺藜子一鎰,緩火熬焦熟后,便先安置天麻十兩于瓶中,上用火熬過蒺藜子蓋內,外便用三重紙蓋并系。從已至未時,又出蒺藜子,再入熬炒,準前安天麻瓶內,用炒了蒺藜子于中,依前蓋,又隔一伏時后出。如此七遍,瓶盛出后,用布拭上氣汗,用刀劈,焙之,細銼,單搗。
2.《綱目》:若治肝經風虛,惟洗凈,以濕紙包,于糠火中煨熟,取出切片,酒浸一宿,焙干用。
性味 甘;辛;平;無毒
歸經 肝;脾;腎;膽;心;膀胱經
功能主治 息風止痙;平肝陽;祛風通絡。主急慢驚風;抽搐拘攣;眩暈;頭痛;半身不遂;肢麻;風濕痹痛
用法用量 內服:煎湯,3-10g;或入丸、散、研末吞服,每次1-1.5g。
注意 氣血虛甚者慎服。
各家論述 1.《本草衍義》:天麻,用根,須別藥相佐使,然后見其功,仍須加而用之,人或蜜漬為果,或蒸煮食,用天麻者,深思之則得矣。
2.李杲:肝虛不足者,宜天麻、芎窮勞以補之。其用有四:療大人風熱頭痛,小兒風癎驚悸,諸風麻痹不仁,風熱語言不遂。
3.《綱目》:天麻,乃肝經氣分之藥。《素問》云,諸風掉眩,皆屬于木。故天麻入厥陰之經而治諸病。按羅天益云:眼黑頭旋,風虛內作,非天麻不能治。天麻乃定風草,故為治風之神藥。今有久服天麻藥,遍身發出紅丹者,是其祛風之驗也。
4.《藥品化義》:天麻,氣性和緩,《經》曰,肝苦急,以甘緩之。用此以緩肝氣。蓋肝屬木,膽屬風,若肝虛不足,致肝急堅勁,不能養膽,則膽腑風動,如天風之鼓蕩為風木之氣,故曰諸風掉眩,皆屬肝木,由肝膽性氣之風,非外感天氣之風也,是以肝病則筋急,用此甘和緩其堅勁,乃補肝養膽,為定風神藥。若中風、風癎、驚風、頭風、眩暈,皆肝膽風證,悉以此治。若肝勁急甚,同黃連清其氣。又取其體重降下,味薄通利,能利腰膝,條達血脈,諸風熱滯于關節者,此能疏暢。凡血虛病中之神藥也。
5.《本草新編》:天麻,能止昏眩,療風去濕,治筋骨拘攣癱瘓,通血脈,開竅,余皆不足盡信。然外邪甚盛,壅塞經絡血脈之間,舍天麻又何以引經,使氣血攻補之味,直入于受病之中乎?總之,天麻最能祛外束之邪,逐內避之痰,而氣血兩虛之人,斷不可輕用之耳。
6.《本草正義》:天麻氣味,古皆稱其辛溫,蓋即因于《本草經》之赤箭,而《開寶》、甄權諸家,稱其主諸風濕痹,冷氣癱瘓等證,皆因辛溫二字而來,故視為驅風勝濕,溫通行痹之品。然潔古諸家,又謂其主虛風眩暈頭痛,則平肝息風,適與祛風行痹宣散之法相背。使其果屬辛溫宣散,則用以治虛風之眩暈頭痛,寧不助其l騰而益張其焰?何以羅天益且謂眼黑頭眩,風虛內作,非天麻不能治?從此知果是風寒濕邪之痹著癱瘓等癥,非天麻之所能奏效也。蓋天麻之質,厚重堅實,而明凈光潤,富于脂肪,故能平靜鎮定,養液以息內風,故有定風草之名,能治虛風,豈同誑語。今恒以治血虛眩暈,及兒童熱痰風驚,皆有捷效,故甄權以治語多恍惚,善驚失志,東垣以治風熱,語言不遂,皆取其養陰滋液,而息內風。蓋氣味辛溫之說,本沿赤箭之舊,實則辛于何有,而溫亦虛言。
7.《本經》:主惡氣,久服益氣力,長陰肥健。
8.《別錄》:消癰腫,下支滿,疝,下血。
9.《藥性論》:治冷氣頑痹,癱緩不遂,語多恍惚,多驚失志。
10.《日華子本草》:助陽氣,補五勞七傷,通血脈,開竅。
11.《開寶本草》:六髦罘縭裕鬧?新危,利腰膝,強筋力。
12.張元素:治風虛眩暈頭痛。
13.《本草匯言》:主頭風,頭痛,頭暈虛旋,癲癎強痙,四肢攣急,語言不順,一切中風,風痰。
摘錄 《中華本草》

《中藥學》第十五章 平肝息風藥 >> 天麻

【藥用】本品為蘭科植物天麻的塊莖。
【性味與歸經】甘,微溫。入肝經。
【功效】平肝息風,通絡止痛。
【臨床應用】1.用于頭暈目眩。
天麻為治眩暈的要藥,其功用主要為平肝息風。用治肝陽上亢的眩暈,可與鉤藤、石決明等配伍;如風痰為患引起之眩暈,又可以半夏、白朮、茯苓等配伍同用。
2.用于熱病動風、驚癇抽搐等癥。
天麻雖無清熱之功,卻具有良好的息肝風、定驚搐的作用,為治療肝風內動的要藥。對高熱動風、驚癇抽搐、角弓反張等癥,常與鉤藤、全蝎等配伍同用。
3.用于頭痛,痹痛,肢體麻木等癥。
天麻在古方中有治肝虛頭痛風濕痹痛等癥的記載,如配川芎等以治頭痛,配全蝎、乳香等以治痹痛等。此外,對于肢體麻木、手足不遂,常配當歸、牛膝等,則為臨床所常用。
【處方用名】天麻、明天麻(洗凈,曬干,切片用)、煨天麻(用麩皮同炒后應用)
【一般用量與用法】一錢至三錢,煎服。研末吞服每次三分至五分。
【按語】1.天麻一藥,主要的作用是用于治風。它既能平息肝風,又能驅除風濕,不過,現在臨床上用以平肝鎮痙的居多,為治頭暈常用藥品。
2.《內經》上說:「諸風掉眩,皆屬于肝」。但眩暈之癥有虛實之分,當視具體癥候,辯證應用。因本品之功雖好,稍嫌溫燥,故適用于肝陽上亢所致的頭暈,如夾痰濕者亦為適宜;如屬血虛肝旺引起的頭暈,須配養血柔肝藥如當歸、枸杞、白芍等同用。至于陰虛液少、舌絳胎剝者,則宜滋腎養陰為主,一般不用天麻。
【方劑舉例】天麻丸《普濟方》:天麻、川芎。治偏正頭痛,神昏目花。


《雷公炮炙論》天麻

雷公云∶凡使,勿用御風草,緣與天麻相似,只是葉、莖不同。其御風草根莖斑,葉皆白、有青點。使御風草根,勿使天麻。二件若同用,即令人有腸結之患。
若修事天麻十兩,用蒺藜子一鎰,緩火KT?焦熟后,便先安置天麻十兩于瓶中,上用火KT?過蒺藜子蓋,內外便用三重紙蓋、并系,從巳至未時,又出蒺藜子,再入KT?炒。
準前安天麻瓶內,用炒了蒺藜子于中,依前蓋,又隔一伏時后出,如此七遍。瓶盛出后,用布拭上氣汗,用刀劈,焙之,細銼,單搗然用。


《雷公炮制藥性解》草部中 >> 天麻

味辛,性平無毒,入肝膀胱二經。療大人風熱眩暈,治小兒驚悸風癇,祛諸風麻痹不仁,主癱瘓語言不遂,利腰膝,強筋力,活血脈,通九竅,利周身,療癰腫。濕紙裹煨用,無畏忌,苗名赤箭,主用略同。
按∶天麻去風,故入厥陰。去濕,故入膀胱。真有風濕,功效若神。癰腫之證,濕生熱也,宜亦治之。赤箭用苗,有自表入里之功。天麻用根,有自內達外之理。不宜同劑,反致無功。
雷公云∶凡使勿用銜風草,緣與天麻相似。只是葉莖不同,其銜風草根莖瓣葉皆自有青點,使銜風草根,切勿使天麻,二件誤用,即令人有腸結之患。修事天麻十兩,用蒺藜子一鎰,緩火熬煎,熟后便先安置天麻十兩于甑中,只用火熬過,蒺藜子蓋,內外再用三重紙蓋,并擊,從巳至未時,又出蒺藜子,再入熬炒,存前天麻瓶內,用炒蒺藜子于中,依前蓋。又隔一伏時取出,如此七遍,瓶盛出后,用布拭上氣汗,用刀劈焙之,細銼,單搗。若用銜風草,修事法亦同天麻一般。


《中藥炮制》第七章 植物類·根及根莖類 >> 天麻

『來源』本品為蘭科植物天麻的干燥塊莖。
『常用名』明天麻、赤箭。
『產地』四川、貴州、云南、陜西、湖北等地。
『采收季節』冬春季采挖。
『炮制方法』洗凈灰塵,放盆內用米湯浸泡1天,撈起用清水洗凈,放入鍋內,每斤藥用生姜6片,再加米湯同煮,煮至半干,再用明礬粉3克,放藥內拌勻,以干為度,取出曬至半干,投入缸內,加蓋濕布,每天翻動潤透取出刨片1厘厚陰干。嚴冬季節用烘法,將天麻放微火中烘軟切片。也可用姜汁制法,每斤用姜汁15克,同藥浸1~2天,撈起放甑內蒸1小時,取出攤至七八成干,放缸中潤透,取出切直片1厘厚,陰干。還有用煨法。
『用量』3~9克。
『貯存』裝瓷壇內加蓋,防潮。


《本草衍義》卷十 >> 天麻

天麻用根,須別藥相佐使,然后見其功,仍須加而用之。人或蜜漬為果,或蒸煮食。
用天麻者,深思之則得矣。苗則赤箭也。


《湯液本草》草部 >> 天麻

氣平,味苦。無毒。
《象》云∶治頭風。
《本草》云∶主諸風濕痹,四肢拘攣,小兒風癇驚氣,利腰膝,強筋力。其苗名定風草。


《本草備要》草部 >> 天麻

宣,祛風
辛溫,入肝經氣分。益氣強陰,通血脈,強筋力,疏痰氣。
治諸風眩掉,頭旋眼黑,語言不遂,風濕 (音頑)痹,小兒驚癇(諸風掉眩,皆屬肝木。肝病不能榮筋,故見前癥。天麻入厥陰而治諸疾,肝氣和平,諸疾自瘳)。血液衰少及類中風者忌用(風藥能燥血故也。昂按∶風藥中須兼養血藥,制其燥也。養血藥或兼搜風藥,宣其滯也。古云;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
根類黃瓜,莖名赤箭,有風不動,無風反搖,一名定風草。明亮堅實者佳,濕紙包煨熟,切片,酒浸一宿焙用。


《本草蒙筌》草部上 >> 天麻

味辛、苦,氣平。無毒。春初始生苗葉,仿佛芍藥成叢。中起梗二三尺高,因名赤箭;下發根王瓜般大,此謂天麻。鄆利二州(并屬山東,)山谷俱有。秋月采取,乘潤刮皮。
略煮沸湯,曝干入藥。治小兒風癇驚悸,療大人風熱頭眩。驅濕痹拘攣,主癱瘓蹇滯。通血脈開竅,利腰膝強筋。諸毒癰疽,并堪調愈。
再考赤箭,原號定風。益氣力強陰,下支滿除疝。殺鬼精蟲毒,消惡氣腫癰。
久服增年,輕身肥健。
(謨)按∶《別說》云∶天麻言根,用之有自內達外之理;赤箭言苗,用之有自表入里之功。蓋根則抽苗徑直而上,豈非自內達外乎?苗則結子,成熟而落,反從干中而下,至土而生,又非自表而入里乎?以此而觀,粗可識其內外主治之理也。


《馮氏錦囊秘錄》草部上 >> 天麻

得土之辛味兼感天之陽氣以生,故其味辛氣平無毒,暖浮而升陽也。入足厥陰經。
厥陰為風木之臟,故治一切風癥。揀囫圇肥大者,酒浸一日,夜濕粗紙裹煨,銼片用。
天麻,治小兒風癇驚悸,大人風熱頭眩,驅濕痹拘攣,主癱瘓語塞,疏痰氣通血脈,開竅除風濕,利腰膝強筋,搜風潤燥,益氣強陰,為肝經治風之神劑,有自內達外之功。但雖曰肝虛不足者,以此補之,然系氣分之藥,必血藥佐之。則肝膽性氣內作之風,自可潛息矣。若血虛無風者,不可妄投,益雖不甚燥,畢竟是風藥,能助火耳。
主治(痘疹合參) 療風熱頭眩,治淋痹驚癇,通血脈,開關竅,凡初發熱有前癥者可用。


《醫學入門》治風門 >> 天麻

天麻辛平治麻痹,利膝舒筋仍益氣,治兒驚癇通女血,除疝消癰關竅利。
味大辛而麻辣。無毒。降也,陽也。主諸風濕疾,頭目昏眩,四肢麻痹拘攣,利腰膝,強筋力,久服益氣。
小兒風癇驚悸發搐,女人用之通血脈,兼治寒疝熱毒癰腫。主諸瘡惡氣鬼疰蠱毒,有自內達外之理。苗名赤箭,似箭干而色赤,治性亦同,有自表入里之功,但與御風草相似,誤服令人有結腸之患。堅實者佳,凡使多用,更以他藥佐之乃效。


《證類本草》天麻

(天麻_圖缺)
味辛,平,無毒。主諸風濕痹,四肢拘攣,小兒風癇驚氣,利腰膝,強筋力。久服益氣,輕身長年。生鄆州、利州、泰山、嶗山諸山。五月采根,曝干。
葉如芍藥而小,當中抽一莖,直上如箭稈。莖端結實,狀若續隨子。至葉枯時,子黃熟。
其根連一、二十枚,猶如天門冬之類。形如黃瓜,亦如蘆菔,大小不定。彼人多生啖,或蒸煮食之。今多用鄆州者佳。(今附)臣禹錫等謹按別注又云∶主諸毒惡氣,支滿,寒疝,下血,今處處有之。時人多用焉。莖似箭稈,赤色。故莖名赤箭也。藥性論云∶赤箭脂,一名天麻,又名定風草。味甘,平。能治冷氣 痹,攤緩不遂,語多恍惚,多驚失志。陳藏器云∶天麻,寒。主熱毒癰腫。搗莖、葉敷之,亦取子作飲,去熱氣。生平澤。似馬鞭草,節節生紫花,花中有子,如青葙子。日華子云∶味甘,暖。助陽氣,補五勞七傷,鬼疰蠱毒,通血脈開竅,服無忌。
圖經曰∶天麻,生鄆州、利州、泰山、嶗山諸山,今京東、京西、湖南、淮南州郡亦有之。
春生苗,初出若芍藥。獨抽一莖直上,高三、二尺,如箭稈狀,青赤色,故名赤箭脂。莖中空,根據半以上,貼莖微有尖小葉。梢頭生成穗,開花,結子如豆粒大。其子至夏不落,卻透虛入莖中,潛生土肉。其根形如黃瓜,連生一、二十枚,大者有重半斤或五、六兩。其皮黃白色,名白龍皮,肉名天麻。二月、三月、五月、八月內采。初取得,乘潤刮去皮,沸湯略煮過,曝干收之。蒿山、衡山人或取生者蜜煎作果食之,甚珍。
雷公云∶凡使,勿用御風草,緣與天麻相似,只是葉、莖不同。其御風草根、莖,葉皆白有青點。使御風草根,勿使天麻。二件若同用,即令人有腸結之患。修事天麻十兩,用蒺藜子一鎰,緩火熬焦熟后,便先安置天麻十兩于瓶中,上用火熬過蒺藜子蓋內,外便用三重紙蓋并系,從巳至未時,又出蒺藜子,再入熬炒,準前安天麻瓶內,用炒了蒺藜子于中,根據前蓋。又隔一伏時后出。如此七遍,瓶盛出后,用布拭上氣汗,用刀劈,焙之,細銼,單搗。然用御風草,修事法亦同天麻。別說云∶謹按赤箭條下所說甚詳,今就此考之,尤為分明。詳此《圖經》之狀,即赤箭苗之未長大者。二說前后自不同,則所為紫花者,又不知是何物也。若根據赤箭條后用之為是。
衍義曰∶天麻,用根,須別藥相佐使,然后見其功,仍須加而用之。人或蜜漬為果,或蒸煮


《顧松園醫鏡》草部 >> 天麻

〔辛平,入肝經。酒浸煨熟焙干。〕治風痰,定眩暈。〔諸風掉眩,皆屬于肝。東垣言∶目黑頭旋,風痰內作,非此不能除。為治風神藥,頭風頭痛亦用之也。〕療四肢濕痹麻木,〔風藥能勝濕也。〕醫小兒風癇驚風。〔小兒發癇,或因風邪,或因驚駭入肝,定風消痰則安矣。〕雖不甚燥,畢竟風劑助火,若火炎頭暈,血虛頭痛等癥咸忌。。


《本草求真》驅風 >> 天麻

(山草)宣散肝經氣郁虛風
天麻(專入肝)。辛平微溫無毒。性升屬陽。為肝家氣分定風藥。蓋諸風眩掉。皆屬肝木。肝郁不能榮筋。故見頭旋眼黑。語言不遂等癥。天麻乃辛平之味。能于肝經通脈強筋。疏痰利氣。辛而不燥。得氣之平。則肝虛風作。自爾克治。故又名為定風草。若久服則遍身發出紅斑。是之驗也。是以小兒驚癇。亦用此味以治。若使肝虛在血。癥見口干便閉及犯類中等癥者。切不宜服。以其辛能燥血者故耳。(血燥須用養血之劑。則風不除而自去矣。古云。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根類黃瓜。莖名赤箭。有風不動。無風反搖。明亮結實者佳。濕紙包裹。熟切片。酒浸一宿焙用。


《本草新編》天麻

天麻,味辛、苦,氣平,無毒。入肺、脾、肝、膽、心經。能止昏眩,療風去濕,治筋骨拘攣癱瘓,通血脈,開竅,余皆不足盡信。此有損無益之藥,似宜刪去。然外邪甚盛,壅塞于經絡血脈之間,舍天麻又何以引經,使氣血攻補之味,直入于受病之中乎。故必須備載。但悉其功用,自不致用之之誤也。總之,天麻最能祛外來之邪,逐內閉之痰,而氣血兩虛之人,斷不可輕用耳。(〔批〕天麻舉世□□□□□□□□□□也。)
或問天麻世人多珍之,何先生獨戒人以輕用乎?曰∶余戒人輕用者,以天麻實止可怯邪。
無邪之人用之,未有不受害者也。余所以言其功,又示其過,慮世之誤用以損人也。


《本經逢原》山草部 >> 天麻

《本經》名離母,一名定風草,莖名赤箭
辛平微溫,無毒。濕紙裹煨熟,切片用。
《本經》主殺鬼精物,蠱毒惡氣。久服益氣力,長陰肥健。
發明 天麻味辛濃濃,性升,屬陽,為肝家氣分藥。故肝虛不足,風從內生者,天麻、芎以補之。諸風掉眩,眼黑頭旋,風虛內作,非天麻不治。小兒驚痰風熱,服天麻即消。
天麻乃定風草,久服則遍身發出紅斑,是驅風之驗也。按∶天麻性雖不燥,畢竟風劑,若血虛無風,火炎頭痛,口干、便閉者,不可妄投。《本經》言殺鬼精物蠱毒惡氣者,以其能定風、鎮八方之邪氣也。久服益氣力、長陰肥健者,其性屬陽,陽生則陰長也。


《本草從新》山草類 >> 天麻

宣、祛風.
辛溫.入肝經氣分.通血脈.疏痰氣.治諸風眩掉.頭旋眼黑.語言不遂.風濕 痹.小兒驚癇.(諸風眩掉、皆屬肝木、肝病不能榮筋、故見前證、天麻入厥陰而治諸疾、肝氣和平、諸疾自瘳.)血液衰少.及非真中風者.忌用.(風藥能燥血故也、按風藥同養血藥用、制其宣其滯也、古云∶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根類王瓜.莖名赤箭.明亮堅實者佳.濕紙包.煨熟.切片.酒浸一宿.焙.子名還筒子.定風補虛.


《得配本草》草部(山草類五十種) >> 天麻

即赤箭,一名定風草。
辛,溫。入足厥陰經氣分。止風虛眩暈,通血脈九竅。治癇定驚,治風疏痰,有自內達外之功。配川芎,治肝虛頭痛。(肝氣喜暢。)配白術,去濕。
用蒺藜子同煮,去子,以濕紙包煨熟,取出切片,酒浸一宿,焙干用。
肝虛則勁,膽不滋養,則風動于中,此肝膽性氣之風,非外感天氣也。天麻定肝膽之內風。
但血虛者,畏其助火,火熾則風益勁。宜于補血之劑,加此為使,然亦不可久用,多則三四服而止。


《軒岐救正論》天麻

天麻氣微辛.味甘平.質堅潤而沉.療諸風.主足厥陰經.而本經謂能益氣力.長陰肥健大明子亦云補五癆七傷.助陽氣.鄧才雜興方取為益氣固精要藥羅天益曰眼黑頭眩.風虛內作.非天麻不能治據此則天麻何啻治風尚為足少陰腎經滋補之劑味此風虛內作四字可知本虧致病.補助力優.豈羌活防風獨活荊芥諸辛燥傷陰之物.所能比擬萬一哉.余每用以療產后諸虛劇癥.及遺精失血.與挾虛傷寒頭痛.往往奏奇.世人奈何僅以風藥目之.是未悉乎天地造化.萬物得氣之粹者之蘊矣.


《本草便讀》山草類 >> 天麻

天麻(圖缺)
定虛風.理眩暈.因有有風不動之稱.達肝臟.味辛溫.當知質燥偏陽之品.(天麻其根如大芋.旁有小子十余枚.離大魁數尺.周環衛之.其莖獨枝.如箭葉生其端.有風不動.無風反搖.故一名定風草.獨入肝經.能治一切虛風眩暈之證.凡水虧肝虛陽虛土敗者.易生內風.天麻能定內風.而不能散外風.又非羌防等可同日語也.此物同補藥則治虛風.同散藥則治外風.總之一切諸風.皆可賴以鎮定.既不能發散.又不能滋補.但天麻之性辛甘而溫.升也陽也.獨入肝經氣分.為定風之主藥.不特陰虛之風可用.即陽虛之風亦可用.內風可定.外風亦可定.各隨佐使而立功耳.)


《本草經解》考證 >> 天麻

本經主殺鬼精物.治蠱毒惡氣.久服益氣力.長陰肥健.解要所主.乃開寶也.


《增廣和劑局方藥性總論》中品之下 >> 天麻

味辛,平,無毒。主諸風濕痹,四肢拘攣,小兒風癇驚氣,利腰膝,強筋力。《藥性云∶能治冷氣 痹,癱緩不遂,語多恍惚、多驚失志。陳臟器云∶主熱毒癰腫,搗莖葉亦取子作飲,去熱毒。日華子云∶助陽氣,補勞傷,鬼疰,蠱毒,通血脈,開竅。


《本草擇要綱目》天麻

【氣味】
辛溫無毒.乃肝經氣分之藥.陰中之陽也.
【主治】
風痰眩暈頭痛.療小兒風癇驚悸.麻痹不仁.


《本草撮要》草部 >> 天麻

味辛.入足厥陰足陽明經.功專通關透節.泄濕除風.得川芎補肝.得白術去濕.子名還筒子.定風補虛.血液衰少及非真中風者忌用.莖名赤箭.又名定風草.


《外科全生集》諸藥法制及藥性 >> 天麻

酒浸透,以粗紙粘余酒裹煨,切片焙用。治風濕四肢拘攣,助陽通血脈,利腰膝強筋,頭風眩暈。


《藥性切用》草部(山草類) >> 天麻

味辛性溫,入肝經氣分。諸風掉眩,頭旋眼黑,屬風痰滯伏者,非此不除。濕紙包,熟用。子名還筒子,能定風益虛。若血液衰少,非真有風邪者,忌用。


《藥鑒》天麻

氣平,味苦辛,無毒。治小兒風癇驚悸,療大人風熱頭眩。驅濕痹拘攣,主癱瘓蹇滯。
通血脈開竅,利腰膝強筋。痘毒可解,癰疽堪愈。何者?蓋痘毒癰疽,俱自臟腑而達之表也,此劑有自內而達外之理,苦以制熱,固矣,然熱從何處出也,又有辛以散毛竅,使風熱之毒悉從毛竅中出也。


《珍珠囊補遺藥性賦》主治指掌 >> 天麻

其苗名定風草
天麻,味辛平性溫無毒。降也,陽也。其用有四∶療大人風熱頭眩;治小兒風癇驚悸;祛諸風麻痹不仁;主癱瘓語言不遂。


《本草圖經》天麻

天麻(圖缺),生鄆州、利州、泰山、嶗山、諸山,今京東、京西、湖南、淮南州郡亦有之。春生苗,初出若芍藥,獨抽一莖直上,高三、二尺,如箭桿狀,青赤色,故名赤箭脂;莖中空,依半以上,貼莖微有尖小葉;梢頭生成穗,開花結子,如豆粒大;其子至夏不落,卻透虛入莖中,潛生土內;其根形如黃瓜,連生一、二十枚,大者有重半斤,或五、六兩,其皮黃白色,名白龍皮。肉名天麻。二月、三月、五月、八月內采。初取得,乘潤利去皮,沸湯略煮過,曝干收之。嵩山、衡山人,或取生者蜜煎作果食之,甚珍。


《藥籠小品》天麻

辛溫。
入肝氣分。
通血脈,疏痰氣。
治諸風眩掉,語言蹇滯,風濕群痹,小兒驚癇。
此燥血之品,非真中風忌用。


《玉楸藥解》草部 >> 天麻

味辛,微溫,入足厥陰肝經。通關透節,瀉濕除風,治中風痿痹癱瘓、腰膝牽強、手足拘攣之證,兼消壅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