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藥材 > 五味子

五味子

《中國藥典》五味子

圖片 五味子 五味子 五味子 五味子
拼音 Wǔ Wèi Zǐ
英文名 FRUCTUS SCHISANDRAE CHINENSIS
別名 北五味子、遼五味子
來源 本品為木蘭科植物五味子Schisandra chinensis (Turcz.)Baill.或華中五味子Schisandra sphenanthera Rehd. et Wils.的干燥成熟果實。前者習稱“北五味子”,后者習稱“南五味子”。秋季果實成熟時采摘,曬干或蒸后曬干,除去果梗及雜質。
性狀 北五味子:呈不規則的球形或扁球形,直徑5~8mm。表面紅色、紫紅色或暗紅色,皺縮,顯油潤,有的表面呈黑紅色或出現“白“白霜”。果肉柔軟,種子1~2,腎形,表面棕黃色,有光澤,種皮薄而脆。果肉氣微,味酸;種子破碎后,有香氣,味辛、微苦。
南五味子:粒較小,表面棕紅色至暗棕色,干癟、皺縮、果肉常緊貼種子上。
鑒別 (1)本品橫切面:外果皮為 1列方形或長方形細胞,壁稍厚,外被角質層,散有油細胞;中果皮薄壁細胞 10 余列,含淀粉粒,散有小型外韌型維管束;內果皮為1 列小方形薄壁細胞。種皮最外層為1 列徑向延長的石細胞,壁厚,紋孔及孔溝細密;其下為數列類圓形、三角形或多角形石細胞,紋孔較大;石細胞層下為數列薄壁細胞,種脊部位有維管束;油細胞層為 1列長方形細胞,含棕黃色油滴;再下為 3~5 列小形細胞;種皮內表皮為1 列小細胞,壁稍厚,胚乳細胞含脂肪油滴及糊粉粒。
粉末暗紫色。種皮表皮石細胞表面觀呈多角形或長多角形,直徑18~ 50 μm,壁厚,孔溝極細密,胞腔內含深棕色物。種皮內層石細胞呈多角形、類圓形或不規則形,直徑約至83μm,壁稍厚,紋孔較大。果皮表皮細胞表面觀類多角形,垂周壁略呈連珠狀增厚,表面有角質線紋;表皮中散有油細胞。中果皮細胞皺縮,含暗棕色物,并含淀粉粒。
(2)取本品粉末1g,加氯仿20ml,加熱回流30分鐘,濾過,濾液蒸干,殘渣加氯仿1ml使溶解,作為供試品溶液。另取五味子對照藥材1g,同法制成對照藥材溶液。再取五味子甲素對照品,加氯仿制成每1ml含1mg的溶液,作為對照品溶液。照薄層色譜法(附錄Ⅵ B)試驗,吸取上述三種溶液各2μl,分別點于同一硅膠GF254 薄層板上,以石油醚(30~60℃)-甲酸乙酯-甲酸(15:5:1)的上層溶液為展開劑,展開,取出,晾干,置紫外光燈(254nm)下檢視。供試品色譜中,在與對照藥材和對照品色譜相應的位置上,顯相同顏色的斑點。
含量測定 照高效液相色譜法(附錄Ⅵ D)測定。
色譜條件與系統適用性試驗 用十八烷基硅烷鍵合硅膠為填充劑;甲醇-水(13:7)為流動相;檢測波長為250nm。理論板數按五味子醇甲峰計算應不低于2000。
對照品溶液的制備 取五味子醇甲對照品15mg,精密稱定,置50ml量瓶中,用甲醇溶解并稀釋至刻度,搖勻,即得(每1ml含五味子醇甲0.3mg)。
供試品溶液的制備 取本品粉末(過三號篩)約0.25g,精密稱定,置20ml量瓶中,加甲醇約18ml,超聲處理(功率250W,頻率20kHz)20分鐘,取出,加甲醇至刻度,搖勻,濾過,即得。
測定法 分別精密吸取對照品溶液與供試溶液各10μl,注入液相色譜儀,測定,即得。
本品含五味子醇甲(C24H32O7)不得少于0.40%。
炮制 五味子: 除去雜質。用時搗碎。
醋五味子:取凈五味子,照醋蒸法(附錄Ⅱ D)蒸至黑色。用時搗碎。表面烏黑色,油潤,稍有光澤。果肉柔軟,有黏性。種子表面棕紅色,有光澤。
性味 酸、甘,溫。
歸經 歸肺,心、腎經。
功能主治 收斂固澀,益氣生津,補腎寧心。用于久嗽虛喘,夢遺滑精,遺尿尿頻,久瀉不止,自汗,盜汗,津傷口渴,短氣脈虛,內熱消渴,心悸失眠。
用法用量 1.5~6g。
貯藏 置通風干燥處,防霉。
摘錄 《中國藥典》

《中藥大辭典》五味子

拼音 Wǔ Wèi Zǐ
別名 菋、荎蕏(《爾雄》),玄及(《吳普本草》),會及(《別錄》),五梅子(《遼寧主要藥材》)。
出處 《本經》
來源 為木蘭種植物五味子果實。霜降后果實完全成熟時采摘,揀去果枝及雜質,曬干;貯藏干燥通風處,防止霉爛、蟲蛀。
原形態 五味子,又名:面藤、山花椒。
落葉木質藤本,長達8米。莖皮灰褐色,皮孔明顯,小枝褐色,稍具棱角。葉互生,柄細長;葉片薄而帶膜質;卵形、闊倒卵形以至闊橢圓形,長5~11厘米,寬3~7厘米,先端尖,基部楔形、闊楔形至圓形,邊緣有小齒牙,上面綠色,下面淡黃色,有芳香。花單性,雌雄異株;雄花具長梗,花被6~9,橢圓形,雄蕊5,基部合生;雌花花被6~9,雌蕊多數,螺旋狀排列在花托上,子房倒梨形,無花柱,受粉后花托逐漸延長成穗狀。漿果球形,直徑5~7毫米,成熟時呈深紅色,內含種子1~2枚。花期5~7月。果期8~9月。
生境分部 生于陽坡雜木林中,纏繞在其他植物上。分布東北、華北、湖北、湖南、江西、四川等地。
性狀 干燥果實略呈球形或扁球形,直徑5~8毫米。外皮鮮紅色,紫紅色或暗紅色。顯油潤,有不整齊的皺縮。果內柔軟,常數個粘連一起;內含種子1~2枚,腎形,棕黃色,有光澤,堅硬,種仁白色。果肉氣微弱而特殊,味酸。種子破碎后有香氣,味辛而苦。以紫紅色、粒大、肉厚、有油性及光澤者為佳。
主產遼寧、吉林、黑龍江、河北等地,商品習稱"北五味子"。
化學成分 含五味子素 (schizandrin)、脫氧五味子素(de-oxyschizandrin)、新一味子素(neoschizandrin)、五味子醇(schizan-drol)、五味子酯(schisantherin,gomisin)、A、B、C、D、E、F、G、H、J、K1、K2、K3、L1、L2、M1、M2、N2,O,R等。
藥理作用 可提高正常人和眼病患者的視力以及擴大視野;對聽力也有良好影響,述可提高皮膚感受器的辨別力。
炮制 五味子:篩凈灰屑,除去雜質,置蒸籠內蒸透,取出曬干。酒五味子:取揀凈的五味子,加黃酒拌勻,置罐內,密閉,隔水蒸之,待酒吸盡,取出,曬干。此外尚有用蜜蒸、醋蒸者,方法與酒蒸同(五味子每100斤用黃酒20斤,或用蜂蜜30斤,或用米醋15斤)。
《雷公炮炙論》:"凡用(五味子)以銅刀劈作兩片,用蜜浸蒸,從巳至申,卻以漿浸二宿,焙干用。"
性味 酸,溫。
①《本經》:"味酸,溫。"
②《別錄》:"無毒。"
③《唐本草》:"皮肉甘酸,核中辛苦,都有咸味。"
④《長沙藥解》:"味酸微苦咸,氣澀。"
歸經 入肺、腎經,
①《湯液本草》:"入手太陰,足少陰經。"
②《綱目》:"入肝、心。"
功能主治 斂肺,滋腎,生津,收汗,澀精。治肺虛喘咳,口干作渴,自汗,盜汗,勞傷羸瘦,夢遺滑精,久瀉久痢。
①《本經》:"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羸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
②《別錄》:"養五臟,除熱,生陰中肌。"
③《日華子本草》:"明目,暖水臟,治風,下氣,消食,霍亂轉筋,痃癖奔豚冷氣,消水腫,反胃,心腹氣脹,止渴,除煩熱,解酒毒,壯筋骨。"
④李杲:"生津止渴。治瀉痢,補元氣不足,收耗散之氣,瞳子散大。"
⑤王好古:"治喘咳燥嗽,壯水鎮陽。"
⑥《本草蒙筌》:"風寒咳嗽,南五味為奇,虛損勞傷,北五昧最妙。"
⑦《本草通玄》:"固精,斂汗。"
(1)斂肺止咳:用于肺腎兩虛之虛咳、氣喘,常與補腎藥合用。
(2)澀精止瀉:用于遺精、久瀉。治遺精常配桑螵蛸、煅龍骨;治久瀉常配肉豆蔻、芡實。
(3)生津斂汗:用于陰液不足之口干渴、盜汗,常配麥冬、生牡蠣。
(4)凡一切氣血耗散之休克、虛脫,皆可配補藥用之。
用法用量 內服:煎湯,0.5~2錢;或入丸、散。外用:研末摻或煎水洗。
注意 外有表邪,內有實熱,或咳嗽初起、痧疹初發者忌服。
①《本草經集注》:"蓯蓉為之使。惡萎蕤。勝烏頭。"
②《本草經疏》:"痧疹初發及一叨停飲,肝家有動氣,肺家有實熱,應用黃芩瀉熱者,皆禁用。"
③《本草正》:"感寒初嗽當忌,恐其斂束不散。肝旺吞酸當忌,恐其助木傷土。"
復方 ①治肺經感寒,咳嗽不已:白茯苓四兩,甘草三兩,干姜三兩,細辛三兩,五味子二兩半。上為細末。每服二錢,水一盞,煎至七分,去滓,溫服,不以時。(《雞峰普濟方》五味細辛湯)
②治嗽:大罌粟殼(去瓤擘破,用白餳少許入水,將殼浴過令凈,炒黃色)四兩,五味子(新鮮者,去梗,須北方者為妙)二兩。上為細末,白餳為丸,如彈子大。每服一丸,水一盞,捺破,煎六分,澄清,臨睡溫服,不拘時候。(《衛生家寶方》五味子丸)
③治痰嗽并喘:五味子、白礬等分。為末。每服三錢,以生豬肺炙熟,蘸末細嚼,白湯下。(《普濟方》)
④治肺虛寒:五味子,方紅熟時,采得,蒸爛、研濾汁,去子,熬成稀膏。量酸甘入蜜,再上火待蜜熟,俟冷,器中貯,作湯,時時服。(《本草衍義》)
⑤治熱傷元氣,肢體倦怠,氣短懶言,口干作渴,汗出不止;或濕熱火行,金為火制,絕寒水生化之源,致肢體痿軟,腳欹眼黑:人參五錢,五味子、麥門冬各三錢。水煎服。(《千金方》生脈散)
⑥治虛勞羸瘦,短氣,夜夢,骨肉煩痛,腰背痰痛,動輒微喘:五味子二兩,續斷二兩,地黃一兩,鹿茸一兩(切片,酥炙),附子一兩(炮,去皮臍)。上為末,酒糊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鹽湯下。(《衛生家寶方》五味子丸)
⑦治夢遺虛脫:北五味子一斤,洗凈,水浸一宿,以手按去核,再用溫水將核洗取余味,通用布濾過,置砂鍋內,入冬蜜二斤,慢火熬之,除砂鍋斤兩外,煮至二斤四兩成膏為度。待數日后,略去火性,每服一、二匙,空心白滾湯調服。(《醫學入門》:五味子膏)
⑧治腎泄:五味子二兩(揀),吳茱萸半兩(細粒綠色者)。上二味同炒香熟為度,細末。每服二錢,陳米飲下。(《本事方》五味子散)
⑨治白濁及腎虛,兩腰及背脊穿痛:五味子一兩,炒赤為末,用醋糊為丸,醋湯送下三十丸。瀉,用蘄艾湯吞下。(《經驗良方》五味子丸)
⑩治爛弦風眼:五味子、蔓荊子,煎湯頻洗之。(《談野翁試驗方》)
⑾治瘡瘍潰爛,皮肉欲脫者:五味于炒焦,研末,敷之,可保全如故。(《本草新編》)
臨床應用 ①治療無黃疸型傳染性肝炎
據102例觀察,有效率為85.3%,其中基本治愈(治愈、顯效)率占76.4%。尤其對癥狀隱匿、肝氣郁結及肝脾不和三型效果較好。五味子粉對傳染性肝炎有較明顯的降低谷丙轉氨酶的作用,且奏效較快,無明顯副作用,適用類型較多。低酶型(300單位以下)病例的基本治愈率可達84.2%,平均服藥10.1天即能見效;高酶型(500單位以上)及中酶型(300~500單位)的基本治愈率分別為71.4%和72%,平均服藥時間為23.6天及25.2天。但谷丙轉氨酶恢復正常后,如停藥過早常引起反跳現象,因此療程長短須因病而異,原則上谷丙轉氨酶恢復正常后仍宜服藥2~4周,以鞏固療效。少數病例服藥后,谷丙轉氨酶降至一定水平即穩定不動,或治療效果不明顯,可加大劑量,仍可能促使谷丙轉氨酶降至正常。用法:將五味子烘干、研末,過80~100目篩。成人每次1錢,日服3次,30天為一療程。亦可制成蜜丸服。
②治療急性腸道感染
取北五味子10斤,水煎2~4小時,去渣加紅糖3斤,濃縮成5000毫升。一般每日服兩次,重者3次,每次50毫升,小兒酌減。治療急性菌痢33例(其中8例靜滴1~3次氯霉素,3例用1~2次四環素,1例加用激素,20例配合補液),結果29例痊愈,3例明顯有效,1例死亡;中毒性消化不良21例(14例補液,5例加用氯霉素),結果除1例死亡外,均治愈:急性腸炎10例(4例補液),均治愈。服藥后91.1%的病例在1~4天退熱;82.7%的患者在1~4天內大便陰轉。五味子對急性腸道感染具有退燒斂汗、生津止瀉作用,故能奏效。
③治療神經衰弱
能使患者失眠、頭痛、頭暈、眼花,及心跳、遺精等癥狀消失或改善,從而恢復健康。據73例觀察結果:痊愈43例(68.9%),好轉13例(17.81%),治療中斷16例(21.20%),無效1例(1.34%)。制劑、劑量:取五味子40克,浸入50%的酒精20毫升中,每日振蕩一次,10天后過濾;殘渣再加同量酒精浸泡10天過濾。兩次濾液合并,再加等量蒸餾水即可服用。成人每日3次,每次2.5毫升,一個療程總量不超過100毫升。亦可將五味子浸泡于燒酒中1個月,制成40%酊劑服用,每次2.5毫升加水7.5毫升,每日2次,連服2周或1個月。
④治療潛在型克山病
40%五味子酊,日服三次,每次30滴或2毫升。10天為一療程,可連用2~3個療程。服藥后多次開水。8例(其中確診者4例,懷疑為克山病潛在型者4例)患者經一療程觀察,心跳、氣短、頭暈等自覺癥狀均改善或消失;心律不齊均有改善,心尖區雜音半數好轉,血壓偏低者亦有恢復,而心界與脈搏在治療后無明顯改善;部分病例的心電圖變化亦恢復正常。治療間隔一個月后,病人均能參加一般體力勞動,未見病情惡化。
此外,曾有報道用五味子酊治療1例綠膿桿菌性膀胱炎獲得效果,細菌學及臨床癥狀經12天后達到痊愈標準。
備注 五味子商品中尚有一種"南五味子",又稱"西五味子",主要為植物華中五味子(參見"血藤"條)的果實。其果粒較小,紅色,皮發抱,肉較薄,品質較差。產四川、湖北、陜西,山西、云南等地。
摘錄 《中藥大辭典》

《中華本草》五味子

拼音 Wǔ Wèi Zǐ
別名 (艸味)、(艸至)(艸豬)、玄及、會及、五梅子、山花椒
出處 出自《神農本草經》。
1.《雷公炮炙論》:(五味子)凡小顆皮皺泡者,有白色鹽霜一重,其味酸咸苦辛甘味全者真也。
2.《綱目》:五味,今有南北之分,南產者色紅,北產者色黑。入滋補藥,必用北產者乃良。亦可取根種之,當年就旺,若二月種子,次年乃旺,須以架引之。
來源 藥材基源:為五味子科植物五味子或華中五味子的果實。
拉丁植物動物礦物名:1.Schisandra chinenesis(Turcz.) Baill.[Kadsura chinensis TurCZ.」2.Schisandra sphenanthera Rehd.et WilS.
采收和儲藏:栽后4~5年結果,在8月下旬~10月上旬,果實呈紫紅色時,隨熟隨收,曬干或陰干。遇雨天可用微火炕干。
原形態 1.落葉木質藤本。幼枝紅褐色,老枝灰褐色,稍有棱角。葉柄長2-4.5cm;葉互生,膜質;葉片倒卵形或卵狀橢圓形,長5-10cm,寬3-5cm,先端急尖或漸失,基部楔形,邊緣有腺狀細齒,上面光滑無毛,下面葉脈上幼時有短柔毛。花多為單性,雌雄異株,稀同株,花單生或叢生葉腋,乳白色或粉紅色,花被6-7片;雄蕊通常5枚,花藥聚生于圓柱狀花托的頂端,藥室外側向開裂;雌蕊群橢圓形,離生心皮17-40,花后花托漸伸長為穗狀,長3-10cm。小漿果球形,成熟時紅色。種子1-2,腎形,淡褐色有光澤。花期5-6月,果期8-9月。
2.落葉藤本。老枝灰褐色,皮孔明顯,小枝紫紅色。葉互生,紙質;葉柄長1-3cm,帶紅色;葉片倒卵形、寬卵形或倒卵狀長橢圓形,通常最寬處在葉的中部以上,長4-10cm,寬3-6cm,先端短尖或漸尖,基部楔形或圓形,邊緣有疏生波狀細齒,上面綠色,下面淡綠色,側脈4-6對,網脈較明顯。花單性,雌雄異株,花橙黃色,直徑1.2cm,單生或1-3朵簇生于葉腋,花梗細,長2-4cm,花被5-8,排成2-3輪;雄蕊10-19,著生于倒卵形的花托上,花絲短,花藥先端平截;雌蕊群近球形,心皮30-50。果序長3.5-10cm,小漿果球形,成熟后鮮紅色。種子2,腎形,長約3mm,種皮在脊背上有少數瘤狀點。花期4-6月,果期8-9月。
生境分部 生態環境:1.生于海拔1500m以下的向陽山坡雜林中、林緣及溪旁灌木中。
2.生于600-2400m的密林中或溪溝邊。
資源分布:1.分布于東北、華北及河南等地。
2.分布于山西、陜西、甘肅、江蘇、浙江、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四川、貴州、云南等地。
栽培 生物學特性 喜陰涼濕潤氣候,耐寒,不耐水浸,需適度蔭蔽,幼苗期尤忌烈日照射。以選疏松、肥沃、富含腐殖質的壤土栽培為宜。
栽培技術 用種子、壓條和打插繁殖,以種子繁殖為主。8~9月取成熟果實用清水浸泡,搓去果肉,除去癟粒,用清水浸泡5~7d,隔Zd換水1次,浸泡后,撈出種子與2~3倍的濕砂混勻進行低溫砂藏處理,翌年5~6月裂口。條播或撒播。條播行距10cm,覆土1.5-3cm。每平方米播種量30g左右。播種后需搭1~1.5cm高棚,上面用草簾遮蔭,遇旱時澆水,保持土壤濕度30%~40%,幼苗長出2~3片真葉時可撤去遮蔭簾。并要經常除草,翌春即可定植。行株距120cmx50cm,挖深30~35cm、直徑30cm的穴,每穴1株。
田間管理 栽后要經常灌水,保持土壤濕潤,每年追肥1~2次,第1次在展葉前進行;第2次在開花后進行,均施腐熟的農家肥料。移栽后第2年搭架,引蔓上架,每年應進行剪枝3次,春剪,在枝條前發前,應剪去過密果枝和枯枝;夏剪,一般在5月上、中旬至8月上、中旬,剪去基生枝、膛枝、重疊枝、病蟲枝等,同時對過密的新生枝也需進行疏剪或短截;秋剪,在落葉后進行,主要剪掉夏剪后的基生枝。不論何時剪枝,都應選留2-3條營養枝,作為主枝,并引蔓上架。在生育期要及時松土、除草,入冬前還應在基部培土越冬。
病蟲害防治 病害有:根腐病,應選地勢高燥排水良好的土地種植,發病期用50%多菌靈500~1000倍液澆根;葉枯病,在發病初期可用50%托布津1000倍液和3%井岡霉素50X10(-6)液交替噴霧防治。
性狀 性狀鑒別(1)北五味子 呈不規則的球形或扁球形,直徑5-8mm。表面紅色、紫紅色或暗紅色,皺縮,顯油潤,果肉柔軟,有的表面呈黑紅色或出現“白霜”。種子1-2,腎形,表面棕黃色,有光澤,種皮薄而脆。果肉氣微,味酸;種子破碎后,有香氣,味辛、微苦。
(2)南五味子 粒較小。表面棕紅色至暗棕色、干癟,皺縮,果肉常緊貼種子上。
以色紅、粒大、肉厚、有油性及光澤者為佳。
顯微鑒別 果實橫切面:(1)北五味子 外果皮為1列表皮細胞,壁稍厚,外被角質層,有的表皮細胞間嵌有油細胞,油細胞類圓形,直徑約50μm;中果皮外韌型維管束環列,薄壁細胞含淀粉粒;內果皮為1列薄壁細胞。種皮表皮石細胞1列,柵狀排列,長約70μm,直徑25-35μm,壁厚,孔溝細密,胞腔內含紅棕色物,其內數層石細胞略切向排列,長徑70-130μm,短徑30-80μm,壁較厚,紋孔較大;油細胞成層,類長方形,徑向延長,含棕色揮發油,其內外方均為3-4層薄壁細胞,種脊維管束位于內方薄壁組織中;種皮內表皮為1列小細胞,壁稍厚。胚乳細胞含脂肪油滴和糊粉粒。胚細胞含糊粉粒。
(2)南五味子 油細胞類圓形,直徑約80μm;中果皮細胞含草酸鈣簇晶和方晶。種皮表皮石細胞長約50μm,直徑20-30μm,外側壁較內側壁厚,內含棕色至黑棕色物,壁孔及孔溝細小,其內側五細胞長圓形或類圓形,長徑50-120μm,短徑50-60μm,壁厚,壁孔及溝明顯。
粉末特征:北五味子 暗紫色。①種皮表皮石細胞表面觀多角形或長多角形,直徑18-50μm,壁厚,孔溝極細密,胞腔內含深棕色物。②種皮內層石細胞多角形、類圓形或不規則形,直徑約至83μm,壁稍厚,紋孔較大。③果皮表皮細胞表面現類多角形,垂周壁略呈連珠狀增厚,表面有角質線紋;表皮中散有油細胞。④中果皮細胞皺縮,含暗棕色物,并含淀粉粒。此外,有內胚乳細胞、纖維及導管。
理化鑒別 薄層色譜 取本品粉末1g,加氯仿30ml,置水浴上加熱回流1.5h,濾過。濾液蒸干,殘渣加氯仿1ml使溶解,作為供試品溶液。另取五味子甲素和五味子乙素對照品,加氯仿制成1ml各含1mg的混合溶液,作為對照品溶液。吸取上述兩種溶液各2μl,分別點于同一硅膠GF254薄展板上,以石油醚(30-60℃)-甲酸乙酯-甲酸(15:5:1)的上層溶液展開,取出晾干,置紫外光燈(254nm)下檢視。供試品色譜中,在與對照品色譜相應的位置上,顯相同顏色的斑點。
商品規格(1)北五味子 一等,表面紫紅色或紅褐色,皺縮,肉厚,質柔潤。內有腎形種子1-2粒。果肉味酸,種子有香氣,味辛微苦。干癟粒不超過2%。二等,表面黑紅,暗紅或淡紅色,皺縮,肉較薄,干癟粒不超過20%。其他同一等。
(2)南五味子 統貸。干枯粒不超過10%。
化學成分 1.五味子 果實含多種木脂素:戈米辛(gomisin)A,戈米辛B即華中五味子酯(schisantherin)B,戈米辛C即華中五味子酯(schisantherin)A,戈米辛F、G,五味子素(schisandrin)即五味子醇A(wuweizichun A, schisandrol A)[1],戈米辛D[2],戈米辛H,當歸酰戈米辛(angeloylgomisin)H,巴豆酰戈米辛(tigloylgomisin)H,苯甲酸戈米辛(benzoylgomisin)H[3],戈米辛J,前戈米辛(pregomisin),內消旋-二氫愈創木脂酸(mexo-dihydroguaiaretic acid)[4],表戈米辛(epigomisin)O,右旋-去氧五味子素(deoxy-schisandrin)即五味子素A,戈米辛N、O、E[5],二甲基戈米辛(dimethylgomisin)J,戈米辛P,去當歸酰戈米辛(deangeloylgomisin)B、F[6],左旋-戈米辛K1[6,7],右旋-戈米辛K2、K3[7],巴豆酰戈米辛P,當歸酸戈米辛P[8],當歸酰戈米辛Q[9],右旅-戈米辛M2,外消旋-戈米辛M1;γ-五味子素即五味子素B,左旅-戈米辛L1、L2[10],當歸酰戈米辛O,當歸酸異戈米辛(angeloylisogomisin)O,苯甲酰異戈米辛O(benzoylisogomisin)O[11],戈米辛R,五味子素C,華中五味子酯D[12],戈米辛S、T[3],異五味子素(isoschisandrin)[14]及去甲二氫愈創木脂酸(nordihydroguaiaretic acid)[15]等;還含揮發油,其成分有α-側柏烯(α-thujene),α-及β-蒎烯(pinene),樟烯(camphene),α-水芹烯(α-phellandrene),β-松油烯(β-terpinene),4-松油烯醇(terpinen-4-ol),α-松油烯醇(α-terpineol),α-(王古)(王巴)烯(α-copaene),β-欖香烯(β-elemene),菖蒲二烯(acoradiene),α-及β-雪松烯(himachalene),橙花叔醇(nerolidol),糠醛(furaldehyde),2-十一烷酮(2-undecanone及對-異丙基苯甲酸(p-isopropylben acid)等32種[16]。
種仁含五味子素A、B、C,五味子醇A及五味子醇B[17]。
2.華中五味子 果實含木脂體:右旋-表加巴辛(epigal-bacin)[18],外消旋-安五脂素(anwulignan),襄五脂素(chicanine)[19],華中五味子酮(schiandron)[20],當歸酰戈米辛P,巴豆酰戈米辛P,右旋-戈米辛K13,華中五味子酯A、B、C、D、E,苯甲酸戈米辛P、Q[21],戈米辛U,苯甲酰戈米辛U,巴豆酰戈米辛O及表戈米辛O[22]等;還含安五酸(anwuweizic acid)[19]及揮發油,揮發油中含有65種成分,已鑒定的有40種、其中含量較高的有花側柏烯(cuparene),羅漢柏烯(thujopsene),2-(2-苯基環已基氧)-乙醇〔2-(2-phenylcyclohexyloxy)-ethanol〕,2-(對-環已基苯氧基)-乙醇〔2-(p-yclohexylphenoxy)-ethanol],4-苯基-二環[2.2.2]-1-辛醇(4-phenylbicyclo[2.2.2]octan-1-ol),α-檀香萜烯(α-sanlalene),反-丁香烯(trans-caryophyllene)及β-芹子烯(β-selinen)等等[23]。種子含五味子醇A、B及華中五味子酯A、B[17],甘五酸(ganwuweizic acid)[24]。
藥理作用 1.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 1.1.五味子果實揮發油對戊巴比妥鈉引起小鼠睡眠時間的影響:小鼠隨機分組,每組10只,對照組灌胃給予10%阿拉伯膠漿20ml/kg,給藥組灌胃給予五味子揮發油乳劑14ml/kg和8ml/kg(相當于揮發油1.24g/kg和0.71g/kg),每日給藥1次,連續給藥3天,末次給藥后90分鐘。腹腔注射戊巴比妥鈉50mg/kg。實驗在24±1℃安靜室內按常規方法進行。結果表明,五味子揮發油的上述2個劑量組與對照組相比,戊巴比妥鈉睡眠時間均明顯縮短(P<0.001)。其縮短戊巴比妥鈉引起睡眠時間的機理,可能是對肝藥酶誘導作用所致。
1.2.五味子揮發油對中樞興奮藥戊四唑和士的寧半數致死量的影響 小鼠隨機分組,對照組灌胃給予10%阿拉伯膠漿20ml/kg;給藥組灌胃給予五味子揮發油乳劑14ml/kg(相當于五味子揮發油1.24g/kg),各組每日給藥1次,連續3天,末次給藥后1小時,按序貫法,由尾靜脈注射分別注射戊四唑、士的寧,分別求出二者的半數致死量結果表明,給藥組與對照組戊四唑及士的寧的半數致死量無明顯區別,說明五味子揮發油與戊四唑及士的寧均無協同作用。
3.五味子成分五味子醇乙(GomisinA,簡稱GA)和五味子素(Schizandrin,簡稱SZ)對小鼠的鎮靜作用實驗表明:對自發運動的抑制作用(旋轉籠法)GA比SZ持續時間長、25mg/kg腹腔注射,GA的作用持續時間為60分鐘,SZ為10-20分鐘。抑制甲基安非他明(皮下注射1.5mg/kg)的興奮作用所需劑量,GA為50mg/kg,SZ為100mg/kg,延長己巴比妥的睡眠時間,GA有效劑量為12.5mg/kg(皮下注射),SZ幾無作用。
4.川產五味子和北五味子對戊巴比妥鈉睡眠時間的影響:取18-22g小白鼠,雌雄兼用,分為給藥組與對照組。給藥組灌胃五味子制劑5g/kg,對照組灌胃相應體積的蒸餾水,于給藥60分鐘后腹腔注射戊巴妥鈉45mg/kg以翻正反射消失至恢復的時間為睡眠時間指標,用t值測定給藥組與對照組睡眠時間的顯著性差異,結果表明除華中五味子、混合五味子外,其余各品種五味子均可明顯延長戊巴比妥鈉睡眠時間(O.05>P>0.001)。
6.五味子仁乙醇提取物(簡稱五仁醇)對戊巴比妥鈉睡眠時間和閾下劑量催眠的影響:做戊巴比妥鈉睡眠實驗時,每組10只鼠,口服給予五仁醇1、2.5或5g/kg,30分鐘后,腹腔注射戊巴比妥鈉50mg/kg。以翻正反射消失至恢復的時間指標,用t值測定給藥且和對照組睡眠時間的顯著性差異。結果如表4及表5所示,五仁醇1g/kg對戊巴比妥鈉睡眠時間無明顯影響;2.5g/kg,即可明顯延長戊巴比妥鈉睡眠時間,并促使戊巴比妥鈉閾下催眠劑量的動物進入睡眠,5g/kg組的睡眠時間約為對照組的3倍。
1.67比妥鈉睡眠時間的影響:每組小鼠10只,于皮下注射戊巴比妥鈉(50mg/kg)前l小時或24小時,灌胃或腹腔注射五味子各成分1次,以翻正反射的消失和恢復為指標,觀察入睡動物數及平均睡眠時間。表6為各組睡眠時間相當于對照組睡眠時間的百分數。可見給小劑量(12.5mg/kg)乙素、丙素、醇乙后l小時已能明顯延長睡眠時間,灌胃和腹腔注射作用都以丙素最強,睡眠時間為對照組的2-3倍。酯乙在100mg/kg時也能延長睡眠時間,腹腔注射的作用較灌胃者強;酯甲即使在大劑量灌胃時作用也不明顯,但腹腔注射時睡眠時間明顯延長;甲素與醇甲無論注射或灌胃對睡眠時間均無明顯影響。以100mg/kg灌胃后24小時再給戊巴比妥時,醇乙、乙素、醇甲組的睡眠時間明顯縮短,但丙素組仍為延長,甲素、酯甲、酯乙則與對照組無明顯差別。腹腔注射的結果與此大致相似,只是甲素能使睡眠時間顯著縮短,醇甲則反而不如灌胃時作用明顯。
1.7.五味子乙素對小鼠戊巴比妥鈉睡眠時間的影響:小鼠戊巴比妥鈉睡眠實驗表明,CCl4中毒后小鼠肝臟解毒能力下降,中毒小鼠睡眠時間比正常小鼠明顯延長。先給乙素則能減少此種延長,但因正常小鼠給乙素后也能使睡眠時間明顯縮短,進一步實驗發現,乙素對戊巴比妥鈉睡眠時間的影響為雙相性,給乙素后0.5-3小時睡眠時間明顯延長,24-72小時則明顯縮短。但對二乙巴比妥睡眠時間卻無影響,已知二乙巴比妥在體內不經過肝臟代謝,這就提示其延長戊巴比妥鈉睡眠時間可能在于抑制了肝臟對戊巴比妥的代謝,而不是反映二者對中樞神經系統有協同作用。腦內戊巴比妥鈉含量測定的結果支持了這一觀點,給乙素后1小時雖睡眠時間明顯比對照組長,但剛醒動物腦內戊巴比妥鈉含量不僅不低于反而高于對照組,這說明腦對戊巴比妥鈉的敏感性不是增加了。似乎反而降低了,提示乙素的作用不是直接抑制中樞神經系統而是抑制了肝臟對戊巴比妥鈉的代謝。
1.8.對小鼠轉棒式被動活動的影響:轉棒式被動活動實驗,按Kinnard的裝置。實驗前先選能在水平轉棒上活動3分鐘以上而不墜落的小鼠,進行正式實驗。實驗時,每組10只動物,給五仁醇后30分鐘,將動物放在轉棒上,觀察3分鐘,記錄每組動物墜落百分率,用Miller-Tainter方法求半數有效量,并與半數致死量進行比較,結果表明,口服或腹腔注射五仁醇的小鼠轉棒被動活動半數墜落劑量都與相應給藥途徑的半數致死劑量接近,說明五仁醇僅在中毒劑量時才影響被動活動,一般劑量對小鼠的共濟協調運動或肌力等并無明顯影響。
1.9.對小鼠自主活動的影響:用光電裝置記錄小鼠自主活動。活動箱放置在23±l℃恒溫箱中。每次放入5只動物。動物放入后立即測定10分鐘內該組動物遮斷光線的次數,以此作為活動數。在單獨五仁醇組,小鼠口服5或10g/kg后l小時測定活動數。在合并給藥組,小鼠口服五仁醇10g/kg,30分鐘后分別皮下注射氯丙嗪2mg/kg,苯丙胺2mg/kg或利血平0.5mg/kg,注射后30分鐘測定活動數,并與單獨注射相同劑量的氯丙嗪、苯丙胺或利血平組動物的活動數進行比較。結果表明,小鼠口服五仁醇5-10g/kg可使自主活動明顯減少。口服五仁醇10g/kg,可明顯增強中樞安定藥氯丙嗪及利血平對自個活動的抑制作用,并對抗中樞興奮藥苯丙胺對自主活動的興奮作用。
1.10.對電休克和中樞興奮藥引起的驚厥的影響:做電休克實驗時,先使小鼠口服五仁醇10g/kg,30分鐘后給以電刺激,電刺激強度為60毫安,頻率150次/秒,每次刺激為0.15毫秒,以強直性驚厥為指標。觀察五仁醇拮抗中樞興奮引起的驚厥實驗時,先給五仁醇5-10g/kg,l小時后由尾靜脈注射分別注入不同劑量的士的寧。戊四氮、咖啡因或煙堿。在觀察五仁醇與利血平合并應用對戊四氮驚厥的影響時,單獨利血平組為2mg/kg腹腔注射,4小時后尾靜脈注射戊四氮。合并給藥組,為注射同劑量利血平后3小時口服五仁醇4g/kg,ih后尾靜脈注射戊四氮。除注射煙堿為快速外,其它驚厥藥物的注射速度均為在20s內注射完畢。用上下法求50%陣攣性驚厥劑量(CD50)或50%強直性驚厥劑量(TD50)并與對照組進行比較。電休克實驗表明,對照組的小鼠皆發生驚厥,口服五仁醇10g/kg的10只鼠中,9只鼠產生驚厥,可見五仁醇對電休克驚厥并無明顯影響,而10g/kg五仁醇經口給藥可明顯提高戊四氮的CD50和煙堿的TD50,對戊四氮TD50與咖啡因CD50及TD50雖也有不同程度的提高,使其50%驚厥劑量的95%可信限與對照組有部分相交,另外實驗結果還表明,利血平2mg/kg腹腔注射明顯降低戊四氮的TD50,而五仁醇4g/kg口服給藥并不對抗以上利血平的作用,相反更明顯加強了利血平降低戊四氮驚厥閾的作用。給五仁醇后脊髓興奮藥士的寧的TD50似有所降低,但給藥組與對照組TD50的95%可信限有部分相交。提示五仁醇的中樞作用,更多地表現為抑制性,而且明顯加強利血平的作用。
1.11.對大鼠回避性條件反射的影響:用22只大鼠進行回避性條件反射實驗。給藥組動物口服五仁醇5、10及20g/kg,對照組給以相等容量的蒸餾水。給藥后30-45分鐘分別測定條件反射(簡稱SGR)抑制率。實驗裝置及方法見鈕心懿等報道。大鼠口服五仁醇5g/kg,對回避性條件反射無明顯影響;灌胃10g、20g/kg不僅可延長二級條件反射潛伏期,且個同程度地抑制二級條件反射及條件反射。動物在條件反射受抑制時,除了稍安靜外,未見其它異常行為表現。
2.對肝臟的保護作用:2.1.對蛋白質合成和肝糖元生成的影響:2.1.1.五味子7種成分對饑餓小鼠肝糖元生成的影響每次實驗用小鼠2-4組,每組10只。嚴格禁食16小時后,一組以吐溫-80灌胃作為對照,其余各組灌胃待試藥物。給藥后1小時給各組動物均灌胃10%葡葡糖溶液20ml/kg。再給120分鐘將動物斷頭處死,立即稱取肝組織20-25mg,加5%三氯醋酸制成5mg/ml組織勻漿。離心后取上清液2ml,用蔥酮法測定糖元。
另一批小鼠先切除雙側腎上腺,以含5%葡萄糖的生理鹽水。自來水和正常飼料飼養7天后,嚴格禁食10小時。分組灌胃待試藥物、l小時后腹腔注射10%葡萄糖20ml/kg。再經120分鐘將動物斷頭處死,立即稱取肝組織80-100mg,加5%三氯醋酸制成20mg/ml組織勻漿,離心,取上清液2ml,用碘試劑法測定糖元。從表9可見,醇乙、甲素、醇甲、乙素能明顯促進肝糖元的生成,無論在正常小鼠或是去腎上腺小鼠,作用都以醇乙最強,強度與可的松相當。丙素、酯甲、酯乙的作用不明顯。提示五味子部分成分的作用主要不是影響垂體-腎上腺系統,而是本身所具有。
2.1.2.五仁醇對小鼠肝臟糖元生成的影響:將小鼠禁食20小時后,按體重分組,給藥組小鼠口服五仁醇1次,對照組服同體積賦形劑,1小時后,均由腹腔注射10%葡萄糖溶液20ml/kg,再經2小時后,將小鼠斷頭處死,取小塊肝臟用5%三氯醋酸研磨成5%肝勻漿、離心、取0.1ml上清液,測定糖原含量,結果表明五仁醇能明顯地促進肝糖原的生成。
2.1.3.給小鼠口服五味子果仁乙醇提取物及其有效成份-乙素,每日1次,連續3天后,由腹腔注射14C-苯丙氨酸,結果發現該氨基酸摻入肝臟蛋白質速率顯著增加,表明蛋白質合成增加。
2.2.對化學毒物所致肝臟損傷的保護作用:2.2.1.五味子制劑對四氯化碳引起的小鼠高SGPT的影響:每組10只小鼠。實驗第1日上午10點各組動物均腹腔注射0.1%CCl4花生油溶液1次(10ml/kg),當日下午4點開始給各五味子制劑,按每lkg10g生藥灌胃,每日1次,連續4天。對照組以相當量的2%吐溫-80灌胃。實驗第4日下午4點,再給0.1%CCl4一次,第5日上午8點將動物斷頭,取血(取血前禁食12-16小時),然后按照金氏直接顯色法測定血清谷丙轉氨酶(以下簡稱SGPT)。結果,給CCl42次(間隔3日),可使SGPT升高至1092單位/100ml血;以五仁醇10g/kg治療,每日1次連續4日,使動物的SG-PT明顯降低;給五味子脂肪油的動物,其SGPT值雖較對照為低,但經統計處理后,差別不顯著。此外尚可見,五仁醇在降低SGPT的同時,能使動物的肝臟明顯增大。脂肪油部分也有此作用。
2.2.2.五仁醇對幾種化學物質引起的高SGPT的影響:在大鼠治療實驗,于第l日上午給15%CCl41次,經6-8小時后給五仁醇1次,以后每隔3日給CC141次,每日給五仁醇1次。若遇該日給CCl4,則經4-6小時后給五仁醇。于第3次給CC14后16小時左右,將動物斷頭取血,按上法測SGPT。在家兔治療實驗中,隔5日給CEE1次,待SGPT穩定在較高水平(給CEE4-5次后),開始給予五仁醇,每5日1次,連續6-10次(在此期間仍每隔5日給CEE1次)。末次給藥后,禁食18-24小時,然后由耳靜脈取血,測SGPT。在小鼠CCl4預防實驗,于第l日給五仁醇2次(間隔6-8小時),末次給藥24小時后,給CCl41次,在小鼠硫代酰胺(TAA)預防實驗,先給五仁醇每天1次,連續3日,末次給藥后6小時給TAA1次。各對照組都給予相當量的2%吐溫-80灌胃,給CCl4或TAA后16小時左右取血,測SGPT。由實驗結果可見,在10g/kg劑量下,五仁醇對大鼠由CCl4引起的高SGPT有明顯的降低作用。對家兔由CEE引起的肝損害,五仁醇在2.5g/kg的劑量下已能使SGPT明顯降低。在小鼠實驗,預先給五仁醇10g/kg2次(l日內);可預防CCl4引起的SGPT升高。對于TAA引起的SGPT的升高,五仁醇具有顯著的降低效果。在測定過肝臟重量的實驗中,再次觀察到五仁醇能使肝臟明顯增大。
2.2.3.五味子6種成分對四氯化碳(CCl4)及硫代酰胺(TAA)中毒的預防作用:比較每組用小鼠7-10只。給藥組于第l日或腹腔注射五味子成分各2次(間隔6小時)。次日下午各動物(包括對照組)均腹腔注射0.1%,CCl4花生油溶液10ml/kg1次,或TAA水溶液100mg/kg1次,隨即禁食。16小時后斷頭取血,測定SGPT。作形態學觀察時,取小塊肝臟用布恩氏液或10%福爾馬林固定,HE染色。結果表明,當灌胃劑量為100mg/kg時,乙素、丙素、醇乙及酯乙能明顯抑制CCl4引起的SGPT升高,以酯乙和醇乙的作用最強,丙素次之,乙素又次之,甲素與醇甲作用不明顯。此外,醇乙組的肝重明顯大于對照組,其他各組則與對照組無明顯差別。用硫代乙酰損害肝臟時,結果與用CCl4者相似,在50mg/kg時,降SGPT能力以酯乙最強,醇乙次之,丙素再次之,乙素作用不明顯。腹腔注射各成分(50mg/kg)后,降SGPT作用也是酯乙最強,以下依次為醇乙、丙素、乙素,與灌胃結果同。以較小劑量(12.5mg/kg)灌胃時,乙素已無明顯作用,酯乙作用仍很明顯,醇乙與丙素也有降酶作用,但較酯乙弱。甲素、酯甲及醇甲灌胃達200mg/kg時才顯降SGPT作用,腹腔注射50mg/kg時,甲素與酯甲有效,醇甲無效。進一步研究表明酯乙、醇乙能明顯降低肝組織SG-PT的活性,其原因可能是對于此酶的暫時行的可逆性抑制。
2.2.4.五仁醇對撲熱息痛肝臟毒性的保護作用:每組小鼠15只,給藥組分別灌胃五仁醇0.25、0.50及1g/kg(相當于生藥2.5、5、10g/kg),對照組給予等體積自來水,24小時后,給各組動物腹腔注射撲熱息痛400mg/kg,記錄5日內動物死亡數。結果表明,五仁醇0.25g/kg對小鼠死亡無保護作用,后兩劑量(0.5及1g/kg)組的小鼠死亡率明顯降低。另一組實驗表明,于注射撲熱息痛4小時前,同時注射2小時后給予五仁醇1g/kg,對小鼠死亡的保護作用不明顯或無影響,提前2小時給五仁醇則能顯著降低大劑量撲熱息痛(400mg/kg)肝中毒所致的小鼠死亡率,并防止肝內谷胱甘肽(GSH)的耗竭,增強肝微粒體代謝撲熱息痛的速度,血中撲熱息痛含量下降。從這些結果推測,五仁醇的抗撲熱息痛肝臟毒性作用可能是通過對肝微粒體細胞色素P-450的誘導作用,調整肝微粒體對撲熱息痛代謝的途徑,減少毒性代謝產物的生成量。
2.2.5.五仁醇對大白鼠慢性肝損傷的保護作用:大白鼠為Wistar種,體重130-200g,五仁醇為五味子仁的醇提取物。以純玉米糝為飼料,30%乙醇為飲料。前2周按飼料的20%加豬油,5%加膽固醇。于實驗的第l日按100g體重0.5ml皮下注射四氯化碳,以后每隔3日按100g體重0.25ml皮下注射40%四氯化碳油溶液(花生油),第8周末停止注射四氯化碳,第9周末活殺,取材檢查。結果,慢性肝損傷動物體重明顯減輕,肝重增加,血清中清蛋白明顯減少,r-球蛋白明顯升高,清、球蛋白比值明顯降低;肝中膠原含量明顯升高。五仁醇可使慢性肝損傷動物的體重回升,肝重無明顯變化,使肝損傷動物SGPT和LDH5下降,清蛋白回升,r-球蛋白降低,清球蛋白比值回升。五仁醇可使慢性肝損傷動物肝中膠原含量明顯減少,對核酸亦無明顯影響。說明肝細胞損傷減輕、功能改善;在形態方面,使肝細胞的慢性損傷病理變化減緩,同時肝中羥脯氨酸含量降低,說明肝中膠原含量減少,纖維化減輕。因而證明五仁醇對慢性肝損傷具有保護作用。
2.2.6.五味子對家兔血吸蟲病肝纖維化的影響:選用一批出生3月的健康家兔,體重為1.5-2kg,先采血作血清蛋白電泳,測出其丙種球蛋白的百分比。再用培養的陽性釘螺逸放的尾蚴接種,每兔200條尾蚴,分籠飼養。56日后按體重和血清蛋白的情況分組。從第57日開始各治療組先用7505進行抗病原治療,目的在于消除病因,使實驗者便于觀察中藥對血吸蟲病肝纖維化的影響。抗病原治療的方法是首次按5mg/kg給藥,每隔5日再按10mg/kg給藥,給藥3次為1療程。在抗病原治療的同時加服五味子。五味子的用法是每天每1kg體重2g。服42日為1療程。
根據服藥不同分為3組,第1組為五味子組,實際是抗病原治療加五味子組;第2組只進行抗病原治療而不給其它藥品;為抗病原治療組;第3組不給任何治療稱之為未治組,各組藥物均以拌食喂服,記錄進食情況。治療56日后,用空氣栓塞殺死動物,檢查肝組織。結果表明,五味子具有減輕肝細胞內質網及線粒體變性的作用,促進肝細胞病變修復。即五味子粉連服42日后使血吸蟲病引起的肝纖維化明顯縮小,肝小葉輪廓清晰,呈放線狀排列,對炎性細胞浸潤的吸收有一定的效果。
2.2.7.五味子乙素對小鼠肝細胞微粒體細胞色素P-450的誘導作用:實驗動物為體重18-22g的昆明種小鼠。五味子乙素用少量吐溫-80配制成懸液,灌胃給藥。賦形劑為2%吐溫-80溶液。肝細胞微粒體細胞色素P-450含量按Omura法測定。實驗表明,五味子乙素有抗肝損傷和解毒作用。同時,亦引起小鼠肝臟重量增大。經進一步研究,發現五味子乙素對正常小鼠肝臟每克組織中水分、蛋白質、RNA、糖原及總脂含量均無明顯影響,但在整個肝臟中上述成分含量均顯著增加。每1g肝組織中DNA含量稍低,整個肝臟中DNA含量則無明顯變化。對部分切除肝臟的小鼠再生肝,五味子乙素能明顯引起整個肝臟中蛋白質,RNA和DNA含量以及細胞核分裂數增加。此外,五味子乙素能明顯引起整個肝臟中蛋白質。RNA和DNA含量以及細胞核分裂數增加。另外,五味子乙素能顯著促進14C-苯丙氨酸摻入肝臟蛋白質,并使肝細胞微粒體細胞色素P-450及蛋白質含量顯著增加,以上結果表明,五味子乙素對藥酶有誘導作用,是一種藥酶誘導劑。藥酶的功能主要在于生物轉化。P-450是藥酶系統中的重要組成之一。在對諸如類固醇和脂質分解產物等及進入體內的外源性異物如藥物和毒物的終末轉化過程起著關鍵作用,而且藥酶誘導常伴有肝臟增大,二者是偶聯發生的現象。所以有理由認為,五味子乙素抗肝損傷和解毒作用的機理及引起肝臟增大的問題,可能主要由于其誘導藥酶作用。 另有實驗證明,每日給大鼠和小鼠給藥1次,劑量200mg/kg體重,連續3日,結果表明,從五味子提取的甲素、乙素、丙素及醇乙均能明顯提高肝微粒體細胞色素P450、NADPH一細胞色素P450還原酶、氨基比林脫甲基酶及苯并芘羥化酶活性,微粒體蛋白亦明顯增加。電鏡觀察發現經上述化合物處理,大鼠的肝細胞滑面內質網顯著增生,而生化的和超微結構的觀察結果一致,支持五味子所含的某些成分能增強肝臟藥物代謝酶活性的觀點及誘導肝臟細胞色素P450的生物學效果是增強肝臟的解毒功能的看法。
2.2.8.五味子成份對藥物代謝Ⅱ相酶及雌二醇代謝的影響:外源性物質如藥物及內源性物質如性激素,大多數在體內先經肝臟藥物代謝Ⅰ相酶細胞色素P450(CytochromeP450)氧化,還原及水解后,生成低毒或無毒性代謝產物,然后再經藥物代謝Ⅱ相酶如尿苷葡萄糖醛酸基轉移酶(UDP-Glucuronosyltransferase,UDPG-T)和谷胱甘肽-s-轉移酶(Glutathione-s-transferase,GSH-S-T)的催化,分別與葡萄醛酸和谷胱甘肽相結合,形成水溶性復合物,隨尿或膽汁排出體外,這是機體重要的解毒過程、五味子乙素和五味子酚能提高大鼠肝胞漿液中GH-S-T的活性,但是對微粒體UDPG-T代謝4-NP的活性無明顯影響。臨床和動物實際均證明、五味子能使異常升高的SGPT活性迅速降低,但對其降低作用機制的看法尚不一致。有人認為,五味子降SGPT作用的機制有下列幾種可能性:對SG-PT的直接滅活;降低肝細胞膜對谷丙酶的漏出;加速SGPT的消除;減少肝細胞的壞死或損傷,直接抑制肝細胞內谷丙酶的活性或抑制肝細胞內谷丙酶的合成;其它機制。上述第1和第3種可能性已經排除,因為五味子及其某些成份如乙素并不直接滅活血清和肝勻漿中谷丙酶活性,亦不加速血清中外源性高谷丙酶活性的消失,五味子中凡能降低SG-PT的有效成分(乙素、丙素、醇乙、醇甲、酯甲、酯乙、酯丙、酯丁)均能明顯降低動物肝內谷丙酶活性,而對谷草轉氨酶(GOT)、乳酸脫氫酶及醛縮酶活性則無影響。從酯甲而言,在使肝谷丙酶活性明顯降低時,其他組織如心臟和腎臟內谷內酶活性并無明顯變化。將大鼠肝谷丙酶蛋白提純,用免疫方法證明酯甲對肝谷丙酶蛋白量無明顯影響,而谷丙酶比活性卻明顯降低。14C-亮氨酸摻入肝谷丙酶蛋白的實驗表明:酯甲組酶蛋白中氨基酸的摻入率似乎略有增加,說明酯甲對肝谷丙酶的合成并無抑制作用。故認為:酯甲降SGPT的機制與抑制肝谷內酶活力有關。通過電刺激家突迷走神經引起肝谷丙酶釋放增加的方法,觀察到五味子粉劑飼喂家兔后,對上述谷內酶釋放有明顯抑制作用,對GOT釋放則無作用。同時觀察到肝臟谷丙酶活性明顯降低。推測五味子可能是一種肝臟谷丙酶的可逆性抑制劑。但若五味子其降低SGPT作用是繼發于對肝谷丙酶活性的抑制,那么則難以解釋五味子仁醇提取物為何只對某些化學毒物引起的SGPT升高,而對強的松龍誘導所致的SGPT升高卻無影響。另有作者認為,五味子的降酶機制是由于對肝細胞的保護作用。不能單純用抑制肝細胞病變或增強其修復來解釋,還應考慮五味子對肝細胞膜通透性等機能性影響。總之,對五味子降SGPT的機制作了一些研究,但對此還沒有清楚地闡明,尚需進一步探討。
關于四氯化碳損傷肝臟的機理目前亦有兩種假說。有人認為四氯化碳在肝細胞內被細胞色素P450(以下簡稱P450)代謝激活后產生三氯甲基(+CCl3),它能引起內質網膜脂質的過氧化,使磷脂分子裂解,導致膜結構和功能的破壞。另有人強調,三氯甲基自由基與內質網膜的大分子如磷脂或蛋白質分子進行共價結合(不可逆性),破壞了膜的完整性,引起細胞壞死。根據以上兩種假說,劉耕陶等研究了五味子7種有效成分對四氯化碳引起肝細胞微粒體脂質過氧化及14CCl4與微粒體脂質共價鍵結合的影響。將五味子有效成分(最終濃度為10(-4)m)加入用苯巴比妥誘導的小鼠肝微粒懸液及含NADPH的緩沖液內,于37℃保溫15分鐘后,加四氯化碳0.5μl以引起微粒體脂質過氧化,測定過氧化的終末產物丙二酰二醛(MDA)的生成量。結果表明,乙素、丙素、醇乙、酯甲、酯乙均能不同程度地抑制MDA的生成,說明這些化合物能抑制四氯化碳引起的微粒體脂質過氧化。當上述各化合物事先不與NADPH還愿的微粒體溫孵,其抑制MDA生成的作用不明顯。為了解五味子有效成分抑制四氯化碳引起脂質過氧化作用與450的關系,用P450的特異性酶抑制劑-甲吡(Metyrapone)以抑制P450活性,觀察其對五味子抑制MDA生成作用的影響。如五味子有效成分抑制MDA生成作用系通過P450,甲吡能完全阻斷五味子對四氯化碳激發MDA生成的抑制作用,說明五味子抑制MDA生成的作用與P405有關系。在共價鍵結合實驗中,上述凡能抑制MDA生成的五味子有效成分能明顯抑制14CCl4與肝微粒體脂質的共價結合。
另外,丙素、醇乙、酯甲、酯乙均能明顯抑制一氧化碳的生成及NADPH和氧的消耗。而這些化合物對四氯化碳中毒小鼠均有降SGPT作用。根據這些結果,對五味子的某些有效成分在與肝微粒體溫孵過程中,很可能有某種活性中間物生成,該活性中間物與P450結合以形成-配基化合物,從而部分地阻斷四氯化碳與P450的結合,使四氯化碳的代謝不能正常進行,減少毒性代謝物(自由基)的生成,因而肝細胞損傷相應減輕。
3.對消化系統的作用:3.1.去氧五味子素(Deoxyschizandrin)對實驗性胃潰瘍及胃酸分泌的作用,實驗動物采用Wistar系雄性大鼠或Hartlye系雄性豚鼠,禁食24小時后用于實驗。
3.1.1.水浸捆束應激性潰瘍:取去氧五味子素(DS),按12.5、50及100mg/kg的劑量分別口服給藥,10分鐘后浸干23℃水中捆束水浸7小時,測定胃腺部產生的潰瘍。
3.1.2.幽門結扎阿斯匹林潰瘍:在乙醚麻醉下進行幽門結扎,DS以劑量50、100mg/kg口服或十二指腸內給藥后立刻口服阿斯匹林150mg/kg,7小時后測定胃腺部潰瘍。
3.1.3.組胺潰瘍:大鼠口服DS50、100mg/kgl0分鐘后,腹腔注射組胺100mg/kg,4小時后測定胃部潰瘍。豚鼠口服30分鐘后腹腔注射組胺5mg/kg,2小時后同樣測定。
3.1.4.對胃液分泌的作用:在乙醚麻醉下進行幽門結扎后,十二指腸或腹腔注射DS12.5、50、100mg/kg,4小時后測定胃液量、酸度與胃蛋白酶活性。
3.1.5.對胃液分泌刺激藥物的作用:選擇胃酸分泌刺激藥物為碳酰膽堿(Carbachol,20μg/kg,肌肉注射).組胺(10mg/kg,肌肉注射),四肽胃泌素(Tetragastrin,500μg/kg,肌肉注射)及脫氧葡萄糖(2-deoxy-D-glucose,200mg/kg,靜脈注射)。在投與刺激藥30分鐘前十二指腸內給與DS。隔1小時用10ml生理鹽水灌流測定酸度。結果表明DS對各種原因形成的胃潰瘍,胃液量的分泌及酸度均有與劑量依存的抑制作用。對胃蛋白酶的活性幾乎沒有影響。對組胺在四肽胃泌素刺激的胃酸分泌元進有抑制作用,但對碳酰膽堿和脫氧葡萄糖的刺激無顯著改變。因此證明DS有顯著抗潰瘍作用,此作用基于胃酸分泌抑制作用,此乃五味子治療胃潰瘍的機理。
3.2.另有報導,大鼠灌胃戈米辛A,劑量約為1/8半數致死量,對于應激性潰瘍的抑制率約為50%;靜脈注射戈米辛A對於大鼠胃收縮具有抑制作用,五味子素也有同樣作用,并且還有利膽作用和抑制胃分泌作用。就抑制胃潰瘍而言,五味子素的作用比戈米辛A強,大鼠口服給藥去氧五味子素100mg/kg,具有抗應激性胃潰瘍發生的作用。去氧五味子素,乳糖和硬脂酸鎂按一定比例混合,能夠制得一種消化道抗潰瘍藥物。以吡啶為溶劑,在90℃用一定量的口服cl3處理五味子素2小時,能夠得到脫水五味素(De-hydrateschisandrin)。大鼠口服50mg/kg或100mg/kg脫水五味子素,進行水浸法應激性試驗,潰瘍指數為14.6±1.2或10.9±1.3,而對照組的潰瘍指數為17.9±1.0)。
4.對心血管系統的作用:4.1.五味子成分對離體狗腸系膜動脈收縮的影響:末川守等人研究了從五味子中提取的戈米辛A、B、D、G、H、五味子素、五味子素丙和前戈米辛等木脂素成分對于由PGF2a和CaCl2所引起的離體狗腸系膜動脈收縮所產生的影響,結果發現,這些木脂素成分對于由PGF2a所引起的收縮具有緩解作用,對于由CaCl2所引起的收縮具有抑制作用。戈米辛A、B、D、J和(+)一去氧五味子素對于由去甲腎上腺素引起的收縮具有抑制作用,其中戈米辛J作用最強。此外、末川守等還對人工合成的戈米辛J鈉鹽進行了研究,戈米辛J鈉鹽對于狗離體腸系膜動脈由去甲腎上腺素引起的收縮具有抑制作用(ID50=131.8±0.11×10(-6)mol/L),對于由PGF2a引起的收縮具有緩解作用(半數有效量=9.72±0.36×10(-6)mol/L),另外,對于由CaCl2引起的收縮也有抑制作用(ID50=6.96±0.16×10(-6)mol/L)。戈米辛J鈉鹽對于腸鼠離體心臟具有增加冠脈血流的作用,而且還能夠使麻醉狗的冠狀動脈血流增。體外試驗表明,戈米辛H、J、N和G具有抑制Ca2+引起的狗腸系膜動脈收縮的功能,IC值分別為5.3×10(-4),1.2×10(-5),1.1×10(-4)和1.0×10(-4),而且這4種五味子木脂素成分還具有抑制PGF2a引起的狗腸系膜動脈收縮作用。
4.2.五味子對家兔心血管酶組織化學的影響:健康成年(30-36月齡)家兔20只和低齡(2-3月齡)7只,雌雄兼有。將家兔隨機分為成年給藥組(簡稱五味子組)及成年對照組,低齡動物作為比較組(簡稱低齡組)。所用動物分籠飼養。五味子組使用五味子粉劑按1g/kg體重日伴合食物飼喂。給藥30日后,各組動物均同時由耳沿靜脈注入空氣處死,并立即解剖,迅速取出心、肝、腎等臟器進行恒冷切片。所有切片在同一染缸內分別作有關酶組織化學染色,即三磷酸腺苷酸酶(簡稱ATP,鎂法)、堿性磷酸酶(ALP,萘酚AS磷酸脂法)、5'核苷酸酶(5'N,鉛鎂法)、琥珀酸脫氫酶(SDH,偶聯法)、單胺氧化酶(MAO,四唑鹽法)、酸性a-萘酚脂酶(ANAE,六偶氮副品紅法)、葡萄糖-6-磷酸酶(G-6-p,鉛法)。乳酸脫氫酶(LDH,四唑鹽法)等,另取部分組織經10%中性甲醛固定后脫水作石蠟包埋組織切片,除作HE染色外,還作了甲基綠派若寧染色觀察RNA的變化,以上切片染色在顯微鏡下,對各組動物的心血營組織中酶活性等變化進行對比觀察。結果表明五味子有提高同齡動物心肌細胞內核糖核酸(RNA)的作用,能提高心肌細胞、心臟小動脈和腎臟小動脈的ATP、5'和ALP膜酶的活性:在心肌細胞內線粒體的琥珀酸脫氫酶(SDH)、溶酶體的ANA標記酶、內漿網的G-6-P酶等,五味子組近半數動物酶活性呈不同程度提高。說明五味子有加強和調節心肌細胞和心臟、腎臟小動脈的能量代謝,改善心肌的營養和功能等作用。
5.對呼吸系統的影響:5.1.據報導,五味子煎劑靜脈注射,對正常兔和大都有呼吸興奮作用,使吸收加深、加快,并能對抗嗎啡的呼吸抑制作用,酊劑亦有同樣效果。呼吸興奮的同時,血壓亦顯著下降。切除迷走神經和頸動脈竇區神經后,呼吸興奮仍然存在。由此認為其呼吸興奮作用系對呼吸中樞直接興奮的結果。
5.2.五味子對小白鼠氨水致咳的影響:取18-22g小白鼠,雌雄兼用,在沸水浴上以25-28%/氨水0.2ml/次熏鼠30秒;取出小白鼠觀察3mm內的咳嗽次數,選其咳嗽在3次以上者,然后隨機分組,灌胃給藥1小時后,將鼠以同樣方法再行刺激,記錄3mm內的咳嗽次數,用t值測定給藥組和對照組均數的顯著性差異,結果表明,五味子可明顯減少由氨水刺激而引起小肉鼠咳嗽次數(0.05>P>0.001)。
5.3.五味子對小鼠酚紅排出量的影響:選20-25g小白鼠,雌雄兼用,分為給藥和對照組。給藥組灌胃五味子制劑5g/kg,氯化銨組按1g/kg灌胃,對照組給相應體積的蒸餾水。給藥30分鐘后,腹腔注射0.6%酚紅液。10ml/kg,30分鐘后處死小白鼠,立即剖出氣管,用5%碳酸鈉溶液2ml,分3次沖洗,將3次沖洗液集于試管中和標準管比色,用t值測其顯著性,結果五味子能增加酚紅排出量(0.05>P>0.001),提示五味子有祛痰作用。
6.對免疫系統功能的作用:6.1.五味子油乳劑對胸腺嘧啶核苷摻入淋巴細胞DNA的影響:實驗采用Pellegrino等人的方法,略作修改。實現結果表明、五味子油乳劑對3H-TdR摻入人體外周血淋巴細胞DNA合成有明顯促進作用,這與臨床報道的結果一致。五味子油乳劑對3H-TdR摻入淋巴細胞DNA合成表現出明顯的濃度效應,10mg劑量組作用72小時,摻入量增加最為顯著。五味子油乳劑作用于人體外周血淋巴細胞不同時間對3H-RdR摻入淋巴細胞DNA合成有一影響。五味子油乳劑3種劑量作用32小時,與同一時間對照組的摻入量比較無差異。作用時間延長至48小時,72小時,給藥組3種劑量均可使3H-TdR摻入淋巴細胞DNA合成的量增加。值得注意的是,五味子油乳劑lmg劑量組、2mg劑量組均在作用48小時對刺激指數影響較大,隨著作用時間延長,刺激指數下降。而10mg劑量組在作用48小時后,刺激指烽也無明顯上升,這可為臨床制定合理給藥方案提供一定的實驗依據。
6.2.五味子對家兔腎上腺和脾臟組織化學改變的觀察,健康成年(30-36月齡)家兔20只和低齡(2-3日)家兔7只,雌雄兼有。將動物隨機分成成年給藥組(簡稱五味子組)及成年對照組,低齡動物作為比較組(簡稱低齡組)。所用動物分籠飼養。五味子組使用五味子粉劑按1g/kg體重/日伴合食物飼喂。給藥30日后,各組動物均同時由耳沿靜脈注射入空氣處死,并立即解剖,迅速取出腎上腺及脾臟進行恒冷切片。所有切片在同一染缸內分別作有關酶組織化學染色,以上切片染色在顯微鏡下對各組動物組織中酶學等的變化進行對比觀察。酶活性等變化現象看G-6-P酶在腎上腺皮質及髓質內的活性五味子組有相當一部分動物高于對照組,低齡組也有部分動物增高。而G-6-P酶是糖代謝中的重要酶類,它專一地催化葡萄糖-6-磷酸及氨基葡萄-6-磷酸的分解反應,因而G-6-P酶對細胞內外的葡萄糖水平起調節作用。五味子似可誘導該酶活力升高,從而增強組織對糖的代謝作用。RNA是核酸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對蛋白質的合成起著重要作用。本實驗五味子組動物的腎上腺皮質及髓質細胞內RNA與對照組比較,大多數動物有明顯增加、表明五味子有增強細胞合成蛋白的功能。其它胞漿膜酶(5'N,ALH)菌溶酶體標記酶(ANAE)在腎上腺皮質和髓質內、五味子組動物亦有不同程度的增高,對類固醇等物質的交換、調節和代謝可能有一定作用。
另外,五味子組不但能使動物脾動脈鞘周圍的小淋巴細胞數比對照組增多,說明五味子有增強細胞免疫的功能,而且多數動物的脾B區外周帶增寬,B淋巴細胞數增多和B淋巴細胞內RNA增多,且接近低齡組5'N和ANAE酶在B淋巴細胞。漿細胞和巨噬細胞內五味子組與對照組比較也呈不同程度增高,表明五味子還有增強體液免疫的作用。應用細胞培養和小鼠腹腔巨噬細胞吞噬功能觀察的方法,研究了五味子對體外培養二倍體細胞形態,生長速度及小鼠腹腔巨噬細胞吞噬率和吞噬指數的變化。結果揭示五味子對二倍體細胞的影響與對照組無明顯差異,對巨噬細胞吞噬功能具有降低作用。
7.延緩衰老的作用:7.1.五味子對家兔泌尿生殖系統酶組織化學的影響及其延緩衰老作用的觀察選用30-36月齡健康家兔共20只,雌雄各半,隨機分為給藥組和對照組,同時用2-3月齡健康家兔(簡稱低齡組)7只(雄性3只,雌性4只)5對照組動物作不同年齡組的比較。給藥組(下稱五味子組)按每日1g/kg喂飼北五味粉,連續給藥30日。于最后l日給藥的次晨,各組動物均同時由耳靜脈迅速注入空氣致死,立即剖取腎臟、睪丸或卵巢,取組織一小塊,即行恒冷切片。各組動物的組織切片,均在同一染缸內分別作有關酶組織化學染色,在顯微鏡下同時觀察各組動物的RNA和糖原的變化。各組的雄性和雌性動物均與對照組的雄性和雌性動物分別進行比較觀察。實驗結果發現給服五味子的動物與同齡對照組比較,其RNA和PAS均顯著增多,胞漿膜酶5'N和ATP酶活性增高,溶酶體標記酶ANAE活性偏低。提示五味子有加強睪丸和卵巢內的RNA和PAS合成,改善組織細胞的代謝功能,促使生殖細胞的增生及促進卵巢的排卵作用。
7.2.五味子水提取液對老齡小鼠衰老指標的影響:動物為昆明種老年小鼠(24月齡)、體重55-60g,雌雄兼用,各組動物給予水提取液后處死,分別測定血清總膽固醇,腦和肝蛋白質含量,SOD及MAO-B等活性。實驗表明,五味子水提液(4g/kg)可明顯降低老齡小鼠(24月齡)血清膽固醇,表明五味子可用于預防動脈粥樣硬化癥的發生。
Fouler氏等發現,人腦中MAO-B活性隨增齡而升高,使腦內單胺類遞質的生成減少,從而造成某些生理功能退化和行為的改變而導致老化。實驗結果表明,五味子水提液可明顯抑制老齡小鼠腦和肝MAO-B活性,并且對腦MAO-B的抑制作用(45%-65%)強于對肝MAO-B(35%-50%)。表明五味子可通過對腦MAO-B的抑制,治療與衰老有關的某些老年性疾病,從而延緩衰老過程。
將新鮮分離的大鼠肝細胞體外培養,分別用可產生自由基的FeSO4/半胱氨酸系統及CCl4引起肝細胞膜的脂質過氧化。五味子乙素對這兩種不同自由基產生系統所引起的肝細胞膜脂質過氧化損傷均有保護作用,使肝細胞丙二醛的生成及LDH和GPT酶的釋放均減少,肝細胞存活率提高,細胞膜形態保護完整,表明五味子乙素有抗氧化作用。
8.抗過敏作用:五味子成分GomisinA對鼠的實驗性過敏性皮膚反應和豚鼠抗原誘發性氣管肌收縮實驗表明,GomisinA對鼠的同種被動過敏性皮膚反應(PCA)具有明顯的抑制作用。此外還能抑制大鼠反皮膚過敏反應(RCA)、大鼠被動性Arthus反應和苦基氯(PC)誘發的小鼠接觸性皮炎。抑制RCA的劑量較抑制其他皮膚反應要低。GomisinA還能抑制豚鼠抗原誘發的氣管肌收縮。對由組胺,白三烯D4和(LTD4)CaCl2誘發的氣管肌收縮,對由組胺、白三烯D4和(LTD4)Cacl2誘發的豚鼠氣管肌收縮也有抑制作用。對高鉀誘導的豚鼠結腸帶收縮的抑制作用具有量效關系。抗過敏機制與抑制組胺釋放、對抗化學調節介質和抑制鈣移動有關。
9.其它作用:70%五味子浸劑等制劑對兔在體和離體未孕子宮,妊娠子宮和產后子宮均有誘發自律性收縮的作用,但對張力的影響不明顯,不引起攣縮,作用性質與催產素相似,而與麥角不同。另外,五味子具有適應原樣作用,能增強機體對非特異性刺激的防御能力及明顯延長小鼠游泳耗竭時間(P<0.05-0.01)。五味子乙醇提取物體外試驗對炭疽桿菌,金黃色葡萄球菌及傷寒桿菌等均有抑制作用。
毒性 1.五味子乙素的毒性研究:1.1.一次以2g/kg乙素灌胃,10只小鼠無一死亡。200mg/kg每天1次連續30日灌胃,對小鼠的生長,血紅蛋白量及主要臟器的組織形態均無明顯影響。曾給二犬以乙素10mg/kg每天1次連續4周灌胃,其食量、體重、血象、肝功能(BSP及SGPT)、腎功能(NPN)及肝組織活檢,均與給藥前無明顯差別。
2.五味子7種成分急性毒性的比較:將體重19-23g的小鼠一批分23組,每組3-10只,于禁食24小時后給不同劑量的五味子各成分一次,觀察7日的死亡數,7種成分的急性毒性以醇乙及酯乙最大,以250mg/kg灌胃時,部分動物死亡,腹腔注射的毒性和灌胃差不多,乙素與酯甲毒性最低,2g/kg灌胃不致死,丙素與甲素毒性比較低。
3.五味子急性毒性:取18-22g小白鼠70只,雌雄各半,每組10只,一次性灌胃五味子15g/kg,觀察72小時,各組動物反應良好,食欲正常,無一動物死亡,提示上述五味子無明顯的毒副作用。
4.五味子揮發油的急性毒性:小鼠40只,隨機分組,每組10只,五味子揮發油灌胃給藥,觀察3日。給藥后,小鼠活動減少,步態蹣跚,呈抑制狀態,呼吸困難致死。死亡集中于給藥后24-36小時,按簡化機率單位法計算,五味子揮發油灌胃的半數致死量為8.75±2.41g/kg。
炮制 五味子:篩凈灰屑,除去雜質,置蒸籠內蒸透,取出曬干。酒五味子:取揀凈的五味子,加黃酒拌勻,置罐內,密閉,隔水燉之,待酒吸盡,取出,曬干。此外尚有用蜜蒸、醋蒸者,方法與酒蒸同(五味子每100斤用黃酒20斤,或用蜂蜜30斤,或用米醋15斤)。炒制:取凈五味子用文火炒至鼓起,呈紫褐色為度.《雷公炮炙論》:凡用(五味子)以銅刀劈作兩片,用蜜浸蒸,從已至申,卻以漿浸一宿,焙干用。
性味 味酸;性溫
歸經 肺;心;腎經
功能主治 收斂固澀;益氣生津;寧心安神。主咳嗽虛喘;夢遺滑精;尿頗遺尿;久瀉不止;自汗盜汗;津傷口渴;心悸失眠
用法用量 內服:煎湯,3-6g;研末;每次1-3g;熬膏;或入丸、散。外用:研末摻;或煎水洗。
注意 外有表邪,內有實熱,或咳嗽初起、痧疹初發者忌服。
1.《本草正》:感寒初嗽當忌,恐其斂束不散。肝旺吞酸當忌,恐其助木傷土。
2.《本草經疏》:痧疹初發及一切停飲,肝家有動氣,肺家有實熱,應用黃芩瀉熱者,皆禁用。
復方 1.磁石丸(《醫學綱目》),用治雷風內障,頭旋惡心嘔吐。2.通聲膏(《備急千金要方》)。3.加減八味丸(醫部全錄·頭門),用治腦疽痊后,及將痊時諸癥。4.五味子湯(《三因方》)。5.五味子細辛湯(《雞峰普濟方》),用治肺經感寒,咳嗽不已。6.五味子丸(《衛生家寶方》),用治嗽。7.生脈散(《千金方》),用治熱傷元氣,肢體倦怠,氣短懶言,口干作渴,汗出不止,或濕熱火行,金為火制,絕寒水生化之源,致肢體痿軟,腳欹眼黑。8.五味子膏(《醫學入門》),用治夢遺虛脫。9.五味子散(《本事方》)。10.五味子丸(《經驗良方》),用治白濁及腎虛,兩腰及背脊穿痛。11.五味子湯(《備急千金要方》),用治唾中有膿血,痛引胸脅。
各家論述 1.孫思邈:五月常服五味子以補五臟氣。遇夏月季夏之間,困乏無力,無氣以動,與黃芪、人參、麥門冬,少加黃檗煎湯服,使人精神頓加,兩足筋力涌出。生用。六月常服五味子,以益肺金之氣,在上則滋源,在下則補腎。
2.《本草衍義》:五味子,《本經》言溫,今食之多致虛熱,小兒益甚。《藥性論》以謂除熱氣,《日華子》又謂暖水臟,又曰除煩熱。后學至此多惑。今既用主治肺虛寒,則更不取除煩熱之說。補下藥亦用之。入藥生曝不去子。
3.《注解傷寒論》:《內經》曰,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芍藥、五味子之酸,以收逆氣而安肺。
4.《用藥心法》:(五味子)收肺氣,補氣不足,升也。酸以收逆氣,肺寒氣逆,則以此藥與干姜同用治之。
5.《本草衍義補遺》:五味子,今謂五味,實所未曉,以其大能收肺氣,宜其有補腎之功,收肺氣非除熱乎?補腎非暖水臟乎?食之多致虛熱,蓋收腎之驟也,何惑之有?火熱嗽必用之。
6.《丹溪心法》:黃昏嗽者,是火氣浮于肺,不宜用涼藥,宜五味子、五倍子斂而降之。
7.《本草會編》:五味治喘嗽,須分南北。生津液止渴,潤肺,補腎,勞嗽,宜用北者;風寒在肺,宜用南者。
8.《綱目》:五味子,入補藥熟用,入嗽藥生用。'五味子酸咸入肝而補腎,辛苦入心而補肺,甘入中宮益脾胃。
9.《本草經疏》:五味子主益氣者,肺主諸氣,酸能收,正入肺補肺,故益氣也。其主咳逆上氣者,氣虛則上壅而不歸元,酸以收之,攝氣歸元,則咳逆上氣自除矣。勞傷贏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別錄》養五臟,除熱,生陰中肌者,五味子專補腎,兼補五臟,腎藏精,精盛則陰強,收攝則真氣歸元,而丹田暖,腐熟水谷,蒸糟粕而化精微,則精自生,精生則陰長,故主如上諸疾也。
10.《本草匯言》:五味子,斂氣生津之藥也。故《唐本草》主收斂肺虛久嗽耗散之氣。凡氣虛喘急,咳逆勞損,精神不足,脈勢空虛,或勞傷陽氣,肢體贏瘦,或虛氣上乘,自汗頻來,或精元耗竭,陰虛火炎,或亡陰亡陽,神散脈脫,以五味子治之,咸用其酸斂生津,保固元氣而無遺泄也。然在上入肺,在下入腎,入肺有生津濟源之益,入腎有固精養髓之功。
11.《藥品化義》:五味子,五味咸備,而酸獨勝,能收斂肺氣,主治虛勞久嗽。蓋肺性欲收,若久嗽則肺焦葉舉,津液不生,虛勞則肺因氣乏,煩渴不止,以此斂之、潤之,遂其臟性,使咳嗽寧,精神自旺。但嗽未久不可驟用,恐肺火郁遏,邪氣閉束,必至血散火清,用之收功耳。
12.《本經疏證》:五味子所治之證,《傷寒》僅言咳逆,《金匱要略》則兼言上氣,如射干麻黃湯之咳而上氣,喉中水雞聲;小青龍加石膏湯之肺脹咳逆上氣,煩躁而喘也。夫傷寒有傷寒之關鍵,無論其為太陽、少陽、少陰,凡咳者均可加入五味子、干姜;雜證自有雜證之體裁,即咳而脈浮,厚樸麻黃湯主之一語,已通概全書大旨,試觀《金匱要略》中有脈沉而用五味子者否?蓋五味子原只能收陽中之陰氣,余則皆非所宜。
13.《本草求原》:五味子,為咳嗽要藥,凡風寒咳嗽,傷暑咳嗽,傷燥咳嗽,勞傷咳嗽,腎水虛嗽,腎火虛嗽,久嗽喘促,脈浮虛,按之弱如蔥葉者,天水不交也,皆用之。先賢多疑外感用早,恐其收氣太驟,不知仲景傷寒咳喘,小青龍湯亦用之,然必合細辛、干姜以升發風寒,用此以斂之,則升降靈而咳嗽自止,從無舍干姜而單取五味以治咳嗽者。丹溪又謂其收肺氣之耗散,即能除熱;潛江亦謂其滋肺以除熱,補腎以暖水,而聯屬心腎;凡嗽在黃昏,是虛火浮入肺中,忌用寒涼,止宜重用五味以斂降,此則不合干姜,而合炒麥冬者也。總之,肺氣隨陰以下降,則氣化精而精盈,腎水從陽以上布,則精化氣而氣盛,陰陽二氣,實一氣之變動,以肝為關捩子,五味專精于肝,而交合肺腎,故其效如此,有不同于他味之酸斂者。肺氣陽中有陰,故能降,治肺氣以陰降為主。然元氣之降,先本于升,五味升降咸備,所以陽邪傷陰,固宜清陽,以之收陽;陰邪傷陽,亦宜此辛溫暢陽,而寓收陰。東垣謂寒喘熱喘,不能舍五味者此也,惟外邪雜病不關肺氣者忌。
14.《本草正義》:陰火上沖激肺之嗽,陽虛火浮,故當黃昏陰盛之時,虛焰發動,乃始作嗽,宜以收攝肺腎為治。然惟脈虛、舌紅、無痰者乃合,若舌膩有痰,亦當知所顧忌。
15.《本經》: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贏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
16.《別錄》:養五臟,除熱,生陰中肌。
17.《日華子本草》:明目,暖水臟,治風,下氣,消食,霍亂轉筋,痃癖奔豚冷氣,消水腫,反胃,心腹氣脹,止渴,除煩熱,解酒毒,壯筋骨。
18. 李杲:生津止渴。治瀉痢,補元氣不足,收耗散之氣,瞳子散大。
19. 王好古:治喘咳燥嗽,壯水鎮陽。
20.《本草蒙筌》:風寒咳嗽,南五味為奇,虛損勞傷,北五味最妙。
21.《本草通玄》:固精,斂汗。
摘錄 《中華本草》

《中藥學》第十八章 收斂藥 >> 五味子

【科屬與藥用部分】本品為木蘭科植物北五味子的成熟果實。
【性味與歸經】酸,溫。入肺、腎經。
【功效】斂肺滋腎,生津斂汗,澀精止瀉。
【臨床應用】1.用于久嗽虛喘。
五味子能上斂肺氣,下滋腎陰,對肺腎兩虧所致的久咳虛喘,可收止咳平喘的效果,常配黨參、麥冬、熟地、山萸肉等同用。
2.用于津少口渴、體虛多汗等癥。
本品能生津止渴、固澀斂汗。常可配麥冬、生地、天花粉等用治津少口渴;可配黨參、麥冬、浮小麥、牡蠣等治體虛多汗,無論陽虛自汗,陰虛盜汗,均能應用。
3.用于精滑不固,小便頻數,久瀉不止等癥。
五味子能益腎固精、澀腸止瀉。治夢遺滑精、小便頻數等癥,可與桑螵蛸、菟絲子等同用;治久瀉,可與補骨脂、肉豆蔻等同用。
【處方用名】北五味、五味子(蒸熟用)。
【一般用量與用法】五分至一錢五分,煎服。
【按語】1.五味子味酸收斂,性溫而不熱不燥,臨床上常用它斂肺、止汗、澀精、止瀉,都是取它收澀的功效,故凡表邪未解而有實熱者,不宜應用。至于素有寒飲,而又外感風寒,出現咳嗽喘急、痰多稀薄等癥,可用本品與溫肺散寒的干姜、細辛等配伍,一收一散,一方面可防肺氣耗散太過,一方面又可防止斂肺遏邪的弊害。
2.近年來本品應用范圍有所發展,臨床上常用于神經衰弱、失眠等癥;對于肝炎恢復期血清轉氨?超過正常數值而久不恢復者,應用本品有降低作用。
【方劑舉例】腎瀉丸(原名四神丸)《內科摘要》:五味子、補骨脂、肉豆寇、吳茱萸。治脾腎虛寒泄瀉。
【文獻摘錄】《本經》:「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羸酸,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
《用藥法象》:「生津止渴,治瀉痢,補元氣不足,收耗散之氣,瞳子散大。」
《本草備要》:「性溫,五味俱備,酸咸為多,故專收斂肺氣而滋腎水,益氣生津,補虛明目,強陰澀精,退熱斂汗,止嘔住瀉,寧嗽定喘,除煩渴。」


《神農本草經》 >> 五味子

味酸溫。
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羸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御覽》引云,一名會及,《大觀本》,作黑字)。生山谷。
《吳普》曰:五味子,一名元及(《御覽》)。
《名醫》曰:一名會及,一名元及,生齊山及代郡,八月,采實,陰干。
案《說文》云:菋,荎豬也,荎,荎豬草也,蕏,荎蕏也;《廣雅》云:會及,五味也;《爾雅》云:菋,荎蕏;郭璞云:五味也,蔓生子,叢在莖頭;《抱樸子·仙藥》云:五味者五行之精,其子有五味,移門子服五味子十六年,色如玉女,入水不沾,入火不灼也。


《雷公炮炙論》五味子

雷公云∶凡小顆、皮皺泡者,有白撲鹽霜一重,其味酸、咸、苦、辛、甘,味全者,真也。
凡用,以銅刀劈作兩片,用蜜浸蒸,從巳至申,卻,以漿水浸一宿,焙干用。


《雷公炮制藥性解》草部上 >> 五味子

味皮肉甘酸,核中苦辛,且都有咸味,五味俱備,故名。性溫無毒,入肺腎二經。滋腎經不足之水,收肺氣耗散之金,除煩熱,生津止渴,補虛勞,益氣強陰。蓯蓉為使,惡葳蕤,勝烏頭,北產者良。
按∶五味屬水,而有木火土金,故雖入肺腎,而五臟咸補,乃生津之要藥,收斂之妙劑然多食反致虛熱,蓋以收補之驟也。如火嗽輒用寒涼,恐致相激,須用此酸斂以降之。亦宜少用,肺火郁及寒邪初起者禁用,小兒尤甚,以酸能鉤痰引嗽也。
雷公云∶凡小顆皮皺泡者,有白撲鹽霜一重,其味酸咸苦辛甘味全者真也,凡用以銅刀劈作兩片,用蜜浸蒸,從巳至申,卻以漿水浸一宿,焙干用之。


《千金翼方》草部上品之下 >> 五味子

味酸,溫,無毒。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羸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養五臟,除熱,生陰中肌。一名會及,一名玄及。生齊山山谷及代郡。八月采實,陰干。


《中藥炮制》第七章 植物類·果核類 >> 五味子

『來源』本品為木蘭科植物五味子華中五味子的干燥成熟果實。
『常用名』北五味、遼五味。
『產地』遼寧、吉林、黑龍江、湖北、云南等地。
『采收季節』秋季采收。
『炮制方法』鮮品揀去雜質,折去梗,投入蒸籠內蒸上汽,取出曬干。若取其收斂,則每斤用紅醋2兩拌勻,使其吸透,投入蒸籠內,蒸上汽取出曬干。若取其補中養陰每斤藥用蜂蜜3兩,拌入吸勻投入蒸籠內,蒸上汽以黑色為度。若取其滋腎作用,每斤藥用2兩黃酒拌勻,投入蒸籠內,蒸至上汽取出曬干即得。
『用量』3~6克。
『貯存』裝缸內加蓋,防止走油。


《飲膳正要》料物性味 >> 五味子

味酸,溫,無毒。益氣,補精,溫中,潤肺、養藏強陰。


《本草經集注》草木中品 >> 五味子

味酸,溫,無毒。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羸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養五臟,除熱,生陰中肌。一名會及,一名玄及。生齊山山谷及代郡。八月采實,陰干。(蓯蓉為之使,惡葳蕤,勝烏頭。)
今第一出高麗,多肉而酸、甜,次出青州、冀州,味過酸,其核并似豬腎。又有建平者,少》卷七,《政和》一八五頁)


《新修本草》卷第七 >> 五味子

味酸,溫,無毒。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羸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養五臟,除熱,生陰中肌。一名會及,一名玄及。生齊山山谷及代郡。八月采實,陰干。
蓯蓉為之使,惡萎蕤,勝烏頭。 今第一出高麗,多肉而酸、甜,次出青州、冀州,味過酸,其核并似豬腎。又有建平者,少肉,核形不相似,味苦,亦良。此藥多膏潤,烈日曝之,乃可搗篩。道方亦須用。
〔謹案〕五味,皮肉甘、酸,核中辛、苦,都有咸味,此則五味具也。《本經》云∶味酸,當以木為五行之先也。其葉似杏而大,蔓生木上。子作房如落葵,大如 子。一出蒲州及藍田山中。


《神農本草經百種錄》五味子

味酸溫。主益氣,氣斂則益。咳逆上氣,肺主氣,肺氣斂則咳逆除,而氣亦降矣。
勞傷羸瘦,補不足,氣斂藏,則病不侵而身強盛矣。強陰,氣斂則歸陰。益男子精。腎主收藏,而精者腎之所藏者也,故收斂之物無不益腎。五味形又似腎,故為補腎之要藥。
此以味為治也,凡酸味皆斂,而五味酸之極,則斂之極,極則不止于斂,而且能藏矣。
藏者冬之令,屬腎,故五味能補腎也。


《本草衍義》卷八 >> 五味子

今華州之西至秦州皆有之。方紅熟時采得,蒸爛,研,濾汁,去子,熬成稀膏。量酸甘入蜜,再火上,待蜜熟,俟冷,器中貯,作湯。肺虛寒人,可化為湯,時時服。作果,可以寄遠。《本經》言溫,今食之多致虛熱,小兒益甚。《藥性論》以謂除熱氣。《日華子》又謂暖水臟,又曰除煩熱。后學至此多惑。今既用之治肺虛寒,則更不取除煩熱之說。則下藥亦用之。入藥生曝,不去子。


《湯液本草》草部 >> 五味子

氣溫,味酸,陰中陽。酸而微苦,味濃氣輕,陰中微陽。無毒。
入手太陰經,入足少陰經。
《象》云∶大益五臟。
孫真人云∶五月常服五味子,以補五臟氣,遇夏月季夏之間,困乏無力,無氣以動,與黃、人參、麥門冬,少加黃柏,煎湯服,使人精神頓加,兩足筋力涌出。生用。
《珍》云∶治咳嗽。
《心》云∶收肺氣,補氣不足,升也。酸以收逆氣,肺寒氣逆,則以此藥與干姜同用治之。
《本草》云∶主咳逆上氣,勞傷羸瘦,補不足,益氣強陰益精,養五臟,除熱。
《日華子》云∶明目,暖水臟,治風,下氣消食。霍亂轉筋, 癖,奔豚冷氣。消水腫,反胃,心腹氣脹。止渴,除煩熱,解酒毒,壯筋骨。五味皮甘肉酸,核中辛苦,都有咸味,故名五味子。仲景八味丸用此為腎氣丸,述類象形也。
孫真人云∶六月常服五味子,以益肺金之氣,在上則滋源,在下則補腎,故入手太陰、足少陰也。


《本草備要》草部 >> 五味子

補肺腎,澀精氣。
性溫。五味俱備(皮甘、肉酸,核中苦辛,都有咸味)酸咸為多,故專收斂肺氣而滋腎水(氣為水母。經曰∶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王好古曰∶入手太陰血分、足少陰氣分)。
益氣生津(肺主氣,斂故能益,益氣故能生津。夏月宜常服,以瀉火而益金),補虛明目,強陰澀精(仲景八味丸,加之補腎。蓋內核似腎,象形之義)退熱斂汗,止嘔住瀉,寧嗽定喘(感風寒而喘嗽者當表散,宜羌、防、蘇、桔;痰壅氣逆而喘嗽者當清降,宜二陳及蘇子降氣湯;水氣逆而喘嗽者,宜小青龍半夏茯苓湯;氣虛病久而喘嗽者,宜人參五味)除煩渴,消水腫,解酒毒,收耗散之氣,瞳子散大。嗽初起脈數有實火者忌用(丹溪曰∶五味收肺氣,非除熱乎,補腎非曖火臟乎?乃火熱嗽必用之藥,寇氏所謂食之多虛熱者,收補之驟也。閔守泉每晨吞北五味三十粒,固精氣,益五臟)。
北產紫黑者良。入滋補藥蜜浸蒸,入勞嗽藥生用,俱槌碎核。南產色紅而枯,若風寒在肺宜南者。蓯蓉為使。惡葳蕤。熬膏良。


《本草蒙筌》草部上 >> 五味子

味酸,氣溫。氣輕味濃,降也,陽中微陰。無毒。江北最多,江南亦有。春生苗莖漸蔓高木引長。葉發似杏葉尖圓,花開若蓮化黃白。秋初結實,叢綴莖端。粒圓紫不異櫻珠,核扁紅儼若豬腎。采收日曝,膏潤難干。南北各有所長,藏留切勿相混。風寒咳嗽南五味為奇,虛損勞傷北五味最妙。惡萎蕤,勝烏頭。以蓯蓉為使,入肺腎二經。
收斂之水。生津止渴,益氣強陰。驅煩熱,補元陽。解酒毒,壯筋骨。霍亂瀉痢可止,水腫腹脹能消。冬月咳嗽肺寒,加干姜煎湯治效;夏季神力困乏,同參耆麥柏(人參、黃耆然住其邪。)恐致虛熱以為殃。蓋因皮甘、肉酸、核中辛苦,俱兼咸味,故名曰五味子。《本經》只云酸者,本為五行先也。
宜預搗碎,(則五味具。)方后投煎。


《馮氏錦囊秘錄》草部中 >> 五味子

得地之陰,兼乎天之陽氣,故味酸微苦咸氣溫,味兼五而無毒,陰中微陽,入足少陰、手太陰血分,足少陰氣分,為攝氣歸元強陰益精之要藥。每個銅刀切為二片,蜜酒拌蒸曬干,焙用。
五味子,補虛損勞傷,收瞳神散大,味酸而斂肺氣耗散之金。性補而滋腎經不足之水,生津止渴,益氣強陰,澀精定喘,斂汗固陽,補虛明目,除煩熱而補元陽,解酒毒而壯筋骨。同干姜煎,治冬月咳嗽,肺寒神效。同黃 、人參、麥冬、黃柏,治夏季神力困乏殊功。或熱嗽而火氣太盛者,不可驟用寒涼,必資此酸斂。然不宜多用,反致閉遏。誠納氣歸元,收肺保腎之要藥也。
主治(痘疹合參) 斂肺氣生津止渴,除咳嗽驅熱滋陰。然味酸而收斂,痘中不宜,惟痘后毒盡可用。至于火盛未清之咳嗽,有此斂遏,亦非所宜。
按∶五味子肉酸有余而甘不足哉。中苦辛而咸。古人制法,擊碎,拌以蜜酒蒸之,正補其甘之不足,而少解其酸斂之峻驟也。潔古云∶夏服五味,使人精神頓加,兩足筋力涌出,蓋取五味酸,輔人參能瀉丙火,而補庚金,收斂耗散之氣也。東垣云∶收瞳神散大,乃火熱必用之藥,有外邪者不可驟用。丹溪云∶收肺補腎,乃火嗽必用之藥。
寇氏謂其食之多虛熱者,蓋以其收補之驟也。若風邪在表,痧疹初形,一切停飲,肺有實熱者,皆當禁絕。


《醫學入門》治燥門 >> 五味子

五味子溫滋腎陰,除煩止渴補虛任,斂肺通脈定喘咳,和中消積水腫淫,肺火盛者用南味,辛甘且散風邪侵。
北五味色黑,皮肉酸甘,核苦辛咸。無毒。可升可降,陰也。入手太陰、足少陰經,滋腎水,暖腎臟,除煩熱,生津止渴,補虛勞羸瘦,強陰益精,壯筋骨,收肺氣,耗散火熱,嗽必用之。主肺寒咳逆、上氣喘嗽,通血生脈,補氣,兼和中氣,霍亂轉筋,翻胃,解酒毒,消食積, 癖,奔豚冷氣,水濕氣淫,腹腫脹大。
是知在下補腎,在上滋肺,在中和脾。孫真人云∶夏月常服五味,以補五臟氣。是不特金水二臟藥也。但多食收補太驟,反致虛熱,又酸甚吊痰引嗽。如肺火盛者,莫如用南五味,色黃,味辛甘,稍重而能散痰火,去風邪。蓯蓉為使,惡葳蕤,勝烏頭。


《證類本草》五味子

(五味_圖缺)
味酸,溫,無毒。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羸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養五臟,除熱,生陰中肌。一名會及。一名玄及。生齊山山谷及代郡。八月采實,陰干。(蓯蓉為之使,惡萎蕤,勝烏頭。)
陶隱居云∶今第一出高麗,多肉而酸甜;次出青州、翼州,味過酸,其核并似豬腎。又有建平者少肉,核形不相似,味苦,亦良。此藥多膏潤,烈日曝之,乃可搗篩,道方亦須用。唐本注云∶五味,皮肉甘、酸,核中辛、苦,都有咸味,此則五味具也。《本經》云∶味酸,當以木為五行之先也。其葉似杏而大,蔓生木上。子作房如落葵,大如 子。一出蒲州及藍田山中。今注今河中府歲貢焉。臣禹錫等謹按蜀本圖經云∶莖赤色,蔓生,花黃白,生青熟紫,味甘者佳。八月采子,日干。爾雅云∶ , 。注∶五味也。蔓生,子叢在莖頭。疏云∶一名 ,一名 。藥性論云∶五味子,君。能治中下氣,止嘔逆,補諸虛勞,令人體悅澤,除熱氣。病患虛而有氣兼嗽,加用之。日華子云∶明目,暖水臟,治風下氣,消食,霍亂轉筋, 癖,奔豚,冷氣,消水腫,反胃,心腹氣脹,止渴,除煩熱,解酒毒,壯筋骨。
圖經曰∶五味子,生齊山山谷及代郡,今河東、陜西州郡尤多,而杭越間亦有。春初生苗,引赤蔓于高木,其長六、七尺。葉尖圓似杏葉。三、四月開黃白花,類小蓮花。七月成實,如豌豆許大,生青熟紅紫。《爾雅》云∶ , 。注云∶五味也。蔓生,子叢莖端。疏云∶一名 ,一名 。今有數種,大抵相近,而以味甘者為佳。八月采,陰干用。一說小顆皮皺泡者,有白色鹽霜一重,其味酸、咸、苦、辛、甘,味全者真也。《千金月令》∶五月宜服五味湯。取五味子一大合,以木杵臼細搗之,置小瓷瓶中,以百沸湯投之,入少蜜,即密封頭,置火邊良久,湯成堪飲。
雷公云∶凡小顆皮皺泡者,有白撲鹽霜一重,其味酸、咸、苦、辛、甘,味全者真也。
凡用,以銅刀劈作兩片,用蜜浸蒸,從巳至申,卻以漿水浸一宿,焙干用。抱樸子移門子服五味子十六年,面色如玉女,入水不沾,入火不灼。
衍義曰∶五味子,今華州之西至秦州皆有之。方紅熟時,采得蒸爛,研濾汁去子,熬成稀膏。
量酸甘入蜜,再上火,待蜜熟,俟冷,器中貯,作湯。肺虛寒人可化作湯,時時服。作果,可以寄遠。《本經》言溫,今食之,多致虛熱,小兒益甚。《藥性論》以謂除熱氣。日華子云謂暖水臟,又曰除煩熱。后學至此多惑。今即用之治肺虛寒,則更不取除煩熱之說。補下藥亦用之。入藥生曝不去子。


《顧松園醫鏡》草部 >> 五味子

〔甘酸,核中苦辛咸。性溫,入肺、腎二經。嗽藥生用,補藥微焙。〕滋腎經不足之水,強陰澀精,除熱解渴;〔精盛則陰強收攝,除熱者壯水鎮陽也,解渴者酸能生津也。〕收肺家耗散之氣,療咳定喘,斂汗固腸,〔久咳則肺氣耗散,酸能收斂,故止咳定喘。肺主皮毛,與大腸為表里,故斂汗固腸。〕斂肺保腎之藥也。同扁豆、干葛,能解毒。
風邪在表,痧疹初發,一切停飲,及肺家有實熱者皆禁。。


《本草新編》五味子

五味子,味酸,氣溫,降也。陰中微陽,非陽中微陰也,無毒。此藥有南北之分,必以北者為佳,南者不可用。古人為南北各有所長,誤也。最能添益腎水,滋補肺金,尤善潤燥,非特收斂肺氣。(〔批〕五味子收斂肺氣,正所以生腎水也。)蓋五味子入肺、腎二經,生津止渴,強陰益陽,生氣除熱,止瀉痢有神。但不宜多用,多用反無功,少用最有效。尤不宜獨用,獨用不特無功,且有大害。必須同補藥用入湯丸之內,則調和無礙,相得益彰耳。
或問五味子乃收斂之藥,用之生脈散中,可以防暑,豈北五味亦能消暑耶?(〔批〕生脈散,非卻暑之藥,乃防暑之藥也,論得是。)曰∶五味子,非消暑藥也。凡人當夏熱之時,真氣必散,故易中暑。生脈,用人參以益氣,氣足則暑不能犯;用麥冬以清肺,肺清則暑不能侵;又佐之北五味。以收斂其耗散之金,則肺氣更旺,何懼外暑之熱。是五味子助人參、麥冬以生肺氣,而非輔人參、麥冬以消暑邪也。
或問五味子補腎之藥,人皆用之于補肺,而吾子又言宜少用,而不宜多用,不愈示人以補肺,而不補腎乎?曰∶北五味子補腎,正不必多也,其味酸而氣溫,味酸則過于收斂,氣溫則易動龍雷,不若少用之,反易生津液,而無強陽之失也。
或問五味子,古人有獨用以閉精,而吾子謂不宜獨用,不獨無功,且有大害,未知所謂大害者,何害也?夫五味子性善收斂,獨用之者,利其閉精而不泄耳。精宜安靜,不宜浮動。服五味子而能絕欲者,世無其人,保其遇色而不心動乎。心動,則精必離宮,無五味子之酸收,則精將隨小便而暗泄。惟其不能不心動也,且有恃五味子之閉澀,搏久戰以貪歡,精不泄而內敗,變為癰疽發背而死者,多矣。所謂大害者如此,而可獨用一味,經年累月知服,以圖閉澀哉。
或為五味子滋不足之腎水,宜多用為佳,乃古人往往少用,豈能生汪洋之腎水耶?曰∶天一生水,原有化生之妙,不在藥味之多也。孫真人生脈散,雖名為益肺,其實全在生腎水。蓋補腎以生腎水,難為力,補肺以生腎水,易為功。五味子助人參,以收耗散之肺金,則金氣堅凝,水源淵徹,自然肺足而腎亦足也。又何必多用五味子始能生水哉,況五味子多用,反不能生水,何也?味酸故也。酸能生津,而過酸則收斂多,而生發之氣少,轉奪人參之權,不能生氣于無何有之鄉,即不能生精于無何有之宮矣。此古人所以少用,勝于多用也。(〔批〕五味子少用則止精,持論純正。)
或問北五味補腎益肺,然有時補腎而不利于肺,或補肺而不利于腎,何也?曰∶腎乃肺之子,肺乃腎之母,補肺宜益于腎,補腎宜益于肺。何以有時而不利耶?此邪火之作祟。補腎,則水升以入肺,而肺且恃子之水,與邪相斗,而肺愈不安矣。益肺,則金剛以克肝,而肝且恃母之水,與邪相爭,而腎亦不安矣。然則五味子之補腎益肺,宜于無邪之時,而補之益之也。(〔批〕五味子補無邪之肺腎,論更出奇。)
或疑精不足者,補之以味,未必非五味子之味也。嗟乎!何子言之妙也,實泄天地之奇。
精不足者宜補,五味之補也。世人見五味子不可多用,并疑五味子不能生水。誰知此物補水,妙在不必多也。古云∶精不足者,補之以味,人參、羊肉是也。誰知人參、五味子之更勝哉?(〔批〕又補《內經》之不足,妙甚。)
或問五味子生精斂氣之外,更有何病可以兼治之乎?五味子斂耗散之肺金,滋涸竭之腎水,二治之外,原無多治法也,然子既求功于二者之外,我尚有一法以廣其功。五味子炒焦,研末,敷瘡瘍潰爛,皮肉欲脫者,可保安如故,不至全脫也。(〔批〕妙法。)


《本經逢原》蔓草部 >> 五味子

酸溫,無毒。產遼東者佳。微焙搗碎用。
《本經》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羸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
發明 五味子右腎命門本藥。《本經》主咳逆上氣,強陰益男子精,心腎不交者宜之,兼入肺腎二經。味酸而斂耗散之金,性溫而滋不足之水,生津止渴,益氣強陰,壯水鎮陽。
收瞳子散大,定喘斂汗。加干姜治冬月肺寒咳嗽。同人參、門冬治夏月精神困乏。而虛熱久嗽,不可誤用表散。須以此去核之辛溫助火,但用皮肉之酸咸以滋化之,不宜多用,恐酸太過反致閉遏而成虛熱也。黃昏嗽乃火浮于肺,不宜涼藥,宜五味子斂而降之。但風邪在表,痘疹初發,一切停飲,肺家有實熱者皆當禁之。


《本草從新》蔓草類 >> 五味子

補肺腎、澀精氣.
性溫.五味俱備.(皮甘、肉酸、核中苦辛、都有咸味、酸咸為多.能斂肺氣而滋腎水.)
氣為水母、經曰∶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王好古曰∶入手太陽血分、足少陰氣分.)益氣生津.(肺主氣斂、故能益、益氣故能生津、夏月宜常服、以瀉火而益金.)補虛明目.澀精強陰.(內核如腎、象形之義.)退熱斂汗.止嘔住瀉.寧嗽定喘.(感風寒而喘嗽者、當表散、宜羌防蘇桔、痰壅氣逆而喘嗽者、當清降、宜二陳及蘇子降氣湯、水氣逆而喘嗽者、宜小青龍、半夏茯苓湯、氣虛病久而喘嗽者、宜人參五味.)除煩渴.消水腫.解酒毒.收耗散之氣.瞳子散大.(潔古云∶夏服五味、使人精神頓加、兩足筋力涌出、東垣云∶收瞳神散大、火熱必用之藥、丹溪曰∶收肺補腎、乃火嗽必用之藥、五味功用雖多、收肺保腎四字、足以盡之.)按五味乃要藥.人多不敢用者.寇氏虛熱之說誤之爾.唯風邪在表.痧疹初發.一切停飲.肺家有實熱者.皆當禁之.北產紫黑者良.入滋補藥.每粒銅刀切作兩片.
蜜酒拌蒸.曬干焙.臨用再研碎.入勞嗽藥.捶碎核.生用.南產色紅而枯.若風寒在肺.
宜南者.蓯蓉為使.惡葳蕤.熬膏良.(爛弦風眼、五味子、蔓荊子煎湯、頻洗之、效.)


《得配本草》草部(蔓草類三十七種) >> 五味子

蓯蓉為之使。惡萎蕤。勝烏頭。
皮肉甘、酸,核苦、辛,其性皆溫。入手太陰經血分,兼入足少陰經氣分。斂肺經耗散之氣,歸腎臟散失之元。收瞳子之散大,斂陰陽之汗溢。退虛熱,止煩渴,定喘止嗽,壯水鎮陽。佐半夏,治痰。佐阿膠,定喘。佐干姜,治冬月寒嗽。佐參、 ,治夏季困乏。佐蔓荊子,洗爛弦風眼。佐麥冬、五倍,治黃昏咳嗽。合吳茱萸,治腎泄。(即五更瀉。)入醋糊為丸,治脅背穿痛。黃昏嗽,乃火氣浮入肺中,不宜用涼劑,宜五味子、倍子斂而降之。
癆嗽,宜用北者。風寒,宜用南者。滋補藥,用熟。治虛火,用生。斂肺,少用。滋陰,多用。止瀉,槌碎。益腎,勿研。潤肺滋水,蜜可拌蒸。多用遏抑經道,則元氣不暢,郁而為火。嗽痢初起有實火者禁用。
仲景八味丸去附子、入五味子,以收攝真元,俾丹田暖熱,熟腐五谷,最為穩妥。蓋腎藏精,精盛則火得所養而不散,較附子之助火以涸水,相去天淵。


《本草思辨錄》五味子

喘與咳皆肺病,其有腎氣逆而為喘咳者,則不得獨治肺。五味子斂肺氣攝腎氣,自是要藥。然但能安正不能逐邪,有邪用之,須防收邪氣在內。仲圣以五味伍桂枝,則云下沖氣,去桂加干姜細辛,則云治咳滿,可見咳滿之任,在姜辛不在五味。然而去桂不去五味,其他治咳逆諸方,又無不三物并用,其故何也?曰∶足太陽手太陰同為一身之衛,二經之病,往往相通。小青龍湯,傷寒太陽病也,而雜證肺病亦恒用之。推之苓甘五味姜辛湯、濃樸麻黃湯,皆肺中有寒飲,皆小青龍出入加減。小青龍系外寒與內飲相搏,故咳逆;若兼外寒,方中必有麻桂,無外寒者無之。至三物并用,則非分疏不明。肺中冷必眩多涎唾,甘草干姜湯以溫之,此干姜溫肺之據。用干姜者,肺寒非干姜不溫也。張隱庵之疏細辛也,曰∶氣味辛溫,一莖直上,色赤黑,稟少陰泉下之水氣而上交于太陽。審乎是而謂細辛不能發汗耶,則細辛辛溫而烈,實能由少陰達表。謂細辛能發汗耶,則細辛細碎之體,那得勁力。所以發少陰之汗,必與麻黃并用;而散肺中寒飲,則正其所優為。二物一溫一散,肺邪已足了之;而必加以五味,且數多于姜辛,幾令人不解。此則治病即以善后,仲圣蓋慮之周也。肺苦氣上逆,咳則逆,喘則且至于脹,既張之肺,欲翕不得,有邪雖去而咳猶不止者,謂五味可無乎不可無乎。或曰∶煩躁而喘者加石膏,胃熱熏面者加大黃,得毋三物亦治熱咳?不知飲自寒而挾自熱,三物所治仍屬寒飲,不得因是致疑。或又曰∶三物治咳,惟細辛關系最重,而小柴胡湯咳加干姜五味,獨不加細辛,豈傳寫有脫佚耶?夫寒飲迫肺而咳者,可從表解,可從下泄。少陽在半表半里,間有咳者,殆陽不勝陰而以微寒侵肺耳。無飲可蠲,何需乎細辛。
此傷寒太尤氏曰∶五味子治嗽,新病惟熱傷肺者宜之。若風寒所客,則斂而不去矣。久病氣耗者,非五味子不能收之。然熱痰不除,則留固彌堅矣。(見金匱翼)按所論甚是,而不免于語病。肺為熱傷,固非斂不救,如孫真人生脈散之以五味治暑病,然方中必重任人參麥冬生津止渴之品。即尤氏所引治熱咳諸藥不效者方,亦何嘗無清滌肺熱如石膏知母枇杷葉之類,雖新病不得重


《本草崇原》五味子

氣味酸溫,無毒。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羸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
(五味子《別錄》名玄及,始出齊山山谷及代郡,今河東陜西州郡尤多,杭越間亦有,故有南北之分。南產者,色紅核圓。北產者,色紅兼黑,核形似豬腎。凡用以北產者為佳。蔓生,莖赤色,花黃,白子,生青熟紫,亦具五色,實具五味,皮肉甘酸,核中辛苦,都有咸味,味雖有五,酸味居多。名玄及者,謂稟水精而及于木也。都有咸味,則稟水精。酸味居多,則及于木。蓋五行之氣,本于先天之氣,而生后天之木也。)
五味子色味咸五,乃稟五運之精,氣味酸溫,得東方生長之氣,故主益氣。肺主呼吸,發原于腎,上下相交,咳逆上氣,則肺腎不交。五味子能啟腎臟之水精,上交于肺,故治咳逆上氣。本于先天之水,化生后天之木,則五臟相生,精氣充足,故治勞傷羸瘦,補不足。核形象腎,入口生津,故主強陰。女子不足于血,男子不足于精,故益男子精。


《本草便讀》蔓草類 >> 五味子

五味子(圖缺)
五味俱備.酸溫獨多.收肺氣耗散之金.喘嗽咳紅上受益.滋腎經不足之水.遺精滑瀉下承扶.能斂汗液之耗亡.奠安君主.且治瞳神之散大.回護元陰.表有風寒.須知禁用.里多邪滯.切禁輕嘗.(五味子雖有五味.究竟酸味獨專.故主治亦在酸斂之功.其性溫.五臟皆可導引而入.不獨肺腎也.凡一切氣血耗散脫竭之證.表里無邪者.皆可同補藥用之.咳嗽遺滑.屬肺腎虛寒者.尤為相宜.)


《本草經解》五味子

氣溫.味酸.無毒.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羸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五味子氣溫.稟天春升之木氣.入足少陽膽經.味酸無毒.得地東方之木味.入足厥陰肝經.氣升味降.陰也.膽者擔也.生氣之原也.肝者敢也.以生血氣之臟也.五味氣溫益膽.味酸益肝.所以益氣.肝血虛則木枯火炎.乘所不勝.病咳逆上氣矣.五味酸以收之.溫以行之.味過于酸.則肝氣以津而火不炎矣.肝氣不足.則不勝作勞.勞則傷其真氣.而肝病乘脾.脾主肌肉.故肌肉瘦削.五味酸以滋肝.氣溫治勞.所以主勞傷羸瘦也.肝膽者.東方生生之臟腑.萬物榮發之經也.肝膽生發.則余臟從之宣化.五味益膽氣而滋肝血.所以補不足也.陰者宗筋也.肝主筋.味酸益肝.肝旺故陰強也.酸溫之品.收斂元陽.斂則陰生.精者陰氣之英華也.所以益男子精也.
【制方】
五味子同黃 、麥冬、黃柏.治夏月困乏無力.同炮姜炭.斂浮游之火歸于下焦.同干葛、扁豆.治酒疸.同苦茶、甘草.治久咳.同白礬末.豬肺蘸服.治痰嗽并喘.專為末.治肝虛泄精.及陽事不起.同生地、丹皮、山萸、山藥、澤瀉、茯芩.名都氣湯.治水虛火炎.同淫羊藿丸.治陰虛陽痿.臨房不舉.易泄易軟.


《增廣和劑局方藥性總論》上品之下 >> 五味子

味酸,溫,無毒。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羸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養五除熱。《藥性論》云∶君。能治中下氣,止嘔逆。日華子云∶明目,暖水臟,治風,下消食,霍亂轉筋, 癖奔豚冷氣,消水腫,反胃,心腹氣脹,止渴,除煩熱,解酒毒,骨。蓯蓉為之使。惡∶葳蕤,勝烏頭。


《名醫別錄》卷第二 >> 五味子

無毒.主養五臟,除熱,生陰中肌.一名會及,一名玄及.生齊山及代郡.八月采陰干.(蓯蓉為之使,惡葳蕤,勝烏頭.)
《本經》原文∶五味子,味酸,溫.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羸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生山谷.


《本草分經》手太陰肺 >> 五味子

性溫,五味俱備,酸咸為多,斂肺補腎,益氣生津,澀精明目,強陰退熱,斂汗止嘔,寧嗽定喘,除渴止瀉,夏月宜常服之以瀉火而益金,北產者良。


《本草擇要綱目》五味子

【氣味】
酸溫無毒.可升可降.陰中微陽.入手太陰血分.足少陰氣分.
【主治】
收散氣止嗽.補元氣不足.止瀉痢.生津液.止渴壯水.鎮陽強陰.益男子精.明目暖水臟.凡黃昏喘嗽.乃火氣浮入肺中.不宜用涼藥.唯五味子能斂而降之.或以其食之多致虛熱者.輒云用治肺之虛寒.則更不取其除熱之說.豈知其能收肺氣.即是除熱.補腎之功.即是暖水臟之功也.但有外邪者.不可驟用.恐閉其邪氣.必先發散而后用之.乃為良耳.又五六月宜常服五味子湯.以益肺金之氣.蓋五味子之酸能瀉丙火而益庚金也.仲景八味丸用此述類形象為腎氣丸.總以五味悉具.酸咸入肝而補腎.辛苦入心而補肺.甘入中宮而益脾胃.在上則滋源.在下則益水也.


《本草害利》溫肺 >> 五味子

(見心部)


《本草撮要》草部 >> 五味子

味酸.兼咸苦甘辛.入手太陰足少陰經.功專斂肺經浮游之火.歸腎藏散失之元.得半夏治痰.得阿膠定喘.得吳茱萸治五更腎泄.瞳子散大.咳嗽初起.脈數有實火者忌用.入滋補藥蜜浸蒸.入勞嗽藥生用槌碎核.若風寒在肺宜南產者.蓯蓉為使.惡葳蕤.


《外科全生集》諸藥法制及藥性 >> 五味子

鹽水拌蒸,滋腎水不足,強陰固精,主收斂。


《藥鑒》五味子

氣溫,味酸,無毒。氣薄味濃,降也,陰也。肺腎二經藥也。主滋腎水,收肺氣。除煩止渴生津,補虛益氣強陰。霍亂瀉利可止,水腫腹脹能消。冬月咳嗽肺寒,加干姜肉桂治效。夏季神力困乏,同參 麥 服良。其曰能強筋者,以其酸入筋也。又曰能消酒毒者,何哉?蓋酒毒傷肺而肺熱,得此收斂,則肺氣斂而熱邪釋矣。又曰下氣者,何哉?蓋肺苦氣上,惟引其盛也,肺邪盛者,莫如用黃五味子,取其辛甘稍重,而能散也。


《珍珠囊補遺藥性賦》主治指掌 >> 五味子

君 蓯蓉為之使惡葳蕤勝烏頭
五味子,味酸性溫無毒。降也,陰也。其用有四∶滋腎經不足之水;收肺氣耗散之金;除煩熱,生津止渴;補虛勞,益氣強陰。


《藥征》五味子

主治咳而冒者也。
【考證】
小青龍湯證曰∶咳。
苓桂五味甘草湯證曰∶時復冒。
以上二方,五味子皆半升。
上觀此二方。則五味子所主治也,咳而冒者明矣。
【互考】
五味子、澤瀉,皆主治冒者,而有其別。五味子治咳而冒者,澤瀉治眩而冒者也。
【辨誤】
余嘗讀本草,有五味子收肺補腎之言,是非疾醫之言也。原其為說,由五臟生克而來也。

【品考】
五味子 朝鮮之產,是為上品,漢次之。本邦之產,其品稍劣,銼用。


《本草乘雅半偈》五味子

(本經上品)
【氣味】酸溫,無毒。
【主治】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羸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
【核】曰∶生齊山山谷、青州、冀州,陜西代郡諸處。高麗者最勝,河中府者歲貢,杭越間亦有之。俱不及高麗河中之肥大膏潤耳。春時蔓生木上,長六七尺,葉尖圓似杏,三月作花黃白似蓮,七月成實,叢生莖端,如豌豆,生青熟紫,五味俱全。修治,以銅刀劈作兩片先人云∶玄者,一陽初動,冬藏之半也。人身之氣,藏者為精,精之能動者為玄。玄之所未及,正精之所閉密也,故一名玄及。髓會為精,故又名會及。會字之義,如百骸髓會而為精,一滴生人,眾形畢具。
又曰∶益降氣之不足,正所以強陰也。倘陰柔深曲者,餌之便成淡陰,重憎慳象耳。
【 】曰∶五味俱全,酸收獨重,重為輕根,俾輕從重,故益降下之氣也。咳逆上氣者,正肺用不足,不能自上而下,以順降入之令。勞傷羸瘦者,即經云∶煩勞則張精絕,使人煎厥肉爍也。此補勞傷致降下之不足,與補中益氣之治不能升出者反。能降便是強陰,陰強便能入矣。以入為水藏事,故益男子精。精為水藏物耳。設六淫外束,及肺氣焦滿,餌之反引邪入藏,永無出期,縱得生全,須仗夏火從中帶出,或為斑疹,或作瘡瘍,得汗乃解,倘未深解病情,愿言珍重。


《本草圖經》五味子

五味子(圖缺),生齊山山谷及代郡,今河東、陜西州郡尤多,而杭越間亦有。
春初生苗,引赤蔓于高木,其長六、七尺;葉尖圓似杏葉;三、四月開黃白花,類小蓮花。七月成實,如豌豆許大,生青熟紅紫。《爾雅》云∶ , 。注云∶五味也。蔓生,子叢莖端。疏云∶一名,一名 。今有數種,大抵相近,而以味甘者為佳;八月采,陰干用。一說小顆皮皺泡者,有白色鹽霜一重,其味酸、咸、苦、辛、甘,味全者真也。《千金·月令》∶五月宜服五味湯。取五味子一大合,以木杵臼細搗之。置小瓷瓶中,以百沸湯投之,入少蜜,即密封頭,置火邊良久,湯成,堪飲。


《藥籠小品》五味子

收肺家耗散之金。
一分肺邪未盡,用之即受其害。
雖名五味,酸居其八,辛居其二,余味非我所知。
其酸不亞于梅,即欲用之,只可十粒,或一分,不宜多用。


《長沙藥解》五味子

【本經】味酸溫。主益氣,咳逆上氣,勞傷羸瘦,補不足,強陰,益男子精。生山谷。
味酸、微苦、咸,氣澀,入手太陰肺經。斂辛金而止咳,收庚金而住泄,善收脫陷,最下沖逆。
《傷寒》小青龍湯方在麻黃。治太陽傷寒,心下有水氣,干嘔,發熱而咳。用五味、干姜、細辛,斂肺降逆,以止咳嗽。
小柴胡湯方在柴胡。治少陽傷寒。若咳者,去人參、大棗、生姜,加五味、干姜。真武湯方在茯苓。治少陰病,內有水氣,腹痛下利。若咳者,加五味半升,細辛、干姜各一兩。四逆散方在甘草。治少陰病,四逆,咳者,加五味、干姜各五分,并主下利。《金匱》厚樸麻黃湯方在厚樸。射干麻黃湯方在射干。并用之,以治咳嗽。小青龍湯,治痰飲咳逆,飲去咳止,氣從少腹上沖胸咽者,以桂苓五味甘草湯治其氣沖。咳嗽沖逆者,辛金之不斂也,泄利滑溏者,庚金之不斂也。五味酸收澀固,善斂金氣,降辛金之上沖而止咳逆,升庚金之下脫而止滑泄,一物而三善備焉。金收則水藏,水藏則陽秘,陽秘則上清而下溫,精固而神寧,是亦虛勞之要藥也。